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巨龍倒計時續 > 一零二

一零二

作品:巨龍倒計時續 作者:繁夜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自從姬瑪做出這種決定後,短暫的討論就暫時告一段落。(((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無論這場夢境的內容是多麼真實又離奇,且已經都沒有關系了。

    唯一值得在意的是,陷入昏睡後的每一個人,都陷入這場夢境里,而這場夢境的性質十分特殊,不是單獨一個人在做單獨一個夢,而是進入夢境里面的所有人共同在做一個龐大的夢。

    就像是陷入了被某種東西制造出來的夢的世界一樣,那某種東西究竟是什麼,就不是塞繆爾去研究的問題了,這還是要交給專門負責處理這些事情的神殿人員吧。

    然後,姬瑪就開始為溜進皇宮作準備。

    她似乎找丹妮卡談了什麼,大概是要趁對方還沒離開塞爾布些關于皇宮的話題吧。

    不管怎樣,塞繆爾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

    閑逛的時候塞繆爾注意到一些事情,帕斯跟萬斯商量著今天傍晚就要離開,還有莉莉兒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像是要去找姬瑪說些什麼,每次卻臨時止步,猶豫不絕的令人感到麻煩,他才不會那麼無聊去插手,貓族的事情跟他有什麼關系?

    在分部里逛了一下,塞繆爾就來到街上,也算是為了打發時間吧。

    反正現在要他去線索,能找的地方都找過了,不是嗎?

    所以,塞繆爾前往的地點就只有一個。

    並非作為純粹的打發時間。

    那個地點就是冒險者公會,他要找找有沒有簡單一點的跑腿的任務,不是挑那些報酬高的任務,畢竟報酬豐厚的任務要完成的話相對就麻煩和費時。簡單的跑腿任務多做幾個,漸漸地,就會積少成多。

    順便,在前往冒險者公會的路上,塞繆爾把身上的錢,計算著最近的每一筆花費,盤算著之後要如何節省。幾分鐘後,就來到了冒險者公會。

    一個小時後,塞繆爾挑著眉看了一眼四周。

    他不禁嘟囔道,“搞什麼,有沒有這麼湊巧啊。”

    這個地方,他不是第一次來到過,第一次來的時候,他是作為貴族的臨時護衛。此刻,他換了另一個身份,被雇佣的冒險者。

    塞繆爾在冒險者公會接到一個任務,就是往皇宮里跑腿,把一個裝著魔法藥水的包裹送到皇宮中的某位宮廷法師的手里。這位宮廷法師的性格據說相當古怪,而這魔法藥水又是實驗的未成品,以致于一部分冒險者不太敢接,擔心途中會發生什麼事故。

    當然,這個任務的報酬也多不到哪里去。還有一點就是,多數冒險者不太想跟皇宮進行接觸,準確來說,其實是皇宮中的那些鼻子高到天邊去的貴族們。

    塞繆爾感覺有些驚訝,冒險者們與皇宮的人關系看來並不太融洽,之前也沒發現這點,不管怎樣,只是送東西而已,報酬是少了一點,只要小心的話就沒問題了。

    然而,當塞繆爾離開冒險者公會後,冒險者公會里負責安排發出任務和處理完成會務的負責人對他的背影流露出同情的目光。

    “希望這家伙能夠平安無事。”

    但是,這句透露著關懷的低語本人並沒有听見。

    本來,他們就是素不相識的陌生人,根本不熟,之所以會同情,只是純粹出于對冒險者這個身份上的同情。塞繆爾並不知道,凡是接了這個任務跑腿去了皇宮的冒險者,回來幾乎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冒險者公會在一開始並沒有發現異樣,那位宮廷法師發布的這個任務,頻率並不高,大概每個月一次。但是,當接受這個任務的冒險者隨著時間逐漸變多,一些不好的傳聞就隨之流傳開來,大家都開始說起這是一個惡魔任務,每個跑腿的冒險者最後都會受傷。

    至于是怎麼受傷,詳細的情況,那些冒險者都不太願意說,從言語上只是簡單的透露了幾句,但也還是引起人們心底微妙的一份不安。

    “誰會為完成這個任務還把自己搞成一身傷,報酬都賠進去,接來干嗎,自己受虐找罪受。”

