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聊齋]蘭若寺 > 第一百九十六章、魔種

第一百九十六章、魔種

作品:[聊齋]蘭若寺 作者:載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天尊思索著虞姬會躲去哪里, 暗道︰“她受傷了,肯定要治傷,也許會找一個祭壇汲取力量,還是說回去虞都城?”

    想了想,天尊還是先往虞都趕去。至少虞都還有淨世天兵,現在皇帝死了,虞姬若是不回去拿兵權, 拿便便宜了天尊。

    淨世天兵是天尊所煉,但煉兵的法子卻是虞姬所授。

    “即便她回去了,以她重傷之軀, 也無力修改淨世天兵的魔心……這是我的機會。”

    是機會自然就要把握住,他從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天尊思忖著,便朝虞都飛去。

    不管虞姬去不去虞都,至少淨世天兵是在那里的。

    擺脫了天尊的追捕, 大宗師和紅蓮兒駕鶴南下,準備去幽都。路過長江之時, 便發現諸仙手持圖冊,往北地而去。

    白鶴乃是風雲化形,大宗師不曾掩飾,便叫下面的地仙看穿了, 高聲喝道︰“上面是哪位道友,請下來一敘。”

    並非諸仙霸道,而是非常時期,誰也不敢大意。經歷過一場大戰, 雖剿滅了北地群魔,但南地之仙也折損了幾個,剩下得人人帶傷,昆侖派的林掌教有玉虛鏡護身,都被對面的魔頭打得吐血。

    如今大戰雖了,但誰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漏網之魚。

    大宗師听聲便按下白鶴,與紅蓮兒落到水面。

    看清他的面目,諸仙便愣住了。

    “大……大宗師?你還活著!”

    大宗師躬身給諸位地仙行了一禮,道︰“辛苦諸位。”

    諸仙連道不敢,將大宗師扶起。由林掌教出面問詢,道︰“大宗師這些年去哪了?”

    大宗師便將事情始末交代清楚,末了,道︰“我也是得槐大宗師搭救,才能從海眼里安然歸來。如今的大宗師可不是我啦,你們稱我梁真人罷。”

    諸仙知道了其中曲折,亦是不由得感嘆,道︰“梁真人受苦。”

    梁真人便問他們大戰的情況,道︰“我奉大宗師之命前往北地阻截天尊,不知道這邊結果如何?”

    林掌教面露苦澀,道︰“勝了,險勝。此戰折了六位道友,還有幾位道友身後重創,還在仙台休養,好在大春真人及時趕回來,不然能不能活命都是兩說。”

    梁真人一片默然,喟嘆一聲,道︰“好歹勝了。”

    林掌教笑了笑,道︰“好歹勝了。天機長老趁神國破滅的一瞬抓住機會,將所有祭壇都算出來了,我們要去拆解祭壇,便先行一步。”

    實際上不僅僅是他們,黃巾力士軍也被楚王調動,準備大軍開拔,前往北地。只是此前為了設祭壇,大軍分散,一時間難以召集,才需要這些地仙勞心勞力,先拆了靠南的祭壇。

    虞姬受到重創,便是要尋找祭壇休養,也不會靠南,倒不會有什麼危險。

    梁真人帶著紅蓮兒到了仙台,遠遠便看到軍氣漸起,知道事楚王起兵,要準備北上了。

    入了仙台,梁真人便被其中流淌的靈機驚到,這座仙台幾乎就是聖物,受天地所鐘,聚斂著此界與天地二界的靈機。

    大春真人正在給槐序調養身體,他身上骨骼碎了大半,被大春真人一一接好,再由槐序自己用氣根接合,隨後再以靈藥溫養。

    槐序整個人都躺在藥水里,水里兩條小龍游來游去,有時候會盤在他身上,朝他的體內噴涂靈漿。這兩條藥龍還是東海送來的,若非槐序受傷過重,恐怕誰也沒見過這等神物。

    大春真人和三春真人在池邊煉丹,丹爐爐火熊熊,練成一爐便扔進藥池里給槐序療傷。

    梁真人看了槐序一眼,槐序在池底看著他,隔著淡綠的藥漿,槐序的青碧的眼楮仿佛會帶著笑意。梁真人嘿地一聲笑起來,道︰“看樣子你是不會有事了。”

    大春真人道︰“救得活,治得好,只是遭罪。”

    “白道友呢?”

