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78、弦歌的心結

478、弦歌的心結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師兄。”南宮墨在方才偷窺藺長風和藺菡的湖邊看到了弦歌公子。弦歌公子獨自一人在湖邊席地而坐,周(身sh n)的氣息平靜和煦,絲毫沒有方才與衛君陌對決的時候的詭異氣息。弦歌公子回頭看了她一眼沒說話。南宮墨走到弦歌(身sh n)邊,也跟著席地坐了下來。

    “師兄今天心(情q ng)不好麼?”南宮墨偏著頭看他,一邊輕聲問道。

    弦歌公子跟著回頭看向她,挑眉道︰“心疼你相公了?”

    南宮墨無奈地嘆氣,“師兄,我們很擔心你。”

    弦歌公子默然。南宮墨也不在意他有沒有在听,抱膝坐在地上,將下巴枕著膝蓋道︰“還有師叔和師父,都很擔心你,師兄。你最近很不對勁。”其實並不是最近,弦歌公子一直對金陵這塊地方都沒有好感。只是以前事(情q ng)太多誰都沒有注意,弦歌公子自己也不會在金陵久留。如今大家突然都閑下來了,偏偏師父和師叔還將他困在金陵不肯放人,這才讓弦歌公子的心(情q ng)越來越糟糕了起來。

    雖然師叔說讓她不要去管弦歌的私事,但是就今天的(情q ng)況看,師兄顯然是心結很深。南宮墨也不希望等到師兄什麼時候跑出去之後這輩子就再也不回來了。就如師叔說得,等到以後師兄老了還是孤家寡人,(身sh n)邊連個照顧的人都沒有。

    “真的不能說說嗎?”南宮墨平靜地看著他問道。

    弦歌公子依然不語,南宮墨也不((逼b )b )他,只是道︰“師兄你醫術無雙,我也不能多說什麼。但是不管什麼時候,我還有師父師叔總是站在你這邊的。那些…那些不值得你在意的人,何必將他們放在心上?”

    弦歌公子挑眉笑道︰“墨兒是以為我不忿被人遺棄,所以才心中含怨的麼?”

    南宮墨展顏笑道︰“師兄自然不會如此想不開綠茵教父</a>。那麼,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弦歌想了想,問道︰“墨兒,你會為了衛君陌殺掉你的孩子麼?”

    “當然不會。”南宮墨想也不想的道,“我的孩子自然也是君陌的孩子,無論發生什麼(情q ng)況,我們也不可能為了自己而傷害孩子的不是麼?”弦歌道︰“那麼,如果只是你的孩子不是衛君陌的呢?”

    南宮墨撫額,覺得弦歌的問題十分怪異。只能暗暗慶幸衛君陌沒有听到這樣欠抽的問題了。不過,看到眼前的弦歌公子一臉嚴肅的模樣,南宮墨還是認真的想了想,搖頭道︰“不會。”

    “肯定?”弦歌盯著她,沉聲問道。

    南宮墨道︰“絕對不會,既然是我生下來的就是我的孩子。我不可能為了任何人而去傷害他,哪怕是我(愛 i)的人。如果我不想要這個孩子,我寧願不要將他生下來。”

    聞言,弦歌公子沉默了更久。久到南宮墨以為他是不是睡著了的時候,才听到他的聲音幽幽道︰“為什麼,這世上就有這樣的女人呢?”

    “嗯?”南宮墨一愣,腦海中閃過許多念頭。看著弦歌公子難得的神色(陰y n)郁的模樣,暗暗在心中嘆了口氣,只是輕聲道︰“師兄,你還有我們。”

    弦歌公子淡然一笑,學著南宮墨的模樣抱膝坐著。只是南宮墨的模樣看起來悠然慵懶,弦歌公子的模樣看上去卻孤寂的仿佛整個世間都只有他一個人一般的孤獨。

    “你今天是主人,自己去忙吧,別在這里陪我耗著了。我自己一個人待一會兒。”弦歌公子好一會兒似乎回過神來,神色也好了一些對著南宮墨。南宮墨有些不放心,遲疑著道︰“要不,我叫君陌來陪你?”弦歌公子犯了個白眼,“你叫他來陪我還是叫他來氣我?”

    南宮墨不由一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師兄,沒什麼是過不去的。你說的,咱們天資聰慧是用來碾壓世人的,別人愚蠢的人類碾壓你啊。”

    “滾蛋,不想看到你。”

    南宮墨笑聲清越,站起(身sh n)來笑道︰“弦歌公子竟然說粗話,讓那些傾慕你的姑娘听到了,還不嚇得一地芳心破碎?”

