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518、您太耿直了!

518、您太耿直了!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百族大會自然不是什麼鬼。

    大夏周邊足足有數十個國家,數百個部族。但是這些國家有的固然接壤,但是絕大多數卻是隔著天南海北十萬八千里。譬如大夏最東邊的安濟和大夏最西邊的西月,隔著整整一個大夏不說其間直線距離也是他們自己國家的數十倍。路途遙遠地形復雜,很少有兩國商人直接通商的。絕大多數都是各國將大夏作為中轉。而這種一下子數十個國家,數百個部族齊聚在一個地方的事情也只有大夏發生一些極大的事情的時候才會有。譬如說皇帝大壽,皇帝大婚,皇帝登基之類的,就是皇帝萬壽也不是年年大辦,蕭千夜登基那幾年糟心事太多,更是一次也沒有。所以這一次各國使節前來道賀,身後都跟了不少商隊想要來大夏賺一筆。

    兩天後就是萬壽節,于是為期三天的百族大會就定在這兩天。等到萬壽節之後各國使者要啟程回國,商隊們也就都要跟著散去了。特別是西邊的諸國,路途遙遠匪賊橫行,跟著使團有軍隊保護自然安全許多。

    南宮墨撫額,“听曲憐星說了兩句,差點給忘了。就是今天?”

    “可不是麼?大嫂你看那邊。”蕭千炯指了指窗外一處,南宮墨望了過去,“那邊是……”

    “菜市口。”蕭千炯笑道。

    南宮墨抽了抽嘴角,“好地方。”

    陳昱笑道︰“這也沒辦法,金陵城里人口密集,這種需要佔地極大的地方還真是不好找。若是擺到城外,只怕他們又不願意。”還有一個地方也很大,皇宮大門口,但是誰敢?

    果然,菜市口那邊那偌大的廣場早就已經被人收拾出來了。往日里有些陰氣森森的地方此時人頭涌動,各種五顏六色的布搭成的帳子,還有穿著各種服飾,長著各種膚色和發色的人們在其中歡呼叫賣著。更有許多金陵城中的百姓前來湊熱鬧。

    蕭千炯笑道︰“听說現在還不是最熱鬧的時候,等到晚上才更加熱鬧呢。”

    南宮墨回頭看了一眼太初帝,驚訝地道︰“父皇該不會是打算?”

    太初帝揚眉道︰“怎麼?不行?”

    南宮墨聳聳肩道︰“怎麼會不行?”皇帝想要做誰敢說不行,橫豎也不是什麼倒行逆施的事情。太初帝身為皇帝,多看看外面的事物開拓眼界也不是什麼壞事。听了南宮墨的話,別人倒是沒怎麼,陳昱和薛真卻頓時臉色都黯淡了幾分,很是幽怨地望著南宮墨。他們還指望王妃能勸勸陛下呢。

    南宮墨失笑,道︰“父皇既然想要晚點去,到時候王爺應該回來了。”

    听著這話,陳昱和薛真臉色才好了一些。有楚王殿下在,至少能保證陛下的安危吧?

    南宮墨想了想,還是向藺長風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去看看皇帝的守衛防御情況,別真的出了什麼問題就麻煩了。

    “大嫂,你有沒有听說過安濟王子得了怪病的事兒?”蕭千炯湊到南宮墨身邊來,一臉興奮地問道。南宮墨無語,你堂堂一個皇子王爺,貴客到金陵來得了怪病你不說趕緊幫著找大夫醫治,這麼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是為哪般?

    搖搖頭,南宮墨表示,“我最近有點忙,沒听說過。”

    蕭千炯更興奮了,“我听說…這家伙不是得了病,是不長眼得罪了人被人給收拾了啊。”

    “你听誰說的?”南宮墨問道。

    蕭千炯輕哼一聲道︰“私底下都這麼傳著的。”這當然只在大夏的高層們之間流傳,至于安濟人,他們若是找不到途徑的話,永遠也別想知道真相。南宮墨仔細打量了蕭千炯一番,確認此人確實是在幸災樂禍,不由道︰“你好像很討厭這個安濟王子?”

