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58、政見不同

458、政見不同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燕王對于忍耐這件事其實不怎麼在行,他這輩子最大的忍耐就是二十九年前將自己的兒子抱給了妹妹養,因為忌憚皇帝老爹二十多年也沒有認回來。一個人在一件事上若是忍的太過了,要麼從此忍成了個包子,要麼他對別的事情的容忍度就會變得非常低。

    如果是按照燕王自己的想法的話,他是絕對不會用如此磨嘰的法子的。蕭千夜周襄韓敏這些人,在他帶著大軍進城當天就統統要死光。就算全天下的讀書人都罵他又怎麼樣?在他那位鐵血的皇帝老爹身上,燕王學到了一件事。這世道,是有兵有權的人說了算的。像蕭千夜那樣跟那些朝中大臣和世家權貴和風細雨的慢慢磨,確實是能有幾個如周襄等人這樣死心塌地的忠心臣子沒錯。但是絕大多數卻都只會當他好欺負。

    只不過因為提建議的是衛君陌,是自己幾十年相認又不敢認,自己的妻子臨死前還念著連眼都不能合上的兒子。而且衛君陌的能力燕王也十分認可,所以他說的話燕王八成都會听一听。如果提這些建議的是蕭千熾和蕭千煒中的任何一個,燕王不一頓板子抽出去就不錯了。

    良久,燕王方才嘆了口氣,揮揮手道︰“坐下,陪本王說一會兒話。”

    衛君陌沉默的走到一邊坐了下來,看了一眼靠在椅子里一臉疲憊的燕王少見的猶豫了一下方才問道︰“父王…心情不好?”

    燕王神色稍緩,搖搖頭道︰“沒有,只是……”

    燕王皺著眉思量著該怎麼說,登基在即眼看著天下在握,說心情不好未免顯得矯情。只是,燕王心中也確實是有幾分莫名其妙的失落。只是他豪邁慣了顯然不習慣處理這麼細膩無聊的感情,于是只得將之歸咎于這些亂七八糟的瑣事上了。

    “之前本王說將周襄那些人都殺了……”燕王撫著額頭皺眉道。

    衛君陌皺眉,“此事…。”

    “本王知道,萬萬不可!”燕王翻了個白眼,道︰“你和無瑕倒是心有靈犀,都是一個說辭。你可知道,留著這些人縱然說不上後患無窮,麻煩卻也不少。”他為什麼想要快刀斬亂麻,還不是因為這些讀書人看著手無縛雞之力,但是根基之深厚,牽扯之廣泛絲毫不亞于那些世家大族。這些讀書人哪個沒有老師學生,又哪個沒有師兄師弟?再加上什麼同鄉同榜同年,簡直是讓人想想都頭大,“北元人踏馬中原野心不死,南疆沿海也都從不平靜,本王不想跟蕭千夜一樣將時間浪費在跟這些人閑扯上。”

    哪兒做了皇帝的人不想要名垂青史建萬世功業?即便是蕭千夜那樣的性子,登基之時必然也是雄心萬丈的做一番功績出來的。只可惜,他的精力都用在與朝臣的平衡與世家的試探和糾纏以及與皇叔的死磕中了。漸漸地將自己陷入這些事情之中無法自拔,哪里還有精力做正事?看看蕭千夜登基這幾年,無論是民生還是軍政都毫無建樹,甚至因為戰亂讓百姓名不聊生。燕王雖然有信心不會落到蕭千夜的地步,但是他卻一點兒也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些人身上。蕭千夜登基時才二十多歲,他卻已經馬上就到天命之年了啊。

    衛君陌倒也能理解燕王的想法,只是燕王的做法雖然方便快捷,長遠來看卻是後患無窮。

    燕王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挑眉道︰“能有什麼後患?剛剛打完仗本王不信那些酸儒還能再拉一次。最多就是罵罵本王,史書上寫個什麼殘暴,將來謚號給個什麼暴啊,戾啊,煬啊,之類的罷了。等到新皇登基,只需稍微加恩,就算才能平平說不定也能得個仁君的評價呢。”

    “您真想得開。”衛君陌不咸不淡地道。

    燕王輕哼一聲,道︰“不是本王想不想的開的問題,能有個好名聲自然是好。但是就算有蕭千夜的禪位詔書,你覺得外人就真的相信蕭千夜是心甘情願禪位的了?既然他們都要說,那本王還客氣什麼?還有…熾兒他們三兄弟到底還是嫩了一些,這次一個韓敏就將他們兄弟幾個逼得手足無措。留著這些人在朝,你可知道將來他們會給你找多少麻煩?若是他們唆使千熾或者千煒他們做些什麼……”

    “父王是打算,將所有的障礙都清掃干淨麼?若是如此,他們永遠也不會成長。”衛君陌道。

    燕王沒好氣地道︰“本王說得是你!周襄那些文人是絕對不會站在你這邊的,一旦將來…這些人只怕都是你的敵人。”衛君陌可說是燕王起兵最大的功臣之一,而且本身也極端不好忽悠。那些文人一個個精的跟鬼似得,絕對不會向著衛君陌的。有先帝和燕王這兩個不是昏君卻像是暴君的君主已經夠受了,若是再來一個衛公子這樣精明厲害的,還讓不讓人喘氣了?

