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5章 開殺戒

第5章 開殺戒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羽珩不再多問,繼續閉目。biqi.me這個事情從表面上分析起來,是鳳家怕九皇子找後帳想起她這個未婚妻,這才急著趕著要接她回府。

    可往深了想……她擰擰眉心,只怕里頭的事兒沒這麼簡單。

    從西北到京城極遠,快馬加鞭日夜趕路,最少也要二十天。鳳羽珩不熟悉大順朝的地貌,但東南西北還是分得清的。馬車行了近五天左右的樣子她就覺出不對勁,往京城是一路向北,可為何突然就轉了南?

    姚氏和鳳子睿在休息,孫嬤嬤侍候在旁邊,怕她熱著,緩緩地給這娘倆扇著扇子。

    鳳羽珩對孫嬤嬤很放心,但那趕車的車夫卻不在她放心的行列。特別是在西平村抽徐氏的那幾鞭子,更說明此人絕非善類。

    “嬤嬤留在車里,我到外頭透口氣。”跟孫嬤嬤打過招呼,鳳羽珩挑簾就出了車外,並著車夫就坐了下來。

    車夫沒想到她會出來,微愣了下,然後扯著不太自然的笑臉打招呼︰“二小姐。”

    這是鳳府的排序,在她上面還有一個姐姐,鳳沉魚,正是那位踩著姚氏肩頭躍上當家主母寶座的沈氏所生。如今,那才是正兒八經的鳳府嫡女。

    “阿伯一路趕車真是太辛苦了。”她身子往後倚了倚,背靠在車廂上,右手伸入左袖,輕輕的在那鳳凰胎記上轉了幾下。

    “二小姐說得哪里話,這都是老奴的本份。”車夫扯了扯韁繩,沒注意鳳羽珩語調中的陰怪,馬車駛得又快了些。

    鳳羽珩挑了挑唇,“鳳府下人果然都是忠僕。”

    “那是自然。”車夫陪笑了兩聲,沒對她多加理會。十二歲的丫頭,實在是讓人生不出疑慮來。

    然而,很多事往往都不會按著常理來發展,就像被車夫忽視的鳳羽珩。

    “可惜啊。”她幽幽地說︰“可惜忠僕不識路,咱們這麼走下去,這輩子也到不了京城。”

    “恩?”車夫這才起疑,扭頭看了鳳羽珩一眼,原本憨厚的臉上漸露扭曲,眼里也射出一道精光來。“二小姐此話怎講?”

    鳳羽珩也看向對方,四目對視,十二歲的女孩的氣勢竟完全不輸這年近四十的壯漢。

    “我說,這條路根本就不是去京城的路。”

    車夫扯鞭的手又拉得緊了些,“那二小姐以為我們是去哪里?”

    “我怎麼知道。”她又往車廂上靠了靠,“殺人滅口這種事如果要做,就得確保干淨利落,還得在動手之前不被人看出破綻。堂堂鳳府自是不缺高手,錯就錯在他們太看輕我們母女三人了。”她一邊說一邊自嘲地笑,“說起來還真是諷刺,就連死,那個所謂的父親都不肯賜給我一個好一點的對手呢。”

    “你……”車夫面上凶相畢露,雖然被人識破目地是意外,但他依然不認為一個十二歲的小姑娘能生出什麼妖蛾子來。無外乎就是逞逞嘴皮子工夫,真把他逼急了,大不了眼下就將這一車人給做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他是鳳家家養的侍衛,臨來時受了左相鳳瑾元的暗囑,姚氏母女三人決不能回京,半路作掉。

    至于那個與九皇子訂下的婚約,那是皇家訂給鳳府嫡女的。如今嫡女是大小姐鳳沉魚,這門親早就無關姚氏這一枝的事了。

    車夫冷笑一聲,也不再隱瞞,他只是好奇緣何一個小姑娘會這般敏銳犀利。“你是何是發現的?”他開口相問,卻已執了匕首在手中,只待鳳羽珩回答完問題便可出手了。

    鳳羽珩也跟著冷笑,那笑聲听起來陰陰森森。

    “你抽徐氏的時候下手再輕點兒,我也許不會懷疑你。”

    “就這個?”

    “不只。”她指指他的手,“右手虎口有厚繭,明顯是常年握兵器所致,若是趕車,繭應該生在食指。”

    這話說完,不等車夫有所動作,鳳羽珩先出手了。早就從空間里調出來了一柄掌心大小的麻醉槍,隔著衣袖就射了出去。

    完全沒有過程的,那車夫仰面而倒。鳳羽珩竄起身,奪過那柄匕首,看都沒看就往那人脖子上抹了一把。噴腔而出的血濺到她的衣袖和車簾子上,嚇得里面的人齊聲驚叫。

    鳳羽珩扯好韁繩,一腳將尸體踹下車去,隨即大喝一聲︰“駕!”車頭調轉,辨著往北的方向就駛了過去。

    這一路,她們四人是在逃命的,逃往京城。

    鳳羽珩現下十分期待看到那座鳳府,她到要看看,有著那樣狠毒心腸的父親,究竟是副什麼嘴臉。

    ……

    二十天之後,京城已在眼前。

    鳳羽珩總算松了口,天子腳下,相對安全。

    馬車在城門外停下,姚氏掀了簾子往外望去,哀嘆了一聲。

    鳳羽珩拍拍身上的灰塵安慰她說︰“娘,別怕,一會兒回到府里,咱們可得把那車夫的事跟父親大人講一講,讓父親給我們作主才是。”

    鳳子睿也握緊了小拳頭︰“父親一定會嚴懲壞人!”