    早上七點半,街道開始變的熱鬧非凡,人聲鼎沸,到處都是掛著興高采烈和驚訝不已的這副臉龐的人們,人們即激動又歡喜。

    大部分人們都站在攔桿區域里,只有零星的一小部分人想跑到道路中央,結果被旁邊的人拉住,並給于狠厲的警告不要制造麻煩。

    當隆重和華美的聲樂逐漸接近,漸漸變的密密麻麻的人群爆發了更大更響的聲音。

    他們大聲叫喊著,熱情的叫喊,無論誰都無法阻止他們在這一刻里盡情的表露自己的心情。

    他們實在太高興了,因為這是一個最為重要的日子,雖然大家都不知道為何突然提前一天,但是他們還是感到高興,為這一天到來感到開心。

    今天,就是參加六國會議的出行隊伍。

    尊貴的女王陛下天從四點鐘就起來了,熬夜頂著一對黑眼圈,然後就是老婆續三個小時的穿衣打扮。那套華麗無比的衣服與熱情的季節一點都不搭,即使如此,她仍然必須要花幾個小時來打扮自己,先從內衣開始,中間經過反反復復的挑選,最後才到外套。

    當然,這只是第一層,穿上外套後,就是各種的配飾。不論是耳環吊墜項鏈胸針腰鏈和腳鏈的哪一種,都有數十到上百的不同款式不同花樣的選擇,女僕一個接一個的抱著那些裝著首飾的盒子在換衣間里進進出出,這個反復的過程就先提到這里。總而言之,那位年輕的陛下經歷這麼一個過程後,才終于呼吸到外面的新鮮空氣,也看到天亮之後的景。

    正要松一口氣,打算享受早餐,大批貴族卻忙個不停,一個又一個過來跟她匯報,報告在她離開千度己前要處理的所有文書。

    為了出發的這一天,她連難得的半小時的早餐時間都用在處理文書上。

    現在,等一切準備妥當,終于可以坐上馬車,離開這座皇宮。

    她必須保持完美的笑容,把自己肚子其實已經餓的不行的這件事拋于腦海之外,打開車窗,探出頭向街道上的人們揮手。一下又一下,不停的揮手,好讓大家都看到她的樣子,並且接受遞來那美麗的鮮花與喜悅的呼喚。

    她能為這些普通人做的事情,就只是簡單的揮手。

    盡管那一浪高過一浪的高聲呼喚,對她而言那是多麼嚴重的噪音,必須忍耐。

    “女王陛下!”

    “女王陛下還是那麼漂亮!”

    “女王大人!我愛你!”

    “天啊,女王實在太漂亮了!”

    “如果我有女王陛下十分之一的姿就好了!”

    “女王!”

    終于,他們經了一場十分緩慢地從離開皇宮到城門的馬車出行。

    來到城門口,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後的事了。

    克里斯蒂安妮終于可以把僵硬的手臂放下,淺和深見狀,立刻遞上糕點。

    “陛下,雖然是冷了,但還是很好吃的。”

    “謝謝。”

    “天啊他們為什麼那麼熱情,我的耳朵到現在還是嗡嗡作響。”

    淺捂住雙耳抱怨。

    “沒辦法啊,如果陛下結婚的話,大概會更熱烈吧?”

    “陛下的婚事真不敢想象。”

    雙子說著這件事,立刻被坐在旁邊的焰一拳一個腦袋的敲了下去。

    “閉嘴!”

    “嗚對不起”

    “焰哥,不要這麼用力啊。”

    “注意分寸!”

    “沒關系,你們也好好休息吧。”

    “其實真沒想到我們也能跟陛下乘同一輛馬車。”

    “我們是陛下的騎士啊,自然要在一起的,話說回來,小鐵那家伙有點可憐啊,不能跟我們一起出發。他在這里的話,一定會對這輛馬車很感興趣吧,我想他一定會說這坐墊究竟用了哪種布料,怎麼能柔軟到這種地步!”

