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536、最毒婦人心

536、最毒婦人心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那俞屠子聞言,立刻也反應過來朝著南宮墨撲了過去。雖然左手中毒,但是一只手用刀力氣也不小。雖然現在動手會加速血液流動讓毒發作的更快,但是如果不拿下南宮墨,他顯然也得不到解藥。既然敢來皇宮大內行刺,都不是膽小的人,說不得也只能拼一拼了。

    被兩個高手前後夾擊,南宮墨也並不著急。寬大的袍袖獵獵飛揚,(身sh n)形矯捷莫測,在兩個人之間也依然游刃有余。

    艷雙雙突然一笑,揚聲笑道︰“楚王妃,用毒可不是君子所為。”

    南宮墨淡然道︰“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君子?更何況…至于我一個人用毒麼?”一粉紅,一淡綠兩團毒煙突然在三人之間爆開,南宮墨和艷雙雙齊齊後退,南宮墨揮袖擋開了面前的毒煙,同時朝著對面扔出了幾枚暗器。

    “啊呀。”艷雙雙的聲音響起,帶著戲謔地笑意,“好狠的手啊,真沒想到金陵這些貴族之家竟然會養出楚王妃這樣的女子。”同時響起的是俞屠子的悶哼聲,他本就比南宮墨和艷雙雙躲得慢了一拍,還被艷雙雙抓去擋住了南宮墨甩過去的暗器。幸好他竭力避開,幾枚暗器都(射sh )在了他的肩頭上,否則只怕連命都要送在這里了。

    “((賤ji n)ji n)人!”俞屠子大怒,沒想到艷雙雙竟然敢這樣(陰y n)自己。舉起刀就朝著艷雙雙砍了過去,誰知刀才剛剛舉起來,心口就是一涼。艷雙雙臉上帶著嫵媚的(嬌ji o)笑,將一把匕首刺進了他的心口。

    “你……”

    艷雙雙拍拍心口,“我好怕啊,二百萬兩分一半給你人家好心疼。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俞屠子睜大了眼楮,被艷雙雙的手輕輕一推就直(挺t ng)(挺t ng)的倒在了地上。

    禮賢(殿di n)前,頓時一片安靜。煙霧散盡,南宮墨神色淡漠地掃了一眼地上的尸體,抬眼看向站在尸體旁邊的女人,“這麼快殺了她,看來你是很有信心能殺得了我?”

    艷雙雙(嬌ji o)笑道︰“楚王妃你放心,我是個很容易滿足的人。所以我也不去貪圖那一百萬兩的黃金,我只要兩百萬兩白銀就夠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在防備這皇帝的安全,又有誰能想到…最先死的會是楚王妃你呢。听說楚王妃和楚王(殿di n)下鶼鰈(情q ng)深,如果知道王妃死了,楚王(殿di n)下必定心神大亂,所以…這兩百萬兩,想必也還是只得的。”

    南宮墨道︰“如果我說我給你兩百萬你現在離開這里,你肯定也不會同意了?”

    艷雙雙笑道︰“我當然相信王妃現在願意給我錢讓我離開這里,但是…我也更相信,等到您和楚王(殿di n)下騰出手來了,必定會天涯海角的追殺我呀。我還想過幾天的太平(日r )子呢。”

    南宮墨單手把玩著紗帛,垂眸道︰“既然如此,就讓我瞧瞧,你有什麼信心能夠殺了我。”

    艷雙雙眼眸流轉,輕輕拍了拍手,三個人影出現在了四周。

    南宮墨抬眼看過去,三個年紀相仿但是相貌各異的男子。如果一定要所有什麼特別的話,就是這三個男子都長得相當不錯。而且看想艷雙雙的眼光仿佛都充滿了迷戀之意,看向南宮墨卻十分平靜,就連尋常男子都會有的驚艷的感覺都沒有過。

    察覺到南宮墨的目光,艷雙雙得意地笑了起來,“听說楚王(殿di n)下長得俊美絕倫,不知道可有我這幾個小寶貝兒好看?”

    南宮墨抽了抽嘴角,“你應該都看看外面的人。”這三個,也就是長得不錯而已。跟衛君陌,藺長風,弦歌,秦梓煦,謝七這些美男子比起來,實在是沒有什麼可比(性x ng)。艷雙雙親哼一聲,臉上滿是嫉妒的神色,“楚王妃真是好福氣…若是有一天讓楚王(殿di n)下也跟我的寶貝兒一樣乖巧……”

    “大嬸,沒事少做點白(日r )夢,對(身sh n)體不好。”南宮墨挑眉笑道,“您額頭上的皺紋都能夾死蚊子了,站在衛君陌面前你是讓他叫你大媽還是阿姨啊。”

    “找死!”這話對于一個十分(愛 i)美,本(身sh n)卻相貌平平又芳華將盡的女人來說略有些惡毒。這艷雙雙自然沒有老到南宮墨說得那個程度,但是眼前站著的是容光絕艷,看上去還不過雙十年華的南宮墨。頓時讓艷雙雙被嫉妒燒紅了眼楮,“殺了她!”

