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526、重回藺家

526、重回藺家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長風公子大搖大擺地出現在藺家大宅的門口的時候,嚇掉了不少人的下巴。

    “大…大、大…”門口的門房結結巴巴地半天說不出話來。長風公子摸著下巴挑眉道︰“大什麼大?看起來你竟然還認識本公子啊,真是不容易。”這可不是虛話,藺長風少年離家,之後就極少回去,最近一次回藺家也是六年前的事情了。一個小小的門房竟然還能認得他,當真是不容易。

    門房終于回過神來了,“大公子,你回來了?!”

    “我不能回來?”藺長風挑眉。

    “沒有沒有…小的這就去稟告夫人。”說著就連忙轉身往後跑去。藺長風托著下巴思索,“稟告夫人?看來老頭子果然病的不輕啊。”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三品官服,對藺家的禮貌深感痛心。他好歹是朝廷三品侍郎,好歹還穿著官府吧?不說立刻開大門恭恭敬敬地把他迎進大廳,好歹也要請他先進門喝口茶吧?讓一個三品官站在大門口吹風,當真沒問題?

    長風公子理所當然地忘了自己沒有送拜帖的事情。當然,身為藺家大公子回家本身其實也不需要拜帖的。

    思索了片刻,長風公子表示自己是個有氣節的人,決不能如此丟臉地站在門口等著別人來潑水洗地,趕出大門。于是轉身走下了台階,在門口侍衛的注視下,飛身一掠直接翻牆進了藺家大院。

    “大…大公子?!”門口剩下的守衛們頓時傻眼了。

    且不說藺長雲和藺長安兄弟聞訊趕到,看到空蕩蕩的門口是如何的氣急敗壞。藺長風慢悠悠地坐在藺家大廳里頂著一眾下人怪異的目光悠然品著茶,看著藺夫人臉色難看的沖了進來。身邊還跟著原本應該已經出嫁了的藺家六小姐藺菡。

    這兩個女人看到藺長風的神色頓時變得恨不得撕了他一般,藺夫人尖聲叫道︰“你回來干什麼?!”

    藺菡固然是恨藺長風入骨,但是藺夫人原本並沒有如此。雖然相看兩厭,但是藺夫人為了顯示自己身為繼室的氣度,表面上對藺長風一向還是頗為客氣的。至于私底下怎麼算計上眼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但是現在藺夫人卻很難為此這份平靜了,因為原本藺夫人是站在勝利者的位置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藺長風這個被藺家主放棄了的兒子的。但是現在,這個被放棄的原配之子過得卻遠比自己的寶貝兒子女兒更加滋潤,更加風光,就連藺家主也隱隱透露出後悔的意思。再加上藺菡的遭遇,藺夫人若是還能夠保持平靜,就連藺長風也忍不住要稱贊她一聲定力驚人了。

    藺長風抬手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偏著頭笑如春風,“怎麼?我不能來?”

    “你已經不是藺家的人了!”藺菡臉上的笑容惡毒刻薄。

    藺長風抬眼打量了她兩下,“說得好像你是一樣。”藺菡在被抬進朱家的那一顆,就被藺家主親手花掉了族譜上的名字。所以,從本質上來說,藺菡確實不是藺家的人了,而朱家跟藺家更沒有什麼關系。就算朱家願意認小妾娘家是自己親戚,藺家也沒這個人了。

    藺菡臉上的笑容一僵,扶著藺夫人的手指也不由得緊緊一抓,眼神如利箭一般的射向藺長風。

    藺長風淡然道︰“別這麼緊張,听說老頭子快死了,本公子正好閑著沒事來看他一眼。”

    藺夫人咬牙道︰“用不著,老爺已經將你逐出藺家,他也不想見到你。”

    藺長風微微眯眼,“是他不想見我,還是有人不希望他見到我?”

