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92、非禮勿視

492、非禮勿視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南宮墨無辜地望著眾人,“有什麼不對嗎?”

    眾人木然。沒有什麼不對,完全沒有。御史就是一種無風也要起三尺浪的生物,至于楚王(殿di n)下被人現場圍觀了那啥而惱羞成怒的後果,暫時還不在他們的計算當中。倒是藺長安,突然有些不安起來,皺眉道︰“王妃,還是三思的好。”

    南宮墨揮手,十分灑脫地道︰“三思?本王妃已經四思過了。我倒要看看,什麼人這麼大的膽子,敢撬本王妃的牆角。”

    藺長安抽了抽嘴角,“王妃息怒,這種話…不好亂說。”

    南宮墨翻了白眼,“不是你妻子紅杏出牆,你當然能息怒!來人,給我砸了!”

    旁邊的侍衛左右為難,不過到底在場的人中就數南宮墨(身sh n)份最好。自然只能听從她的命令,兩個侍衛上前,狠狠地一腳踹開了房間的大門。南宮墨見機得快,一手用手帕捂住了口鼻,同時飛快地朝著(身sh n)後退了四五步。一股極淡的檀香味從里面傳了出來,因為味道並不濃郁刺鼻,而敞開的房間中央正好擺著一個精致的香爐,所以在場的人們並沒有在意。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房間里(床chu ng)榻上疊在一起的男女所吸引了,自然也沒有在意這點小細節,至于晚點回到家里之後發生了各種不可描述的事(情q ng)以至于第二天早朝腿腳乏力什麼的…不可說,不可說…

    南宮墨掩蓋在手帕下的唇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意。另一只手指輕輕一彈,一縷指風帶著白色的粉末被彈入了房間里。淡淡的檀香味很快的消散,只是被濃郁而*的麝香味迷惑的人們並沒有發現這一點。

    “真是有辱斯文!”有人掩面長嘆。

    “世風(日r )下,世風(日r )下啊!”

    突然灌入房間里的冷風竟然沒有驚醒(床chu ng)上火(熱r )糾纏的男女,反倒是因為突如其來的冷意而貼得更緊,變得更加的火(熱r )起來了。一聲聲的(嬌ji o)吟和喘息,听的人面紅耳赤。

    “真是沒想到,堂堂楚王(殿di n)下,竟然如此…竟然如此…”須發皆白的老御史滿是皺紋的臉漲得通紅,讓人懷疑下一刻是不是就要腦充血倒地不起。

    “本王怎麼了?”一個冷漠的聲音從一側傳來。眾人皆是一愣,紛紛回頭。

    就看到衛公子穿著一襲暗青色衣衫,神色淡漠的負手站在他們伸手[西幻]龍裔</a>。之前到鄭王府的時候是什麼樣的,現在就依然還是什麼樣,連一根頭發絲兒都沒有亂。

    衛君陌走到南宮墨(身sh n)邊,伸手捂住她的眼楮將她往自己(身sh n)邊帶了帶,不悅地低語,“不許亂看。”

    南宮墨不爽,低聲嘟噥道︰“你也看了。”

    衛公子挑眉,看向眾人,再一次問道︰“本王如此怎麼了?”

    “如此…如此…”老御史一臉呆滯,怔怔的回頭看向房間里。楚王(殿di n)下在這里,那屋里的那兩個男女是什麼人?

    眾人齊刷刷地望向藺長安,藺長安同樣是一臉的懵((逼b )b )。只是看著眼前衣冠楚楚的衛君陌和淺笑盈盈的南宮墨,心中那份不好的預感越發的濃厚起來。

    這邊小院里的動靜早就驚動了別處休息的人們。以秦家主和藺家主為首,一群人走了進來。秦家主不悅地掃了眾人一眼,問道︰“出什麼事了?”

    南宮墨站在衛君陌(身sh n)邊,十分無辜地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來找王爺,藺家二公子說不能進去。我真的有急事,所以就跟藺公子爭執了幾句,然後就……”

    不用然後,後面的人都看見里面正打得火(熱r )的兩個男女了。秦家主頓時臉色一黑,雖然秦家不像謝家講究那麼多,但是到底也是世家大族,這種事(情q ng)實在是有些……

    秦梓煦笑吟吟地挑了挑眉,對旁邊的侍衛道︰“還不去請管事的來?”

    其實不用他說,早就已經有人去稟告朱初瑜和蕭千煒了。

    秦家主也顧不得越俎代庖,沉著臉沒好氣地道︰“還不進去將他們…將他們拉開!”當真是*燻心了麼?

    沖進去的侍衛終于驚動了還在顛鸞倒鳳的兩個人,一聲尖銳的女聲從里面傳來,“啊?!”