    話音一落,三個男人立刻提起劍朝著南宮墨沖了過來。這三個男人的武功都不弱,一起圍攻南宮墨的時候竟像是一(套t o)配合默契的劍陣,威力更不只是一加一加一等于三那麼簡單了。南宮墨被圍在中間,艷雙雙卻悠閑地靠在一邊觀戰。她會那麼快殺了俞屠子這個原本應該是幫手的人,自然是因為她有絕對的信心能夠拿下南宮墨了。

    南宮墨被圍困在劍陣之中,手中寶劍竭力招架著著眼前的三人,同時不忘觀察這三個人的反應。

    南宮墨不得不慶幸,這三個人原本武功應該更高一些。但是因為他們的神志仿佛有些問題,讓他們的武功也稍微打了一些折扣。這江湖中果然是臥虎藏龍啊,這樣的三個人,原本至少也應該是江湖中的一二流的高手了,但是這三個人卻默默無聞即便是南宮墨這幾(日r )著意調查過江湖中人的消息,也還是猜不出來這幾個人的(身sh n)份。

    看了一會兒,南宮墨眼眸一沉,一劍挑開一個男子刺過來的劍。一側手發間一支多寶簪(射sh )出,直刺對面一個男子的喉嚨。旁邊觀戰的艷雙雙臉色微變了一下,對面的男子動作也頓了一頓側首讓過。但是卻慢了一拍,多寶簪從他的脖子上劃過,留下了一道深深地血痕。

    “原來如此。”南宮墨笑道,“黑寡婦,果然是個少有的天才。”

    艷雙雙笑容冰冷,“楚王妃謬贊了。”

    南宮墨笑容愉悅,“艷夫人這本事我也曾經見過,只是不如你這精妙罷了。不過說來也不算難破。”艷雙雙冷笑不語,顯然是不信。南宮墨飛(身sh n)踩著對方刺過來的長劍一躍而起,廣袖一揮,十幾道暗器分別朝著兩個方向(射sh )了過去。艷雙雙連忙散開,南宮墨卻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她,一道帶著幽光的暗器又(射sh )了過去,艷雙雙也不甘示弱立刻迎了上來。卻不想南宮墨根本不解她的招,翻(身sh n)朝著(身sh n)後追過來的男人一劍砍了過去。男人移動了一下卻沒有讓開,被南宮墨一劍砍中了握劍的手。

    南宮墨一擊得手,立刻推開。含笑看著氣急敗壞地看著受傷男人的艷雙雙,揚眉道︰“如何?”

    這三個男人神志不清,分明是被人控制著的。這法子可比當初在寧王府看到的高明多了。但是比武打斗這種事是需要非常精密的頭腦的,沒有神志的傀儡就算是天下第一高手,早晚也能讓人給弄死。這三個人必然是被艷雙雙控制著的,但是一個人想要同時控制三個人與南宮墨這樣的人交手,不得不說艷雙雙確實是這方面的天才。可惜,還是太勉強了。若是只控制一個的話說不定能夠完全沒有破綻,但是如果只是一個的話,這三個男人中任何一個武功都還比南宮墨要差一些。

    艷雙雙咬牙,冷冷一笑道︰“楚王妃,果然了得!”

    “謬贊。”南宮墨淡淡道。

    遠處傳來隱約的嘈雜聲,艷雙雙心中一緊,眼眸冷厲地瞪向南宮墨冷笑道︰“原來是在拖延時間。”

    南宮墨嫣然淺笑,“你終于想起來了,這里是皇宮,不是無人管束的江湖。”

    “就算如此,我也來得及殺了你!”艷雙雙厲聲道,口中發出一聲尖銳的呼嘯,那三個男人呆滯的眼神突然一變,眼眸泛紅閃爍著野獸一般凶狠貪婪的氣息,不管不顧地朝著南宮墨撲了過來。南宮墨手中軟劍舞得滴水不漏,一時間倒也不落下方。

    嘈雜聲越來越近,那艷雙雙臉上的神色也越發的扭曲起來。終究還是狠下了心拋下自己帶來的三個傀儡,飛(身sh n)想要離開。此時有三個人纏著南宮墨,她想要離開南宮墨是絕對沒有辦法阻止的。

