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聊齋]蘭若寺 > 第一百七十七章、神女玉像

第一百七十七章、神女玉像

作品:[聊齋]蘭若寺 作者:載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大殿廣闊, 一幅幅壁畫在幽幽的燈火下仿佛活了過來。真空家鄉,處處平等,乃是仙佛所居,遠離憂患與苦難。這些壁畫中的飛天、仙佛、天人都在燈光下變換著影子,他們的目光,也漸漸詭譎了起來。

    天尊垂首立在神像前,這是一尊神女像。如同諸多仙佛神聖一般, 無生老母同樣有諸多化身。代表著神佛之母的老母身自有威儀,但最是芳華絕代的神女身,亦是帶著不可侵犯的高高在上與冷漠。

    神女身的無生老母像在天尊面前活了過來, 整尊玉像泛起人的色澤,老母眼中帶怒,斥道︰“廢物!”

    天尊把頭垂得更低,沒有直視老母的眼楮。

    “慈航普度, 我對你寄予了厚望,如今你就這般回報我?”神像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就如同落在塵埃上。

    天尊道︰“是蘭若王親自來了,以他們的本事,要從他手中取得報信的機會,不太容易, 但我會抓住他。”

    神像冷笑一聲︰“這些酒囊飯袋能成什麼事。等你抓住他,這些祭壇還能剩下幾座?”

    天尊眉頭一抽,道︰“老母,此界多是庸碌之輩, 只要能抓住他,便再也沒有阻礙,祭壇破了可以再建,請老母再耐心等等。”

    話音未落,天尊就已經飛了起來,撞在牆上。牆上的壁畫連忙避讓,隨後捂著嘴譏笑了起來。

    無生老母斥道︰“等?我已經等了夠久。”

    她目光冰冷,道︰“你親自去抓,他們擒拿了燭火神,但是並沒殺他。我能感應到神位在哪里,但有秘寶阻隔了我的視線,我看不清到底在哪。”

    神像的衣角忽然掉落一塊,仍舊化作玉石。“你帶著這個去找蘭若王,它能告訴你大概方位。不要讓我失望!”

    神像漸漸凝固,變回一尊玉像。天尊面無表情的從地上爬起來,撇了一眼牆上的壁畫,但壁畫上靈性似乎隨著無生老母的離開一同離開了,只留下一片祥和與寧靜。

    他面無表情的撿起玉石,離開了大殿。大殿上的門重重地合攏,殿內只有燭火還在悄然躍動。

    天尊走出大殿,走在幽深的回廊上,他的影子在地上拖得老長,隨著他的腳步,變換著、扭曲著、張牙舞爪,仿佛一只巨大的、猙獰的蜈蚣。

    真空山上的天空突然變得漆黑一片,巨大的陰影籠罩著真空山,下一刻,這陰影又消失不見。

    火牢當中,紅蓮兒周身開滿了火焰蓮花,即便在火牢當中,仍舊被天尊驚動。他抬起頭看了一眼,好像看到了鋪天蓋地的陰影。

    “他動怒了?”

    紅蓮兒在虞都給天尊當侍童,侍奉他也有些時日。天尊行事並不避著他,于是也漸漸窺察出一點東西。他在火牢中閉關,以求成就地仙,但轉眼之間形勢急轉直下,閉關反而是他的幸運,至少不用在身上套一個神位。

    紅蓮兒閉上眼楮,識海中的蘭若印微微地發著光︰天尊,下山了。

    金蓮法座中,槐序心中一動,他凝神去感應自己散出去的法印,得到了紅蓮兒的示警。

    槐序看向方淼真人,他還在擺弄冷魂珠,大蛇的元神已經被迷得七葷八素,什麼老底都被掏得一干二淨。

    大春真人手執紙筆,把有用的信息一一記錄下來,這條蛇所知有限,從他腦子里只掏出來十來個祭壇的位置,還有兩個和已知的祭壇重合了。

    “諸位,大蛇元神中的神位還在,神位與那位邪神有著感應,老對手可能會尋摸過來。”槐序提醒道。

    方淼真人聞言,笑道︰“這孽畜所知不多,我差不多也要拷問完了,這便將這孽畜宰了,免得引來禍患。”

    他抬手就要去捏冷魂珠,卻被一只手攔了下來。劍狂一手執劍,一手抓住方淼的肩膀,說道︰“且慢動手。”

    他轉過頭,眼中精光懾人,道︰“國師前來尋我們,我們便能坐擁地利,為何要避戰?”

    大春真人收起紙筆,道︰“這里是北地,不是南地,始終是利他不利我。我們即便布陣,恐怕也能借到的大勢也十分有限,不比他受北地天命鐘愛。。”

    余信以為他是要反對,正要說話,卻見大春真人眼中忽然浮現一點熾熱,道︰“除非用我長春觀的天地歸泰大陣!”

    余信露出滿意的神色,其他人也是躍躍欲試。

    槐序看著他們眾志成城,把到嘴的話咽了下去。

    原本他是打算讓眾人先走,他帶著大蛇等待天尊,與他推一推手,探一探他的本事。但此刻,他改變了主意。有這樣一群道友,給天尊一點苦頭吃,也未嘗不可。

    槐序抱拳道︰“諸位,有勞了!”

