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巨龍倒計時續 > 一一七 六國會議二

一一七 六國會議二

作品:巨龍倒計時續 作者:繁夜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她站在這座城鎮的最高處,也就是整體以灰白(色)為主的那幢五層建築的樓頂上。那是最好視野,沒有比這里還要高的地方了。

    她仔細的觀察向四周延伸過去的每一條街道,每一個路口,甚至每一個角落。去觀察經過的每一個行人,想從中尋找想要找的目標人物。

    她持續了幾個小時,不停的尋找,結果令人遺憾,並沒有收獲。

    她感覺應該是在這座城市里面,範圍太廣,又或者是別的原因,除非是非常近的距離,不然的話,就不可能會有發現。

    “……”

    她沉默著,在內心嘆息著,有些惆然。

    暫時先放棄吧,她和千度己的女王作過一筆交易,那位女王會幫忙的,接下來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她可以繼續等待。不過,有另一件事,她終于忍耐不住了,不能再繼續等下去。

    奈維特……

    由于血脈的緣故,因此兄長的事情是必須排在絕對優先位置,可是……心中暗藏的那一份感情,那份無比深刻的感情,她終究按耐不住。

    他一定在這里,她和他之間的聯系已經非常稀薄了。

    但是,她知道,他一定在這里。

    她從建築的樓頂上跳了下去,開始打听關于埃爾的情報,她要找到他。

    同時,在心里(強qiang)烈的祈願著,他一定要平安無事。

    ******

    斗獸賽場里,第一場比賽開始了。

    第一場出來的人,是一個肌(肉rou)勻稱的光頭男人,看起來二三十左右,手臂上有著赤紅(色)的魔法符文的圖案,應該是某種增幅的魔法吧。具體是什麼,只有本人才知道吧,有距離的(關guan)系,不能看的太仔細。

    “把魔法刻在(身shen)體上,還真是第一次見,這可是相當不簡單啊。”

    卡蘭斯蘭的大皇子似乎很感興趣,說出了感慨的話語,正準備繼續開口問一些相關的問題,可是下一秒,就被另一邊出場的魔獸吸引住目光。

    “這可不是鐵甲牛嗎?第一場就是中階魔獸?”

    從另一扇門出來的是一只體形高大的牛型魔獸,這種魔獸全身上下都被堅硬的純鐵包圍,可以說是它的保護層,一般的刀劍都無法刺破鐵甲牛那鐵質的皮膚。

    這種魔獸只生活在有著豐富鐵礦的環境,它們的食物就是鐵礦中的礦石。當然,鐵甲牛的牙齒也是一樣的,甚至可以說,鐵甲牛最大的武器就是它的牙齒,能夠咬破一切的鐵。

    對上鐵甲牛,只用鐵劍這類的武器,那無疑就是送死。

    “這可不是嘛,特意派了幾十個人,好不容易才把這只鐵甲牛抓回來的。”

    “如果沒記錯的話,鐵甲牛並不是大型魔獸,這只鐵甲牛……”

    “哈哈哈哈!也只有你才能看出來了,這不是普通的鐵甲牛,這只可是是鐵甲牛的王啊。”

    雷米拉貝爾的首領哈哈大笑,與卡蘭斯蘭的大皇子有共同的話題,兩人興趣一致,接著又說了很多,興致高漲。

    鐵甲牛在賽場里橫沖直撞,它的對手,那個光頭男人的武器就是他手臂上的魔法刻印,那不是一次(性xing)的消耗品,不知用了什麼辦法,竟連續不斷的放出爆裂的火系魔法。

    那個人身手也很敏捷,每次都順利避開鐵甲牛王的沖撞。

    幾個回合後,鐵甲牛王被徹底激怒了。

    ……

    …………

    過了一會,被鐵甲牛王一個沖撞擊飛出去的可憐的家伙,就到此為止民,倒在地上失去意識。

    “結果竟然輸了?還以為能有些看頭。”