    衛公子微微眯眼,神色淡然,“無妨。”

    燕王一噎,咬牙道︰“感情是本王多管閑事了。成,本王也給你透個低,最晚三年後,本王必要出征北元。若是在這之前,你搞不定這些老頭子,你就自己在金陵陪他們磨牙吧。”

    言下之意,三年後燕王殿下要親征北元。如果在這之前衛公子不能壓制住這些老頭子的話,那麼燕王出征以後就更沒空管這些事兒了,衛公子就只能自己在金陵皇城里陪這些人玩兒了。

    衛君陌道︰“親征北元,是不是太急了?”

    燕王嘆了口氣,“念遠的本事本王還是知道一些的,他既回了北元只怕單靠瓦剌部壓制不住他們。三年時間已經是極限,若是時間再長一些,只怕這些年幽州軍下的功夫都白費了,北元恢復了元氣一切又要重頭再來。本王跟北元人死磕了二十多年,有生之年總要徹底讓他們對大夏沒有威脅才行。”

    這回衛君陌沒有再勸,書房里一片沉默。

    衛君陌從皇宮里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沒有回公主府而是直接去了燕王府接母親和妻子兒女。燕王府的宴會也已經結束,王府門外,朱初瑜和孫妍兒親自送了幾位貴客離去。還沒轉身回府便看到衛公子策馬而來在燕王府門口停了下來。

    衛君陌翻身下馬,門口的侍衛連忙見禮,“見過大公子。”

    “見過大哥。”朱初瑜和孫妍兒也連忙上前見禮,只是都有些尷尬。原本的表哥突然變成了嫡親兄長,雖然是夫君的而不是自己的。但是對女眷來說倒是真比自己多了個親哥哥還尷尬古怪。

    衛公子微微點頭,問道︰“無瑕和…姑母可在?”

    朱初瑜笑道︰“大嫂和姑母正陪著母妃和七姑母說話呢。大哥里面請。”

    衛君陌微微點了下頭,拋下兩女朝王府里面走去。

    身後,孫妍兒很是羨慕地道︰“表…大哥對大嫂真好。”確實是真的很好,就只是這兩天,無論南宮墨去哪兒做什麼,只要有空衛公子必定親自來接。

    朱初瑜笑了笑,“人都走光了,咱們也進去吧。”

    孫妍兒看了看神色有些晦暗的朱初瑜,身為妯娌即便是關系一般她卻也知道朱初瑜為什麼心情不好。听院里的丫頭說,朱初瑜打算為蕭千煒擇選側室,當然這些都要燕王登基之後了。但是看朱初瑜的模樣,只怕也不是真的自己想的。對此,孫妍兒倒是還算平靜,她早就知道蕭千炯不可能只有她一個人。這些年雖然因為之前蕭千炯年紀尚小後來又出征在外院里並沒有什麼人,但是如今一切平定下來自然就不一樣了。雖然蕭千炯自己並沒有說什麼,但是孫妍兒也早有心理準備。等到燕王登基以後過段日子,便稟告母妃為夫君納妾吧。

    還沒走進大廳就听到里面傳來陵夷公主的笑聲。

    大廳里,陵夷公主抱著夭夭一臉喜愛的揉捏著她嫩嫩的小臉兒。倒是兩個男孩兒一個躲在了燕王妃的身邊一個躲在了長平公主身邊,有志一同的離陵夷公主遠遠地。陵夷公主笑眯眯地看著夭夭,“夭夭啊,跟姑奶奶去我家住好不好?”

    夭夭被捏著小臉兒說話都走音了,“表啊…”

    “為什麼?姑奶奶疼你。”陵夷公主笑道。

    夭夭淚眼汪汪,“姑奶奶壞,捏臉臉……”

    陵夷公主自然不會真的捏疼了小朋友,卻還是含笑道︰“是姑奶奶不好,吹吹好不好?”

