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浮生盡,三生劫 > 20.第二十章

20.第二十章

作品:浮生盡,三生劫 作者:桃夭之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說是沼澤但其實更像是一片荒原,這里雜草叢生,荒蕪人煙,沒有風,沒有天氣的變換,就連一只飛鳥都沒有,這里靜的好像只能听見自己的心跳聲,更像是白天的夢淵。

    姜落不知所措的站在剛剛被推進的地方,這里沒有邊界,也找不到任何方向,奇怪的是雖然是白天,但卻沒有太陽,姜落不知道該往哪走。她不明白明明才見過一面的妖王為什麼要害她,還是說真的有那種可以讓她恢復記憶的眼楮。她不知道斬鳳為什麼丟下她一個人在這片沼澤之地。

    妖王斬鳳在得逞之後便快速的離去,但還是被墨琛追上了。

    “你帶她去了哪?”墨琛擋在斬鳳的面前問。

    “還能去哪,你看看,人家小娃娃想恢復記憶,你們怎麼能忍心不讓她知道呢。”斬鳳調侃道。

    “你帶她去了那片沼澤?”墨琛瞳孔忽然放大。

    “這大荒中還有什麼別的地方能讓她恢復記憶嗎?”斬鳳故意問

    “你,你到底有何居心?”墨琛緊咬牙關,此時他非常想把眼前的斬鳳撕成碎片。“連上仙都不能穿過的沼澤,何況沒有任何靈力的她?”

    “這不是還有你嗎?墨琛上神,你放心我這個人雖然愛多管閑事,但是我不是什麼大嘴巴,有些事我不會說的,因為我想看看你們最後到底會是如何結局。”斬鳳頗有玩味的看著墨琛。

    “那最好。”墨琛放棄與斬鳳爭執,飛身去往沼澤之地尋找姜落。

    那沼澤之地是很多上仙談到都為之變色的地方,因沼澤之地的盡頭就是封印上古神獸杌之眼的地方,吸引了六界中無數的人前往,但始終無人成功渡過。沼澤之地與流沙地很像,一旦陷入便將被拖進泥潭里永遠都無法出來。雖然杌已死,但他的眼楮仍然在結界里發揮著作用,進去的人無法使用任何靈力。而且一不小心還會招來圍繞在杌之眼周圍的惡靈,很多人不是死在泥沼中,而是死在惡靈的口中。

    墨琛心急如焚,很快他便進入結界,但卻沒有看到姜落的身影。他閉目凝神想聚集靈力探查一番,但無奈卻只能聚集一絲微弱的靈力,毫無用處。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自從到這里來就沒有什麼好事發生,好好的宴會非要出來玩,都怪那個小石頭,要不是陪他出來玩,我至于踫到那個不男不女的斬鳳嗎,我這是上輩子欠他多少錢啊,要這麼整我。”姜落拖著滿是泥漿的衣裙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也不知道走的是哪個方向,反正她覺得不能坐以待斃。

    走了很久,也沒有什麼時間概念,天依舊很晴很亮,姜落太累了,隨便找了個空地就想坐下。可是屁股剛剛踫到地面,便覺得軟軟的,身體也慢慢的往下沉,姜落猛地想起身,但雙腿早已經陷入泥沼之中,越是掙扎陷的就越深,可是姜落實在是平靜不下來,她慌了,她拼命的掙扎,她在夢淵中就體會過一次窒息的感覺,她實在不想再次經歷,可眼看著脖子以下都陷進去了,呼吸變得困難,她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沒有叫喊,沒有淚水,姜落不再掙扎了,她只是想盡可能的再多呼吸一些空氣。

    最後那一剎那有一雙有力的手突然拽住她,那一刻她用盡畢生的所有力氣去抓住那雙手,生怕他放開。姜落被一股力量拉出來了,但是她還是閉著眼楮死死的抓著那雙手。

    “沒事了。”墨琛用從未有過的溫柔輕聲說。

    姜落听見墨琛的聲音,慢慢睜開眼楮,看到真的是他,不是做夢,真的是墨琛的雙手將她從泥沼里拉了出來,他來救她了。

    那一刻姜落再也繃不住了,她上前一把抱住墨琛嚎啕大哭。雖然上一次經歷過一次死亡,但那次是在自己昏厥的時候死的,還沒等自己害怕便已經在夢淵中了,那時還沒有感覺到死亡之前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可這次的一切都歷歷在目,她從掙扎到絕望都切身的體會了一次,比在夢淵里的孤獨還要可怕。

    “對不起,我來晚了。”墨琛沒有推開姜落,而是一只手抱著姜落,一只手溫柔的拍著她的背。

    姜落緊緊的抱著墨琛哭了好一會兒,墨琛終于輕輕推開她說︰“這里不安全,我帶你離開。”