    首領約翰看起來有些遺憾,看來這家伙的實力就只有這個程度了,如果再堅持多一會,也許會考慮考慮納入進來作為手下來培養。

    約翰邀請這些重要的貴客來觀看比獸賽場,一是向他們見識一下雷米拉貝爾的作風,二是物(色)一些合適的人,至于會不會還有第三個原因,就看對方是不是會跟自己想的那樣了。

    “真是掃興。”

    第一場比賽結束,馬上有五六個人一起把那頭凶猛的魔獸控制住,費力的將它拖回去,另一邊,也有一個人跑了出來,把剛才倒在地上的選手拖走。

    克里斯蒂安妮的身後,淺小聲的對深說道。

    “剛才那個人,說實話還以為能夠拿出什麼厲害的魔法,沒想到幾個回合就再也沒用了,直接撞飛倒地。”

    深也開始小聲嘀咕,“不知道下一個出場……”

    話還沒說完,就立即呆住了,臉上掩飾不了震驚。

    “那、那不是……”

    “為?為什麼啊?”

    淺也是一副相同的驚訝的表情,對從賽場中一步步走過來的那個身影,感到了難以置信。

    “……”

    看到那個身影的一瞬間,克里斯蒂安妮的瞳孔就瞪大了,有些表情可不能那麼明顯的表(露)出來,她伸手理了理自己的頭發,作了一下掩飾。

    “淺,深。”

    緊接著,就突然站了起來。

    “怎麼了嗎?”

    起身後,她迅速看了一眼後面的那對雙胞胎兄弟。

    “真是抱歉,看了剛才那場比賽,我覺得不太舒服。頭有些暈,我想回去先休息一下,真是抱歉了,打擾了大家觀看的心情。還有,嘉茵魯特的國王陛下,再次謝謝您的外套。”

    “不用客氣了,一件衣服而已。”

    “那麼,我就先離開了,祝大家看的開心。”

    時間回到半小時前,某個漆黑陰森的地下室里。

    一切都是靜悄悄的,空氣中彌漫著什麼東西腐爛了之後的味道,簡直異臭難聞。

    有什麼人會待在這里?

    突然,從某處牆壁下方的縫隙里竄出一只瘦小的老鼠。

    老鼠嘰嘰嘰的抬頭,像是嗅到什麼,本能預感到某種危險,一下子又竄回牆壁的縫隙里。

    另一邊的角落里,則隱約能听見一些微弱的呼吸聲。

    他待在這里待了多久?

    他並不知道。

    因為,他從來都不會專門去記錄時間的每分每秒。

    那個人怎樣呢?

    他也不知道。

    來到這里後,一開始,他試著去了解一下。然而在後來,有人過來把那個人帶走了,這里就變成只剩下他一個人。安靜和孤寂,如同隨時都存在的空氣,充斥在那些難聞的氣味里,充斥著四周。對于多數人來說,長期以往的話,精神大概會承受不住吧。

    在這里,待了一些時日後。

    他產生一種想法。

    他是不是已經被人遺忘了呢?

    這段時間,他幾乎都沒有吃過任何東西。

    口渴與饑餓,到了某種程度之後,就像一個喜歡折磨人的魔鬼。

    忍受堅持一段時間後,這些感知就變的麻木,或者說,已經沒有所謂了。

    他正想著,繼續待下去,什麼都不做,只會產生一種結局。

    下一刻,一陣急促的腳步忽然接近,帶著一絲焦急的情緒的一個陌生聲音,從外面傳了過來。

    “喂,你還想活命的話就趕緊給我站起來。”

    在那之後,他離開了那里,那個充滿腐爛氣味的地方。

    把自己帶離這里的人說了很多很多的話,並隨手丟給了一塊硬邦邦的面包。

    他命令自己趕緊吃,接下來他會面臨一場難以想象的戰斗。

    那家伙甚至用充滿惡意的聲音發出一陣冷笑。

    “听好了,這是給你最後的禮物,好好發揮你生命中最後一刻的價值吧。真的是,不論怎麼挨打怎麼被折磨,居然都一聲不吭,什麼都問不出來。哼,希望你到了比獸場之後還是這麼硬氣。”