    夭夭眨眨眼楮,“姑奶奶去夭夭家住?”夭夭還是很喜歡這個漂亮愛笑又喜歡跟他們一起玩兒的姑奶奶的。

    陵夷公主笑看著長平公主,“五姐,夭夭可是請我去你家住呢。”

    長平公主掩唇笑道︰“我又沒關著大門不讓你進來,你愛住多久住多久。”

    陵夷公主樂道,“果然是我的還五姐,那我就不客氣了。”

    燕王妃含笑看著陵夷公主,“多大的人了,還跟個孩子似得。”

    陵夷公主笑道︰“我倒是想跟孩子似得,孩子多好玩兒啊。”

    南宮墨笑看著女兒,挑眉道︰“倒是難得夭夭跟姑母投緣呢。”夭夭長得可愛,第一眼看到她愛不釋手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其中很大一部分最後都會變成跟寧王一般的敬而遠之。夭夭能跟長平公主玩兒這麼久還沒有嚇到人家,顯然是跟陵夷公主很是投緣。

    “那是。”陵夷公主笑道,“本宮素來很有孩子緣的。”

    “啟稟王妃,大公子來了。”

    燕王妃一怔,很快便反應過來笑道︰“是君兒來了,快讓他進來。”

    片刻後,衛君陌便踏進了大廳。

    “爹爹!”夭夭踢了踢小腿兒從陵夷公主膝上下來,奔過去保住了衛君陌的腿。衛君陌俯身抱起女兒上前,“母妃,姑母。”

    燕王妃含笑點頭,道︰“你是剛從宮里出來,是來接五妹和無瑕的?”

    衛君陌點了點頭,道︰“是。”

    抱著夭夭在南宮墨身邊坐下,燕王妃才問道︰“王爺可是有什麼吩咐?”

    衛君陌道︰“禪位大殿定在後天正午,父王請母妃明天下午便入宮去。”

    “這…是不是不太好?”燕王妃有些猶豫,畢竟尚未正式登基,身為女眷住進宮里總是不太好的。衛君陌微微搖頭道︰“宮中還有一些事情需要母妃去打理。另外,兩位姑母也請陪母妃入宮協助一二。”燕王妃到底對金陵不熟,許多事情還是需要陵夷公主協助的。

    陵夷公主和長平公主自然沒有二話,雙雙點頭應了下來。

    燕王妃這才點頭道︰“既然王爺想得周到,那便如此吧。”看了看旁邊的南宮墨,燕王妃笑道︰“君兒,若是如此,我須得跟你借無瑕用用才行啊。”南宮墨連忙推辭道︰“母妃說笑了,有母妃和兩位姑母在,哪里還有需要我的地方。”

    燕王妃笑道︰“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這些事兒咱們誰也沒做過,人多一些總是沒錯兒的。如今這個情形,咱們也沒法子指望宮里的太後娘娘和皇後娘娘了,所以,只得偏勞無瑕你一些了。”若是正常新皇上位,後宮和女眷的事情自然有太後操持。但是他們現在這樣,就算知道太後和皇後沒有什麼心思,你又真的能放心麼?還不如一開始就杜絕,就當是先小人後君子吧。

    南宮墨側首去看衛君陌,衛君陌微微點頭示意無妨。

    南宮墨這才點頭應了,“母妃這麼說了,無瑕就去給三位長輩打個下手吧。”

    燕王妃笑道︰“你這孩子…罷了,這兩天只怕誰也不輕松,我就不留你們了。”

    眾人會意,紛紛起身告辭。

    燕王讓管事將眾人送了出去,大廳中只留下了依偎在燕王妃身邊的康兒。三歲的孩子,眨著一雙與蕭千炯極為神似的大眼楮望著燕王妃,“祖母?”

    燕王妃輕撫著孫兒的小臉,微微嘆了口氣道︰“以後的事兒還多著呢。你七姑奶奶說的不錯,若是個孩子該多好。你兩個伯伯和你爹爹,小時候多乖巧可愛啊。”

    康兒一臉茫然,“爹爹!”

    “是啊,你爹爹。”燕王妃輕笑道,“康兒可要乖乖的長大,跟你爹爹一樣長得壯壯的。”

    “爹爹,康兒壯壯噠。”

    ------題外話------

    麼麼噠~看到有親提起覺得燕王心浮氣躁狂妄自大什麼噠~一個藩王馬上就要天下在握了,完全平靜如常其實是不太可能的。但是也還不到狂妄自大的地步。至于急功近利殺人這事兒吧,這是性格和政見不同,跟智商和沖動沒關系。很多親都知道,這文的歷史借鑒了明朝靖難之役。永樂帝上位之後殺盡了建文重臣,誅方孝孺十族,以至于歷史評價還比不上身為異族的康熙。其實真把他們做的事情列出來對比,永樂怎麼會比不上康熙?他才在位二十多年呢。這就是得罪了讀書人的下場。但是永樂蠢麼?他真不知道殺了那麼多人會有什麼後果?我覺得一是因為他的性格所致,二是因為他沒時間也沒有意願去和文官磨洋工。他要北伐,要打安南,要建內閣,要出洋,要遷都…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