    槐序的元神傳音,道︰“他去陰土了,破了神國,將南邊的祭壇拆了,便能陰土便能先一步攻進去。”

    “你別說話!”大春真人瞪了他一眼,道︰“你元神損傷這麼重,多說一句要花費多少靈藥給你養傷。”

    槐序只好翻了翻白眼,以示無奈。

    大宗師想了想,道︰“那我便帶著各派隨軍北上好了。楚王要揮師北伐,北地神國雖然毀了,但生出來許多詭異的怪我,還要我們出手清理。”

    天地之道基本能囊括諸法諸靈,神國中將這一塊排開,又只靠祭壇架設滿是漏洞的規則,便生出許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些東西在荒野里游蕩,北地城池有神靈護佑還好,如今神靈都死了,若是不快點接手清理,怕是要出大禍。

    槐序眨了眨眼楮,表示同意。

    大宗師便傳訊了諸教掌門,將門中人仙弟子盡數拉出來,隨著大軍開拔,一路北上。

    大軍先入長江,黃巾力士軍隨後便趕上來。這些黃巾力士身懷道術,趕起路來比大軍快得多。索性一事不煩二主,就都被大宗師抽調,配合著人仙弟子清理荒野和城池中的神怪。

    地仙最先拔除了祭壇,隨後楚軍佔領城鎮。但陰土就不同了。

    大判官身前立著十大陰差,身後是一望無際的鬼物。

    白獻之站在大判官身側,他手中扶著冥界之門。冥神被鎖鏈鎖住,跪倒在大判官身前。

    冥界之門中忽然傳來一縷微光,白獻之順著光芒看了過去,便瞧見陽世的北地,其中一個祭壇已經被拆解。

    隨後接二連三的祭壇被破,微光連成一片,照亮了冥界之門的入口。

    白獻之笑道︰“大判官,可以了。”

    大判官吐出一口氣,指著冥神道︰“殺了,祭門。”

    夜游神獰笑一聲,抓起冥神便一刀梟首,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刀,冥神分明沒有肉身,卻如有肉身一般鮮血噴涌,染得冥界之門都在滴血。

    冥界之門嗡然一聲,變成一個巨大的門戶,門戶內便是神國的冥界。大判官一聲令下,無數陰兵便沖進冥界,喊殺聲震耳欲聾。

    大判官從袖中取出一個黑色的小匣遞給白獻之,道︰“有勞黑山君。”

    白獻之打開匣子,只見匣中一顆黑  的丹藥,只看一眼,就仿佛要把人吸入其中。白獻之拜謝道︰“多謝大判官才是。”

    北地神國乃是以祭壇為基點,老母殿為中樞所立,中樞雖破,祭壇猶在,神國便只算破,不算亡。

    當陰土大肆進攻冥界,很快便將冥界佔領,甚至以冥界之門為錨點,將整個冥界拉入陰土,化作陰土的一部分的時候,神國陰陽二極便崩塌了一半。

    受到影響最大的,無疑便是虞姬。

    虞都城。

    淨世天兵駐扎在虞都城外,這一日,大營中來了一個女人。盡管無人見過她,但她出現在淨世天兵面前,他們便從血脈中感知到,這是無生老母。

    掌控淨世天兵並不難,淨世天兵的練兵法便是虞姬傳下來的。將一眾淨世天兵控制在手中,虞姬才感到略略心安。她心口被誅神劍刺穿,這樣的傷口對于凡人來說致命,但對于地仙來說,其實並不算致命傷。

    但誅神劍例外,這柄凶劍的煞氣太重,重到虞姬都無法驅逐,只能壓制。她的肉身,她的心髒成了她最大的破綻,以至于連她都要尋求淨世天兵的庇護。

    虞姬帶領著淨世天兵奔入荒野,往最近的祭壇摸去。

    天尊晚來一步,但淨世天兵行動的痕跡瞞不過他,他順著淨世天兵離開的方向忘了過去,便知道了虞姬的打算。

    淨世天兵走得太慢,慢到繞到他們前方的天尊等了許久,才見到虞姬的身影。

    北地的風雪已經停止了,南方已然是盛夏,北方才仿佛初春一般,開始冰雪消融,萬物萌生。

    天尊在道旁拱手等待,笑道︰“你竟真的回來了,看來你比我想的傷得還要重。”

    虞姬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逆賊,你還敢來見我。”

    天尊笑眯眯地看著她,道︰“我不來找你,等你修養好了,便是你來找我了。”

    虞姬眼中殺氣凜然,喝道︰“殺!”

