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75章 鳳羽珩,你給我滾蛋

第75章 鳳羽珩,你給我滾蛋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他被罵愣了。復制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69%71%69%2e%6d%65

    玄天冥,好像打從出生起就沒有人這樣叫過他。

    父皇和母妃都叫他冥兒,其它人都叫他殿下,從西北回來封了王之後便叫他王爺,他自己都差點忘了原本是叫玄天冥的。

    要說大膽,這丫頭的膽子比他可大多了吧!有誰敢這樣子直呼他大名?

    不過……

    她的東西?

    身上的人也不知又想到了什麼,突然一下子跳起來,後退兩步,對著他的腿左看右看。

    “你干什麼?”

    “臉不讓看,腿我看看行不行?”

    這一次玄天冥到沒拒絕,只是問她︰“你要怎麼看?”

    她湊上前,就在他身前蹲下,小手輕輕地搭上他的膝蓋︰“我就捏幾下,你忍著點。”

    說好是捏幾下,可鳳羽珩的職業病一上來,怎麼可能只是捏幾下那樣簡單。

    只見她掌腕翻動間,手法獨特又嫻熟地在他膝關節處直按向幾處穴道、骨縫,再捋筋、嘗試伸展。

    玄天冥疼得直冒冷汗,她終于停了下來。

    粉碎性骨折。

    這是她給下的結論。

    兩個膝蓋骨全碎,比上次在深山里的骨折嚴重多了。可惜古代沒有拍片子的機器,無法在表皮外就確定到底嚴重到什麼程度。

    不過她還是松了口氣,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提著的心也總算放了一些下來。

    鳳羽珩的目光開始往上移,一直移到另一個關鍵部位。

    玄天冥頭上冷汗又湛了一些下來︰“你又要干什麼?”

    她翻翻眼皮,琢磨道︰“听說你傷到了那個地方,今後子嗣艱難……”

    “滾蛋!”

    他真想揍人了!

    鳳羽珩吸吸鼻子,很沒形象地用抽子抹了一把眼淚,又坐回到桌子上繼續晃悠她的兩條腿。

    玄天冥實在不願意就這個問題再繼續探討下去,干脆擺擺手︰“換個話題。”

    她點頭,“那咱們說點兒高興的吧!”

    在確定了他的腿她八成能治之後,鳳羽珩總算心里痛快了些,隨手摸了桌上的一只茶碗喝了一口,然後笑眯眯地像嘮家常般跟玄天冥講起回到鳳府之後的鎖事。

    一樁樁一件件,零零散散的,被她說得生動又有趣。

    玄天冥都听上了癮,還時不時會插嘴與她共同探討諸如“那沈氏後來怎麼樣了”、“鳳子皓真是個廢物”之類的話題。

    總之,鳳府的生活被鳳羽珩總結為——“收拾他們特別有樂趣。”

    玄天冥亦點點頭,回了一句寵溺至極的話——“你玩得高興就好。”

    這話說得就像整個一座鳳府都是鳳羽珩的掌中玩物,實在是很對她的脾氣。

    于是,這丫頭得寸進尺地指了指玄天冥——“你這性子,甚合我意。”

    她說這話時,眼楮里又閃出那種精明賊亮的光,就像當初在大山里偶爾露出的小聰明小狡黠,古靈精怪,總能將他吸引。

    “過來。”他沖她招招手。

    待她走近,才從脖子上摘下一枚用棕色繩子編掛著的翡翠貔貅。

    “十歲生日那年父皇給的,有一位雲游的道士曾說這只貔貅最終的主人將是這天下之母。”

    他說得輕松,鳳羽珩卻嚇了一跳。

    “你不是當不了太子了麼。”再瞅瞅那貔貅,“有這樣的物件在手,只怕會引來許多麻煩。”

    “你怕麻煩?”他反問。

    她搖頭,“不怕。”

    “那就戴著。”

    她便乖乖地伸長了脖子,讓他幫著掛到頸上,只是有點長了。

    “回去我重新編條繩子吧。”她笑著將貔貅塞到衣服里,然後看著他認真地道︰“玄天冥,我沒什麼可送給你的。但如果有一天你願意,我想親自為你再接一次骨。”

    他點頭,“好。”

    兩人相視而笑,明明只接觸兩次,卻像是已經相處多年的老友般,默契十足。

    “明日我會讓王府里的管家到鳳府走一趟,助你將三個店面的帳目盤點清楚。”玄天冥一一與她交待著,雖然知道這丫頭自己也能應付,可他就是不放心,總想著要幫她一把。“另外,你父親鳳瑾元一共養了九名暗衛,其中六名只是三流打手,底子一般。但還有三名是花了高價在江湖聞名的殺手組織無影閣里雇佣來的,你若對上他們,一定要小心。”

    他認真是囑咐著,就像在告誡一個孩子。

    鳳羽珩也認真地听著,就像一個好學生。

    終于他的話都說完,她才意識到出來許久,是該回去了。

    他瞧出她心思,也不多留,只道︰“我會經常去看你。”

    鳳羽珩也不知道是腦抽還是怎麼著,隨口就來了句︰“要不你搬到我那園子去住得了。”

    呸!

