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2章 藥房空間

第2章 藥房空間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別說了。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他實在听不下去,越說越惡心,“你試試拉動草席子,看能不能把我拽出去。”

    “這麼嚴重?”鳳羽珩愣了下,讓她這小身板拽草席子,上頭還坐著一個大男人,這不開玩笑麼。“我看看。”她伸手就去踫他的腿。

    “別動。”男子突然怒喝,同時猛一揮手,一下就把她的小身子推倒在地上。

    鳳羽珩摔得生疼,怒目圓瞪,“你有病啊!”

    “沒病會在這坐著?”男子到是答得理所當然,“我不是有意推你,力氣使得大了些。”

    “好心當成驢肝肺。”鳳羽珩決定不管他了,“不願走就繼續在這里聞烤肉味兒,本姑娘不奉陪了。”

    她轉身要走,身後人挫敗地低吼了一聲,然後叫住她︰“你等等。”

    終于連拖帶拽地把人從山縫里弄出來,鳳羽珩都快累死了。她沒想到這男人的腿傷得如此重,竟然一點力氣都使不上。她半拖半抱,有時候不小心磕到石頭上,那人也只是一聲悶哼,並不叫疼。

    漸漸地,她心里升起佩服,就想到前世部隊里的兄弟,一樣的鐵血硬漢,哪怕在任務里炸沒了半條腿,也沒喊過一聲疼。

    “往這邊走。”男子指了一個方向,“不遠就有條小溪,風向也相背,吹不過來。”

    “好。”鳳羽珩咬咬牙,又加了一把力,“草席子都磨破了,你再忍忍。”

    “沒事。”他答得冷靜,就像傷不在他身上一樣。

    鳳羽珩有些氣悶,賭氣地說︰“我要把你摔狠點兒,你就不說沒事了。”

    “小小年紀如此狠辣。”他回頭看看那火坑,“適才你手里的石頭子再多些,只怕那二人也得被燒死吧?”

    “砰!”她松手,直接把人給扔地上了。

    “你……”

    “你什麼你!”她不樂意了,指著那兩條傷腿,“如果你沒打算放過傷你這兩條腿的人,那就沒資格指責我。向來惡人有惡報,他們若不害我,哪來今日惡果?”

    從未有人這樣與他說過話,沒有卑躬屈膝,沒有趨炎附勢,也沒有禮待尊重,她有自己的想法,會對他的話大膽質疑,幾乎是他說一句她就反嗆一句。

    看著她嘟著嘴氣鼓鼓的樣子,男人不怒反笑的勾了勾唇角,望向那條已經能看得見的小溪,問她︰“還走不走?”

    鳳羽珩一屁股坐地上,“不走了,累。”

    兩人並坐在地上,看著那尸坑的火勢漸漸收攏,想來尸體快燒沒了。

    這時,就在剛剛二人棲身的山縫處,出現了兩個人影四下晃動,像是在找著什麼。

    鳳羽珩站起身,水亮靈動的眼忽閃忽閃的看了一會兒,再瞅瞅身邊人,“喂,是找你的吧?”

    那人反問︰“為什麼就不能是找你的?”

    “怎麼可能。”鳳羽珩的神態因思索而變得有些飄忽不定,“我娘重病起不來,我弟才六歲,村里其它人要麼想著害我們,要麼避之不及。”

    她指指那兩個身影,彎眉一挑,粉紅的嘴唇輕輕一撅,就連小小的鼻子都微微向上翹著,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機靈,“奔著山縫去的,定是知道你落腳處。”

    男子慵懶的抬了抬眼,看了看鳳羽珩那副吊兒郎當又有些小聰明的模樣,這丫頭甚是有趣。恩,甚是有趣。

    收回思緒,他輕輕抬起右手,將食指和拇指放到唇邊做了個哨,用力一吹,那邊二人奔著這頭就來了。

    是個年輕人和一個年過五十的老頭兒,老頭兒背著藥箱,應該是大夫。

    年輕人一襲黑衣,利落得不加一點修飾,腰間佩劍,明顯的侍衛打扮。見了錦袍男子後明顯松了口氣,“屬下適才尋不到主子,還以為出了事。”說完,伸手把旁邊喘著粗氣的老頭兒往前一推︰“這是屬下從府城尋來的大夫,讓他給主子看看傷吧。”

    錦袍男子點了點頭,看那大夫一眼︰“有勞了。”

    老頭兒抹了一把汗,連說“不敢不敢”,急忙上前查看傷勢。

    那侍衛這才將目光投向鳳羽珩,皺著眉問︰“你是誰?”

    “一個縱火犯。”這話是錦袍男子替她答的。

    鳳羽珩挑眉︰“你哪只眼楮看到火是我放的了?”

    “兩只眼楮都看到了。”

    “這位公子。”老頭兒說話了,“你這膝蓋骨都斷了。”

    一句話,吸引了幾人都往那兩條腿上看去。

    錦袍男子點點頭,“我知道,先生可會接骨?”

    老頭兒猶豫了下,隨即答道︰“會到是會,只是接骨產生的巨痛怕是常人受不得啊!老朽是……”他看了眼那侍衛,“是在出診的路上被這位小哥抓來的,藥箱里只有幾種常用的藥材,並沒有備麻沸散啊!”