    弦歌公子手中一枚暗器(射sh )了過來,南宮墨凌空一躍,足下輕輕點過梅樹的枝頭,翩然而去。臨去前,南宮墨若有若無的朝著梅林的某處看了一眼,卻沒有再停留。

    “出來。”等到南宮墨離去,弦歌公子側首看向(身sh n)後的梅林,眼神冷冽。

    過了好一會兒,穿著一(身sh n)素色衣衫的秦惜從梅林里走了出來。看到她,弦歌公子神色依然淡漠,並沒有說話。

    秦惜有片刻的手足無措,不過到底是秦家的嫡女,很快便鎮定了下來,走上前來輕聲道︰“抱歉,我…不是故意……”

    “與我無關。”弦歌公子淡淡地道︰“沒事就走吧。”

    有對比才知道弦歌公子在面對南宮墨這個師妹的時候有多麼的溫和。弦歌公子名揚天下,但是能與他交好的無一例外都是風塵女子。南宮墨這個師妹,大概是唯一一個能讓他溫和相待,容忍非常的良家女子了。

    秦惜臉色微白,咬了咬嘴唇道︰“之前公子救了我的命,我一直沒有謝過公子…”

    弦歌公子站起(身sh n)來,道︰“我是看在墨兒的面上才救你的,而且…師伯出的力更多一些,要謝就謝他劍武凌天</a>。別來煩我。”說完,便是一副不耐煩的模樣轉(身sh n)要走。弦歌公子恍如謫仙,溫雅飄逸。私底下面對女子卻是十分的無(情q ng)。不過若非如此,以弦歌公子的容貌能力,這些年救過的女子不知凡幾只怕桃花債都還不完。但是江湖上只有听說弦歌公子夜宿哪個青樓,與那位花魁交好。卻嫌少听說弦歌公子與哪個姑娘如何了。

    秦惜也沒想到私底下弦歌公子竟然是這樣難以相處,早些年弦歌替他看病的時候多半有人陪著,即便是冷淡一些卻也從未惡語相向。乍然遭遇這樣毫不掩飾的厭煩,即便是早有心理準備的秦惜依然忍不住顫了一顫。

    眼看著弦歌要走,秦惜連忙道︰“弦歌公子,留步。”

    弦歌停步,卻沒有回頭。秦惜定了定神道︰“抱歉,我剛才不是故意听到那些話的。但是…我覺得楚王妃說的不錯,公子何必為了那些不相干的事(情q ng)糾結于心?這世上的女子,會為了(情q ng)(愛 i)之事不顧自己的責任,拋棄人倫的必然是絕少數的。更何況…這也不甘公子的事,何必自苦?”

    弦歌公子回頭打量著秦惜,眼底閃過一絲詫異。很快,又冷笑一聲道︰“干卿底事?”

    秦惜臉色一白,垂眸道︰“抱歉。”

    弦歌公子不再看她,轉(身sh n)飛快地往前走去。才走出幾步,就听到(身sh n)後傳來一聲輕響,仿佛有什麼落地的聲音。猶豫了一下,弦歌公子還是回頭望了過去,就看到原本還站在不遠處的秦惜已經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弦歌公子低咒一聲,快步走到秦惜跟前扶起她,卻見秦惜臉色蒼白雙目緊閉,光潔的額頭有細密的汗珠,顯然已經昏了過去。弦歌公子拉起她的手腕把了把脈輕哼一聲,好像是受到了驚嚇才病發的?既然害怕還在他面前這麼多廢話?他有那麼可怕麼?

    俊臉上帶著不悅之色,不過弦歌公子到底還是俯(身sh n)將人抱起來,朝著梅林外走去。

    南宮墨回到小樓前果然已經更加(熱r )鬧起來,長平公主等人顯然也逛到了這里,連帶著還有許多途中遇到的閨秀也一起來了。薛夫人見到了南宮緒和薛小小,看薛夫人的神色顯然是對南宮緒頗為滿意。倒是薛小小乖巧的跟在薛夫人(身sh n)邊,看上去竟然溫雅乖順的像是大家閨秀。只是時不時瞟向南宮緒的眼神和微紅的雙頰出賣了她。

    “無瑕,過來。”看到她回來,長平公主高興地招招手。

    南宮墨連忙走上前來,“姑母,陵夷姑母,各位,招待不周。”

    眾人連道王妃客氣。看看幾位夫人面帶笑容的神色,南宮墨覺得她們應該確實是沒有覺得她招待不周,或者說,頗有收獲?