    淨世天兵暴喝一聲,朝天尊殺了過去。殺氣盈野,直沖雲霄。天尊也微微色變,雖驚卻不亂,淨世天兵殺到他近前,他伸手一攥,淨世天兵的魔心便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捏住,瞪大眼楮,無聲軟倒在地。

    天尊呼出一口氣,道︰“我練的兵,豈能沒有留下暗手。”

    天尊朝虞姬走了過去,所有試圖靠近他的淨世天兵都捂著心髒倒在地上。虞姬終于色變,她反而鎮靜下來,道︰“逆賊,你此刻退下,我便饒你一命,再往前一步,我必讓你身死魂滅。”

    天尊恍若未聞,道︰“請了,老母。”

    赤紅的火焰沖天而起,天尊化身巨大的魔怪,渾身燃燒著紅蓮業火,朝虞姬撲了過去。

    虞姬抖開大袖,一掌擊出,冰霜四處蔓延,兩頭冰凰掀起冰花朝天尊撲去。

    冰火相交,烈焰和冰刺四處飛散,周圍的淨世天兵在沖擊中骨肉橫飛,鮮血四濺。

    天尊運轉金身,一步踏到虞姬面前,一掌朝她擊去。

    虞姬縱身後退,不與天尊正面交鋒。

    天尊笑道︰“看來你傷得很重。”

    虞姬拉開身形,冷笑道︰“我是傷得很重,但你以為我為何要召集淨世天兵。”

    天尊心中一驚,不由分說纏身上去,化出三頭六臂,朝虞姬猛擊過去。

    卻已經慢了一步。

    紅光遍地,刺目的血色將天空染紅,淨世天兵胸膛爆開,一顆顆魔心擠壓著,化作紅色的雲氣盤旋著,被虞姬吸入體內。

    虞姬的傷勢頓時被壓制住,法力也在不斷恢復。

    天尊撲到近前,與虞姬戰作一團。紅蓮業火點燃了虞姬的身體,卻被紅雲擋在皮膚外面,無法深入。

    “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你的業火,你的萬化魔功,乃至你的佛法,我都知道。你想殺我,我也想殺你。”

    雲氣在虞姬周圍盤旋,一個個魂魄被她攥在手中,化作萬鬼哭號的羅扇。扇子一轉,陰風便銷魂蝕骨,朝天尊呼嘯過去。

    天尊運轉金身,猛地吸了一口氣,將陰風吞入腹中,隨後張口長嘯。

    轟——

    音波將遇到一切都撕裂成齏粉,虞姬咬緊銀牙,手中羅扇攪動,輕輕點出,便化作混沌真空,將音波吞噬殆盡。

    天尊再度纏身而來,從他眉心鑽出一只獨眼,眼中神光刺入虞姬體內。虞姬感到身子一涼,卻又好像全無變化。

    “這是什麼!”

    天尊獰笑著,道︰“萬化魔種!”

    虞姬和天尊再次對掌,羅扇再轉,萬鬼沉浮,朝天尊撕咬了過去。

    “你敢在我身上種魔種!你好大的膽子!”

    虞姬法力不斷回升,但詭異的是通過這顆魔種,天尊的法力竟也在不斷補充。

    “你增一分,我增一分,你減一分,我減一分。不是你成就我,就是我成就你。你不過是區區化身,我有何不敢。”

     嚓,天尊的金身被萬鬼咬破,血肉頓時被萬鬼啃食。

    “死!”

    萬化魔功濃墨一般纏繞在天尊身上,萬鬼啃食著他的血肉,他將萬鬼化作他的法力,忍受著無邊的痛楚,天尊飛身上前,一拳砸在虞姬的胸上。

    虞姬將羅扇擋在身前,扇面仿佛另外一個世界,將天尊的掌力吞入其中。天尊張口一嘯,索命梵音震懾元神,虞姬的鼓膜被他震破,滴出血來。

    虞姬反手一指點在天尊腹上,詭異的氣勁直入體內,把他的五髒六腑都擰成一團。

    天尊不閃不避,硬受她一指,另外一只手一拳砸在她的面門,將她七竅都砸出血來。

    虞姬被他一拳砸飛,晃動羅扇,吹動陰風,將天尊迫退,捂住面門遁入土中。

    天尊一掌蓋在土上,仿佛地龍翻身一般,大地震顫,裂開無數縫隙。

    已經沒有虞姬的身影。

    “走?你有我的萬化魔種,你往哪走!”

    天尊正要去追,走出兩步,卻跌倒在地,捂著腹部,大口大口地嘔血。

    “該死!”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聊齋]蘭若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