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浮生盡,三生劫 > 24.第二十四章

24.第二十四章

作品:浮生盡,三生劫 作者:桃夭之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因顓頊在軒轅丘還有很多事務要交待,所以姜落他們便在軒轅丘多待了幾日。姜落以為宴會結束了便會清淨不少,但確實是她想錯了。

    因奉黃帝的命令,蜀山豐裕要護送姜落回東海之濱,蜀山苓便也跟著一起留了下來。常翌和墨琛在宴會結束的第二天便走了,卻把東璃留下讓姜落照顧。

    “苓姐姐,你來了。”東璃像個女主人一樣坐在紫甦院里的石凳上,朝蜀山苓打招呼。

    “恩,青陽落呢,怎麼就你自己?”蜀山苓其實完全沒把東璃放在眼里,因為她覺得無論東璃和墨琛在人界發生了什麼,墨琛都不可能娶一個地仙,所以潛意識里她便將姜落當成了情敵。

    “不知道,可能還沒起吧。”東璃滿不在乎的說。

    “哼,這可真是青陽大王姬,這都快晌午了還不起床,真是丟白帝的臉面。”蜀山苓朝姜落的房間大聲嚷嚷著。

    “苓小姐,請你們不要隨便嚷嚷,這里是紫甦院,不是梵音院,如果您要是和東璃小姐實在交好,那便將東璃小姐接到您的梵音院去。”安顏從姜落的房間出來,見到兩人隨便的在院子里吵嚷很是生氣。

    “你一個小宮娥憑什麼這麼和我說話,看來是你們王姬把你慣壞了,這麼沒大沒小的。”蜀山苓本來就不喜歡安顏,見她伶牙俐齒的更是來氣。

    “怎麼了?你們又在吵什麼?”姜落本想躲一躲這兩個人的,但實在躲不了了,只好走出來。

    “青陽落,你的婢女沒打沒小的,我替你教訓教訓她。”說著蜀山苓便揚起右手要打安顏。姜落見狀立馬上前抓住蜀山苓的手,將她往後一推。蜀山苓沒想到姜落會用這麼大勁,一不小心便被推倒在地。姜落也大吃一驚,沒想到自己會有這麼大力氣,不過仔細一想應該是靈力快恢復了的原因。

    “你,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那你豈不是也沒大沒小的,我可是青陽王姬,是你可以隨隨便便直呼名諱的嗎?”姜落知道如果自己再對蜀山苓妥協的話,她會越來越囂張的。

    “你,哼,青陽落,你等著看吧,你不用囂張多久,你以為你這個青陽王姬的身份能保護你多久?呵呵。”蜀山苓別有用意的看了姜落一眼,便氣沖沖的走了。

    “落姐姐,你別氣了,苓姐姐就是那個脾氣,您大人有大量,消消氣。”東璃看蜀山苓一走,立馬換了個笑臉來向姜落諂媚。

    “你以後還是叫我王姬吧,我好像不記得我有你這麼個妹妹。”姜落知道東璃也不是什麼善類,不想和她做過多的交流。

    “王,王姬怎麼這麼生分啊,我還以為你和墨琛哥哥關系很好,他才托你照顧我呢。”東璃將原本要伸出去拉姜落的手縮了回來。

    “抱歉,你想多了,我們關系並不好,只是認識而已,我是看在他是我師父的朋友的面子上,才替他照顧你的,不過你若是想去找他,我也不攔著。”姜落說。

    “呵呵,墨琛哥哥讓我跟著王姬,我便跟著你哪也不去,我不想給墨琛哥哥惹麻煩,墨琛哥哥已經為了我付出太多了。”東璃稍得意的說。

    “哼,那好,既然這樣你便好好跟著吧。”姜落冷哼了一聲,便進到了自己的屋里。

    “生氣了?”姜落重重的關上門後,無劫的聲音便飄進耳里。

    “沒有,我生什麼氣啊,我是怕她給我惹什麼麻煩,這畢竟是在軒轅丘,不是在東海之濱。”

    “恩,確實,不過你要把她帶去東海之濱嗎?”