    從黑暗的牢房里被帶出來後,突然間來到一個比之前要明亮的多的場所,那一瞬間,他下意識的伸手擋在前面。

    當眼楮稍微適應了這里的光線後,他抬起頭,就看見一聲怒吼伴隨著一個巨大的影子襲擊而來。它已經來到跟前,那是一頭凶猛的魔獸,看樣子應該有好幾米高。

    在他完全看清對面的身影時,就同時伴隨一陣氣勢洶涌的力量,(身shen)體就被撞飛,被撞的很遠,每一處都感到猛烈的劇疼。

    胃部一陣翻滾,剛吃下去的那塊硬的簡直跟石頭一樣的面包,都要全部吐出來。

    好痛好痛。

    (身shen)體到處都感到難以想象的劇烈疼痛。

    他趴在地上,沒有站起來的力氣。

    這時,他卻看到遠處有些人望著這邊,望著狼狽的自己。

    那些人是什麼表情呢?

    他看的不太清楚,因為他的視線已經有些模糊了。

    他在想,為什麼他會在這里?

    為什麼他會遭遇這一切?

    那個和他一起來到這里的人呢?叫什麼名字來著?

    他最後怎樣了呢?

    千度己的那些人,現在又怎樣了呢?

    現在,究竟過去多久呢?

    盡管視線看不清,但是,他腦海里涌出了各種各樣的問題。

    然而,並沒有人能夠回答他。

    思緒飛回更加遙遠的那個時候。

    那一天,他看見了他的母親,母親溫柔的對他笑著,哪怕那是他看見母親最後的笑容。

    他仍然能夠回想起那時听見的那些話。

    “路加,即使我不在,你也要好好活下去。我最重要的,獨一無二的孩子啊。”

    母親臨終前的話語,到現在都記得。

    不過,在那之後,他感覺失去了某種東西。

    最為重要的一個事物,那是一種聯系,任何人都無法體會和想象到的聯系。

    同樣,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一種特別的聯系。

    他想著這些,而這個時候,凶猛的魔獸再次來到面前。

    ******

    她快步的向前奔跑,心情比任何時候都要焦急。

    長相一模一樣的雙子也緊緊跟在後面,表情充滿了無助和焦慮。

    跑了一會,她停下了腳步。

    “真是可恨。”

    “陛下……”

    “陛下。”

    “我應該冷靜一些,對吧?”

    “……”

    身後的雙子並沒有能夠說出有用的話來。

    他們能做的最多只有安慰,可是,陛下在這個時候真的需要安慰嗎?他們兩人無法為目前面臨的事情提供幫助。

    他們只有無能為力。

    “……”

    繼續沉默了半晌。

    時間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過的特別緩慢。

    終于,她的表情有些舒緩,臉(色)不再那麼難看。

    她重新開口,對身邊的雙胞胎說道,“我們得先回去,之後,你們必須把他們兩個找回來。記住,不要讓人發現,這個任務,隱蔽的行動。“

    否則……

    她在心里補充了一句,否則,連她自己都難以自保。

    如果到那個地步,她就只能做出最殘忍的決定。

    听到她的話,兩人連忙點頭,根本不容有半點意見。

    也許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她說那一句話的時候,她的聲音里並沒有任何的溫度,雙子兩人只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冷意,連心髒都忍不住顫抖。

    他們,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恐懼。

    陰影的某處,有一個視線注視著這一幕。

    真是意外的收獲。

    那可是,多麼完美的人啊!

    簡直是世界上最棒的藏品了!

    直到他們離開,才從原地慢慢消失。

    ******

    醒來的時候,發現身邊多了一個東西。

    “這……?”

    他懷疑的揉了揉自己的眼楮,再次看過去,並沒有看錯,更不是眼花。

    “這算什麼,故意告訴我來過?”

