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聊齋]蘭若寺 > 第一百八十二章、受傷

第一百八十二章、受傷

作品:[聊齋]蘭若寺 作者:載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槐序的果斷救了他一命。

    叢林中的野獸能夠通過風吹草動察覺到潛在的危機, 修行中人的靈覺和感應更是敏銳。強如天慧神僧,閱覽天機,猶如掌上觀紋。槐序還沒有達到這樣的水平,但他的元神離神仙也不過半步,天機示警,頓時讓他警覺起來。

    他毫不猶豫放棄了再度摧毀祭壇的想法,帶著眾人往南退卻。眾人無法感應到這濃烈的死亡的氣息, 但他們對槐序極為信任,沒有人提出異議。

    虞姬一路南下,天尊對神國的一切都很了解, 也能借用神國的力量,但這些都是虞姬所賜。大春真人布下天地歸泰的陣勢能隔絕天尊對神國的感應,但在虞姬面前一定不會起作用。

    虞姬被冰封五百年,但她的力量不但沒有衰弱, 反而變得更加強大——五百年前可沒有神國,甚至五百年前, 地仙便已經是人間極限。

    虞姬演算天機,察覺到槐序的目標是下一個祭壇,便提前降臨在祭壇上等待。只是等待許久,也不曾見到槐序自投羅網。

    這位神女站在祭壇當中, 白蓮教的弟子以及看守祭壇的神靈跪伏在地。她皺了皺眉頭,閉上眼楮,便已經借助神國的偉力,再度演算天機, 片刻之後,方露出一縷興味來,笑道︰“有意思,竟能提前感應到危機。但僅憑這樣,可逃不出我的掌心。”

    虞姬踏空而行,羅襪生塵,向著槐序逃離的方向而去。

    槐序心中尚存疑竇,因此雖帶著眾人往南而行,卻不曾借用金蓮法座。

    妙諦禪師滿腹疑惑,道︰“為何不用金蓮法座?”

    幾人在裹在槐序的遁光中貼地而行,速度極快。槐序看了一眼身後,道︰“我能感應到危險,卻不知道這凶險從何而來。”

    剩下的話他沒有說,幾人卻都懂了,槐序這是在試探。金蓮法座能夠遮掩天機感應,因此別人很難推算出來他們的方位,但遁光不一樣。

    幾個呼吸的事件,槐序便已經飛出數十里開外,他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若是有意外發生,你們立刻借助金蓮飛走,不要逗留。”

    大春真人反對道︰“不成,我們同去同歸!”

    張老道咳嗽一聲,道︰“我這一把老骨頭,已經活得夠久了。”

    槐序心中感動,沉默了片刻,道︰“你們乘金蓮先走,去漢水關等我。”槐序大袖擺動,遁光便分作兩股,一股朝漢水關而去,另外一股則沿著當前的道路直奔長江。

    大春等人連說不的機會也沒有,便被長風裹挾,飛出百里開外,再回首,如何還能找到槐序的蹤跡。

    掙開槐序的遁光,大春真人等人看向槐序消失的方向,心中升起強烈的無力感。

    “走吧,我們去漢水關。我們就算跟上去,也不過是累贅罷了。”

    幾人感到屈辱,也感到無力。實際上這些人都是當世人杰,只是不抵大師變化,妖孽輩出。但這一刻,這幾位人杰,或老或少,心中都迸發出強烈的斗志。知恥而後勇,他們不會這樣被落下。

    金蓮法座的光暈照亮一層又一層的虛空,消失于無聲無息。

    少了幾人在身邊,槐序的速度變得更快,千里江山,縮于足下,借著日光、借著心光,一瞬之間,槐序便不知飛出多遠。

    槐序幾乎認為自己會就這樣回到南地,但陰影在下一刻籠罩了他,遁光飛速向前,但眼前的一切卻都仿佛凝固了一般,無窮高遠的天空之上,一道無比迅即的遁光筆直的落在槐序前進的路上。

    槐序的遁光已經極快,但這道遁光仍舊要比他更快,猶如流星從天空墜落,地面上升起地煙塵猶如蓮花一般綻放開來,但這綻放的蓮花猶如實物一般,凝固在虛空中。

    槐序的遁光落了下來,他注視著這朵煙塵蓮花,即使隔著蓮花,他仍舊感應到了無比熟悉的氣息。他一步一步朝前走去,七寶枝垂在手中,他的氣勢不斷攀升,走到蓮花前,他便已然在巔峰狀態。

    煙塵蓮花猛地收縮,露出虞姬的婀娜的身姿,蓮花化作她掌中的一縷雲氣。

    “無生老母?”槐序問道。

    虞姬含笑,道︰“能認出我來,想來你便是地藏的傳人?”

