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同妻夫人 > 第1840章兒子是父親上輩子的情敵

第1840章兒子是父親上輩子的情敵

作品:同妻夫人 作者:十六夜少主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媽(咪mi)昨晚在醫院睡麼?”陸宸看著安夏兒,“為什麼?”

    安夏兒嘆了口氣,心里感激于陸白的同時,又有點愧對孩子們,“是這樣,昨天媽(咪mi)不知道你們來了,所以就沒有回來睡。太爺爺在住院,我不太放心,所以就在醫院睡了。”

    “媽(咪mi),晚上要跟媽(咪mi)睡!”旁邊飛奔中的停了下來。

    “嗯,好!”安夏兒重重點頭。

    “那……”陸璽臉紅著,攥著手在唇前咳了一下,“我們也要……”

    不能好事都讓妹妹佔了。

    他們也要和媽(咪mi)睡!

    陸宸也臉微紅地看著安夏兒,不說話,但眼神表示他與陸璽是一樣的想法……

    安夏兒爽快一笑道,“當……”背後突然(射she)來一涼嗖嗖的視線,陸白瞪著她。

    安夏兒繼續把話補充完,“當然可以,那我們晚上就五個人睡吧,反正我和爹地的(床chuang)夠大,多加兩(床chuang)被子就行了!”

    “嗯嗯嗯!”三個孩子直點頭。

    另一邊,正在听華管家詳細報告這幾天陸家狀況的陸白看著安夏兒那邊,郁悶地攏著眉,女兒就算了,那兩小子又要跟他搶老婆?

    俗語有雲,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qing)人,但是兒子是父親上輩子的什麼卻沒說。

    如今,陸大總裁表示已經悟出了後半句——

    兒子是父親上輩子的(情qing)敵!

    “大少爺,就是這樣,陸老中毒後金管家和少夫人已經第一時間將他送去醫院了。”華管家說道,“我留在家中負責應付那晚的其他人,我報了警,警方來後,每個人都錄了口供,當時還沒有調看宴廳的監控記錄,警方讓所有的人一周之內不得離開帝都,包括慕老太太和慕太子也在,隨時準備接受問話。不過調看監控記錄後,已經排除了那些人。”

    金管家已經打電話回來將醫院里的事告訴了華管家,華管家嘆了嘆,“如果不是大少爺你運籌帷幄,與陸庸少爺早已經聯合,讓他們秘密調查,恐怕向陸老下毒的對象真要鎖定姑小姐了。”

    “不是溱姑媽,自然會查出來。”陸白雖然沒有與家中的長輩見多少次面,但是,有一些長輩他印象還是(挺ting)深的。

    “大少爺說得對。”華管家點頭,“如今,既然查出了向陸老下毒的人是誰,該怎麼處理就大少爺你看著辦了,我們只希望陸老能早(日ri)醒來。”

    “其他事我會處理。”陸白看著安夏兒那邊,“這幾天小宸小璽他們會呆在陸家,我幫他們請了一周假,好好照顧他們。”

    “大少爺請放心。”華管家像疼(愛ai)自己的孫子一樣喜(愛ai)陸白的三個孩子。

    如今看到陸白回來,陸家主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安心了。

    華管家見安夏兒和孩子們都去餐廳了,又道,“大少爺,先去餐廳用餐吧,小少爺們和小姐沒吃早餐,今天的午餐有點早。”

    陸白站了起來,“晚上孩子們跟我和安夏兒一起睡,多準備幾(床chuang)被子。”

    算了,難得回來一次,陸家的事完了還要回美國。

    讓三個孩子跟他們睡吧!

    陸大總裁難得大方一回!

    (身shen)後華管家慈(愛ai)地眯眼微笑著,“好的,大少爺。”

    ————

    當天中午,陸章原的家中。

    孔利妃本來呆在家中不想去陸氏的股東會議,因為要保護她家的利益,只能犧牲她弟弟了,她無法面對。可等了一個小時間,卻並沒有等來會議上的消息。打電話過去,卻得知陸老在醫院醒過來了,陸章原他們已經和安夏兒一行人去醫院了。

    “陸老怎麼突然醒過來了呢?”她焦急不已,怎麼都想不明白,“怎麼這麼快就醒過來了呢?”