    外面,藺家主和藺長雲齊刷刷的變了臉色,藺長安更是面如土灰。

    “菡兒?”藺長雲震驚地道。

    “閉嘴!”藺家主狠狠地瞪了兒子一眼,可惜已經來不及了。在場的御史們臉色更加古怪了,如果里面的女子是藺家的六小姐,那為什麼藺家公子會守在外面還阻撓楚王妃進去?這世上怪事不少,但是妹妹跟人勾搭成(奸ji n),親哥哥在外面幫著守門的…還真是沒見過。

    藺家主一時間恨不得挖各地縫鑽進去。

    房間里,突然被人一杯冷水潑臉之後兩人立刻就打了個寒戰清醒了過來。眼前的(情q ng)景卻讓人恨不得從來就沒有清醒過或者這輩子再也不要醒過來了。藺菡原本到唇邊的笑意還沒來得及展開,目光就落到了壓在自己(身sh n)上的人臉上,頓時尖叫起來,狠狠地一把將人推到了地上。兩人還在纏綿之中,乍然被潑醒,(欲y )火正炙的男人又被人狠狠地推翻下(床chu ng)。原本(身sh n)體相連的地方一陣劇痛,男人也忍不住哀嚎出聲。

    “怎麼是你?!”藺菡大驚失色,根本來不及多想一句話沖口而出。

    男人只是捂住下(身sh n)臥倒在地上呻吟不止。

    “孽女!”門外,藺家主的聲音惡狠狠地響起。听到父親的聲音,藺菡才反應過來,這才發現周圍竟然還有不少人,連忙抓起被子遮住了自己白皙的(身sh n)體,“這…這是怎麼回事?”

    秦梓煦笑容可掬地道︰“藺伯父,看來府上要辦喜事了穿越紅樓之賈老太太</a>。”

    “梓煦。”秦家主微微蹙眉,淡淡的看了兒子一眼示意他不要火上澆油。藺家主臉色鐵青,緊咬著牙關不說話。藺長雲同樣臉色(陰y n)沉,快步走進去一腳踢開地上的男人,問道︰“菡兒,這是怎麼回事?”

    藺菡眼楮一轉,此時她已經完全回過神來自然也知道自己面臨的困境。眼淚如斷線的珠子一般從眼眶里滾落,“我…我不知道……”

    “混賬東西!”藺長雲抬腳就又要去踢地上的男人,卻被旁邊的侍衛擋住了。藺長雲大怒,“你這是什麼意思?”

    侍衛咬牙,卻還是死死的攔住了藺長雲,為難地卡了一眼地上的男人道︰“這是…這是高義侯府的大公子。”

    南宮墨懶洋洋地靠在衛君陌肩頭上,心(情q ng)愉悅地看著跟前房間里的這一幕。抬手小小的打了個呵欠。衛君陌低頭,輕聲問道︰“困了?”南宮墨眨眼,搖了搖頭道︰“沒有,只是突然松了口氣…有點沒力氣。”

    “松了口氣?”衛公子揚眉。

    南宮墨抬起頭,十分哀怨地看著他,“方才,藺家二公子告訴我,我要多一個姐妹了。”

    衛君陌抬手輕撫她的發絲,很是遺憾的搖頭道︰“岳母早就過世了,師父和師叔也沒有再收女弟子。無瑕沒有姐妹。”

    這兩人說話的聲音都很小,以(身sh n)邊的人剛好能听清楚的標準。南宮墨滿意地點頭道︰“那就好,我最討厭姐姐妹妹這種東西了。剛才還在想要怎麼收拾那個((賤ji n)ji n)人呢。既然跟我沒關系,那就算了吧。不過…你剛才跑到哪兒去了?藺二公子明明說你在里面的。”

    衛君陌掃了一眼臉色灰敗的藺長安,道︰“他看錯了,我沒有午睡的習慣,我在書房。”指了指一側的門廊,“那邊有個小書房,我跟謝七公子在那邊坐了一會兒喝杯茶。”

    “謝七公子?”南宮墨挑眉,看了看(身sh n)後,沒看到謝七公子。

    衛君陌淡定地道︰“還在書房。”

    這邊你一眼我一語,看似閑聊。另一邊的藺家家主卻恨不得將這兩個人的嘴給賭上。每听到藺二公子這幾個字從南宮墨嘴里吐出來一次,他就覺得心口在抽痛一次。但是偏偏南宮墨就像是故意跟他作對一般,話題總是繞不過藺長安如何如何,听得在場的眾人看向藺家父子的臉色越加的詭異起來。

    接到侍衛的稟告,朱初瑜和蕭千煒就知道事(情q ng)不好。蕭千煒留下繼續招待客人,朱初瑜帶著人急匆匆地趕來平心齋,跟在她(身sh n)後的還有不親自來的藺長風,簡秋陽和弦歌公子等人。

    一踏入後廂房的院門,看著站在一起並肩而立正低頭言笑的南宮墨和衛君陌,朱初瑜心中就是一沉。

    “出什麼事了?”