    “小鐵也許會對這馬車的表繪圖案夸獎一番吧,雖然在這個時候提起他有點不太好,但是希望他快點好起來。”深的表情變的難過,昨夜他們又去探望了一次,小鐵仍然沒醒,他們就只能帶著失望離開。

    “小鐵他很堅毅,會沒事的。”

    克里斯蒂安妮安慰的笑了一下,她不會看錯人的,當初也是因為這一點,才把他收進來作為自己的守護騎士。當然,他們的代號都是她取的,為什麼會起小鐵這個名字,不僅因為他的膚比起其他要偏黑一點點,另一點就是,出身平民的他跟其他人有著不同的經歷,就像是一塊一開始很普通的鐵塊,只要經過多次淬煉,這塊普通的鐵哪怕外表不會改變,但實際上會變的堅硬不摧。

    小鐵,他正有這種寶貴的資質。

    至于淺和深這對貴族少爺,起這種外號,純粹只是因為他們的頭發,一個深金發,另一個淺金發。全稱就是深月和淺月,在騎士團里的稱呼,縮短成了淺和深。

    焰的話,沒什麼好說了。

    然後就是橋,騎士團成立時的第一位騎士。

    克里斯蒂安妮慢慢吃著糕點,看了橋一眼,把心思收了回來,不再把關注點放在騎士團的成員上,閉上眼楮,不再參與他們之間的聊天。

    腦海里,浮現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

    淺和深見她開始小憩,便閉上了嘴,靜靜待著,不再說話。

    誰都不知道,她想起了昨天夜里的那件事。

    她帶著水之劍來到先祖之塔,在那座塔的最高層,參加了一場特殊的聚會。

    幾把神劍為又一把舊識到來感到開心之余,馬上卻變的不開心了。

    “水之劍一直都是這樣嗎?”

    因為水之劍始終沒有任何動靜,所以不禁令大家開始擔心。

    “我來看看它吧。”

    陰影之劍飛了出來,停在水之劍的上方。

    “”

    “怎麼了?”

    “的確,它很不安定。”

    “不安定?什麼意思?我不懂啊,地之劍你明白嗎?”

    靜不下來的火之劍連續圍著大家不停轉圈,一邊打量,一邊卻連一個好辦法都想不出來。

    “這件事還是交給陰影吧,火之劍,冷靜點。”

    “怎麼冷靜?他還只是一個孩子啊,當初我就反對把他也拖進來,你們都不听!”

    “能不提過去好嗎,就算他的確還是個孩子,只要被選”

    說到一半,地之劍突然不說了。

    “我來安撫它,這種事我比你們都擅長。”

    陰影神劍把話題轉向克里斯蒂安妮,“水之劍交給我們,你可以走了。”

    “別這樣吧,難得來一趟,我們再聊久點!對吧,小安妮!”

    “我需要立刻開始集中魔力,陰影魔法元素是最難收集的,你們也是,不要影響我。”

    “火之劍一開口,火元素就最活躍了,或許你應該讓它變的徹底安靜下來。”

    “雖然我確實有點好奇水之劍為什麼會這樣,但是,六國會議的事情,我其實忙的抽不出身,如果不是為了水之劍我恐怕短期都不來這里。”克里斯蒂安妮露出抱歉,“不是非常時刻的話,我也想多跟你們聊聊別的事。”

    “真可惜啊,好吧,下次記得多帶幾塊鐵!這兩把劍剛剛鍛好的,給你了。”

    “謝謝你,火之劍。”

    克里斯蒂安妮帶著笑容離開,經過火之劍得到的劍,都不是普通的武器。

    “無聊啊好吧,我安靜!”

    背後,傳來了火之劍郁悶的聲音。

    水之劍它究竟怎樣了呢。

    她的心里,不得不在意。

    不遠處,那座數十層的高塔,和往日一般的安靜。

    科茲莫打著哈欠進入了祈禱之間,祈禱之間此時被一片昏黃籠罩,如同太陽下山時的天空出現晚霞的景象,科茲莫還莫名感覺到了悶熱的空氣,似乎連溫度都變的更高。

    即便祈禱之間現在是這麼一副景,事實上卻只是一個虛假的景。

    每日每時每分每秒,祈禱之間的景都在變化。

    如同往常那樣,科茲莫依次打開了祈禱之間中的幾個魔法水晶球。

    關于陰影法師的情報,在收集到之後,不論是多還是少,都要向另外三座神殿匯報。

    “青龍神殿?這邊是玄武神殿,朱雀神殿,還有白虎神殿,我是科茲莫,你們那邊都有誰在嗎?我得到一些情報。”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巨龍倒計時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