    “我還沒想好,可是墨琛上神如果在我們走之前不來的話,只能帶她回去了。無劫,我想回東青山,好像回去啊。”雖然姜落沒有在東青山待過多久,但那段時間應該是她最快樂的時候了,不用去面對這麼多人,說話時也不用想那麼多,不用怕得罪這個氏家那個大族的。

    “那你便回去啊?”

    “不,我暫時回不去,師父說他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辦,而且我父君想讓我回東海之濱住一段時間。”

    “阿落,如果你在哪里都不快樂的話,等我,再等我一段時間,我便帶你去一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地方,不再受任何人打擾,不用去想任何人。”無劫深情的說。

    “真的嗎?有那樣的地方嗎?無劫你知道嗎?以前,我說的是在我歷劫的那個世界,我的理想,我的願望就是能和喜歡的人一起去周游世界,去游歷大江南北,不用參與社會上的勾心斗角,我好想要那樣的生活。”姜落趴在桌子上,一想到這些心里便覺得甜甜的。

    “好,落兒,等我,等我出去了,便帶你游歷大江南北,我們去塞北大漠看風沙,去昆侖巔峰看雪山,去江南人家看小橋流水。”

    “好,我等你,你一定要說話算話。”姜落听到無劫的話,眼淚一直在眼圈里打轉,她眼前浮現的竟是墨琛的背影,她其實好想這句話是從墨琛口中說出的。

    顓頊寢殿,顓頊正襟危坐,眉頭緊鎖。梧桐給顓頊到了一杯茶︰“公子這麼說來,是確實了青陽王姬身邊的小石頭就是神農鼎了?”

    “對,一定是,天王寶劍除了上神之外只有上古四大神器可以發揮他的其他作用,就連我現在也只能勉強用它來降服妖獸。小石頭又是炎帝親自賜給青陽落的,不會有錯的。”

    “那炎帝到底是什麼意思?神農鼎可是神農的聖器啊,自古得聖器者便可自立為王,炎帝難道?”

    “不,不會的,炎帝再寵青陽落都不會把這麼重要的事托付于一個女子身上的。”

    “那如果呢,如果炎帝真的覺得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他會不會想用青陽王姬來搏一搏?”

    “炎帝與別人不一樣,我雖只與他有過一面之緣,但我能感受到,他是將自己的生死全都置之度外的,他一心只希望自己封土之下的百姓能安居樂業,富足快樂。只有能避免戰爭他便可做任何妥協。”顓頊說。

    “是啊,對百姓來說他確實是一位好君王,但他也確實不適合做君王,也正是他的軟弱才讓他的百姓受到更多侵略和壓迫。”梧桐搖搖頭坐到顓頊的旁邊。

    “所以以他的性格是不會想主動發動戰爭的,除非,除非是有人逼著他這麼做。”

    “難道是炎居?他想取代炎帝?”

    “不,炎居雖有心,但他沒有這個實力,我想應該是蚩尤,他早已經看不慣祖父的處處壓制。”

    “可,我還有一事不明?”梧桐歪頭問顓頊。

    “什麼?”

    “都說蚩尤很敬重炎帝,他是炎帝義子,他當真會背叛炎帝嗎,就算成功了他也會背負千古罵名的。”

    “恩,我也有這個疑問,所以我派禹行前去姜水秘密查看,看能否查出些線索來。”

    “你是不想與青陽王姬為敵吧,一旦炎帝選擇的繼承人是青陽王姬,您便要與她為敵了。”梧桐說中了顓頊的內心,顓頊臉色一僵,看著梧桐說︰“我雖不想與她為敵,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會和她正面迎戰的。”

    “希望公子能記住今日所說的話,梧桐記得公子說過,做大事者不拘小節,公子是不會被兒女私情牽絆腳步的。”梧桐起身向顓頊行了個禮便退下了。

    顓頊閉上眼楮沉思了許久,將杯中的茶一飲而盡,他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喝醉過了,在軒轅的每一天里他都極其自律,生怕被人挑出些毛病來,戰戰兢兢過了這麼多年,似乎早已經成為了習慣。他想起姜落送自己的那一壇桃花酒,還埋在庭院中,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明目張膽的將它喝光。