    槐序心中一震,不明白為何無生老母為何能降臨此界,他心中有惑,便問出了口。

    虞姬道︰“只是一縷化身罷了,五百年前,地藏也曾化身行走此界。或許你听過我另外一個名字。”

    她笑意盈盈,天地壯闊,也在她的美貌之前黯然失色︰“我叫虞姬。”

    謎團在槐序心頭解開,為何項氏血脈中會有無生老母的神力,為何天尊能輕而易舉借殼生蛋,借項氏江山孕育神國。

    槐序深吸一口氣,展顏道︰“既然不是本尊,只是一縷化身,那說不得,我也要弒神了。”

    虞姬臉上浮現一絲薄怒,道︰“口出狂言,該打。”

    她五指縴縴,伸手輕輕拍出一掌,手中的煙塵蓮花便帶著無窮巨力,如同匹練一般朝槐序擊來。

    槐序毫不猶豫將七寶枝耍去,這一刻,他的精氣神、不滅靈光、幻象之海都盡數傾注到七寶枝當中,七寶枝上亮起一線毫光,這一線毫光化作無窮,朝著匹練,朝著虞姬攢射而去。

    毫光落在蓮花上,整個虛空便驟然塌陷,虞姬伸手一擊,看似輕飄飄,實際上何嘗不是已經用盡全力,要將槐序一舉擊殺在此。

    毫光穿過煙塵,落在虞姬身上,虞姬拉開大袖將自己遮住。煙塵蓮花擋住一部分毫光,隨後蓮心當中猛地竄出一條白蛇,一口咬在槐序的肩上。

    槐序一腳向後踩去,半個身子已經踩進另外一重虛空,準備遁走,但這白蛇來勢洶洶,一口咬在槐序的左肩,隨後便被槐序用七寶枝擊得粉碎。

    槐序踩進虛空,便借虛空遁走了。

    虞姬抽身去追,卻突然驚疑一聲,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此前她以右手執袖遮面擋住槐序的毫光,但此刻,她的右手卻消失了。

    虞姬分明還能感應到自己的右手,但卻看不到自己的右手。她微微皺了皺眉頭,道︰“有點意思。”

    槐序的借毫光施展的法術乃是虛空術,一瞬之間,便把虞姬毫光照射的地方放逐進種種不同的空間中,虞姬若是抽身就走,一瞬間就會遍體鱗傷。也只有她被毫光照身還能毫發無傷,換作他人,早就一瞬間被重重虛空粉碎了。

    槐序一開始便不曾打算在北地與虞姬一決生死,身在北地,莫說虞姬,即便是天尊也強過槐序太多,他全力以赴,只是想求一條生路。

    漢水關外,金蓮法座在虛空中起伏,短短一瞬間,這件法器便已經變換無數虛空。妙諦禪師幾人看著漢水關附近,焦急地等待槐序的到來。

    金蓮法座中,一顆種子忽然微微發光。

    妙諦禪師大喜,道︰“他來了。”

    妙諦禪師將種子拋入土中,這種子片刻便抽出兩片細葉。細葉合抱瘋長,隨後打開,露出面如金紙的槐序。

    槐序的左肩上鮮血淋灕,一股異種氣息如同劇毒一般在他肩頭蔓延。

    槐序落地,晃了兩晃,險些沒有站住腳。妙諦禪師連忙將他攙進金蓮法座中。

    槐序臉上具是細汗,道︰“立刻南行,不要停留,我身上留著她的神力,金蓮法座要躲開她的目光就難了。”

    大春真人搶上前來,往槐序口中灌了一瓶丹藥,撕開他的衣服看他肩上的傷口。他的肩膀前後都有兩個深可見骨血口,虞姬的神力盤踞在他的傷口上,讓傷口無法愈合,非但如此,這神力還在不斷侵蝕槐序的肉身,讓他法力運行都受到阻礙。

    大春真人不由得發愁,道︰“傷口好治,神力難除。道兄,我先幫你把血止住,但神力不除,傷口便無法愈合。”

    槐序道︰“神力無妨,我可以祛除。”

    大春真人幫壞徐處理傷口的檔口,槐序將事情的始末告訴眾人。

    “也就是說,虞姬是無生老母的化身?”方淼自從施展了五衰劫之後便法力大退,如今還在休養。

    槐序道︰“不錯,不知道虞姬是怎麼熬到如今的。即便是地仙,五百年也快要老死了,但她卻依舊在巔峰。”

    大春真人把槐序的血止住,道︰“一具化身便能將你重創成這樣,難以想象她的本尊到底有多強。”

    方淼道︰“本尊再強也進不來這方世界,便是不知她的化身到底有多強。”

    槐序咳嗽一聲,運轉法力召喚出地藏花,地藏花在他胳膊上生長綻放,把虞姬的神力圍在中間灼燒。

    “很強,在北地,只怕神仙也不是她的對手。”

    但他的眼楮晶晶亮,道︰“我能從她手中活下來,證明我們還有機會。”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聊齋]蘭若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