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517、才名,清名,能力

517、才名,清名,能力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謝七平時也不是這樣無禮的人,但是對這個眼高于頂的人卻很有幾分看不慣。這人雖然穿著一身新衣,仿佛十分體面的模樣。但是行動舉止間卻能看得出幾分原本的窘迫之意。總是時不時地伸手去整理撫摸自己的衣服,顯然這身衣服是第一次穿的。

    這也沒什麼,謝七公子也算交游廣闊,他的朋友中未嘗沒有家境寒微之輩。但是這人家境貧寒,形容都有幾分因為窮困而導致的消瘦。但是整個人又一派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模樣,顯然還有人專門侍候著。不僅是打腫臉充胖子還必定連累家人跟著受苦,為的不過是自己的一點虛榮心而已。這樣的人若是做官,不是只會紙上談兵的清高廢材,就是貪得無厭的貪官之流。

    坐在那年輕人身邊的人見他如此,也連忙拉住他勸道︰“蔣兄息怒,何必跟他一般見識。”

    “正是,正是。蔣兄大才何必跟這等俗人一般見識。”

    那年輕人似乎听了勸,忿忿地瞪了謝七公子一眼,總算是轉身坐了回去。

    謝七微微蹙眉低聲道︰“那是……”李旭有些無奈地道︰“謝兄也忒的心直口快了一些,這……”顯然是將謝七公子當成了不懂做人到底的紈褲公子。另一邊的年輕學子也低聲勸道︰“說不定以後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謝兄還是私下找個機會跟他道個歉吧?”

    謝七公子揚眉,仿佛不解,李旭嘆了口氣道︰“那位便是有名的靈州才子蔣志友,听說奉正大夫趙大人打算將家中小女許配給蔣公子,說不準,就要平步青雲了。”

    “哦?那他豈不是就跟鄭王殿下成了連襟了?”謝七公子好奇地道。

    李旭笑道︰“謝兄久居金陵消息果然靈通,蔣公子才名卓著,今科上榜是鐵板釘釘的事。配二品大夫的庶女也不算高攀。”

    謝七公子點了點頭,若有所思,“我明白了,原來如此。”

    “那你……”

    “不用擔心,在下心里有數。”謝七公子笑容和煦地謝道。

    很快謝七公子就弄明白了蔣志成的來歷,雖然蔣志成是名滿靈州的大才子,但是畢竟跟謝七公子差著好兩屆呢,謝七公子金榜題名的時候這位只怕還在學堂里苦苦的念著之乎者也。謝七公子如今公務就不少,自然也沒有怎麼關注過他只是知道有這個人罷了。不過謝七公子也有些好奇,這位竟然是名動靈州的大才子,看上去也不會個真正不為權勢所動,自甘清苦的人,怎麼還會帶著一身的窘迫味兒,總不至于靈州的富商高官都眼瞎了吧?

    靈州的權貴們眼楮自然沒瞎,不過是這位蔣公子看不上他們罷。蔣志成倒也不是個真的沒成算的,相反,他自認為自己才學卓著,精彩絕艷,金榜題名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若是因為一點點的好處就將自己的婚事許出去,那才是得不償失。如今再看果然不錯,他才剛剛入京不就,不就與二品高官家結了親麼?甚至為了自己的好名聲,蔣志成也不肯接受靈州權貴們的資助,畢竟欠了人情是要還的。于是就這麼默默地念叨著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蔣志成硬生生的苦讀二十多年熬出了頭。卻沒有想到,他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竟然有人當面就來給自己沒臉。雖然不知道姓名,蔣志成心中卻是實打實的將謝七公子給記恨下來了。

    謝七公子打探了這蔣志成的生平之後也頓覺沒趣,這人的身世果然跟他設想的差別不大。這樣的人將來成為一個鑽營權勢錢財的人的可能性遠高于成為一個能夠做實事為民謀福利的可能。

    正閑聊間,旁邊窗口上突然探出來一個人頭來,靠著窗戶的人不由被嚇了一跳。

    來人竟然穿著一身紅色的三品官服,容貌俊美不凡。看到謝七公子不由笑道︰“我從樓下過就覺得聲音有些耳熟,原來真是你啊,謝七。”

    謝七公子無奈的撫額,“長風兄,你還穿著官服呢,想挨板子不成?”穿著官服做出這種不雅的舉動,若是被御史彈劾了,說不準真要挨上幾板子才能了事。

    藺長風翻身進來,不以為意,“哪兒這麼巧這個時候會有御史跑到這種地方來。話說,我們都忙得焦頭爛額,你卻跑到這里來跟人閑聊,好意思麼?”謝七公子淡笑道︰“這怎麼一樣,長風兄是戶部次官,在下不過是半個閑散人士罷了。”而且,我也不是真的再跟人閑聊好不好?