    長平公主拉著南宮墨到(身sh n)邊坐下,南宮墨望了一眼不遠處跟人說話的衛君陌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才坐了下來。又側首去看四周,沒有看到秦惜和謝佩環的(身sh n)影。旁邊侍候的丫頭上前來低聲稟告道,“秦四小姐要找個安靜的地兒待一會兒,謝三小姐跟著謝侯夫人和謝家十二公子出去了。”謝侯夫人這才來不僅是為了謝佩環,同樣也是打算給十二公子相一個合適的媳婦兒。大約是已經有了合適的人選了。

    南宮墨這才點了點頭,朝著旁邊坐在薛夫人(身sh n)邊的薛小小笑了笑。薛小小想起方才在梅林里遇到南宮墨的事,小臉更紅躲在薛夫人(身sh n)後不敢見人。幸好在座的眾人都在興致勃勃的或聊天,或品評不遠處的公子閨秀們,也沒人注意到她的異樣爭霸天下</a>。

    朱初瑜一邊優雅的拈著精致的點心品嘗,一邊輕聲笑道︰“過了年,只怕金陵城里就要喜事不斷了。大嫂這賞梅宴以後可要改名叫月老宴了。”

    南宮墨淡淡一笑,道︰“弟妹說笑了,不過是閑著大家一起聚聚罷了。”

    朱初瑜笑道︰“不管怎麼說,大家總是要承大嫂的(情q ng)的,四弟妹,你說是不是?”

    被拉進來的孫妍兒抿唇微笑,道︰“能夠有幸欣賞這初冬的第一枝梅花,大家自然都是要承大嫂的(情q ng)的。”

    朱初瑜唇邊的笑意微頓,淡淡的看了孫妍兒一眼只可惜孫妍兒已經低下頭喝茶去了。陵夷公主倒是十分爽快,笑道︰“無瑕不必謙虛,今兒若是有人因此結成良緣也是一段佳話,自然應該感謝無瑕的,至少,請喝一杯喜酒總是要的。薛夫人,是不是?”

    薛夫人含笑不語。

    長平嘆氣道︰“薛夫人哪里用得著請無瑕和喜酒?”

    陵夷公主眨了眨眼,恍然大悟,“是了,以後這不都是一家人了麼?”

    如此光明正大的說出來,眾人這才了然。雖然之前也有人听到過只言片語的消息,但是此時有長平公主和陵夷公主親口說出來,眾人才確定,薛家和南宮家竟是真的要結親了。

    眾位夫人紛紛對薛夫人賀喜,薛夫人也大方的受了。今兒一見,她對南宮緒十分滿意。雖然(性x ng)格冷淡了一些,年紀稍微大了幾歲。但是楚王(性x ng)子難道不冷麼?年紀同樣也比楚王妃大了五六歲。但是誰敢說楚王對楚王妃不好?更何況,南宮緒的許諾更是正中薛夫人的心頭。任何一個疼(愛 i)女兒的母親听到這樣的承諾也會歡喜不已的。

    雙方都落落大方,旁人反倒是沒什麼可戲謔的地方了。

    朱初瑜看著道賀的不亦樂乎的眾人,神色淡然唇邊淡笑,只是眼底伸出卻沒有半分笑意。

    眾人正一片悠然歡笑之時,園中突然傳來一聲有些突兀的聲音,“陛下駕到!皇後娘娘到!”

    聞言,眾人都是一愣,齊齊回頭果然看到梅林中隱約有人影閃動。不一會兒,便到了一行人走了過來。並沒有穿著宮中的服飾,來人皆是一(身sh n)便裝。為首兩人正是剛剛登基不久的太初帝和皇後娘娘。跟在皇後(身sh n)邊的是永成公主,再往後跟著幾個侍衛和宮女太監等等。雖然已經輕裝簡行,但是一行人浩浩((蕩d ng)d ng)((蕩d ng)d ng)依然有二三十人。

    “叩見陛下,見過皇後娘娘!”眾人齊齊下拜行禮。

    燕王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一揮手揚眉道︰“平(身sh n)吧,听說七妹的園子今天很(熱r )鬧,朕和皇後過來看看,該干什麼干什麼去吧。”

    “……”您老人家御駕親臨,要有多麼強健的心髒才能該干什麼干什麼去啊。

    見眾人都還是一副遲疑的模樣,太初帝沒趣的撇了撇嘴,帶著皇後朝著長平公主等人這邊過來。原本還聚在周圍的貴婦們紛紛識趣的後退了。陵夷公主朗聲笑道︰“皇兄和皇嫂能夠御駕親臨,臣妹卻是榮幸之至。”

    心中卻暗暗腹誹︰明明是來給兒子媳婦兒捧場的,偏要說到她的頭上來。雖然明眼人都明白,不過皇帝給的鍋,不想背也要背。不僅要背,還要背的感恩戴德,歡天喜地。

    </DIV>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