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49章 快把藥給父親送去

第49章 快把藥給父親送去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孫嬤嬤去請金珍到是很順利,原本沈氏就有話金珍對柳園這邊的用藥多用心思的,眼下見孫嬤嬤來叫,只覺柳園的人還算是懂規矩,將大夫人的吩咐當了回事。比•奇•小•說•網•首•發

    金珍仰著高傲的頭跟著孫嬤嬤往金玉院兒門口走,一邊走還一邊說︰“夫人關心二少爺,听說二少爺病了,早膳都沒用就急著趕過去看望。如今你來叫我,待回去後我也好跟夫人回稟,省得夫人午膳也用不踏實。”

    孫嬤嬤呵呵的陪笑,也不反駁,對于沈氏院子里的人,孫嬤嬤一向沒有什麼好感。

    “藥可是按大夫開好的方子煎的?”金珍邊走邊問,步子輕盈,腰身一扭一扭,憑心說,煞是好看。

    孫嬤嬤陪笑點頭,“何止是按方子,就連藥都是那位許大夫親自給煎的呢!客院兒的小丫頭剛送過去,二小姐就派我來尋姑娘一並過去看看,也省得大夫人擔心。”

    “那是自然,咱們快些去吧,省得藥涼。”金珍快走了幾步,惹得孫嬤嬤直撇嘴。按柳園的路程,走過去也早涼了。

    可兩人才剛繞過回廊,還沒等走出金玉院兒的範圍,就見迎面一個小丫頭急匆匆地往這邊跑,一見了金珍,長出一口氣,直呼︰“還好趕上了。”然後看了孫嬤嬤一眼,再將金珍往旁邊拽了拽。

    如果之前那碗湯藥送到柳園時孫嬤嬤在場,此刻就能認得出,這正是那在客院伺候客卿大夫的那個丫頭,也正是她將那碗烈性壯陽藥親手端到柳園的。

    金珍對這丫頭當然不陌生,眼下見她匆忙來尋,心里咯 一下,“出了什麼事?”

    那丫頭側過身子,擋住孫嬤嬤的視線,這才從懷里掏出一樣東西遞給金珍︰“剛才有人把這東西擺到許大夫門前,許大夫讓我給姑娘送過來,請姑娘幫著分辨分辨,可別是有什麼事。”

    金珍接到手里,雖然東西還用白棉布包著,可她心里也不怎麼的就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只道怕是要壞事。

    趕緊將外頭裹著的布打開,一眼看去,腦袋“嗡”地一聲炸起——是她的鞋。

    只有一只!

    “什麼人送來的?”她問這話時聲音都打了顫,一張原本泛著紅潤光澤的臉剎時慘白,握著鞋的兩只手緊緊地扣在一起,關節都泛了白。

    “不知道。”小丫頭搖頭,“就放在許先生門前,可是我們問遍了下人,誰都沒有看到有生人進來。”

    金珍重重地喘了兩口氣,將那只鞋塞到袖子里,拍拍小丫頭,“趕緊回去,跟許大夫說我知道了,讓他別擔心。”然後轉過身來就主動拉著孫嬤嬤,話很急,但態度卻和善了許多︰“嬤嬤咱們快些走,別讓二小姐等急了。”

    孫嬤嬤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見那來說話的小丫頭一溜煙的跑了,而金珍這一路幾乎就是小跑的往柳園在趕,幾次她都想說慢一點,她這把老骨頭可禁不起這麼跑。但金珍就像火上房了似的,完全都不理會她。

    總算到了柳園,孫嬤嬤扶在院門口呼呼就是喘啊!那金珍則提了裙擺直接往里面沖,一直到鳳羽珩的房門口才停下來,急聲喊了句︰“二小姐!奴婢金珍求見二小姐!”

    里面半天都沒動靜。

    金珍又拍了兩下門見依然沒反應,趕緊又轉身往另一間主屋跑。

    那間正是鳳子睿住的,金珍進去時,就見桌上擺了一只空碗,碗里還殘留了一點藥底子。

    她一下就呆了,盯盯地看著那只碗,又看了看躺在床榻上的鳳子睿,就覺著腿肚子都在轉筋。

    “喲!”侍候在子睿身邊的黃泉回過頭來,戲虐般地看著金珍,“這不是大夫人身邊的金珍姑娘麼,怎麼站在那里?”

    金珍只覺得一顆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兒了,尖著聲音問了句︰“二小姐呢?”

    “小姐照顧少爺累了,在自己房里休息呢。”

    “我去找她。”金珍顧不上跟黃泉多話,返身又回到鳳羽珩的門前,想了想,干脆跪了下來,一邊拍著門一邊急聲道︰“二小姐,求二小姐見見金珍。二少爺那碗藥送錯了,真的是送錯了呀!”

    門“吱呀”一聲開了,忘川身後,鳳羽珩巧步輕移,就在金珍面前站了下來,擰著眉心奇怪地問了句︰“咦?藥是許大夫親自煎的,怎麼會錯?再說,要送錯了也應該是那客院兒送藥的丫頭來請罪,金珍姑娘這是在干什麼?快起來,地上多涼。”

    她伸出手來虛扶了一把,金珍一下就傻了。

    是啊!她太著急了,一見到那雙鞋就想著一定是那晚的事情敗露了,特別是鞋趕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出現在許大夫門前,那肯定就是敗露在這位二小姐手里。

    她自打那晚丟了鞋子,這顆心就一直沒有放下過,總是在想那雙鞋會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出現在什麼人的手里。眼下終于有了眉目,卻是她最不願見到的一種結果。更何況……人家只還了她一只鞋。

    可是現在該怎麼答呢?藥不是她送的,罪卻由她急著認了。金珍跪在鳳羽珩面前,一時間傻了眼。

    鳳羽珩挑唇冷笑,這就叫遇事則亂,她詐的就是金珍的慌亂。

    鞋送到許大夫那里,許大夫做賊心虛,定會聯想到今日之事。就算韓姨娘紙條上不說,她也明白,定不可能是沈氏直接與這大夫說話,那麼金珍就正好是個橋梁。許大夫的鞋必然會到金珍手里,金珍怕自己與李柱的事情被暴光出來,也必須得到她面前取回那碗做了手腳的藥,以求寬恕。

    “許大夫手下的丫頭實在大意。”鳳羽珩幫她把話圓了過來,“不過母親既然囑咐金珍姑娘盯著這邊的藥方,那自然就是要讓姑娘對二少爺的病多上些心。藥都能送錯,金珍姑娘這可算是沒當好差事啊。”

    金珍低垂著頭,顫著聲認罪︰“是奴婢的疏忽,沒有去客院盯著。不知……那藥二少爺服了沒有?”

    她抬起頭,滿帶期望地看向鳳羽珩,多希望隔壁屋里那只空碗不是喝光的藥啊!

    “沒喝。”鳳羽珩到是真給了她希望,眼見金珍長出了一口氣,卻又緊跟著來了一句︰“藥還留著,金珍姑娘快些給父親送去吧。”</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