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聊齋]蘭若寺 > 第一百八十三章、追殺

第一百八十三章、追殺

作品:[聊齋]蘭若寺 作者:載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金蓮法座在虛空中穿梭, 槐序盤坐在金蓮中,肩膀上地藏花熊熊燃燒,火光把他的臉照得一片金黃。

    槐序道︰“她的神力極為頑固,地藏花可以祛除神力,但恐怕還要一個晝夜的時間。”他目光在映著地藏花,閃閃發亮。

    “我連累你們了。”

    妙諦禪師已經無心說話,金蓮法座雖然神意, 但催動之時難免耗費心神和法力,此刻為了逃命,妙諦禪師已經什麼也听不見了。

    “咳咳, ”余信咳嗽了兩聲,道︰“來北地之時,我就沒想過活著回去。但就這麼死了,我可不甘心。”

    槐序笑了起來, 無意中牽動了肩膀上的傷勢,疼得嘴角一抽︰“虞姬沒能留下我, 那便不可能把我們留下。”

    槐序閉上眼楮,從他頭頂飛出一道青光,化作另外一個他。這是他的元神,脫了肉身, 元神的清靈之體更加飄渺,槐序的元神看起來倒是比肉身好得多,但沒有了肉身,他的力量只能發揮出來一半。

    槐序催動七寶枝, 七寶枝便在金蓮中長成寶樹,枝葉繁茂,美麗非常。

    遠處,虞姬把自己身體的各個部位從各重虛空當中拔了出來,不得不嘖嘖稱奇,道︰“區區地仙,便能施展出這樣的法術,這一方小世界,也能養出這等人杰嗎?”

    她閉上眼楮,黑暗中浮現無數光點,這是她神力的印記。整個北地,到處沾染了她神力的氣息,但只有一個光點在不斷削弱,也在不斷遠去。

    “找到了。”虞姬縱身而起,如踏青雲,整個人化作一線白光朝這個神力光點追去。整個北地,祭壇籠罩之下,遍地的神力護佑這她,讓她不會因為速度過快而肉身崩潰。

    這一道光筆直得朝金蓮法座接近,金蓮法座中的槐序睜開眼楮,道︰“來了。”

    七寶枝華光閃爍,一線毫光穿梭虛空,正打在虞姬的遁光上。虞姬的遁光絲毫無法阻擋,被這縷毫光穿透,照在身上。

    虞姬臉色一變,看到毫光之時,她便試圖閃避,但她接連穿透數重虛空,卻還是被這蓄謀已久的毫光打在身上。

    一股詭異的力道包裹著虞姬的肉身,須臾之間,虞姬的肉身便變作一條大黃狗,法力盡失。

    虞姬的元神接引神力,三個呼吸的功夫,便破開狗皮,重新變回人身。

    虞姬的臉皮漲得發紅,且掠過本尊不提,便是五百年前,她也是神女,何曾遭過這等羞辱。

    “該死的小子,膽敢羞辱我,我必不饒你!”

    虞姬怒急,虛空踏足,身後顯露出一朵虛幻的蓮花,整個人化作白光直追上前。

    金蓮法座已經甩開她百里開外,不斷朝長江接近。虞姬怒急之下,伸手在虛空中連彈,天地巨力上下壓迫而來,將金蓮法座周圍的虛空壓得粉碎。

    槐序抓住妙諦禪師的肩膀,催動金蓮法座遁入虛無,躲避虛空崩碎產生的破壞力。

    妙諦禪師一身冷汗,道︰“我以為我要死在這了。”

    但被這樣一阻,虞姬又追到眼前。

    “穩住,不要被虛空亂流沖走了。”槐序的聲音在妙諦禪師腦中響起,下一刻,他把手縮了回去,金蓮法座中,七寶枝延伸出去,七根巨大的光芒組成的枝椏在破碎的虛空中蔓延,槐序抱住七寶枝,卻搖不動。

    大春真人、張老道、方淼和余信紛紛遁出元神,幾人合抱住這株巨樹狠狠搖動。七寶枝在破碎的虛空中攪動,掀起虛空亂流,朝虞姬撲了過去。

    虞姬亦不敢深陷其中,只能閃避。這片刻功夫,金蓮法座再次遁走。

    “走水路。”槐序神色萎靡,七寶枝也光華黯淡。

    他摩挲著離魂鉤,輕嘆了一聲。

    妙諦禪師嘴角已經流出金血,金蓮法座落入漢水之中,猶如金鯉魚一般在水中疾馳。

    虞姬已經走到水邊,她伸手在水中攪動,整個漢水都開始結冰。

    槐序的元神站到妙諦禪師身後,伸手按在她的肩上,金蓮法座微微閃爍,遁入虛空,避開寒流,隨後在冰晶映照的無窮虛空中游弋。冰晶如同多面鏡一般,每一面都映照著虛空,槐序以鏡中世界為虛空,繼續南下。

    虞姬冷笑一聲,道︰“一件佛寶在我面前穿梭這麼久,還想躲開我的感應?”

