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86、耳光

486、耳光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蕭千煒沉著臉讓人將哭哭啼啼的嬤嬤帶下去休息,等到眾人都退了下去突然出手一個耳光狠狠地甩在了朱初瑜的臉上。

    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個耳光嚇住了,朱初瑜怔怔的捂著臉望著眼前一臉(陰y n)郁地男人,不可置信地道︰“王爺,你……”蕭千煒神色冰冷的盯著朱初瑜道︰“誰讓你去動母後(身sh n)邊的人的?”

    朱初瑜咬了咬唇角,有些怨懟地道︰“我還不是為了王爺你。”收買皇後(身sh n)邊的人,她廢了不少心思。特別是還是皇後(身sh n)邊的心腹,只是沒想到,那老嬤嬤不過是稍微逾越了一些,就被皇後給趕了出來。朱初瑜也有些懊惱,早知道就不去試探皇後了,白白的損失了一個這麼重要的棋子。但是,這皇後又是怎麼回事?!到底蕭千煒三兄弟是她親生的,還是衛君陌才是她親生的?難不成她真的為了當個賢妻賢後,連自己的兒子都不顧了?

    看著蕭千煒(陰y n)郁的表(情q ng),朱初瑜到底也不敢在拂他逆鱗。只是有些委屈地低聲道︰“我知道錯了,但是…我也是擔心王爺啊。如今這樣的(情q ng)況,父皇一味的偏心著楚王府,咱們能夠多掌握一些消息,王爺也能夠多掌握一些主動權。只是沒想到…母後生氣也是應該的,我錯了,我去向母後請罪吧。”

    見她如此,蕭千煒心中倒是一軟。畢竟這些(日r )子朱初瑜都一心一意的幫著自己的。即便是收買母後(身sh n)邊的人也是為了自己的。雖然對朱初瑜這個王妃並不是時分的滿意,但是蕭千煒也明白,就算給他一個南宮墨那樣的王妃他也未必能受得了。而朱初瑜除了家世差了一些,手段能力在女子中卻也都算是十分出眾的了。

    輕嘆了口氣,蕭千煒道︰“你在母後(身sh n)邊安插眼線也就罷了,卻萬萬不敢還讓她去試探母後。哪怕她不是被你收買了,說出今天這樣的話,母後也不能容她。”朱初瑜蹙眉,有些憂郁地道︰“雖然都說,主母應當對所有的子嗣一視同仁,方能稱得上賢德。我卻沒想到母後竟當真能做到如此,若是我…卻是萬萬做不到的。”

    見蕭千煒愣住,朱初瑜有些羞澀地道︰“王爺莫怪,我並不像欺騙王爺。將來側妃入門,若是為王爺誕下子嗣,我做嫡母自然願意對他們好些。但是,我心中最疼(愛 i)的永遠都只會是自己的兒子。”

    蕭千煒沉默了良久,淡淡道︰“人之常(情q ng)罷了,本王明白王妃的為人史上最萌劍修</a>。”

    看了一眼朱初瑜臉上微紅的掌印,蕭千煒有些歉疚,輕咳了一聲道︰“方才本王一時…還請王妃莫怪。”

    朱初瑜搖搖頭,“是妾(身sh n)做錯了,怎麼能怪王爺?妾(身sh n)以後會主意的。明(日r ),妾(身sh n)便入宮向母後請罪,母後寬厚必不會怪罪王爺的。”

    蕭千煒看了看她一邊白皙一邊紅腫的臉頰,輕聲道︰“還是算了,這事本王自己去跟母後請罪吧。母後對你一向有些意見,你去說反而不好。這兩天,你就在府中好好養著。”

    聞言,朱初瑜不由一笑,溫婉的垂首,“多謝王爺體恤。王爺放心,過幾(日r )納側妃入門的事(情q ng),妾(身sh n)一定會替王爺辦妥當的。”

    蕭千煒滿意地點頭,兩人重新坐了下來,蕭千煒問道︰“那(日r )的帖子可發出去了?”

    朱初瑜點頭,“已經發出去了。”

    “那就好。已經是年底了,到時候只怕更忙。還是早些辦了得好。”蕭千煒道︰“楚王府可有回信?”

    “楚王妃已經回信了,說是那(日r )定然與楚王一起來道賀。”朱初瑜淺笑道。

    蕭千煒點頭,“那就好,還有大…二哥,四弟那里也不能怠慢了。”

    朱初瑜看著蕭千煒,“王爺可是有什麼想法?”

    蕭千煒思量了片刻,道︰“你說,大哥當真對星城郡主一心一意?”