    或許以後會有敘舊的機會,不過,現在並不是想這件事的時候。

    將那一份驚異收回到心里,抬頭看了一下天空,猜測現在大概的時間。

    “都這麼晚了嗎,還好沒有家伙故意打我金幣的主意。“

    正要站起來,忽然間,一個腦袋從上方冒了出來,塞繆爾冷不防的被嚇了一跳,驚訝的差點要坐回到地上,等反應過來後,對方已站到了他的面前,塞繆爾指著她破口大罵。

    “你怎麼回事?惡作劇也有一個限度吧,躲在樹上故意嚇人?被你嚇出毛病你要怎麼賠我!“

    維維安(摸Mo)了(摸Mo)自己的尾巴,連忙道歉。

    “維維安都不知道你會有這麼大的反應的喵,對不起喵。“

    “哼。“

    “別生氣的喵,不要生氣的喵,維維安不是故意的喵。維維安看見你在這里(睡Shui)覺,就不想打擾你的喵,就跑到樹上了。塞繆爾塞繆爾,你都不知道的喵,剛才好幾次都有人過來,都是維維安趕跑了他們。“

    “……那真是謝謝你了。“

    “當然的喵,塞繆爾你居然就這麼直接的(睡Shui)在外面,是不是有點大意的喵?“

    “哼,我對別人沒有防備之心真是對不起了。“

    “喵,總覺得塞繆爾有哪里怪怪的,你沒事的喵?“

    “算了,我就不跟你計較那麼多了。“

    他不想繼續跟她講這件事,立刻改變話題。

    “對了,現在應該是晚宴要開始的時間吧?雖然我們是不能親自參加,但過去湊個熱鬧也好,走吧。“

    “喵?晚宴?有烤魚的喵?塞繆爾!別走那麼快,等等喵!”

    ******

    從地下的比獸賽場出來,雷米拉貝爾的首領一臉不悅。

    “通通都是廢物,沒想到一個能贏的人都沒有,真是掃興。抱歉了,居然讓你們看到這麼難看的比賽,真是掃興!真是掃興!”

    “話也不能這麼說,這場比賽相當精彩啊,我在卡蘭斯蘭還沒見過這種方式的斗獸賽呢。“

    “最後那一場,就算五個人上來,也打不過一只魔獸。”

    回想起比賽最後的那一場,首領仍然很不高興。

    其他人對這些不太感興趣,禮貌(性xing)的附和幾句,不一會兒,他們就回到一樓。

    “話說回來,那位女王沒能看到最後,真是可惜了。”

    “……“

    埃爾的皇帝偏過頭去,眼底里閃過一絲嫌棄。

    嘉茵魯特的國王,看了看其他人,想了一下,“看了那麼久,肚子難免有些餓了,等下可以吃點東西吧?”

    羅迪帕瓦帝國的外交官也點了點頭。

    首領正要開口,準備將他們帶到晚宴場地,卻在這時,不遠處似乎有什麼聲音,有幾人帶著慌慌張張的神情匆忙跑了過來。

    “首領大人!”

    “首領大人!不好了!失火了!”

    “倉庫房失火了!”

    “很多食物被燒掉了!”

    ******

    “真是晦氣,難得六國會議這麼重要的日子里,居然還要讓我把這些拖出去處理。”

    “別發牢騷了,快點把他們丟出去,動作快點的話,我們可能還有機會見到那些尊貴的人物,听說啊,隔壁的千度己的女王可是極其少見的大美人啊。如果能見到一面,嘿嘿!”

    兩個人,拖著幾個大麻皮袋,一邊說,一邊走進一條隱蔽的小巷里。

    “就丟在這里吧。“

    “是啊,反正也沒人管,過幾天,再來一趟吧,除非就臭一點罷了。“

    “搞定了,快點回去吧。“

    把那幾個大袋丟小巷的一側,兩人撒腿就跑,希望多少能趕到一些時間。

    在他們走了之後,被丟棄在這里的這幾個麻皮袋里,好似動了動。

    “……這里是哪里?”

    視野很黑,周圍很狹窄,除了自己,似乎還有別人?

    “好像是捆住了,為什麼?”

    搞不明白怎麼一回事,昏迷前腦海里最後的記憶。

    “頭好痛……”

    “想起來了,我那時是倒下了吧。”

    “他們以為我死了,那麼,也就是說這些人……“

    弄清楚目前的處境後,他還是想想辦法怎麼離開這里吧。

    在這個極其狹窄的空間里,還充斥著鐵蚽諈漁藂,真讓人不舒服。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巨龍倒計時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