    “等等,我,那個妖王斬鳳說這里的盡頭有一只上古神獸的眼楮,它可以讓我看到我在人界渡劫的記憶,是真的嗎?”姜落擦干眼淚問。

    “是,確實有,那是杌之眼,可以看到人界發生的任何事情,但是沒有人能到達沼澤的盡頭。”墨琛看了姜落一眼又轉身背對著她說。

    “可,可是你是上神啊,你和平常人不一樣啊。”姜落期待的說。

    “在這里,我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墨琛長嘆了一聲。

    “可你剛剛救了我,我知道會很危險,但是,我還是想去試一試。”姜落咬了咬嘴唇說。

    “剛剛你不是很害怕嗎,現在又想去試一試?”墨琛轉過身問。

    “確實是害怕,但,但現在不是有你在嗎,我相信你。”姜落小聲的說了最後三個字。

    “就算是你走到了盡頭,但窺探過往的秘密是要付出代價的,這不是你能承受的。”墨琛擔心的說。

    “我都死過好幾次了,還有什麼比死更可怕的,來都來了,你帶我去吧。”姜落扯了扯墨琛的袖子撒嬌的說。剛剛墨琛急著救姜落,本來一塵不染的衣衫上都沾上了很多污泥,姜落看著竟有些滑稽。

    “萬一,你看到的記憶是你不想看到的,怎麼辦。”墨琛試探性的問。

    “什麼意思啊,我不想看到的,反正都是我的記憶,能恢復就是好的,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姜落想了想說。

    “既然你決定了,我便帶你去。”墨琛說著話也像是做了很大的決定似的。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著,就好像在鳧驪山時那樣,墨琛一路不語,但腳步卻比以往更加沉重,走的也更慢些。時不時姜落還會陷在泥沼里,但每次墨琛都會及時的拽住她,一時間兩人還沒遇到更大的危險。可往往平靜才是最可怕的,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危險會突然來臨。

    姜茹正謹慎的一步一個腳印的跟著墨琛走,沒成想墨琛突然一個趔趄身體搖晃了一下。

    “墨琛上神你沒事吧?”姜落懷疑自己的眼楮是不是看錯了,墨琛上神怎麼會這麼虛弱。

    “無礙。”墨琛停頓了一下,沒有回頭看姜落。其實本來墨琛的元神就還沒有恢復,再加上他把常翌給他求來的靈藥給了姜落,而現在又強行進入沼澤之地的結界中,已經耗費了他大半靈力。此時的墨琛已經滿頭大汗,他不想讓姜落看出來。

    “要不,我們歇歇吧。”姜落有些擔心的說。

    “一會兒這里馬上要變成黑天了,那時守護在杌之目周圍的惡靈都會來襲擊我們,你還想歇著嗎?”墨琛警告的說。

    “我,這里連太陽都沒有,怎麼知道什麼時候會變成黑天啊,我看現在天黑還有好一會兒呢吧。”姜落心想本來是為你著想,結果你反過來覺得我偷懶,這個人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

    “這里沒有時間概念,白晝還是黑夜都是不固定的,我們已經進來這麼久了,那些惡靈應該早就聞到我們的氣息了,他們快安耐不住了,听說他們最喜歡吸食女子的精氣。”墨琛故意大聲說。

    “什麼?那,那我們還是趕快走吧,我可不想---”姜落話還沒說完,天就突然黑了下來。霎時間眼前一片漆黑,一點點光都不存在。

    “墨琛上神。”姜落慌得的兩只手胡亂的向墨琛的方向摸索,但腳步卻不敢向前。

    “糟了。”墨琛一只手抓過姜落的胳膊,一只手用靈力聚集起一團微弱的光。墨琛知道如果現在有大批的惡靈向他們襲來的話,他實在沒有任何勝算。

    “墨琛上神,怎麼辦啊。”姜落有些後悔,白天還好,至少能看見腳下的路,可這里的黑夜實在是太黑了,連天空都是黑色的,沒有月亮沒有星星,腳下還到處都是置人于死地的沼澤。

    “別怕,跟著我走。”墨琛用力的抓緊了一下姜落的手。不知為什麼,跟在墨琛身後無論前方有多危險的路也能覺得十分安心。

    這時姜落耳邊傳來一陣一陣的嚎叫聲,像人在哭也像狼在嚎叫,是多種哭聲叫喊聲混合在一起的聲音,那聲音越來越近,就像是圍繞在姜落耳邊一樣。

    姜落一只手緊緊的握著墨琛的手,一只手死死的抓著墨琛的肩膀,她將眼楮瞪的大大的,就算什麼都看不到也想努力睜大。

    “跑!”墨琛似乎說了這麼一個字,但實在太快了,姜落沒有听清,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墨琛拽著跑了起來,雖然跑的很快但腳下卻沒有陷入過一片沼澤。

    “啊”姜落像是被什麼東西絆了一腳,她抓著墨琛的手也松開了,她摔倒在地,兩只腳好像又一次被拖入沼澤里,不過這次兩只腳卻能感覺到疼痛,就像有什麼東西被抽離出自己的身體,那種撕裂般的疼讓姜落陷入了昏厥。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浮生盡,三生劫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