    “沒有麻藥會疼死的。”鳳羽珩冷冷說了一句。

    老頭兒到是很贊同︰“而且不光是要接骨,這膝處的爛肉也得先刮去才行。老朽瞅著傷處都腫了,只怕……唉,這荒山野嶺的,要不讓這位小哥背上你,隨老朽回府城醫館吧。”

    “不行。”錦袍男子很干脆地拒絕,“就在這里治。”

    老頭兒連連擺手︰“不行不行,沒有麻沸散,這樣的傷老朽可不敢治。”

    鳳羽珩不願再听他們爭扯,她兩只手在松散的衣袖間交叉相握,只覺撫過右腕時有微微熱度傳來,一剎間,她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前世,她開在省城的私人藥房。

    兩層的藥房,中西藥結合,還連帶著出售拐杖、輪椅等簡單的醫療器械。與21世紀街上隨處可見的大藥房看起來沒什麼區別,新藥特藥該賣的她都賣,只是更多加了一些部隊里特供的藥品,包括一些空膠囊之類的半成品。

    鳳羽珩試了試,竟然通過意念很容易就能把藥房里的東西調出來握到手里。

    她著實驚訝了一陣,下意識就邁開腿要離開。這樣奇怪的發現,必須得找個安靜無人的地方好好查看一下才行。

    怎知她腳步剛動,突然脖頸就一涼,一柄寒劍直抵過來。

    “別動。”是那侍衛的聲音。

    鳳羽珩真的不敢動了。

    正所謂閻王好斗小鬼難纏,她能跟他主子斗斗勇,可這種二愣子待衛的腦筋可從來都不怎麼靈光,劍也絕對不會長眼楮。

    她斜目看了一下那柄寒劍,鋒芒逼人,吹毛斷發。

    “姑娘,對不住了。不管你是什麼身份,只怪你今日不該在這里見到我家主子。”話音一落,劍尖處便傳來晃動。

    鳳羽珩當然不會就這麼等死,只是還不待她有所動作,那柄寒劍竟傳來“叮”的一聲,而後“ 啷”落地。

    “主子!”侍衛迅速轉身,沖著錦袍男子就跪了下去,“主子息怒。”

    錦袍男子隨意地揮揮手,“一個孩子而已,讓她去吧。”

    “可是如果走露了風聲……”

    “白澤。”錦袍男子的臉沉了下來,“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二遍。”

    “是。”叫白澤的侍衛低下頭,默默地把佩劍撿起來,再不敢多言。

    鳳羽珩瞪了白澤一眼,再看看邊上盯著傷患束手無策的老大夫,語重心長地開口道︰“多跟你家主子學學吧,殺人滅口的事就算要做,也別當著還有用的人做。大夫這行業向來不公開不透明,人家若是心有計較,隨便動動手腳,他這兩條腿就可以徹底報廢了。”

    “你別得寸進尺!”白澤被氣得跳腳。

    錦袍男子卻輕笑出聲,“小小年紀道理還懂得不少。白澤你跟她學學,人家說得一點沒錯。”

    “主子!”

    “別說了。”他打斷白澤的話,看向鳳羽珩,“回家去吧,不是說娘親還病著?”

    鳳羽珩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目光總舍不得從他眉心處的紫蓮上移開。要不怎麼說男人就不能長得太好看,這一好看,就容易讓某些女人失去原則——

    “那什麼……我幫幫你吧。”這話一出口,鳳羽珩就想抽自己一大嘴巴。獨善其身懂不懂?哪兒都有你呢?

    “你想怎麼幫?”錦袍男子很是配合地沒給她反悔的機會。

    鳳羽珩別過眼,不想再看他的眉心,伸手入袖,用意念調出一瓶止痛噴霧。這種東西當初並沒有上市,是專門研制出來給部隊做緊急處理時用的。她自己扣了一箱放在藥店里,本是想著有機會賣個高價,誰成想還沒等賣呢,就機毀人亡了。

    “當然是先止痛。”鳳羽珩搖搖手中的噴霧瓶子,看了老頭兒一眼,“老先生,剛才你也看到了,他們為了保證行蹤隱秘想殺了我滅口來著。”

    老頭兒早就被嚇不輕,再听她這一說,當時就崩潰了,癱坐在地上直打哆嗦。

    鳳羽珩看向錦袍男子,“你說句話,給個承諾什麼的,不止要保證你的生命安全,我今天幫你的事也不能說出去。”

    白澤一听這話心里又是一緊,跟著就又問了一次︰“你到底是誰?”

    鳳羽珩特別無奈︰“我就是一個山村里的孩子,早年間遇到過一位波斯奇人,給了我些好東西。今天我要用這些好東西救你家主子,但我不想被更多的人知道我手里有奇貨。懂?”

    白澤分析了一會兒,點點頭,“懂。”

    錦袍男子盯著她手中的瓶子,眼中透著探究,但見鳳羽珩並沒有多說的意思,便轉頭沖著那老頭兒道︰“老先生只把我當做普通病人就好,做完你該做的,我自會讓白澤送你出山,絕不會傷你性命。”

    “當……當真?”老頭兒不相信。

    “只要你不將今夜之事說出,便當真。”

    “今晚我什麼也沒干,我就出門看診迷路了,迷路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