    這下她的心更亂了。

    她弟弟也不知怎麼樣了,其實她是想讓陸岑和陸章原搭救一把孔利 的,好歹是自己弟弟呀!

    剛才她父親孔老爺子還打電話來,說一定要保住她弟弟,她弟弟是為了給她和陸章原做假賬才被陸家發現的,若不保住她弟弟,她父親就不認她這個女兒了。

    一邊是自己父親和弟弟,一邊是自己的丈夫和兒子……

    她無法選擇,只能等陸章原和陸岑回來再商量,看看還有沒有辦法。

    “但這個時候陸老醒了,事(情qing)會不會更難辦了?”孔利妃沒有忘記,陸老壽宴那晚,說要把她家趕出陸氏家族了啊!

    她正焦急時,她的電話卻響了。

    她看到陸岑的來電,趕緊接,“岑兒你听我說,我們可以再找個人幫你舅舅頂罪,不論花多少錢……”

    “媽。”電話里那邊傳來陸岑的聲音,有點沉,沉到像(情qing)緒不高,“爸,已經被警方帶走了。”

    “什麼?”

    孔利妃一驚,手中的電話差點掉下去了。

    她趕緊抓穩沙發坐下來,“你不要嚇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陸老讓警察來了?他憑什麼?這是我們的家族矛盾……”

    “因為賬本的事。”陸岑說,“舅舅沒兜住,把你和爸給供出來了,陸白以商業犯罪的理由叫來了警察,就是陸釉,把爸帶走了。”

    “什麼?”孔利妃腦子一下接受不了這麼多信息,本來她就驚悸,這一听,只覺得有無數個噩耗向她襲來,“等等,怎麼會這樣?還有你舅舅呢,你舅舅怎麼了?”

    “媽,你現在不該問他。”陸岑說道,“他昨晚去陸安醫院想殺陸老,但那個廢物失敗了,還被抓了,又扛不住拷問,把你和爸給供出來了。”

    “然後他就被抓了?”孔利孔捂住嘴,“完了,你外公那邊,我是沒辦法解釋了。”

    “媽,難道比起我和爸,你更在乎你那個弟弟麼?”

    “誰說的!”孔利妃吼道,“我若不是為了這個家,我會讓你舅舅在我們家做章元集團的假賬麼……不,等等,你剛剛還說了什麼?你說陸白?還有陸釉?陸白叫來了警察?怎麼回事?”

    “陸老沒醒。”電話里陸岑道,“是陸白回帝都了,他跟主家的少夫人早就聯系上了,上午股東會議上正激烈時,她便以陸老醒了為由將大家帶去了醫院。結果,是陸白在那等著我們。”

    孔利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覺得烏雲壓頂般地襲過來,“他,陸白他不是在s城?s城不是下大雨麼?他不是還不能跟陸家麼……”

    “s城是在下大雨,只是我們低估他了,他居然坐高鐵回了帝都。”陸岑的話里,帶著一絲算計失敗的遺憾,“而且他在s城已經找到了他兩個兒子,在不驚動我們的前提下,與主家和陸庸他們,這兩天一直在查我們和國原大伯家向主家奪權的事。”

    “原來,原來他真的回來了……”孔利妃臉色白了,雙肩看著垂了下去,“你說陸釉,陸釉也回來了?”

    “不但回來了,他還跟陸白站在一邊了,國原大伯他們哪,哼,也是失策了!”陸岑發出一絲冷笑,“如今他們永遠也別妄想得到董事長之位了。”

    “那,現在怎麼辦?”孔利妃急忙問,“你爸真被警方帶走了?陸岑,你听我說,反正我們這次計劃失敗了,我們先低頭認錯吧,就說是一時糊涂,是受,哦對,是對你大伯他家盅惑……”

    “這罪名,是推不到他家了,陸釉站在了陸白那邊,陸白說會賣他家一個人(情qing),只要他家對這次奪權的事道歉永遠承諾不再做對不住主家的事,這件事,就算完了。包括國原大伯他讓人寄威脅信的事,陸白也不報警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同妻夫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