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93、淡薄親情

493、淡薄親情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朱初瑜一聲怒吼,終于將場面暫時鎮住了。朱初瑜也不在廢話,飛快地將不相干的人請退,只留下了藺家父子三人,南宮墨和衛君陌兩人,以及厚著臉皮趕不走的藺長風秦梓煦和簡秋陽三人和兩個當事者。

    有些空曠的房間里,朱初瑜臉色(陰y n)沉的望著跪倒在地上哭哭啼啼的藺菡,再看了一眼自己鼻青臉腫的親哥哥。撫額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說罷。”朱家大公子覺得某處隱隱作痛,但是被人算計的憤怒和(身sh n)上別處傳來更劇烈的疼痛讓他暫時忽略了這些。瞪了藺菡一眼,咬牙道︰“我…我只是想要休息一下,剛好走進那個房間就看到那個女人在脫衣服,然後,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你胡說!”藺菡咬牙怒斥道︰“分明是你…你這個(淫y n)賊!是你…是你毀了我!”說著,藺菡就放聲大哭起來,“爹,你要替女兒做主啊。嗚嗚……”

    朱初瑜凝眉,自己的哥哥的(性x ng)格她自己知道。這種場合他絕對不會因為覺得累想要清淨休息一下,在那些權貴中周旋還來不及呢。所以,他肯定是說了謊的。但是…看向藺菡,這個也未必就說得是實話。總不至于是被自己哥哥給強擄進來的。

    這邊又吵起來,旁邊圍觀的藺長風拉著自己的椅子從後面擠到簡秋陽和秦梓煦之間,低聲問道︰“你們說,今天這是怎麼回事兒啊?”

    簡秋陽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秦梓煦以下巴點了點對面,示意藺長風看藺長安的方向。藺長風看過去,之間藺長安低著頭坐在椅子里一言不發,手藏在衣袖里面但是以藺長風的眼力還是能看得出來他在發抖[快穿]龍(套t o)也是蠻拼的</a>。不對啊,藺長安的脾氣可比藺長雲要火爆的多。這麼一會兒,竟然沒听見藺長安說一句話。藺長風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朱初瑜被各執一詞的雙方弄得心煩意亂,咬牙道︰“這平心齋的人不少,事(情q ng)已經發生了我希望你們能實話實說。否則,我就只能將平心齋所有人都招過來一個一個的問了。”到時候,丟臉的是誰,不言而喻。

    聞言,藺菡臉色微微一白,咬著牙不說話只是拿眼神去看自己的二哥藺長安。可惜藺長安低垂著頭,根本看不見她的眼神。

    朱家大公子表(情q ng)也是一窒,看著朱初瑜猶豫不決。

    朱初瑜輕哼一聲,“來人!去……”

    “等等!”朱家大公子連忙開口,有些急躁地道︰“妹妹,我真的沒有…不是,我是看到一個很漂亮的姑娘進了平心齋,所以才忍不住跟了過來。我…我我只是好奇而已,畢竟平心齋是男賓休息的地方嘛。誰知道剛走進來,那個女人就撲進了我懷里,然後…然後我就…”朱大公子有些不好意思,雖然他平時也有些好色,但是像那樣一踫到女人就理智全無的發(情q ng)的事(情q ng)還是沒有遇到過得。但是…畢竟是對方先投懷送抱了,朱大公子並不認為是自己的錯。

    朱初瑜沒好氣地瞪了大哥一眼,看向藺菡。

    藺菡臉色蒼白,含淚道︰“他說謊,明明是他…是他……”

    面對這樣的(情q ng)形,朱家大公子顯然是全無憐香惜玉之心的。哪怕這個女人前一刻鐘還在與他在榻上纏綿。輕哼一聲道︰“那你說,你一個女人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難道是本公子強拉著你進來的?本公子一進門就被你撲了個滿懷,不是想要勾引我是什麼意思?”

    看著他得意洋洋的模樣,在場的藺家父子三人恨不得再痛揍他一頓。藺家嫡出的小姐需要勾引朱家的一個已經成婚的嫡子麼?即便是朱家出了一個親王妃也沒這麼大的臉。但是藺家主此時卻說不出話來,不管他們怎麼說,藺菡已經失去了清白無法在回復,藺菡莫名其妙的出現在平心齋更是讓他們無從辯解。

    朱初瑜唇邊勾起一抹極淡的笑,側首看向藺家主問道︰“藺家主,這事兒您怎麼說?請問六小姐,你為什麼會出現在平心齋,這里畢竟…是給男賓休息的地方。”

    藺菡當然听出了朱初瑜聲音中的質疑,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咬牙道︰“我…我,我想找父親有事,是二哥帶我進來的。”

    聞言,藺長安立刻就跳了起來,“六妹!”