    藺夫人眼神微閃,“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難不成你以為老爺還想要見到你這個逆子?若不是你…若不是你老爺怎麼會…”藺長風輕哼,“少往本公子頭上扣帽子,污蔑朝廷命官的帽子你戴不起。老頭子分明是被你這個不知廉恥的女兒給氣病了的,別賴到本公子身上,當時可有不少人看到。”

    “藺長風!”藺菡忍不住尖叫起來,“要不是你…要不是你……”如說藺菡在這個世界上最恨的人是誰,絕對不是南宮墨衛君陌或者朱家大公子,而是藺長風這個異母的兄長。若不是藺長風當初毫不猶豫地拒接了她,她又怎麼會去打楚王的主意?若不是當時藺長風落井下石,她怎麼會落得這樣的下場?想想宛若謫仙的弦歌公子和冷峻不凡的南宮緒,再想想一無是處的朱家大公子。每一次面對朱家大公子那愚蠢的模樣,藺菡就覺得心中對藺長風的怨恨更多了一分。

    長風公子偏著頭看她,懶洋洋地問道︰“要不是我怎麼?難不成是本公子強壓著你去勾引朱家大公子的?還是本公子給你下了什麼見不得人的藥?自己耐不住寂寞淫蕩無恥就不要把錯誤推到別人頭上去。天作孽,有可為。自作孽,不可恕。”

    “你…你…”當著滿大廳的丫頭下人的面,藺菡氣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紫。下人們的臉色也變得有些古怪起來,連忙紛紛低下了頭生怕讓主子看到了倒霉。藺菡身為藺家嫡出的小姐,即便是皇帝如今不怎麼待見藺家但是世家的底子還是在那里的。怎麼會突然做出將藺家嫡出的小姐嫁給朱家公子做妾這種打臉的事情,而且時間還趕得這麼緊?雖然藺夫人一直管著藺家人不許傳關于藺菡的閑言閑語,但是私底下眾人還是能得到一些消息的。但是自己再怎麼消息靈通,也沒有藺家大公子親口承認來的勁爆啊。

    藺長風打了個呵欠,道︰“不過這也怪不得你,你娘從小不就是這麼教你的麼?無論做錯了什麼事兒,只要推到別人身上就可以了。話說…你這麼咳咳,饑渴,不會也是你娘叫的吧?現在想來也是,我母親過世還不到半年你娘就嫁過來了,藺長雲…好像是不足月生的吧?”

    “藺長風!”藺夫人氣得渾身發抖,氣急敗壞地指著藺長風呵斥道︰“來人!把他給我趕出去!”

    其實,這事兒藺長風還真是冤枉了藺夫人。雖然她確實是沒進門之前就跟藺家主有些眉來眼去,不然藺家主也不可能那麼快娶她進門。但是藺長雲卻真的是進門之後才懷上的。也並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足月生的,突然嫁入藺家這樣的高門,藺夫人又急著抓權,急著防備藺長風這個嫡長子,忙得太累了才導致了藺長雲的早產。只是此時听了藺長風的話,許多下人們卻顯然被藺長風的想法拐著走了。

    被指使的幾個下人卻有些猶豫了,倒不是因為藺長風藺家大公子的身份,而是他身上三品官的朝服。見狀,藺夫人越加的氣急敗壞,“放肆!連我的話你們都敢不听了?要我將你們都賣出去麼?還不將這個混賬給我趕出去!”

    看著眼前兩個女人氣得扭曲的容顏,長風公子頓感心懷大暢。站起身來優雅的拂了拂衣袖道︰“本公子哪有空在這里跟你閑磕牙,走了。你,帶我去老頭子的院子。太久不回來,都忘了路該怎麼走了。”

    被藺長風指著的人頓時逮住,為難地看看藺長風又看看藺夫人不敢動。

    “我看誰敢!”藺夫人冷笑道。

    藺長風撇撇嘴,嘟噥了一句女人就是麻煩。伸手從袖袋中取出一塊令牌在跟前晃了晃,挑眉道︰“現在呢,敢不敢。”

    藺長風手中是一塊金燦燦的蟠龍令牌,如朕親臨四個古樸的大字讓人心中一顫。藺長風笑吟吟地看著藺夫人,“你說,是你的話算是,還是我這塊牌子更說話更算數。”藺夫人閉口不言,只是死死地瞪著藺長風。她怎麼也想不到,藺長風竟然會有皇帝御賜的如朕親臨的金牌。

    藺長風伸了個懶腰,“走吧。”

    跪了一地的藺家下人終于顫顫巍巍的爬起來一個,帶著藺長風往藺家主的院子走去。

    只是走到院門口的時候,正好看到匆匆趕來的藺長雲和藺長安兄弟倆。一些日子不見,這兩人外貌沒什麼變化,倒是神情氣勢變了不少。藺長雲變得更加陰沉,也可以說是沉穩了。眉宇間還多了幾分銳利和狠辣。藺長風有些好奇,這變化也稍微大了一點啊。

    “喲,這是怎麼?本公子不過是回來看老頭子一眼,怎麼一個二個都要擋著攔著的?”藺長風悠然笑看著兩人道。

    藺長安盯著他道︰“父親早就將你逐出藺家了,你還回來干什麼?”