    她自袖中取出一朵白蓮,朝金蓮法座擊去。這朵白蓮直奔金蓮法座,朝金蓮法座落了下來。

    張老道咳嗽一聲,道︰“我來!”

    他將身上僅剩的幾口黑棺盡數拋了出去,黑棺擋在白蓮前,被壓得粉碎,銀甲尸燃燒一身精血,須臾間便化作幾個巨人,但這幾個巨人也就只能擋一擋白蓮的勢頭,不過眨眼間便被壓得粉碎。

    金蓮法座的速度忽然飆升,妙諦禪師露出金身,一身金血奔流。槐序睜大眼楮,眼角幾乎都要迸出血來。

    “我看到長江了!”妙諦禪師說著,面色一片平靜。

    金蓮法座不過須臾間便竄入長江,但那朵白蓮壓垮銀甲尸之後,余勢不減,仍舊直奔金蓮法座砸去。

    槐序幾人看著越來越近的白蓮,眼中卻沒有的絕望,只有一片平靜。

    “可惜……”

    轟然炸響,巨大的爆炸震動了江水。

    白光籠罩了金蓮法座,籠罩了槐序,籠罩了所有人。

    一只縴長的手將金蓮法座撈了起來,溫和的聲音在槐序耳邊響起︰“師兄,出來吧。”

    槐序心中一震,他已經听出來說話的是誰了。

    妙諦禪師放松心神,真個人昏死了過去。張老道等人的心狂跳了起來,方才的平靜一掃而空,幾人臉上似哭似笑,為著劫後余生感到慶幸。

    槐序元神歸體,帶著燃燒的左肩走出金蓮法座。

    白獻之站在他面前,對他微笑,但眼里卻滿是幾乎涌落的淚水。槐序鼻頭一酸,險些落淚。

    白獻之把金蓮放到槐序手里,把他拉到身後。槐序這才發現,十多位地仙站在他的身邊,白獻之和昆侖派掌教站在前面,玉虛鏡精光燦然。

    方才正是這些地仙合力祭起玉虛鏡,才將虞姬一擊必殺的白蓮擊退。

    眾仙的法力連成一片,玉虛鏡里照出虞姬的面容。隔著神國的界限,虞姬與眾仙對視,她看了玉虛鏡一眼,又看了白獻之一眼,最終把目光定在槐序身上。

    槐序死里逃生,已然定下的心神,與虞姬對視,毫不露怯。

    虞姬輕笑一聲,轉身消失在玉虛鏡里。

    諸仙神色凝重,緩緩後退,離開了長江。槐序已經站不住腳,白獻之從身後攙著他,他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你差點死了,師兄。”

    他聲音帶著顫音,道︰“若非我心血來潮,請諸位道兄一同前來接應,你已經死了。”

    槐序努力讓自己不昏睡過去,低聲道︰“我也沒想到自己還能活著。”

    白獻之不敢再責怪他,他才從生死關頭下來,經歷這樣的大恐怖,哪怕是槐序也不會好過。白獻之只能摟緊他,生怕他從手中溜走。

    槐序在他耳邊道︰“師弟,多虧了你。”

    他本已經接受了死亡,但活著听到白獻之的聲音時,他無法描述自己心中是怎樣的感動。

    一路到仙台,眾人從金蓮法座中出來,大春真人臉色極為難看,道︰“道兄,禪師的情況不太妙。”

    槐序幾乎落下淚,道︰“我知道。”

    妙諦禪師當著他的面碎了金身,把一身佛元燃燒殆盡,能留下一命已經是邀天之幸。槐序道︰“道兄可有辦法保住她的根基?”

    大春真人苦澀地搖搖頭,道︰“我不通佛法……”

    槐序心如刀絞,他想打開金蓮法座將妙諦禪師帶出來,但金蓮法座卻忽然封閉起來,法座重新化作一朵金蓮破空而去。

    槐序一怔,知道是天慧神僧出手了。

    “禪師回無相寺了,也許無相寺有辦法救她一救。”

    槐序左肩上的神力還不曾祛除,但到了南地,遠離了神國,這頑固的神力便松動了許多。

    “多謝諸位出手相助。”槐序揖首。

    諸仙紛紛還禮,眼見著北上的幾人傷得傷,廢得廢,唯一一個還是囫圇人的大春真人也法力虧空,諸仙也知道這不是問話的時機,便紛紛告退。

    幾位地仙也被同門領回去,不過片刻,只有槐序和白獻之還在殿中。

    白獻之扶著槐序回了靜室,充裕的靈氣讓槐序的臉色好看了一點,最重要的是天地的壓制沒有了,便如魚得水,一片安定。

    白獻之抱了抱槐序,在他頭上親了一口,道︰“好好養傷。”

    沒等槐序說話,便離開了房間。

    白獻之走到仙台之頂,大風在身邊吹過,白獻之緩緩吐出一口氣,平息了心中的驚懼。但他也下定了決心,再也不可能放槐序一人犯險。

    生,同生,死,同死。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聊齋]蘭若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