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浮生盡,三生劫 > 16.第十六章

16.第十六章

作品:浮生盡,三生劫 作者:桃夭之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宴會非常熱鬧,姜落見到了很多傳說中的大神,都與在書中看到的並不一樣,姜落覺得十分新奇,一直流連在宴會上不願離開。

    遠處一位女子穿著鵝黃色的衣裙向姜落走來,姜落老遠就看見了她,她步態輕盈,落落大方。正是傳說中的大家閨秀的代表。

    “青陽王姬,我是彤魚杉,可還記得我?”彤魚杉對姜落自報姓名。

    “不好意思啊,哈哈,我記不太清了。”姜落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心想原來自己的交友圈這麼大,怎麼認識這麼多人啊。

    “沒關系,我們也就有過一面之緣而已,上一次見面也是在顓頊表哥的壽辰上。”彤魚杉微信著說。

    “是嗎,嘿嘿。”姜落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尷尬的笑著。

    “我是黃帝三妃,彤魚氏的佷女,你叫我彤魚杉就可以了。”彤魚杉似乎一點也不尷尬,一看就是見過大世面的女孩。

    “哦,那你是顓頊的表妹了。”姜落點點頭。

    “對了,怎麼不見你大哥呢?”彤魚杉四處打量了一遍,沒有找到想找的人。

    “我大哥啊,他說他有事,應該是在後殿和別人談事情吧。”姜落心里偷笑,果然不是來找她的,原來彤魚杉的目的在于她大哥。

    “恩,那我先去那邊了,這里我還算熟悉,有需要你可以來找我。”彤魚杉禮貌的說。

    “好”姜落朝彤魚杉擺擺手。

    “二哥,你剛剛看到了嗎?那個彤魚杉。”姜落回到座位趕緊和重瞼說。

    “看到了啊。”重瞼不以為然的吃著東西。

    “誒呀,你別吃了,她肯定喜歡大哥,你不會不知道吧,我原來還以為是找我的,結果三句話不離大哥。”姜落得逞的笑了笑。

    “我早就看出來了,可大哥那榆木腦袋怎麼暗示他都沒用,大哥心里呀只有那些累死人的政事。”重瞼癟癟嘴。

    “我看彤魚杉和大哥挺配的啊,我們要不要幫幫他們啊。”姜落用胳膊懟了懟重瞼。

    “你可別摻和啊我告訴你,彤魚杉可是黃帝三妃的佷女,以後是遲早要和別人聯姻的,搞不定以後就去了哪里。”重瞼警告姜落不要多此一舉。

    “聯姻?天呢,她不能自己選擇自己喜歡的嗎?太可憐了吧,難道這氏家大族的女兒都要被聯姻嗎?”姜落有些擔憂自己。

    “你放心吧,父君那麼寵你,應該不會讓你嫁給你不喜歡的人的。”重瞼拍了拍姜落的頭。

    “應該不會?”姜落白了一眼重瞼。

    “哼,小石頭,走我們去殿前接華陽姑姑去。”姜落轉頭把正在吃東西的小石頭拉了起來。

    “誒呀,你怎麼知道她什麼時候來啊,你自己去就好了嘛。”小石頭不情願的說。

    “昨天姑姑給我捎信了,她說她晌午到,快走。”姜落硬是把小石頭從座位上拉了起來。

    在殿外等涂山華陽的時候,姜落踫到了總是神出鬼沒的炎居。

    “小姜落啊,你怎麼在這站著,是來接舅舅的嗎?”炎居應該是姜落見過長得最富態的神仙了,挺著個大大的啤酒肚,笑嘻嘻的。

    “舅舅?”姜落想在神農山的時候這個炎居舅舅好像在大殿上見過一次,自那之後就再也沒見過,有些忘記了。

    “怎嘛,難道你只認得你的蚩尤舅舅,把我這個舅舅給忘了?”炎居瞪著小眼楮看姜落。

    “沒有,沒有,只是上次沒怎麼見到舅舅,舅舅一定很忙吧。”姜落尷尬的說。

    “啊,正巧你回來的時候舅舅有些事。”炎居囫圇的說。

    “是啊,舅舅快進去吧,里面可熱鬧了。”姜落不太想和炎居多說,趕快請炎居進殿。炎居點點頭,笑嘻嘻的進去了。

    “我怎麼總感覺看到這個舅舅渾身不舒服呢。”姜落對小石頭說。

    “我也不舒服。”小石頭還在怪姜落把他從美食中拉出來。

    “姑姑,姑姑。”姜落一眼便看出遠處的涂山華陽,今日她穿著暗紫色的衣服,一身黑衣的涂山辛緊跟其後。

    “小丫頭,你怎麼站在外面。”涂山華陽寵溺的問。

    “當然是來接姑姑你的啊,涂山辛你不是在軍營很忙嗎?怎麼也來了?”姜落挺喜歡這個涂山辛的,覺得他長得帥氣又很有氣度,關鍵是很大方。

    “我軍務處理完了,就直接過來了,正巧踫上姑姑,便一起來了。”涂山辛規矩的說。

    “行了,快進去吧。”涂山華陽看了一眼涂山辛,對他點了點頭。

    進了大殿,涂山華陽便直接和姜落去就坐了,涂山辛直接去找了顓頊,自從附禺山後涂山家和顓頊的關系像是比以前要親密的多。

    軒轅丘歌舞升平,大家宴會結束之後都會住到五華殿。五華殿是招待客人的地方,里面有幾十處院落和上百間屋子。軒轅黃帝特地讓元妃嫘祖來安排每位神仙的住處,這宴會的十天里,誰挨著誰住,誰和誰住在一處院子里可是十分講究。

    就像西陵族是黃帝元妃嫘祖的母家,一定要住在殿中央的一側,而且還要和軒轅族住在一間院子里。而赤水族和蜀山族則一定要分開住,離得遠遠的,因為兩族之間水火不相容,遇到一起就一定會起沖突。

    嫘祖將青陽氏家的兄妹幾人安排到了紫甦院,位于五華殿的西側,他們隔壁的院子是沁竹院,住在常翌和墨琛兩位上神。本來是想讓兩位上神涂個清淨住的離正殿遠些,但嫘祖熟知常翌十分愛熱鬧,墨琛又是隨著常翌住,就特意讓姜落他們挨著。姜落對這樣的安排甚是滿意。

    涂山家雖世代與炎帝交好,但黃帝似乎有意拉攏,便讓涂山家自己住了正殿東側的紫蘭院。蜀山家卻被安排在了紫蘭院的後方的梵音院。

    晚宴結束後,客人們陸陸續續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有人歡喜有人憂,但卻都不敢多說什麼。