    說完就反了口︰“我的意思是我分給你一個院子。”

    玄天冥在深山里初遇鳳羽珩時,就發現這丫頭跟他以往所接觸過的女子不太一樣,如今再次證實,鳳羽珩跟別的女子——真的很不一樣。

    “快回去吧。”

    鳳羽珩听話地踱步到門口,忽然又想到了什麼,回過頭來跟他說︰“上回周夫人去鳳府時說了你做過的那些事,我覺得咱倆挺合拍的。那什麼……你下次再出去坑人的時候,記得帶我一個。”

    說完,轉身就走了。

    于是,縱是在外人看來最是任性妄為無法無天的九皇子,也有點跟不上鳳羽珩的節奏了。

    他真的是找了個好王妃啊!

    鳳羽珩也沒心思再去看那古董店了,帶著黃泉和清玉直接就回了鳳府。

    可惜,這座鳳府就是同她五行不合,原本很好的心情在一只腳剛邁進府門時就被打散。

    管家何忠一直就在門口等著鳳羽珩回來,一見了她,趕緊上前來行禮,急聲說了句︰“二小姐快到府衙去看看吧!老爺和大夫人都被京兆尹大人給請到衙門去了!”

    這才想起之前在百草堂的那檔子事。

    鳳羽珩一拍腦門兒,“真是煩啊!”轉身領著兩個丫頭上了何忠早就備好的馬車,又匆匆往府衙趕去。

    她到時,京兆尹李大人正在後堂對這起案件進行廳外調解。

    可調解是調解,卻沒忘在鳳瑾元到來之前,將那被押送回來的掌櫃先給暴打一頓。

    笑話,九皇子的隨身侍從親自來關照的,他要不打這掌櫃,九皇子就得打他。

    鳳羽珩款步而入,一眼就瞧見正趴在地中間,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原百草堂掌櫃。

    而沈氏則站在旁邊不停地抹眼淚。

    她快走了兩步,先沖著京兆尹行了個禮,像模像樣地道︰“民女鳳羽珩,見過大人。”

    那京兆尹此時就覺得自己特別沒出息,鳳羽珩一行禮,他騰地一下就站起來了,連說︰“不敢不敢!”恭敬畏懼的程度比見著鳳瑾元更甚。

    還不等鳳羽珩起身,沈氏瘋子一樣就撲了上去,一把抓住鳳羽珩的頭發拼了命地撕扯——“你這個惡女!我打死你!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這一下可把那京兆尹給嚇壞了,如果未來的御王妃真在他的府衙里被鳳家大夫人給揪掉了頭發,那位六親不認的九皇子還不得滅了他全家啊?

    他反應也夠快,隨手就抄起桌前的硯台,對準沈氏的手腕就砸了過去!

    京兆尹年輕時也是練過幾天功夫的,再加上離得本就近,那硯台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沈氏腕上。一汪墨汁濺出來,揚了她一臉。

    沈氏吃痛松手,又抱著自己的手腕哇哇大叫。

    何況鳳羽珩也不傻,頭發被扯了一下可不能當做沒事一樣。沈氏不是喊麼,她也會——

    “父親!好疼!好疼啊!阿珩的頭發是不是要掉了?是不是連頭皮也扯下來了?嗚,好疼,怎麼辦,剛才御王殿下還夸女兒這頭發養得好,這下全毀了!”

    這下所有人都傻了!

    鳳瑾元扭頭就問清玉︰“今日見到御王了?”

    清玉點頭︰“奴婢們隨二小姐去查看鋪子,御王殿下派人請小姐到仙雅樓用膳。”

    鳳瑾元瞬間就緊張起來,趕緊去扶了鳳羽珩到邊上坐下,然後關切地問︰“很疼嗎?阿珩別急,父親這就幫你叫大夫。”隨即扭頭沖那京兆尹道︰“勞煩李大人幫忙請個大夫來吧。”

    京兆尹連連應聲,吩咐下人即刻去請大夫來。

    鳳羽珩戲做得十足,大眼楮里蒙了一層霧氣,委屈地問著沈氏︰“母親為何要動手打阿珩?阿珩到底做錯什麼事了?”

    鳳瑾元對這沈氏真是深惡痛絕到了極點,也不等她說話,揚起手“啪”地就是一巴掌扇了過去——“惡婦!”

    要說最為難的就是京兆尹了,這屋子里的人,除了那個趴到地上的掌櫃之外,他哪個也得罪不起呀。

    無奈之下,只好沖著鳳瑾元深施一禮︰“請鳳大人體諒下官,既然是家事,就請大人回到府中再行審問吧。”然後又跟鳳羽珩道︰“下官接到二小姐報官,立即開堂審理。已經證這人販賣假藥事情屬實,但他也的確是鳳家大夫人的表親。所以冒認官親一罪不算,只假藥一案下官判他監禁三年,二小姐可還滿意?”

    沈氏一瞪眼︰“你是京兆尹!你定的案還要問她滿不滿意?”

    京兆尹理都沒理沈氏,就一門心思等著鳳羽珩的回答。

    鳳羽珩捂著頭皮,眼中帶著濃濃霧氣,“大人斷案公正,實乃青天啊!”</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