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末世穿五零 > 第89章

第89章

作品:重生之末世穿五零 作者:隨風飛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1952年,32歲的張(愛ai)玲,只(身shen)在烈(日ri)下走過了寶安縣羅湖橋,來到香港。在她(身shen)後,上海公寓里的流言與傳奇,被鋪天蓋地的標語和口號湮沒,她的(身shen)影則在他鄉漸行漸遠。

    1967年9月,秦晴帶著上輩子的(奶nai)(奶nai)和爸爸與于擎燦四人坐上了逃港的小漁船。許坤紅母子把(身shen)後已經鋪天蓋地的標語和口號徹底拋下,與他們大陸的根漸行漸遠,留下(身shen)後激((蕩dang)dang)著遙遠的海灘。

    秦晴上船後就開始戒備起來,這一路她不僅要戒備蛇頭,一起逃港的知青和民眾,還有可能隨時追上來的邊防巡邏艇,秦晴最怕他們會開槍,在大逃港最無法控制的一段時間內,部隊對那些堅決逃港不返回的人是可能開槍直接(射she)擊的。上船之前為了確保許坤紅和許木衡的體力能夠堅持到最後,秦晴讓他們又喝了半瓶營養液,而于擎燦因為小時候已經喝過一瓶營養液,現在(身shen)體機能都比正常人高出許多倍,秦晴並不擔心他。

    “趴下”

    “啊,解放軍開槍了,解放軍開槍了”

    剛上船眾人還沒舒一口氣,就听到槍聲

    “快,趴下解放軍讓我們停船呢”

    陳光頭急乎乎讓大家都低下頭,一般私下離港的漁船解放軍都會開槍警告要求返回,這只是第一輪,如果不听警告,後面可能就會對著船開槍。

    秦晴早有心理準備還是被嚇到了,船上除了于擎燦鎮定些,許家母子也都嚇傻了,他們都是第一次感覺到子彈離自己這麼近。

    “趴下,都別起來”

    秦晴按下許木衡的頭,交代他們全都盡量往下趴,不準坐直。

    “啊,救我,快救我”

    原來有人因為槍聲被驚嚇跌入海,現在在海水里不停掙扎。

    陳光頭並沒有管掉下海的人,這里是近海灘,他如果運氣好自然能等到解放軍趕過來。陳光頭交代手下把船盡量開快點,好在陳光頭他們對路線熟悉,很快隱入海中,這時候除非解放軍開艦艇,否則很難追上來了。

    槍聲不久後就沒了,大家開著越來越遠的海岸,慢慢的開始坐直(身shen)體探出頭來。很快,船上的人互相問起(情qing)況,談話聲漸起。

    “唉,你們還帶著兩個輪胎呀,賣給我們一個可以嗎”

    秦晴昨晚出去弄了兩個輪胎是為了以防萬一,這兩個輪胎比較大,到時候出意外他們兩人用一個也夠用了。現在居然有人開口向他們要,秦晴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不要,我們四個人,兩個都不夠用了。”

    “小丫頭,你不要這麼倔嘛”

    開口的是一個中年男人,他估計跟蛇頭認識,看秦晴不答應他,就不高興的板起臉對著陳光頭說

    “光頭,讓他們把輪胎給我一個,否則你讓他們下船去”

    “吳哥這不好吧”

    陳光頭為難的看著這個吳哥。

    “光頭,我們兩人是什麼關系,你不能這麼向著外人吧”

    “小姑娘,要不你們賣他一個”

    陳光頭听他這麼說,想想也是,畢竟都是老鄉,認識這麼多年了,就對著秦晴要求道

    “不要”

    秦晴想也不想直接開口拒絕,生命面前沒有任何妥協

    “小姑娘,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吳哥惡狠狠的對著秦晴威脅道,他今天要定這個輪胎了,那些知青的帶的籃球之類的他看不上,他游泳水平不太行,現在踫到船上剛好有人帶輪胎,他一上船就想向他們要了。哼,就三個孩子和一個女人,他還會怕他們不成

    “秦晴,要不我們給他一個吧”

    許坤紅看出吳哥的強勢,除了她,他們都還是孩子,她怕他們吃虧。

    秦晴不再說話,只是搖搖頭。

    吳哥一看秦晴這樣油鹽不進的,怒氣沖沖的就過來想直接搶一個輪胎,他說買也只是說說好听話而已。

    周圍人一看吳哥這樣凶狠,紛紛避開(身shen)子讓吳哥過去,吳哥擠過秦晴面前就想伸手直接奪過輪胎,而陳光頭和他的一個手下卻看著沒有任何動作。

    “嘩啦”