    朱初瑜一愣,“這是自然。”楚王和王妃鶼鰈(情q ng)深天下誰人不知?兩人成婚多年,從金陵到幽州,從幽州到辰州,又從辰州回到金陵,輾轉大半個大夏,楚王(身sh n)邊依然連半個人都沒有,這份感(情q ng)豈能懷疑?

    雖然也有不少人對楚王這樣的行為頗有微詞,覺得楚王這是懼內。但是如果楚王當真負了王妃,只怕對他不滿的人更多。畢竟,在很多人的心中,楚王妃已經不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而已了。這樣精彩絕艷的人物,能夠得到已經是三生有幸,捧著護著唯恐不及。若還要拈花惹草,簡直是天理不容。

    蕭千煒卻有些不以為然,“這世上,沒有哪個男人喜歡一輩子都被一個女人管束著。特別是當這個男人位高權重的時候!若是他一直這樣,就算父皇沒有意見,朝中的文臣也不會同意的。”

    如果衛君陌真的對哪個位置有意,就不可能一輩子都只有南宮墨一個。不說那些三妻四妾,開枝散葉的虛話,有了這麼一個(情q ng)痴當皇帝,那些想要把女兒往宮里送的朝中官員怎麼辦?

    朱初瑜蹙眉,有些不贊同地道︰“王爺,現在最好還是莫要動楚王和楚王妃的關系。”

    “為何?”

    朱初瑜淡淡道︰“就算楚王真的妥協,納了側室對王爺有什麼好處?一旦楚王願意納妾,只會有更多人將女兒往楚王府送,也會有更多的人倒向楚王妃。如今,並非他們不想攀附楚王府,只是找不到機會而已。難道王爺想要給他們這個機會?”

    蕭千煒道︰“但是,如果楚王和星城郡主決裂呢?”南宮墨那樣的女人其實不適合做皇家的媳婦兒,她絕對不會為了任何事(情q ng)將丈夫讓出去的。衛君陌能撐得住她固然會與丈夫共進退,一旦衛君陌撐不住了,南宮墨也絕不會容忍他的富錦</a>。

    朱初瑜心中一動,但是很快又搖頭了,“只怕沒那麼容易。”

    想要讓衛君陌和南宮墨反目,何其困難?連宮馭宸都做不到的事(情q ng),朱初瑜並不認為蕭千煒就比宮馭宸強了。

    蕭千煒挑眉一笑道︰“王妃不必著急,此事可以從長計議。正好現在就有一個機會,一旦這兩人反目,你說南宮緒,商戎,弦歌,謝家,秦家這些人,還會不會向著衛君陌?”

    朱初瑜低眉思索,不得不說如果真的能夠實現這確實是對衛君陌一個極大的打擊。不說因為和妻子反目而對衛君陌本人造成的打擊,就說衛君陌麾下的勢力,南宮緒肯定是向著南宮墨的。商戎是南宮暉的老丈人,商嶠的干爹。弦歌公子更不用說,秦謝兩家與衛君陌的交(情q ng)並不多,更多的還是因為南宮墨。如此一來…只可惜,理想很美好,要實現卻是千難萬難。

    “什麼機會?”

    蕭千煒悠然道︰“明年二月,周邊各國將會來為父皇祝壽。”

    朱初瑜心中一動,“他們?”

    蕭千煒點頭道︰“其中南越、安濟,瓦剌都想要與大夏聯姻。”

    “聯姻?”朱初瑜思索著,對方如果送過來聯姻的是公主,他們這邊的人(身sh n)份就不能太低了。幾個王爺的話,正妃是不可能,側妃之位卻是可以的。若是如此……

    朱初瑜搖搖頭,有些無奈地道︰“楚王未必會理會這些。”

    蕭千煒也不在意,“時間還早,從長計議便是。”

    朱初瑜點頭,“妾(身sh n)知道了,我會好好想想的。”

    蕭千煒點頭,說書房里還有事起(身sh n)離開了。

    等到蕭千煒離開,竹兒才敢上前來關切地道︰“王妃,您怎麼樣了?”這麼一會功夫,臉上的掌印更加明顯了。竹兒看在眼里也不由得眼圈一紅,“王爺怎麼也不讓你先上了藥再說啊。”

    雖然蕭千煒親自對朱初瑜道了歉,但是卻根本沒有管她的傷,反倒是拉著朱初瑜說了好一會兒話。若是真將妻子放在心上,怎麼會如此?若是楚王(殿di n)下,只怕連一根指頭也舍不得動楚王妃。一邊取出藥膏來替朱初瑜擦臉,竹兒一邊在心中暗暗為主子不平。

    朱初瑜坐在一邊任由她為自己上藥,面上卻是一片淡然。早就已經習慣了,哪里還會感到傷心痛苦?不過是心中有些冷罷了。但是那又如何?既然這條路是她自己選的,無論如何她也要走下去。更何況…除了蕭千煒她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不是麼?