    蕭千炯翻著白眼道︰“大嫂你不知道,之前我覺得南越那對眼高于頂的兄妹就已經夠討厭了,雖知道竟然還有這樣極品的人?安濟不過是個依附著大夏的彈丸小國罷了,那個什麼王子連鼻孔都要翹到天上去了。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看著就讓人像抽他一頓。”

    恭喜你心想事成,他已經被人抽了一頓了。

    “听說前些日子剛來那會兒,就在金陵城里可勁兒的撒錢,還當只有他有錢呢。還在樓子里跟人搶姑娘,真是丟死人了。”蕭千炯繼續翻著安濟王子的爛賬,“居然還跟那些豪商比富,不知道人家玩他呢?他雖然不是咱們大夏人,到底頂著個王子的名頭,沒得讓人以往皇室的人都跟他一樣傻。”

    “咳咳,三弟。”蕭千熾一臉無奈,示意他說話注意一點。

    蕭千炯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興奮過度了,輕咳了一聲一副正經模樣道︰“總之,這人很討厭。不知道是誰那麼神通廣大,竟然能那他收拾的連門都出不了。太醫院的好幾位御醫都看過了,都說無能為力。如今安濟人正在到處求醫呢。”

    南宮墨問道︰“萬一安濟王子真的在大夏出了什麼事,不會有問題麼?”

    蕭千炯說得理所當然,“能有什麼問題?就算有問題他們也只能憋著。”現在的大夏可不是前朝末年的時候。一舉滅了北元還有些困難,但是敲打一個邊陲小國還是不成問題的。

    太初帝顯然也對安濟王子怎麼樣了不怎麼感興趣,靠在軟榻里一邊把玩著酒杯一邊看向藺長風。長風公子被他看的渾身寒毛倒豎,恭敬地道︰“陛下?”

    太初帝挑眉笑道︰“長風,听說你爹病了?”

    “……”長風公子無語,我都忘了我有多少年沒叫過那老頭子爹了。

    見他不說話,太初帝也不在意,只是悠悠道︰“你們還年輕不懂事,須知道有些遺憾是永遠也無法挽回的。有空還是回去看看吧,父子間有什麼深仇大恨死無法化解的?”

    藺長風開始還只當太初帝當真是在寬解自己父子間的矛盾,等到回過神來想起跟他說話的人是誰,頓時警惕了起來。陛下這話的意思是……不管皇帝陛下這話是什麼意思,藺長風也只能恭敬地道︰“多謝陛下教誨,長風明白了。”

    太初帝滿意地點頭,“那就好,說起來阿暖…明懿皇後和母親在閨中也有幾分交情。子欲養而親不待,你們後輩總愛意氣用事,有時候行事還是多想想免得將來後悔才好。”

    皇帝陛下如此充滿了人文關懷,卻讓在場的許多人暗自變了臉色。

    藺長風更加慎重,“多謝陛下。”心中更加確定藺家某些人只怕真的是惹毛了皇帝陛下了。至于為什麼沒有直接捏死藺家,藺長風眼角掃了一眼神色有些僵硬的蕭千煒,大概還是為了給兒子幾分面子吧?

    南宮墨坐在一邊逗弄孩子與孫妍兒閑聊,倒是仿佛沒听到太初帝和藺長風的對話,更沒有感覺到房間里突然有些凝滯的氣氛一般。

    等到天色稍黯了一些,遠處的廣場上果然更加熱鬧人聲鼎沸起來。太初帝饒有興致,也跟著站起身來要下去與民同樂。大家都是穿著頗為低調的常服,雖然一行人氣質出眾倒也不用太過擔心。正要出門,侍衛稟告楚王到了,南宮墨清楚的看到陳昱松了一口氣。太初帝一挑眉笑道︰“既然來了,那就一起走吧。”

    于是一行人出了酒樓,浩浩蕩蕩地往菜市口的放心走去。

    有衛君陌走在太初帝身邊,南宮墨就不著痕跡地往後退了退沒有跟著一起。她個人對跟著皇帝一起逛街沒什麼興趣,因為實在是會很無聊。三個孩子早早地就被侍衛送回府中去了,這種盛會雖然熱鬧卻是人群嘈雜,三教九流無所不包,白天帶著孩子來逛逛還好,晚上還是免了。

    孫妍兒也不愛往前面湊,正好跟南宮墨走在一起,兩人相視一笑正好攜手同行。

    被迫跟著的謝七公子和藺長風也走在後面,太初帝沒說能走就算說不上話他們也只得跟著。南宮墨側首看向一路上都在若有所思的藺長風,察覺到她的注視長風公子才抬起頭來揚眉一笑。

    “咱們調了一隊暗衛過來,五城兵馬司也加強了防衛,還有宮中的內衛,安全方面不用擔心。”藺長風低聲道。

    南宮墨點點頭,思索著道︰“我也覺得應該沒什麼人不長眼在金陵城里行刺,不過也不得不防。”凡是總有例外的。

    藺長風點點頭,看了一眼走在前面似乎興致勃勃地太初帝忍不住露出幾分糾結的神色。堂堂皇帝陛下,這樣真的好麼?