    藺長風鳳眼一掃,看到周圍的眾人神色怪異頓時了然。有些訕訕地望著謝七公子,“啊,那什麼…你們當沒看見我吧。”

    “……”誰能當一個穿著紅艷艷的三品高官朝服的人不存在?

    謝七嘆了口氣,有些歉意地朝著在座的幾位拱拱手起身道︰“算了,出來久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呃…廂房里還有個人。”藺長風側首敲了敲旁邊的牆壁,“這里面?沒人啊?”

    “…大概是我記錯了,咱們走吧。”謝七公子沉默了片刻道。

    等到兩人一前一後的下樓去,原本一片鴉雀無聲的二樓上才又重新熱鬧起來。坐在一邊的蔣志成更是滿臉陰郁,“他是什麼人?”

    跟他同坐的文家公子也很是一臉懊惱,“那竟然是謝家七公子,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文公子也是金陵才子,雖然與謝七相差不過兩三歲,但是謝七公子二十不到就金榜題名了,跟他們更不是一個路子的。因此也只是偶爾遠遠的見過幾回連話都沒有說過。方才謝七跟前又圍了不少人,他根本沒細看,誰能知道謝七公子竟然會跑到這狀元樓來?

    “後來的那個是誰?”蔣志成臉色難看地問道。

    文公子道︰“那是藺家大公子藺長風,你別看他年輕,卻已經是從三品的戶部侍郎了,真正的位高權重。他又是楚王的至交,在戶部和陛下跟前,只怕比戶部尚書還要能說得上話一些。”

    蔣志成臉上閃過一絲嫉恨,半晌沒有說話。原本坐在他們附近的學子們也悄然的遠離了一些,不禁有些同情起蔣志成來。靈州才子又怎麼樣?還沒會試呢就得罪了謝家七公子,謝家雖然在朝為官的人不多,職位也並不很高,但是卻也不是區區趙家更不是小小一個蔣志成能夠撼動的。

    這些人的表現蔣志成自然也看到了,卻無論如何也不能說出什麼來,只是臉色更加陰郁。那文公子眼眸微閃,低聲安撫道︰“不用擔心,有鄭王殿下在,謝家算什麼?”

    蔣志成一怔,點了點頭勉強一笑道︰“文兄說得是。”

    藺長風和謝七公子出了狀元樓,就看到南宮墨站在不遠處含笑等著他們。再回頭看看正笑看著他的藺長風哪里還能不明白,無奈地嘆了口氣,“王妃,您讓在下去探底,卻又讓長風兄過來拆台,這……”

    南宮墨笑道︰“听听就差不多了,謝公子難道還能每天都過來跟他們閑聊不成?若是拖到以後才讓他們知道,說不定反而誤會謝七公子的人品。”

    謝七公子好奇道︰“王妃覺得夠了?”

    南宮墨揚了揚右手,手里拿著厚厚的一疊紙箋,上面都密密麻麻地寫著字跡各異的策論,挑眉笑道︰“有這些應該就夠了。倒是那位蔣公子,有點意思。”

    藺長風道︰“蔣志成,不就是元夕那晚詩會的魁首麼?”

    謝七公子點頭道︰“蔣志成的詩寫的確實不錯。”

    “但是策論不怎麼樣。”南宮墨道。寫的倒是花團錦簇,當真是錦繡文章。但是只看內容的話,空洞無力,要麼就是夸夸其談,真正能實施的十條里面找不出來一條。藺長風了然,“這些文人就喜歡這樣的,若是不會寫兩首詩,就算你本事再好人家也當你是個沒有學識的凡夫俗子。”

    南宮墨搖頭嘆氣,“寫詩的人就該好好的去寫詩,說不定能留下幾個傳世名篇呢。將位置留給願意做事的人不是更好?”

    謝七公子笑道︰“其實也有既能寫詩又會做事的人的。”

    “難得一見啊。”南宮墨道。

    三人一邊說話一邊並肩往楚王府的方向而去。卻在一個街邊被人叫住了,“屬下見過王妃。”

    南宮墨一愣,發現是太初帝身邊的貼身侍衛,不由道︰“你怎麼在此?陛下有什麼急事?”