    孫嬤嬤點頭,“府里出了這樣的下人,老爺一定會徹查。”

    姚氏卻連連擺手,“不可以一回來就給你父親找麻煩,咱們能平安回府就是幸事,車夫的事……就說他摔死在半路,其它的,莫要再提了吧。”

    “若真是車夫生事那算是萬幸了,只怕容不得我們的,是那車夫的主人。”鳳羽珩一句話,換來姚氏與孫嬤嬤同時擰緊了眉心。

    其實大家心里都有了幾番猜測,卻誰都不及鳳羽珩這樣想說便開口說了出來。孫嬤嬤是下人,滿心歡喜的想著自家主子從此能過上好日子,姚氏雖對鳳府不再有過多奢望,卻也盼著今後歲月安穩。車夫的事對她們幾人來說都是心里的一根刺,說是怕麻煩不願再提,實則不過自欺欺人。

    “娘你記著,有的時候,忍一時並不能風平浪靜,退一步也不見得海闊天空。”鳳羽珩掛念著姚氏的性子得改,但也知道不能急于現在。

    現在……她抬眼往旁邊不遠處的官道上看去,只見人群中漸起喧嘩,與她們同來的方向中,正有一支隊伍在百姓們的簇擁下向城門方向緩緩行進。

    百姓們顯然是有備而來,鳳羽珩的馬車很快便被人群擠在其中,大量的人隨著凱旋的號角聲從城里往城外擠,遇到隊伍後自動分站在官道兩邊。

    有提著花藍子的,有提著雞蛋糧食的,有帶著酒碗的,還有抱著孩子兩眼含淚的。

    更有的人干脆跪下,沖著隊伍磕起頭來。

    鳳羽珩往那隊伍中望去,但見開路先鋒後面,一輛華麗的車攆被重點保護著,車攆四周圍著藏青色的圍幔,四名將士站在四個角落,身著重甲,手持長刃,面色肅穆。

    百姓紛紛向那車攆叩首,她听到大家紛紛在說︰“九皇子打了勝仗,比皇上限定的期限整整早了兩年,是咱們大順的戰神啊!”

    “九皇子千歲千歲千千歲!”

    所有人都跪了下來,一時間,鳳羽珩的這輛馬車便顯得尤為突兀。

    但也沒有人太在意她們,九皇子凱旋而歸,人們都忙著歡呼歌頌,不停地有百姓將酒碗遞到將士面前。

    卻從未見有人接。

    百姓到也習以為常,只道是軍規森嚴。鳳羽珩卻發現,這浩浩蕩蕩的隊伍,哪里能看到凱旋的喜氣,就連走在前面的先鋒官都是一臉陰霾。

    可九皇子打了勝仗是事實,這個事情這一路上她已經確認了多次的。各地驛站都在傳報著這件大喜事,喜報貼得滿大街都是。

    喜不像喜,必事出有因。

    她再往那車攆處看,目光便帶了更多的探究。偏也巧了,車攆經過時,有陣疾風吹過,掀了車窗的簾子。

    簾子里有一張戴著黃金面具的臉,自鼻下開始一直到額頭,全部被面具罩著。唯眉心處開了一個小孔,隱隱能見到幽幽的紫色。

    鳳羽珩下意識地就在馬車上站了起來,直盯盯地瞅著對面的車簾子被風吹起又合上,再吹起,再合上。她手抵心口,呼吸都不順暢了。

    姚氏三人也出了馬車,見她這樣只當是初見大場面的正常反應,並未多問。但鳳羽珩的心卻在看到那抹紫色時,猛然間便掀起滔天巨浪。

    是他!

    她能確定,那車攆里戴著黃金面具的人,就是她剛來到這個世界時在山里見到的那名男子。她無論如何也忘不了那張生著妖異紫蓮的、俊美的臉,也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為何那人要戴上面具。

    “那個人就是九皇子麼?”鳳羽珩問姚氏。

    “阿珩是說坐在車攆里的人?”姚氏也望了望,“既然是迎九皇子回京,那肯定就是了。”

    孫嬤嬤已經跟著百姓一起跪到地上,不住地朝那車攆磕頭。

    鳳羽珩心頭升起思慮,就站在馬車上望著,總覺得在那車簾子幾動之間,里面的人似乎也往她這邊看了一眼,卻並未見目光停留。

    許是不記得了吧。她自嘲地縮回身子坐了下來。既是九皇子,那便是這種封建王朝一等一的貴人,怎麼可能還記得個山野孩子。

    只是……為何他的隊伍明明是打了勝仗,卻不見喜氣?</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