    但是南宮墨又豈會讓他這麼容易離開,眼風掃到她離去的(身sh n)影,微微一側首,發間一道寒光立刻(射sh )了出去。艷雙雙連忙閃開,這麼一擋,已經有一對內廷侍衛沖了過來。艷雙雙臉色大變,手中甩出一大把暗器,想要遁逃。剛剛飛(身sh n)牆頭,跟前兩道刀光就一左一右落了下來。迎面兩道刀光砍下來,艷雙雙若是不想(身sh n)首分家就只能往後退了回去,心有不甘地落到地上冷眼看向牆頭上出現在兩個人。同樣是穿著一(身sh n)宮中侍衛的服飾,但是艷雙雙心中卻暗暗吃驚。宮中侍衛的(身sh n)手,他們進宮之前也多多少了解過一些的。眼前這連個人就算放在江湖中也可算得上是二流高手了。這宮中…到底有多少高手潛伏?

    有人來了,南宮墨就立刻退出了戰場。匆匆趕來的侍衛將三個瘋狂的男子團團圍住,雙全難敵手,這些侍衛能成為內廷侍衛也不是什麼酒囊飯袋,不過一會兒工夫,三個人就都被壓制在了地上,其中一個比較瘋狂的直接被人用刀背砍暈了過去。

    “王妃。”

    兩個侍衛從牆頭上落下,警惕地看了一眼艷雙雙方才走向南宮墨見禮。南宮墨抬手將兩根多寶簪重新插回了發間,問道︰“可有驚動前面?”

    侍衛搖頭,“王妃請放心,此處距離前朝頗遠,不會驚動賓客的。”

    “那就好。”南宮墨點頭道,“後宮呢?”

    “後宮也無礙,星危統領和南宮將軍親自保護,不會讓人驚擾了娘娘和各位王妃的雅興的。”

    南宮墨滿意地點了點頭,“嗯,有他們在應當能放心了。今天不親自來的客人只怕不少,你們小心一些。”

    “是,王妃。”侍衛恭聲應道,掃了一眼地上的人和站在一邊的艷雙雙,問道︰“王妃,不知這些人……”南宮墨淡淡道︰“這三個先找個地方關起來,至于這位艷夫人…交給秦梓煦,讓他和刑部的人一起審一審。對了,讓他小心一點這位夫人,若是她不老實,就先毒啞了,挖了眼楮再審。”

    南宮墨這話說得輕描淡寫,但是听在艷雙雙的耳中卻不覺一股寒意直涌上背脊。她在江湖中能有黑寡婦的稱號可不是因為她死過丈夫,而是因為跟她有過夫妻緣的,哪怕是露水夫妻的人都死了。但是人總是這樣,哪怕是自己壞事做絕呢,一旦事(情q ng)到了自己(身sh n)上卻也很少有人能夠坦然面對。敢作敢當,報應加(身sh n)也能看得開的人畢竟不多。

    兩個侍衛也都是訓練有素的熟手,毫不猶豫的直接廢了艷雙雙的武功收走了她(身sh n)上所有的暗器毒藥才揮揮手讓人將他帶走。

    南宮墨沒有理會這些善後的事(情q ng),只是吩咐了一(身sh n)將這里打掃干淨便轉(身sh n)離去了。背後只留下心有不甘卻無可奈何的艷雙雙死死的盯著她的背影。或許,她真的不應該來這一趟。只可惜這世上並沒有後悔藥可以吃。

    既然太初帝沒有召見,南宮墨自然不用往前面去了。剛剛一番對峙,讓她感到有些微的疲憊,不由苦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過了半年養尊處優的(日r )子,這兩天的忙碌下來就感覺有些累了。

    不過南宮墨也不勉強自己,橫豎不想回去面對那些貴婦們,南宮墨便找了僻靜沒人的小閣樓坐下休息養生。坐在靠窗的位置,南宮墨靠著椅子閉目休息,暖暖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到了(身sh n)上讓人昏昏(欲y )睡。南宮墨竟然也就當真靠著窗戶伴著遠處傳來的悠揚的樂曲聲淺憩起來。

    直到一個細微的女聲從樓下傳來,南宮墨方才微微蹙眉,慢慢睜開了眼楮。原本以為是哪個宮女從樓下經過並沒有在意,只是還沒等到她坐直(身sh n)子,就听到留下啪的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顯然是手掌甩在人臉上的聲音。南宮墨凝眉,一動不動。樓下傳來一個熟悉卻有些氣急敗壞的女聲,“你到底想要干什麼!”

    </DIV>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