    金蓮法座四處梭巡,最終停在山水之間停下。大春真人從金蓮法座中走出,左右看了一眼,道︰“好地方,山水相望,陰陽相濟,正適合天地歸泰大陣。”

    長春觀修得是天人一體,他在山水間奔走,似緩實疾。大春真人身無長物,只有一雙手能分陰辨陽,他在四處摸尋,一開始槐序還能看得出來他的手法,但到後來,陰陽混同,天地交泰,似有還無,槐序都瞧不出來這陣是不是布成了。

    余信開始埋劍。他的劍意如同山水潑墨,恣意縱橫。大春真人點明陣勢,余信便在陣勢間穿插著,埋下一絲一縷的劍意,這劍意埋在山水里,埋在草木里,埋在整個陣勢里。

    槐序跟著也走進了陣勢,大春真人遙遙送來一道法力,槐序將這道法力放在眼前,便戴上了一層薄紗,透過這層薄紗,他窺見了天地歸泰的真面目。

    天地歸泰,陰陽交匯,混成一片。這不僅僅是顛倒陰陽,更是混成陰陽,似有還無,在這一陣勢里,誰也借不到半分力。天尊在北地就如同槐序在南地,近乎無敵。受天地所鐘,能借天地之力。所以大春真人索性將陰陽混作一處,無所謂有無、無所謂陰陽,誰也不可能借力。

    也許天地歸泰還有更多的變化和變勢,但眼前的陣勢無疑是最適合他們的了。刨去對天地之力的借用,用本身的法力和元神對抗,雖然表面上更加凶險,但實際上對他們反而更加有利。

    槐序沒有在陣中多做手腳,有他們五個在陣中埋伏已然足夠,他要保持全力應對天尊。

    沒人認為僅僅憑借這個陣勢就能將天尊拿下,陣勢只是輔助的,而能與天尊對抗的,只有槐序一人。

    金蓮法座隱藏在陣中,不論勝負如何,他們都會在第一時間遁走。

    大春真人、余信、方淼、張老道隱藏在山中,妙諦禪師帶著槐序又回到金蓮法座。他們的方向是最近的一處祭壇。

    天尊老謀深算,想讓他安然入陣遠沒有這麼簡單。好在之前幾次收尾收得干淨,天尊並不知道有幾個人來了北地。有心算無心,便不算難。

    槐序和妙諦禪師的金蓮法座落在祭壇不遠處的虛空,槐序遙遙觀望,果不其然,又看到了一位地仙。此人曾經當是魔道中人,魔頭在祭壇外的陣法里四處飛舞,守衛祭壇的白蓮教弟子都低著頭,顯然對此人心懷畏懼。

    妙諦禪師借著槐序的眼楮看了一下,道︰“這不是追魂教的畢環老魔麼。”

    追魂教也曾經聲名鵲起,最擅長煉制各種陰魂法器,驅使冤魂厲鬼,不過後來煉出了一頭絕世凶魔,把整個門派的人都吃得七七八八,只剩下三瓜倆棗,苟延殘喘。

    畢環便是經歷過此事的老魔,手段狠辣,早就是陰司榜上有名的人物。別人不知道追魂教當年發生了什麼,槐序卻略知一二。追魂教當年盛極一時,從陰土拘拿陰民,與鬼差爭奪魂魄,犯了忌諱。

    陰司雖不能直接干涉人間,但往“一不小心”逃出幾個鬼怪還是有可能的。追魂教練就的絕世凶魔,如今已經成了陰司的大將之一。黑白無常還曾帶他來蘭若居喝過酒,與槐序也算點頭之交。

    槐序古怪的看了一眼畢環老魔。此人許是察覺到了什麼,不敢再用陰魂煉法,轉而從虛空拘拿域外天魔煉法。但天魔又豈是好想與的。

    槐序只用了一點幻術,把歷劫之時的天子魔身顯化出來,這些天魔便開始反噬。這些魔頭一個個不受控制,撲向身邊的白蓮教弟子,畢環老魔臉色一變,催動秘訣,卻不見效果。

    忽然間,便覺得身子一僵,發現身上纏滿了天魔,一個個眼中凶光四射。

    槐序沒有再看下去,他破了祭壇,將祭壇中的碎石取出,轉頭再看時,這老魔被萬魔啃食,仍舊還留著一口氣。

    槐序點燃地藏花,把這些天魔通通封印,鎮壓到陰山當中。這老魔只剩一身枯骨,轉動著一雙空洞的眼珠盯著他。

    槐序念了一聲佛號,道︰“你走錯路了。以魔煉魔,才是魔道。以魔養魔,便是取死之道了。”

    畢環老魔眼中最後一點神光熄滅,只有一縷殘魂裹著神位就要沉入冥國。槐序伸手一攔,把神位剝離,鎮壓到陰山當中,把他的神魂封印到曼陀羅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聊齋]蘭若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