    藺長風挑眉,“哦,但是那天老頭子明明叫我回來啊。本公子雖然不太想回來,但是回去考慮了一下還是覺得…屬于本公子的東西,我就算不要也不能便宜了別人。你們說是不是?”

    “藺長風!”藺長安咬牙切齒。

    藺長風抬手掏了掏耳朵,嘆氣道︰“果然是你娘教出來的,都喜歡這樣惡狠狠地瞪著本公子。真是傻孩子,你就算把眼珠子瞪出來,本公子也不會少一塊肉啊。我要是你,就直接從過來揍我一頓。”然後不就可以還手,把你揍成豬頭。

    藺長安當然不會沖上來揍藺長風。從他十二三歲開始就知道跟藺長風動手他是撿不到便宜。除非是真的氣瘋了完全失去理智,他絕對不會去自討苦吃。

    比起弟弟,藺長雲卻顯得要冷靜多了,只是平靜地望著藺長風道︰“大哥回來,有什麼事。”

    藺長風聳聳肩,“叫我長風公子就好,謝謝。回來看老頭子一眼,听說他要被氣死了?”藺長雲臉色一沉,冷聲道︰“大哥多慮了,父親好好地,只是這幾日有些不適罷了。在藺家誰敢氣到父親。”

    “那可說不準。”藺長風道,抬步就要往里走。卻被幾個人上前攔住了去路。藺長風挑眉,“這是怎麼個意思?”

    藺長雲沉聲道︰“父親身體不適,不想見人。大哥請回,有什麼事不如過兩天再說。”

    藺長安卻不如自己的兄長那麼沉得住氣,叫道︰“大哥,何必對他那麼客氣。直接趕出去就是了。”

    藺長風似笑非笑地掃了一眼不遠處虎視眈眈明顯就是練家子的幾個人,挑眉道︰“我就算拿出御賜金牌,想必你也不會讓我進去了?”

    藺長雲垂眸,淡然道︰“就算是陛下,想必也不會在父親重病的時候強人所難吧?”

    藺長風冷笑一聲,手中折扇刷的一聲展開道︰“既然如此,就別怪本公子不客氣了。”掃了一眼不遠處的幾個人,道︰“你們想必也知道本公子從前是干什麼,識趣的自己滾開,不然一會兒動起手來,可別怪本公子一時收不住手傷了誰。”

    幾個人不由得變了變臉色,各自對視了幾眼。他們可不是藺長雲藺長安兄弟倆,即便是恨藺長風入骨,但是對藺長風的了解卻並不多。更多的不過是以為藺長風是運氣好靠上了楚王這顆大樹才有了今天的。但是他們這些人卻知道,藺長風曾經代替衛君陌執掌紫霄殿,不僅是名義上的紫霄殿主,更是江湖上一等一的殺手。

    看到他們畏縮的模樣,藺長風淡淡一笑踏步往門口走去。擋在門口的幾個人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旁邊的藺長安怒道,“你們干什麼?還不動手!”幾個人猶豫了一下,終究是不敢拂逆的雇主的意思,硬著頭皮咬牙道︰“長風公子,還請不要為難我們。”

    藺長風笑道︰“如果,本公子偏要為難你們呢?”

    “那就別怪咱們不客氣了!”一個人硬聲道。

    藺長風淡笑不語,繼續往前走去。一個人終于忍不住舉起手中的配刀就朝著藺長風砍了過去。藺長風手中折扇一展,壓著砍過來的大刀橫掃了過去,那折扇鋒利如刀,動手的人雖然及時收刀逼開,卻依然被掃斷了一截發絲。

    “一起上!”

    藺長風冷哼一聲,隨手將折扇收入袖中抽出了腰間的軟劍。作為半個江湖中人雖然如今在朝為官但是長風公子還是習慣了隨身攜帶兵器的,除了進宮面聖的時候。

    幾個人將藺長風團團圍住,呼吼著撲了上來,藺長風也不客氣,一場混戰就在藺家大院里打了起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