    侍衛搖搖頭道︰“陛下在樓上,請王妃和兩位大人過去。”

    謝七公子和藺長風也有些驚訝,對視了一眼跟在南宮墨身後隨那侍衛走上了旁邊的茶樓。

    頂層寬敞的四面敞風的房間里,太初帝悠然的坐在主位上一只手將夭夭抱在膝上和人說話。廂房里人竟然十分不少,安安和康兒坐在一邊的榻上玩耍,孫妍兒坐在旁邊看著。幾位皇子公主還有陳昱等幾個心腹甚至連南宮緒都在這里。南宮墨很是不解,這群人聚在這里干什麼?

    “無瑕來了?”太初帝也看到了走進來的南宮墨,含笑揚眉道。

    “娘親!”坐在太初帝懷里的夭夭伸出小手踢了踢小腿就溜了下去朝著南宮墨跑去。

    南宮墨俯身抱起她笑道︰“父皇怎會在此?”

    太初帝笑道︰“過兩天不就是朕的壽辰了麼?之後又是一堆事情忙得很,正好今天有空就出來走走了。”

    南宮墨看看周圍淡笑不語,陳昱很是無奈地摸了摸鼻子表示他也不知道陛下抽的什麼風。

    “大嫂。”蕭千煒眾人都上前來見禮,南宮墨也跟著還了禮。

    蕭千炯笑道︰“咱們正說著大嫂呢,就在窗口看到大嫂從樓下經過。如果大哥也來了,咱們倒是就齊了。”

    南宮墨嘆了口氣,道︰“他一早就出城去了,若是知道你們這麼閑,他一定會生氣的。”忙的人忙死,閑的人閑死。

    聞言,蕭千炯只好干笑。連忙轉變話題,“大嫂,你這是在干什麼呢?我們去找你,誰知道你府上的人說你早就出門了。怎麼還跟謝七和藺長風一塊兒?”南宮墨翻了個白眼沒說話,藺長風卻道︰“四皇子冤枉啊,我也是踫巧遇上的,可不是跟他們一道兒的。”

    謝七公子淺笑,恭謹地道︰“下官跟王妃去狀元樓坐了一會兒。”

    蕭千炯頓時就沒興趣了,他對讀書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太初帝倒是有興趣了,問道︰“如何?可有看到什麼人物?”

    南宮墨直接將那一疊稿紙遞給了太初帝身邊的侍從道︰“確實見到不少才子,今年恩科父皇定能收羅天下英才。”太初帝倒也不著急,面上多了幾分笑意揮揮手示意侍從將東西收好。

    南宮墨抱著夭夭走到孫妍兒身邊坐下,安安也湊過來笑容乖巧,“娘親。”

    南宮墨摸摸兒子的小臉,又捏捏康兒的小臉蛋,“康兒,還記得我嗎?”

    康兒圓圓的小臉上盡是笑容,“大伯母。”

    “真是個聰明的小家伙。”南宮墨笑道。

    太初帝看著三個漂亮可愛的孫兒,很是愉悅。側首問身邊的蕭千熾,“怎麼不將珠兒帶出來?”蕭千熾有些無奈地道︰“珠兒性子有些內向不愛出門,兒子想著還是等王妃進門之後有個人教導她了再說吧。”

    太初帝微微蹙眉,想了想也點頭道︰“也罷,你母妃給你選得媳婦兒是個好的,等到恩科結束了就成婚吧。也免得你府里一直也沒有個人。若是珠兒沒人教導,就帶進宮讓你母後看一些時候,到底是皇家的女兒,怯怯喏喏不像個樣子。”

    蕭千熾連忙應聲,“是,父皇。多謝父皇關心。”

    太初帝再一看一邊的蕭千煒夫婦,眉頭皺得更緊了。但是一想自己是出來散心的不是出來自找沒趣兒的,也就直接掠過了朱初瑜沒有再多說什麼。南宮墨抱著康兒在懷里一邊逗弄一邊問道︰“父皇今兒帶著這麼多人出宮,到底是所為何事?”總不至于,真的就是為了閑著無聊帶著一竄人在金陵城里招搖過市一下吧?

    蕭千炯有些驚訝,“大嫂不知道麼?”

    南宮墨聳肩,“我該知道什麼?”

    蕭千炯笑道︰“原來大嫂真的不知道啊。百族大會啊。”

    那是什麼鬼?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