    朱初瑜淡笑,“據我所知,藺家主一直在外面同秦家家主下棋。秦公子和藺公子應該都在才對。”藺長雲(陰y n)沉著臉沒有說話,倒是秦梓煦笑容和煦地點頭道︰“不錯,在下一直陪著父親旁觀兩位長輩對弈。中途…並沒有看到藺家六小姐和二公子經過。”

    朱初瑜朝秦梓煦點了點頭以示感謝,然後看向藺菡和藺長安兩人,“那麼…請問六小姐到底為何要偷跑入平心齋,又為什麼要一個人待在那個房間里,並且…對著毫不知(情q ng)想要進去休息的兄長……”

    朱初瑜的話沒說完,但是在場的人卻都明白她的意思。朱初瑜這是鐵了心要將所有的錯都推到藺菡(身sh n)上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q ng),如果朱家大公子還沒有娶妻,朱家陪個不是受點氣給藺家個面子然後把藺家六小姐娶進門也就是了但是現在朱家不僅娶妻了,而且嫡子嫡女一個不缺,藺家也不可能心甘(情q ng)願的把女兒嫁過去當妾,那所謂的伏低做小也就沒有什麼意義了你好,特洛伊</a>。

    簡秋陽突然開口道︰“方才好像听說,長安公子一口咬定里面的人是楚王(殿di n)下。”

    原本這種場合,是輪不到簡秋陽開口的。不過他被皇帝指婚成了永安公主未來的駙馬,也就是皇家的自己人了。秦梓煦點頭道︰“不錯,這麼說…藺家二公子是知道里面有什麼人在做什麼事的。除了…男方的人選不太對,好像也沒什麼疑問了吧?”

    不就是藺家二公子帶著自家妹子想要勾引楚王(殿di n)下,結果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變成了朱家大公子麼?

    藺家主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指著藺長安的手指不停地發抖半晌也說不出話來,“你…你們……”

    藺長安嚇得連忙往藺長雲(身sh n)後躲,一邊躲還一邊忍不住道︰“爹!爹…不關我的事啊,這都是六妹的意思,我就是幫她打听了鄭王府替楚王安排的休息房間位置然後把她帶進來了而已啊。”

    衛君陌(身sh n)份尊貴,不管他要不要休息,鄭王府總會事先替他安排好一個空置的房間的。總不能等到他需要的時候反倒是讓他去跟別人擠同一間吧?只是誰能想到,衛君陌進了平心齋根本沒去那個房間,而是直接跟謝七公子去了書房下棋。眾人再看了看,才發現,今天朱家大公子(身sh n)上的衣服顏色跟衛君陌的衣服有些相像。只是顏色要更深一些,不了也不一樣。但是如果站得遠未必能分得清楚。

    “二哥!你…”藺菡淚流滿臉,縴細的(身sh n)體裹著還有些凌亂的衣衫輕輕顫抖顫抖著,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她沒想到藺長安竟然將事(情q ng)全部推到了自己(身sh n)上。

    但是在場的人卻沒有一個會同(情q ng)他。一個未出嫁的女子,跑到男賓休息的地方勾引有婦之夫,這事若是傳出去,以後藺家的女子都不用嫁人了。

    朱初瑜挑了挑秀眉,看向藺家主道︰“原來是這樣啊。事(情q ng)已經這樣了,不知道藺家主……”

    藺家主沒說話,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紫,好半晌才指著藺菡怒罵道︰“你…你這個…孽女!你…”噗地一聲,一口鮮血從藺家主口中噴出,整個人(身sh n)子一軟就朝著地上滑去。

    “爹!”藺長雲連忙撲過去一把扶住了藺家主,藺家主並沒有昏迷,只是虛弱的模樣也不比昏迷的人好到哪兒去了。

    “爹!”藺長安也嚇了一跳,連忙也跟了過去。如果他爹被氣出個什麼好歹,他也要吃不了兜著走。藺菡就更不用說了,哭哭啼啼的撲倒藺家主腳邊,卻被他一腳踢開了,“滾!”

    藺菡呆了呆,她從小受盡了寵(愛 i),哪里受到這種事(情q ng)。更察覺到大廳中眾人輕蔑的眼神,忍不住捂著臉嗚嗚大哭起來。

    朱初瑜微微垂眸,慢條斯理地開口道︰“藺家主,此事……”

    眼看著藺家主(胸xi ng)口起伏,眼瞳擴大又要吐血的模樣,秦梓煦微微蹙眉道︰“鄭王妃,藺家主此事的(情q ng)況有些不好,有事也請緩一緩。”朱初瑜一怔,很快又揚眉似笑非笑地道︰“秦公子,我們朱家家世低微倒是沒什麼。這事兒原本可是沖著大哥來了。”

    所以,你一個楚王黨羽向著藺家人算怎麼回事兒?