    像蜀山家來的是蜀山豐裕、蜀山苓和蜀山詩槐,他們就得好好想想為什麼會被安排到最偏遠的住處。

    而涂山家旁人看起來十分羨慕,但他們自己卻很忐忑不安。

    “這軒轅黃帝的心真是難測啊,元妃一定是受了黃帝的屬意才把我們安排到這里住,這是要逼我們與炎帝決裂啊。”涂山辛愁容滿面的說。

    “你都說了黃帝之心難測,那就別想了,想明白又能怎樣,不管黃帝對我們的態度如何,只要我們堅定了站誰一邊,就不要輕易動搖。”涂山華陽安慰道。

    “可是,我的決定,家里的族長們恐怕很難說服。”涂山辛坐在凳子上求助的看向涂山華陽。

    “反正以後族長的位置是你的,到時候你做什麼決定,他們不同意也沒有辦法。只是你要想清楚了,這賭注下的值得嗎?”涂山華陽盯著涂山辛說。

    “既然是賭,就得賭的大些,沒有什麼值不值得的。輸了我心甘情願。贏了我也只是繼續在幾大家族的夾縫中生存,也不會比現在好到哪去。”涂山辛自嘲道。

    “不管怎樣,你無論做什麼選擇我都站在你的一邊。”涂山華陽和涂山辛相視一笑。

    “安顏!我回來了。”姜落走到紫甦院前就喊著安顏的名字。這次她來的時候把安顏和追辛都帶來了,她們早早的就收拾好等著姜落回來。

    “小姐,你別大吵大叫的。”安顏年紀小,話也多,喜歡叫姜落小姐,和姜落在一起的時候就像姐妹,也不怎麼注重尊卑禮儀。

    “哼,你又管我。”重瞼和少傾還有小石頭都回到自己屋里了,姜落不太想睡,便在院子里和安顏說話。

    “小姐,宴會熱鬧嗎,我也好想去看看啊。”安顏嘟著嘴說。

    “可熱鬧了,我也想帶你們去看看的,可是大哥不讓啊。”姜落失落的說。

    “誒,小姐開心就好。”安顏給姜落端來了幾碟小吃。

    “還讓我吃啊,我可不吃了,撐死了,追辛呢,怎麼沒看見她?”姜落拍著肚子說。

    “追辛啊,剛剛被那只鳥叫走了。”安顏翻了個白眼。

    “那只鳥?什麼鳥?”姜落迷茫的問。

    “啊,小姐怕是忘了吧,那只青鳥啊,就是墨琛上神身邊的侍從,他叫子寐。本是常年守護在昆侖虛的青鳥,但是女媧娘娘把他賜給了墨琛上神做他的侍從,但本來墨琛上神本來就習慣一個人,不喜歡身後跟著別人,就和青鳥說放他自由。可青鳥說女媧娘娘將自己給了墨琛上神就是墨琛上神的鳥,青鳥一生只有一個主人,在昆侖虛多年,但並沒有認女媧娘娘為主人,但是他卻認定了墨琛為主人。如果主人不要自己,那青鳥便只能自拔羽毛,死在墨琛上神面前。然後那只傻鳥就變回原身,用自己的嘴一根一根的拔自己的羽毛,墨琛上神原本以為青鳥拔夠了覺得疼了就會住手,但眼看著它快將自己的毛拔干淨了,血留了一地也不見住手。墨琛便不得不答應他,後來還是墨琛上神抱著虛弱的青鳥親自療傷。”安顏一口氣給姜落介紹完青鳥,累的直喘氣。

    “原來這個子寐脾氣這麼倔,到和墨琛上神很配啊。”姜落笑道。

    “你說他傻不傻吧,人家不要他了,放他自由還不好嘛,還非得拔自己的毛。”安顏癟癟嘴。

    “那我若是現在放你自由,你走嗎?”姜落反問安顏。

    “當然不走了。”安顏想要也沒想的說。

    “那不就得了,子寐肯定和你想的是一樣的,那他為什麼來找追辛啊?”姜落差點被安顏帶跑了。

