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74章 玄天冥,誰給你的膽子毀我的東西?

第74章 玄天冥,誰給你的膽子毀我的東西?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仙雅樓是一座酒樓,也是京城一處特別的所在。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

    說它特別,最主要的還是特別在其選址上。

    京城有個城心湖,一向是閑人雅士最感興趣的所在。每到夜晚更是有許多人會在湖上泛舟,配上一曲琴音,喝上一盞清茶,手中折扇一搖,拉風把妹裝13,一樣都不差。

    而在這城心湖的最中間,有一座建在湖面上的、全京城價錢最貴、菜最好吃、位置最難定的酒樓,就是仙雅樓。

    所有來仙雅樓吃飯的食客,都要在湖邊先花銀子雇一只小搖船,讓船夫載著你送到酒樓門口,吃完了飯再同樣雇一只小船搖回去。

    鳳羽珩三人就是這樣來的。

    黃泉顯然對這仙雅樓十分熟悉,還在船上時就指著那處給鳳羽珩介紹道︰“殿下九歲那年自己開著玩兒的,沒想到開來開去到開出名氣來了。京里不管是貴公子還是小姐,都以能到仙雅樓吃飯為榮。從前只是包間雅座難訂,現在就連堂食都不太容易訂到了。”

    清玉听著乍舌︰“請我們小姐到這里來的人到底是誰?”她是在御王府下聘之後才來的鳳家,對黃泉口中的殿下印象很是模糊。

    黃泉笑嘻嘻地說︰“自然是這里的主人嘍。”

    正說著,船靠岸了。

    酒樓里立即有人上前迎客,見上來的是三位姑娘,便有小二問了句︰“三位可有訂桌?”

    黃泉一拳頭就招呼過去︰“我來這里還要訂桌?”

    小二一愣,很快就將黃泉給認了出來——“喲!是黃泉姑娘。”

    還不等他多說話,仙雅樓里一位穿著體面看上去四十多歲的男子踱步而出,先沖著黃泉點了點頭,然後向鳳羽珩深施了一禮︰“王妃。”再側過身做了個手勢︰“里面請,王爺在三樓。”

    鳳羽珩原本對這稱呼不是很習慣,但有的時候忘川和黃泉會這麼叫,她便也不會覺得太突兀。只是一听到那人就在三樓時,這一聲王妃就叫得她有些微的臉紅。

    一向嘻嘻哈哈的黃泉在上了樓梯之後也嚴肅下來,搞得清玉也跟著緊張。

    直到掌櫃的親自將三人引領到三樓一個雅間的門口時,鳳羽珩看到了白澤。

    她抽了抽眉角,就想起當初在深山里的初遇,那朵一直在她腦里浮動著不肯散去的紫蓮又清晰了幾分。

    掌櫃的將三人交給白澤後又回到了樓下,白澤咧開嘴沖著鳳羽珩笑了一氣,什麼也不說,氣得鳳羽珩直拿眼楮剜他。

    總算這白澤還能想起來正事,只一會兒便收起笑臉,返身將門推開,沖著里面說了句︰“主子,您等的人到了。”然後沖著黃泉做了個手勢,黃泉便拉著清玉一起跟著白澤離開。

    清玉起初還不放心,是鳳羽珩同她微點了點頭,小丫頭這才不甘願地跟著黃泉走了。

    而鳳羽珩自己,則站在房門口,好半天都沒敢邁近一步。

    兩個人一個在門里,一個在門外,就像較上了勁兒般,誰也不說話,里面的不出來,外面的不進去,就這麼僵持了足有一柱香的工夫。

    到底是里面那人無奈地嘆了口氣︰“我腿不方便,你總不能讓我親自過去請你。”

    她這才回過神來,那一句“腿不方便”,卻讓她的心又跟著揪了幾下。

    鳳羽珩曾想像過兩個人再重逢時的場面,她一度認為自己一定首先追問他的腿和臉到底是傷在誰的手里,然後將仇人的名字記下來,將來一定要幫他報仇。

    眼下她也的確準備這麼說,可就是有些話明明心里想得很清楚,一說出口卻偏偏變了味道。

    就像現在的鳳羽珩,進了雅間,回手關了門,再走到玄天冥面前沖他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傷了腿毀了臉,你怎麼不干脆把命也丟了算了?”

    她真想抽自己一個嘴巴!

    玄天冥到沒覺得有多意外,這丫頭從始至終就沒給過他一句好話一個好臉色,想想當初在大山里的待遇,他覺得現在已經算是不錯了。

    于是攤攤手,靠在輪椅背上看著她,道︰“命若丟了,誰回京里來給你撐腰?”

    她條件反射般地就還了口︰“沒你我一樣收拾他們!”