    秦梓煦冷笑一聲︰讓你氣死了藺家老頭兒,好趁機吞並藺家麼?新皇剛剛登基,各大家族都在夾著尾巴做人。只有朱家有鄭王做靠山,朱家剛剛損失慘重,把藺家這麼一個龐然大物吞下去不僅彌補損失,說不定還能更上一層樓了。當別人都是傻子不成?

    南宮墨靠著衛君陌,閑閑地道︰“藺家主被氣成這樣,可見也是個重規矩的緋聞</a>。不過家中子弟還是要好好管管,方能不墮了世家的名頭。”

    朱初瑜凝眉,有些委屈地道︰“倒是我多管閑事了。”

    南宮墨笑道︰“弟妹說的哪里話啊,畢竟這還是朱家和藺家的事兒。藺家六小姐你怎麼處置我們都沒有資格說什麼,不過藺家主到底年紀大了,緩一緩也不耽誤什麼事兒。”

    朱初瑜淡笑不語。

    “長風…風兒…”旁邊終于緩過氣來了的藺家主擋開了扶著自己的藺長安,顫抖著朝坐在對面的藺長風伸出手去。可惜,長風公子卻只給了他一個淡漠的表(情q ng),“藺家主,有何指教?”

    藺家主眼神一黯,“你…你是藺家的嫡長子!”

    藺長風心中冷笑,現在想起來他是藺家的嫡長子了?這幾天藺家里里外外可都是說藺長雲才是藺家的嫡長子,藺家根本就沒有藺長風這個人。藺家主(身sh n)後,另一個人同樣神色一暗,微微收緊了扶著藺家主的手。只可惜藺家主此時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藺長風(身sh n)上並沒有察覺。

    “回來吧…回到藺家,你依然還是…藺家的繼承人。”藺家主道,他不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地里嘲笑他。明明有一個與秦家的秦梓煦不相上下的兒子,卻偏偏被他掃地出門了。如今藺家山河(日r )下,藺長風卻是朝堂上最有前途的新貴。只是要他親自向兒子低頭,他實在是拉不下這個臉。所以他只能默默地看著藺長風在朝堂上越加的風生水起,再回頭看看自己跟前幾個平庸的兒子,然後默默地嫉妒著秦謝兩家有優秀的子弟頂立門戶。

    直到此時他終于明白,藺家將來如果真的交到這幾個兒子的手中,那麼藺家只怕就真的要完了。特別是眼下,因為藺菡的事(情q ng)必然要引起一場不曉得風波,而他…此時已經沒有體力和精力來跟那些對藺家虎視眈眈的人周旋了。

    藺長風不屑的哈了一聲,淡淡都︰“承蒙看重,本公子好得很。藺家主有空((操c o)c o)心這些事(情q ng),還不如關心一下眼前的事(情q ng)吧。”

    聞言,藺家主也只得遺憾的嘆了口氣。回頭看向藺長雲道︰“這里交給你處理,我先回去了。”

    “父親…”藺長雲一愣,藺家主此舉看起來是放權給他,但實際上卻代表了對藺菡的放棄。藺家嫡出的大小姐的婚事,怎麼可能隨隨便便讓一個兄長處理?而還沒正式掌權的藺家嫡子又怎麼可能是一個親王妃和整個高義侯府的對手?沒有藺家支持,其實他什麼也不是。

    藺家主卻不在看他,(身sh n)後一個護衛上前,扶起藺家主往外走去。路過藺長風(身sh n)邊的時候,藺家主嘆了口氣道︰“不管怎麼說,你都是姓藺的。有空回來看看,也給你娘上柱香。”

    藺長風咬牙不語,臉色僵硬。

    “父親…”看到藺家主毫不留(情q ng)的離去,藺菡同樣大驚失色,連忙撲過去想要抱住他的大腿,“父親,不要走!女兒錯了!嗚嗚…我知道錯了。”

    藺家主輕哼一聲,輕輕抬腳踢開了她的手,背影沒有絲毫的停留。

    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口,藺長風冷笑一聲道︰“原來這就是慈父啊,本公子還以為能有幾分父女(情q ng)深呢。”

    大廳里一片寧靜,只剩下了藺菡斷斷續續的抽泣聲。

    </DIV>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