    顓頊長吁了一口氣對自己說︰“在等等吧,在等等吧。”

    距姜落完全恢復靈力還有兩天,現如今姜落的身體已經日漸輕盈,還時不時的能將池塘里的水打出水花,這可把姜落高興壞了,這幾日蜀山苓倒是不來找麻煩了,反而那個蜀山豐裕開始天天往紫甦院跑。

    這不正巧姜落在池塘邊練習法術,抬眼看見一個左眼被眼罩遮住,身穿素色衣服的男子向他走來。

    “小姐,蜀山豐裕又來了。”安顏看了一眼蜀山豐裕,嫌棄的說。

    “他最近怎麼總是來紫甦院?”追辛站在一旁也很疑惑。

    姜落沒有說話,而是假裝沒有看見蜀山豐裕,繼續練習法術。

    “王姬,最近身體可好?”蜀山豐裕見姜落沒有理自己,尷尬的問了問。

    “你不是昨天才問過嗎?”姜落心想,每次一見面的問題都是一樣的,這樣的人是該有多死板固執啊。

    “啊,是我不好,惹,惹王姬生氣了。”蜀山豐裕不好意思的扶了扶自己左眼上的眼罩。

    “沒事了,你來找我做什麼?”姜落見他有些失落,又不忍心再責怪,于是便停下手中的動作,請他坐下來說話。

    “啊,明日就要啟程去東海之濱了,我來是想問問王姬有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東西,我好讓人去置備。”

    “我哪有那麼嬌氣,也沒有什麼行李,我大哥他們已經先回去準備了,這次回東海之濱就麻煩你了。”姜落客氣的說。其實姜落知道是黃帝特意下令讓姜落的哥哥們先走一步,好給蜀山豐裕他倆制造單獨在一起的機會。但黃帝沒想到蜀山苓會死命的跟著,當然還有一個東璃也是橫叉進來的。

    “應該的,我還沒有去過東海之濱,這次有機會拜謁白帝還多虧了王姬。”

    “你應該感覺黃帝才對。”安顏在一旁小聲說。

    “安顏,你是不是嘴又癢癢了,追辛帶她下去說個夠。”姜落瞪了一眼安顏,向追辛使了個眼色。

    “ 不好意思啊,我這婢女讓我給慣壞了,你不要介意啊。”姜落賠笑道。蜀山豐裕沒有看姜落,只是不悅的點點頭。

    追辛扯著安顏到屋子里,安顏不高興的說︰“我說的是實話,要不是黃帝非要讓他護送小姐回家,他能有機會接近我們小姐嗎?”

    “雖然是實話你也不能亂說呀,蜀山豐裕好歹也是氏家大族的公子。”追辛抱著劍瞪著安顏說。

    “哼,我就是看不慣,這四大氏家中有多少一表人才的公子,為什麼黃帝偏偏給我們小姐選了個獨眼。”安顏不服氣的說。

    “你快別說了,這可是在軒轅丘,你以為這是在東海之濱嗎,這里到處都是黃帝的眼線。”追辛無奈的搖搖頭,替安顏發愁。

    “不說就不說,等我回東海之濱,就去和白帝告狀,白帝一定不會讓小姐嫁個一個獨--嫁給他的。”安顏看追辛指著自己,立馬改了口。

    “追辛,最近怎麼不見那只鳥來找你呢?”安顏貼近追辛笑嘻嘻的問。

    “什麼鳥啊,人家有名字,叫子寐,你能不能不每天叫人家鳥啊。”追辛白了一眼安顏。

    “喲,這就護上了,我還沒說什麼呢?你是不是喜歡他呀。”安顏捂嘴偷笑。

    “你別亂說,什麼喜歡不喜歡的,我們只是普通朋友。”追辛用手推了一下安顏。

    “普通朋友,我可不信,從前在東青山上的時候他可是天天來找你,他怎麼不找我呢。”

    “那是因為他覺得你太吵了。”

    “你,追辛,你什麼時候也變壞了!”安顏追著追辛,兩人在屋里打鬧起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浮生盡,三生劫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