    吳哥掉進海里了,其他人都沒有看到秦晴的動作,只看到吳哥把手伸向秦晴的時候就突然掉下去了。眾人原本都以為吃虧的肯定是秦晴了,現在看到秦晴跟之前沒事人一樣的坐在船上,都搞不明白怎麼回事

    “快,放繩子下去救人”

    陳光頭趕緊指使他手下救人。

    因為剛掉進海里,吳哥本(身shen)也會游泳,所以很快就被救上來了。

    重新上船的吳哥因為剛才掉下去的時候太迅速,吃了幾口海水,被嗆得很難受,上來後一時也顧不得繼續找秦晴麻煩了。

    深夜徐徐的海風吹過秦晴臉頰,再過三個時辰就到了凌晨,那時候他們就可以到達香港了。在幽暗沒有光線到達的海中,秦晴的背後是于擎燦,他靠著秦晴也默默抬頭看著這片真正的寧靜之地,他仿佛又回到了星際這個另一個宇宙般的異次元空間。

    大海,是人類孕育自己的母體,它見證這個星球的起源,以及生命本(身shen)是多麼令人心碎的奇妙。在這里,海洋呈現出深邃宇宙一般令人膽戰心驚的美,而人類則展現出陌生而奇妙的,另一種生命形態。

    秦晴和于擎燦就這麼互相背靠著背神態寧靜的享受著海上的飄((蕩dang)dang),而周圍的其他人卻沒法像秦晴他們那樣平靜,這一去香港到底面臨著什麼,他們都只能這麼慌張的等待著,直到終于忍受不住精神的煎熬而漸漸睡過去。

    突然,秦晴感覺到有人朝自己靠近並伸出雙手,霎時間秦晴一個躲閃,瞬間看清面前的那張猙獰面孔正是今天掉下海的那個吳哥,秦晴眼光一寒,快速襲向他。

    一聲嘩啦聲在這寂靜的海面中格外的刺耳,打瞌睡的人和沒睡覺的人都被驚醒了,大家受驚的睜大眼楮。那一幕太快,除了與秦晴背靠著背的于擎燦,其他人都沒看到剛剛發生了什麼。

    “怎麼回事誰又掉海里了”

    “不知道啊,我沒看到啊”

    “你們看到誰掉下去了嗎不對啊,下面沒有人影啊”

    大家都往海里看,沒看到任何人在海里掙扎,除了剛才那聲撲通聲,接下來海面仿佛又恢復了平靜,沒有任何浪花,這讓大家都懷疑剛才掉下去的不是一個人而是船上的東西。

    陳光頭被吵醒,听說有人又掉進海里本來想搜救,可是沒看到海里有人也就不太在意,在這漆黑的海中他不可能去做什麼清點人數的事,在逃港的時候每次死幾個人還不是很正常的事,他收的那些錢也只是他們的坐船費而已,路上的任何意外他都是不管的。

    “秦晴怎麼回事”

    許木衡揉了揉眼楮,他剛才實在太困了就眯了一會兒,這時候也是突然被吵醒。

    “沒事,叔,繼續睡吧,天亮我們就到了”

    秦晴冷冷的看著海平面,剛才她直接打暈了吳哥再把他拋下海,她怎麼可能再讓他上船跟著許家去香港

    很快地平線的(日ri)出慢慢升起,陳光頭也發現少了一個人,少的還是同村和他關系不錯的吳哥,陳光頭想到船上唯一和吳哥有過過節的秦晴,這不可能,這小女孩才幾歲,再說許家的這幾個人從上船後就一直沒動過,推下海前至少要弄暈他吧,可吳哥那個大個子許家人真想弄暈他估計四個都一起上才辦得到吧。

    陳光頭想著是不是吳哥自己暈下船的,畢竟他今天剛落水,晚上(身shen)體出現什麼異常也是有可能。早知道是吳哥落的海,當時他說什麼也要停船搜救的,事(情qing)發生了懊悔也沒用,趕緊把這些人送上港,這筆錢就又賺到了。

    就在陳光頭感嘆今天這趟船還算順利的時候,秦晴他們在有驚無險中終于到達了香港。他們下了船就是元朗。

    疲憊的人群開始歡呼,從這里開始,他們這群人徹底的與大陸脫離關系了。

    本是客途,終成歸地;遙望國家,又添秋恨。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重生之末世穿五零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