    側首看到竹兒(欲y )言又止的模樣,朱初瑜道︰“有什麼話直說便是。”

    竹兒猶豫了一下,道︰“王妃真的覺得楚王(殿di n)下和楚王妃能……”

    朱初瑜嘆氣,“總要試一試,就算我說不能,你覺得他會甘心麼?”

    “其實…王爺也不必如此啊。”竹兒有些不解,“如今陛下才剛剛登基,二皇子和四皇子也沒有做什麼,老老實實的為陛下辦差,听說如今陛下都不怎麼斥責二皇子了,前些天還夸獎他辦差仔細呢。王爺何必這種早就更楚王(殿di n)下鬧得這麼僵…”

    朱初瑜淡笑,“你說的這些並非他不明白,而是做不到異界魔弓手</a>。韜光養晦…也是需要底氣和運氣的。若是能力足夠,自然可以韜光養晦。能力不足…那就不是韜光養晦,那是自己將自己放逐于權勢之外了。若是楚王,即便他什麼都不做,一旦有事無論是陛下還是朝臣都會第一時間想起他的,他不用擔心被人忘記。但是如果是別人…哪怕是王爺之尊,誰還能記得他?”

    聞言,竹兒也只得沉默了。說到底,王爺這麼折騰也還是因為自知實力不如楚王吧。

    “王妃,咱們……”竹兒有些擔心地道。

    朱初瑜淡淡道︰“不走到最後,誰知道結果呢。古往今來,精彩絕艷而半途折戟的英雄豪杰不知凡幾。且看誰運氣好吧。”

    竹兒也不再開口,小心翼翼的沾了藥膏替朱初瑜涂抹在臉上。微涼的藥膏讓原本還有些火辣辣疼痛的朱初瑜微微展眉,重新陷入了沉思。

    皇後將自己(身sh n)邊用了十幾年的心腹嬤嬤趕出了宮的事(情q ng)自然瞞不了人。雖然皇後也沒有趕盡殺絕,只是將這個嬤嬤派人送到了鄭王府上,說是幫著鄭王妃打理王府的。但是這樣的借口也只是瞞外不瞞里罷了,對于熟悉皇後的人,又怎麼會不明白其中的蹊蹺。皇後對幾個兒子素來公平,連年紀最小的蕭千炯和沒有王妃主持中饋的蕭千熾都沒有送人,又怎麼會無緣無故單獨給蕭千煒賜人,還是只(身sh n)邊最得用的人。

    御書房里,听到內監稟告的這個消息,正在和衛君陌對坐下棋的太初帝只是挑了挑眉,抬頭看著眼前的長子問道︰“你怎麼看?”

    衛君陌淡然道︰“母後慈(愛 i)。”

    太初帝嗤笑了一聲,也不勉強非要他說什麼。雖然衛君陌稱皇後一聲母後,但是畢竟不是親生的。

    一邊盯著棋局思索,太初帝一邊淡然道︰“老三兩口子膽子倒是不小,連皇後(身sh n)邊都的人都敢插手了。”

    “既然對她不滿,何不廢了?”衛君陌凝眉,沉聲道。(身sh n)為皇帝,干涉自己的兒媳婦的事(情q ng)雖然有些不好听,但是只要太初帝稍微示意一下,皇後自然會將事(情q ng)辦好的。能夠給蕭千煒換一個妻子,皇後定然也不會不願意的。

    太初帝輕哼一聲,道︰“你覺得千煒現下會樂意換一個王妃麼?”

    衛君陌拈著棋子的手微微頓了一下,“確實。”

    蕭千煒現在心里正憋著一股氣呢,他自己看不上朱初瑜的家世可以,但是如果皇後和皇帝透露出想要廢掉朱初瑜的意思,只怕會引起蕭千煒的反彈。畢竟,朱初瑜不僅是蕭千煒的王妃,還可以算是大半個謀士。如果這個時候換掉朱初瑜,很難說蕭千煒心里會想些什麼東西。

    太初帝還好說,但是皇後縱然再怎麼敏慧睿智,跟自己的子女斗很少有做母親的真正能贏的。

    “就這樣?”衛君陌揚眉,有些不贊同地道。

    太初帝手中一子落定,輕哼一聲道︰“就這樣。”

    只要不影響到天下大局,機會他給,他自己的選擇他不干涉。若是最後依然技不如人,想來也不會再有什麼怨言了吧?

    ------題外話------

    親(愛 i)的們,中秋快樂~麼麼噠。吃月餅了嗎?

    </DIV>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