    玄天冥失笑。

    她就看著面對這人唇角微微向上彎起,那弧度剛好觸動她的心,忽悠忽悠的,斗嘴的話就說不下去了。

    愣愣地看著面前這人,黃金面具打得很精致,上頭甚至還有細膩的雕琢,那朵紫蓮就透過眉心的小孔若隱若現,奇異般地將這男人襯托出幾分妖氣來。

    她也不怎麼想的,竟然沒有任何征兆地抬起爪子,直奔著那面具就伸了過去。

    卻在指尖剛剛觸及到金屬質地時,被一只手輕輕握住。

    “你干嘛?”他說得無奈,“很難看。”

    她忽地就轉過頭,背對著他,小嘴倔強地緊抿在一起,眼楮直勾勾地盯著一處無名的角落。

    有一股液體涌在眼眶被逼著不肯流出,憋屈得難受。

    玄天冥也是一愣,看著那別扭的背影,只覺這丫頭好像比在大山里的時候更瘦了。

    “鳳家直到現在還敢不給你吃飽飯?”他心里起了念頭,話就隨口問了出來,像是嘮家常一樣伸出手去扯她的袖子,“我以為周夫人去了一趟之後至少他們應該知道收斂些,你怎麼還是這麼瘦?”

    她被他扯得也沒了脾氣,回過身來將他手打開,“後來吃得還行了,我這是底子好,省得吃胖了還得減肥。”

    玄天冥可沒听說過減肥這個詞,獨自想了一會兒,才總結出來可能就是女孩子怕胖,氣得直搖頭︰“你才多大?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哪有那些個說道。”

    “嘿!”說到這個,鳳羽珩來勁兒了,一扭身,騰地一下就坐到桌子上,兩條腿晃晃當當地懸著。“你也知道我小啊?我這麼小你著急下什麼聘禮啊?還說什麼十五歲及笄就讓我嫁過去,沒見過這麼猴急的。再說——”她挑眉,“你問過我願不願意嗎?”

    “小時候訂下親事那會兒,也沒有人問過我願意不願意。”他實話實說,“賜婚這回事,咱們誰說了都不算。”

    鳳羽珩緊擰著眉,原本晃悠著的雙腿忽然就停了下來,愣愣地看著他——

    “這麼說,你是不願意的?”

    玄天冥搖頭,“這是什麼邏輯?”

    “為何下那麼重的聘禮?”她問出一直想問的問題,“什麼時候知道我是鳳家二小姐的?”

    他老實回答︰“回京那天在城門口看到了你,我便讓白澤去查。那些聘禮……是我欠你的診金。”

    她搖搖頭,盯著他的雙眼︰“診金你已經付過了。”

    “二十兩太少了。”

    “不少。若沒有那二十兩,我回不了京城。”

    兩人皆是一陣沉默。

    他想到那晚深山里看到她手彈石子收拾壞人;想到她連拖拽地把自己從那山縫里帶出來;想到她為他刮肉接骨;亦想到她離開始時,那落寞又孤單的瘦弱身影。

    而她,則想到從西北到京城,這一路驚險逃亡,全靠他給的那二十兩支撐度日。

    鳳羽珩倔強的毛病瞬間就又犯了,竟從桌上直接就往玄天冥身上撲,伸手就要去奪那面具。

    “你給我看看。”

    玄天冥被她嚇了一跳,趕緊將人接住,一邊躲著她的手一邊叫著︰“珩珩,別鬧。”

    她搶了幾次沒搶到,便听話地將手收回,人卻還趴在他身上,一只手死死地抓著他的前襟,有兩滴淚“撲突撲突”地滾落下來。

    完全沒有征兆地,鳳羽珩哭了。

    她哭得很委屈,卻沒發出一點聲音,嗓子憋得又酸又痛,兩排銀牙咬得咯咯直響,鼻涕都跟著一把一把地往下流。

    在玄天冥還沒去西北打仗那些年,有很多女孩曾在他面前哭過,包括那個被他一把火燒了王府的異性王的女兒。

    可卻沒有哪個女孩能哭得這麼單純真誠,又……這樣不顧形象。

    忽地就涌上來一陣心疼,從來沒有過的陌生感覺襲上心來,玄天冥下意識地就伸出手去揉上她綿軟的發,哄孩子一樣地語氣同她說︰“乖,不哭。”

    她卻哭得更凶了。

    他沒辦法,忍著腿上被她壓得陣陣痛疼,將這孩子攬在懷里,一下一下地輕拍她的背。

    是啊!這就是個孩子。才剛剛十二歲,足足晚生了他八年。

    “是不是後悔了?要嫁的人是個毀了容的瘸子,失望了吧?”

    他本是故意逗她,誰知道原本還窩在他心口哭得極沒品味的鳳羽珩突然抬起頭來,眼淚雖然還掛著,卻不再抽泣,只是盯著他看了好半晌,才幽幽地開口道︰“我跟那位大夫好不容易治好的腿,怎麼又斷了?”

    他從懷里摸出一方帕子,一下一下地給她擦著眼淚鼻涕,“你走之後,我跟白澤沒能安全出山,就在山口處遇了埋伏。”

    他說得輕松,就好像只是打了場小架。

    實際上,那一場埋伏,幾乎要了他跟白澤的命。

    “是什麼人設的埋伏?”她想了想,“敵國?”

    他搖頭,“不像。這件事情在查,你不要太往心里去。”

    鳳羽珩怒了,“腿也瘸了,我最愛看的臉也毀了,玄天冥,誰給你的膽子敢這樣毀我的東西?”</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