    “哦,那個傻鳥喜歡追辛唄,以前我們在東青山的時候,他總是來找追辛。”安顏嘿嘿嘿的笑道。

    “原來是這樣,那追辛喜歡他嗎?”姜落一副看八卦的臉問。

    “安顏,你又在胡說八道什麼!”追辛正巧回來,听到安顏和姜落在談論自己。

    “小姐作證,我可沒胡說,都是真的,那個傻鳥是不是又找你了。”安顏害怕追辛,趕緊躲在姜落身後。

    “王姬,你別听她胡說,青鳥找我是墨琛上神有事找你。”追辛白了一眼安顏,對姜落說。

    “恩?什麼事?”姜落想不出墨琛上神找自己干嘛。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事,墨琛上神說,明日宴會之前務必去沁竹院找他。”追辛說。

    “那麼近,他怎麼不自己來啊。搞得神神秘秘的”姜落嫌棄的說。

    “也許是在這里見面不太方便,怕會落人口舌。”追辛說。

    “是啊,小姐,這里是軒轅丘,可不是東青山,也不是東海之濱,你想見誰就見誰,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大家在這里都要格外謹慎,不然被別有用心的人看了去,听了去,那就大事不妙了。”安顏總結性的說。

    “恩,不錯,你想的還挺周到。”姜落笑了笑。

    “小姐,你又笑話我。”安顏撒嬌的說。

    “哈哈哈哈,我沒有,真沒有。”三人在院子吵吵鬧鬧的很是開心。姜落自從來了這里之後,很少有這麼開心的時候。

    顓頊有自己的寢殿,不和他們住在一起,但是顓頊心里特別想和大家住在一起,他太寂寞了,身邊除了禹行和梧桐外沒有一個可以說話的人。但禹行和梧桐一直把自己當作主人等級觀念太強,有些話也不能全都和他們說。

    顓頊一直懷念在附禺山的日子,雖然有不好的經歷,但他很開心,能有一群和自己年齡相仿,能說到一起去的朋友。他的身份一直都很尷尬,從小被黃帝養大,但生父卻被貶為下仙。身邊的人都只是表面尊重他,但實則都覺得他很可憐,只是黃帝制衡白帝與炎帝的一個棋子。

    他不想當棋子,他想主宰自己的人生,所以他必須拋棄一些東西來換取,他必須忍受寂寞,隱藏自己的喜好。只有讓別人不清楚自己的喜好,不暴露自己的軟弱才能變得強大。

    顓頊在紫甦院的外邊站了很久,他听到院里傳來的陣陣笑聲很是羨慕,可是他又不能去推開那扇門,他的一舉一動都被無數人注視著,如果過多的與青陽落接觸,那別人就會認為自己與白帝私交甚好,那黃帝便會懷疑自己對他會不利。那他這麼多年的處心積慮便付之東流了。

    顓頊放下了想去推開門的手,搖搖頭笑著回去了。這一幕也被墨琛看到了,因為墨琛也在隔壁的院子里听著紫甦院的笑聲。

    極很晚才回到屋里,原來他是被黃帝叫了去。白帝雖然是黃帝的兒子,這個帝位也是黃帝授予的,但黃帝不信任白帝,白帝也在背地里野心勃勃。

    極是白帝的大兒子,他一心只想著國泰民安,他沒有過多的心機,也太善良。黃帝正是利用了這一點,才一步一步的把極變成了自己的人,為自己做事。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浮生盡,三生劫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