    幾個言官站在一邊,一臉嫌惡地看著里面哭哭啼啼地藺菡和已經被人扶起來的朱家大公子沒說話。秦家主輕咳了一聲,道︰“鄭王妃還是自己去看看吧,老夫就不打擾了,听說謝七郎的棋藝不錯,老夫過去手談一局。梓煦,隨為父走吧。”君子非禮勿看。

    秦梓煦卻跟自家老爹不一樣,笑容恭順,“父親,孩兒還兼著應天府尹之職呢。”這要是勾搭成(奸ji n)還好,若是某人單方面的…可不就有他的用武之地了福澤有余重生</a>。

    秦家主搖搖頭,也不去管兒子直接轉(身sh n)走了。

    侍衛上前來,在朱初瑜的耳邊低語了幾句,朱初瑜的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深吸了一口氣,轉(身sh n)對藺家主道︰“藺家主,這件事,高義侯府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藺長雲從里面走出來冷笑一聲道︰“交代?你們能給什麼交代?”

    藺菡是藺家嫡出的小姐,(身sh n)份尊貴。但是高義侯府的大公子今年已經三十有二,妻妾早已經成群不說,膝下還已經有了兩個嫡子兩個嫡女和若干個庶子庶女。藺家六小姐是能過門給人當後母還是當側室?

    朱初瑜眼神一黯,卻並沒有動怒。只是平心靜氣地對眾人道︰“這是朱家和藺家的私事,還請諸位回避。”

    秦梓煦淡淡道︰“鄭王妃,這話只怕有些不對吧。方才藺家二公子將楚王妃攔在門口,指天發誓說里面的人是楚王(殿di n)下。這若是傳出去了,對楚王(殿di n)下的名聲只怕是有礙,難道不應該給楚王和楚王妃一個交代?”

    朱初瑜冷冷的看了秦梓煦一眼,秦梓煦笑容自若,風度翩然。

    “這自然是誤會。”朱初瑜道。她現在只想趕快把這幾個人打發走了,但是在場的人顯然沒有想要如她所願的。藺長風以折扇撐著下巴,懶洋洋地瞥了衛君陌一眼笑道︰“楚王(殿di n)下,好可惜啊。差一點你就能享受到美人恩了。可惜被人捷足先登,虛頂了一個風流的名兒啊。王妃(殿di n)下,你有什麼想法?”

    南宮墨十分“虛弱”的將衛公子護在(身sh n)後,“外面太危險了,就算是男人,也要小心人(身sh n)安全。長風公子,你孤家寡人的更要小心一點。”

    長風公子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對南宮墨豎起了大拇指。你強!

    旁邊的藺長雲看著藺長風跟南宮墨打趣,心中更是怒火中燒。不過他沒工夫去管藺長風,而是轉(身sh n)看向朱初瑜,咬牙道︰“鄭王妃,請問你們朱家打算怎麼給我們藺家一個交代?今天這事…若是不能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別怪我藺家翻臉不認人!”

    朱初瑜蹙眉,對藺長雲的無禮有些淡淡的不悅。沉聲道︰“既然事(情q ng)已經這樣了,生氣也無濟于事。咱們還是先將事(情q ng)問清楚了再說如何?”

    “你這是什麼意思?”藺長雲眯眼道,這種事(情q ng)怎麼看都是女孩子吃虧,朱初瑜這話,分明是在認為是藺菡在勾引朱家大公子。

    朱初瑜眸光清冷,淡淡道︰“我只是有些好奇,藺家六小姐,是怎麼出現在平心齋的。”

    “你!”

    里面,朱家大公子神色痛苦,衣衫不整一瘸一拐的出來,咬牙怒道︰“瑜兒!不管我的事,是這個((賤ji n)ji n)人勾引我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這話一出,頓時就將藺長雲的怒火給引爆了。藺長雲怒吼一聲撲了過去,對著朱家大公子就是一陣拳打腳踢,“我打死你這個混賬東西!你是什麼玩意兒,敢說我妹妹勾引你!”

    旁邊的人觸不及防,讓藺長雲將人按倒在地上一陣猛揍。回過神來才連忙上前將兩人拉開,只是朱家大公子已經挨了好幾拳幾腳,蜷縮在地上爬不起來了。看著眼前紛亂的(情q ng)景,再對上南宮墨似笑非笑的目光,朱初瑜只覺得腦海里一陣一陣的抽痛,厲聲道︰“都給我閉嘴!”

    </DIV>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