    南宮墨也有些想笑,太初帝畢竟是馬背上的打天下的皇帝,讓他整天坐在皇城里批折子听大臣們扯皮,只怕比在塞外喝涼風還痛苦。若不是顧及這幾年的戰事讓大夏國力有些不濟,只怕太初帝一登基就想要忙著去親征北元了。這種時候跑出來透透氣其實也不算出格。

    藺長風也知道非議皇帝不是好事,連忙將這個大逆不道的念頭拋到一邊道︰“我說…听說安濟那個什麼王子這兩天一直在驛館里慘叫。你倒是問問弦歌公子是不是差不多了,就算不怕把人給弄死,周圍的人也受不了啊。”誰天天听著殺豬似的叫聲能受得了啊?不僅是安濟驛館,還有左右兩邊的人家都有些怨聲載道了。

    南宮墨聳聳肩表示,“我也沒辦法啊。你知道,我就是個半吊子。”

    藺長風輕哼表示鄙夷,“這兩天他們也該打听到你們身上,到時候鬧大了只怕不好看。”

    南宮墨嘆息,十分無辜地道︰“他得罪了師兄我能有什麼辦法?你覺得…他是听人勸的麼?我可不想為了個外人去招惹一個炸毛的家伙。”弦歌公子這兩天正因為不能持續的折騰人而不高興呢。

    “真會記仇。”藺長風感嘆。

    “誰說不是。”南宮墨贊同。

    謝七公子和孫妍兒一臉茫然,“你們在說什麼?”謝七公子福至心靈,“那位安濟王子的病,是弦歌公子……”秦家消息封鎖的不錯,所以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安濟王子那天在秦家到底遭遇了什麼。金陵城里絕大多數的百姓都堅信安濟王子有羊角風,至于羊角風為什麼會叫得那麼慘烈,誰在乎?

    長風公子揮動著折扇,風度翩然,“不可說,不可說。”

    “……”你已經說了啊。

    說話間就到了菜市口廣場,廣場上人潮如海,竟然比前些日子的元夕燈會還要熱鬧許多。光是那穿著各種樣式的衣服,有著各種膚色發色和眸色的外邦人就足夠讓人目不暇接了。南宮墨對此倒是十分淡定,但是其他人卻極少看到這樣的盛景,一時間也跟著興奮起來。

    太初帝揮揮手示意大家自己去玩不必一大群跟著他顯眼。年輕一些的立刻遵命四散開來,只有陳昱薛真和衛君陌依然留在跟前保護太初帝的安危。蕭千炯跑過來要拉孫妍兒走,孫妍兒有些窘迫的看看南宮墨,南宮墨笑著推了推她道︰“快去吧,別管我們。”于是孫妍兒微紅著嬌顏跟蕭千炯擠入了人海中。有此機會,藺長風和謝七公子也立刻識趣的消失了。南宮墨看看周圍,無奈地發現就剩下自己一個人了。

    薛真看著南宮墨笑道︰“看來少夫人還是要跟著咱們一起走了。”

    南宮墨挑眉,朝著衛君陌笑了笑道︰“我還是自己逛逛吧,就不打擾你們了。”藍衣一閃,很快也融入了人群中消失不見了。薛真一呆,陳昱笑道︰“看來少夫人也嫌棄跟著咱們無趣了。不過大公子只怕要失望了。”

    衛君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沒說話。

    陳昱無奈地聳聳肩,沒辦法,不是他們非要拆散楚王殿下和王妃不讓人家夫妻倆親親熱熱的逛街。這種地方,誰敢讓楚王殿下離開啊,萬一出了什麼事他們當真是萬死難贖其罪了。

    太初帝看看兒子,雖然沒在他臉上看出來什麼不悅,卻還是忍不住道︰“少陪你媳婦兒一會兒也不能怎麼樣吧?無瑕的功夫不錯,你還擔心她的安危不成?”

    衛君陌淡定地道︰“父親想多了,無瑕的身手自然比父親和兩位將軍讓人放心得多。”

    “……”楚王殿下您太耿直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