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77章 說來就來的背叛

第77章 說來就來的背叛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沈氏嚇得倒退了好幾步,哆哆嗦嗦地說︰“我哪有藏銀子?這麼大一座鳳府,哪一處不需要開銷,銀子還不是都填到這府里了。比•奇•中•文•網•首•發再說……再說我說五六萬也就是一個估計,隨口那麼一說的。對!”她有了主意,“我是被那賤丫頭氣的!氣急了什麼話都說得出來!老爺你也知道我這性子,一著急就什麼話都往外說,實在是有口無心啊!”

    鳳瑾元一想也是,沈氏就是個沒腦子的,被逼急了亂說話也是有的,不由得信了幾分。

    鳳羽珩到也不急,只幽幽地說︰“沒關系,今日出府正好遇到御王殿下,殿下見我管鋪子挺累的,就說明日會派個人來幫我查帳。待帳冊都查完,自然就能還母親清白了。”

    “二妹妹!”鳳沉魚覺得自己再不做點什麼,她母親的地位要保不住啊!沈氏一倒台,她還算什麼嫡女?于是趕緊道︰“不管是不是母親的錯,姐姐在這里都給你賠不是。至于那些銀子……”她轉頭看向鳳瑾元,“如果父親體恤女兒,願意在女兒出嫁時多給些嫁妝,那女兒能不能先支出這些嫁妝,用來補給二妹妹?”

    鳳瑾元好一陣感慨,他這個大女兒實在是太懂事了。

    “沉魚。”他輕拍沉魚的肩,“為父說什麼也不能委屈了你,你的嫁妝將來會是鳳家的臉面,誰也要不走。”說著話,看向了鳳羽珩。

    鳳羽珩挑眉︰“父親看我做什麼?阿珩可沒說要大姐姐的嫁妝。總之明日御王府必會派人來幫著女兒查帳冊,那女兒就先表個態,如果查出確實是賠了銀子的,那家里補貼進去的那些女兒自會補上。如果查出來是有盈余的,那些銀子女兒也一文不要,都算做這些年女兒沒在父親還有祖母跟前盡孝的補償。”再看看想容和粉黛,又補了句︰“恩,阿珩也希望能用那些錢多多少少給兩位妹妹補些嫁妝。”

    粉黛就愛听這樣的話,當下就樂了,脆聲聲地回了句︰“謝謝二姐姐!”

    想容也起身施了禮,輕語道︰“想容謝謝二姐姐。”

    韓氏掩著嘴咯咯笑了一陣,扭頭跟老太太說︰“大夫人都說鋪子一年能賺五六萬,就算這話里有水份,想來也不至于是賠錢的。妾身真是要替四小姐謝謝二小姐,謝謝老太太關懷了。”

    鳳羽珩知道自己根本要不回來前些年的贏利,索性就將利益均攤。財聚人散,財散人聚,這個道理她還是懂的。這下不止想容和粉黛有,她也說了是孝敬給父親和祖母的,鳳瑾元或許拉不下那個臉面要錢,但老太太一定不能不佔這個便宜。

    果然——“那明日就請御王府的人好好查查,如果真有盈余,沈氏,界時我限你十日之期將所有銀兩一並補齊!”

    老太太一句話,宣布了這起事件的最終解決辦法。沈氏無力抗辨,鳳沉魚也不知道還能再做何努力,這娘倆只覺得被鳳羽珩折騰得精神上都疲憊了。

    母女二人對視一眼,皆在對方眼中看到一個訊息︰除去鳳羽珩。

    當晚,燈色清淡,同生軒內,鳳羽珩正將一份藥水遞給黃泉︰“到金玉院兒給滿喜送去,記著,要偷偷去,不能被任何人看到。”

    黃泉立馬領會精神︰“那滿喜是咱們的人?”

    鳳羽珩點點頭︰“對。以後這東西每隔五天要送一次,你記得提醒我些。”

    黃泉應下︰“奴婢記著了,這就去。”

    黃泉匆匆離開,沒走正門,也不知道從哪里七拐八拐地就繞得不見了影子。

    再回來時,帶回了滿喜的消息︰“小姐,滿喜說沈氏已經暗中派人給娘家送了信,只是並不知曉信上究竟說了些什麼。但她說沈氏的娘家人如今就在京里,只怕最多一個時辰就能送到了。”

    鳳羽珩對滿喜能傳來這樣的消息表示很滿意。

    黃泉又問了句︰“要不要劫下來?”

    她搖頭,“不用,正好我也想會會沈家的人,看看那一家子皇商到底有些什麼本事。”

    “好。”黃泉不再多說,侍候了鳳羽珩洗漱之後就退了出去。

    鳳羽珩依然不習慣留丫頭守夜,哪怕出了鳳子皓的事後姚氏一再勸她,她還是覺得有個人坐在床邊根本就睡不著。

    更何況,如果真有人天天惦記著在夜里殺死她,大不了她晚上回藥房的休息室里去睡就好了。

    想到她的藥房,很自然地就想到玄天冥的腿。

    雖說比外界傳的要好上許多,可是說實話,鳳羽珩並沒有太大的把握在這種醫療設備稀缺的年代能治好雙腿嚴重粉碎性骨折。

    她撫上胎記,閃身進了空間,直奔二樓。

    藥房的二樓主營醫療輔助用品,有簡單的醫療器械,最主要的,休息室里有一個她常備著的手術箱,里面不但手術刀具一應俱全,一些常用的手術用品也有。

    鳳羽珩在箱子里翻找起來,不一會兒就挑出幾枚固定骨頭用的鋼釘,還有幾枚肉釘,她又去外面一個私人櫃台里找出腿部石膏。

    雖然對于一場正規手術來說這些實在是太少了,但是沒辦法,在情況危急的時候,拼的就不是裝備,而是技術。

    她相信自己是技術型選手,想當年在中東的戰場上為搶出來的兄弟做緊急處理時,條件可比現在艱苦多了,她還不是把那腸子都流了滿地的兄弟的命給搶了回來。

    鳳羽珩在藥房二層挑挑撿撿,足足折騰了近兩個時辰,才算是把要為玄天冥接骨時能用到的東西都準備齊全,甚至包括生理鹽水、注射用葡萄糖還有一套吊瓶和針頭。

    她真是慶幸自己那時候對這間藥房有夠上心,各種藥品應有盡有;也真是慶幸自己有夠貪財,會時不時將部隊里的好東西折騰一些到這邊售賣。記得穿越之前才剛剛帶出一批還沒來得及打上批號和名字的藥品,沒等賣呢,自己就跟著飛機一起duang的一聲炸沒了。

    看著自己這間藥房,鳳羽珩覺得這里的每一樣東西都不應該浪費,在這種沒有中成藥、全天下都在喝苦藥湯子的年代,她若是將這些藥慢慢放出去,那銀子還不嘩嘩的往兜里裝啊!

    到時候不就可以變身白富美迎娶高富帥走上人生巔峰?

    一瞬間,似乎看到那個坐在輪椅上的玄天冥又站了起來!恩,終于那人第一次在她鳳羽珩面前站起來……只是還沒等得意呢,就听到外界似乎有輕微的響動傳來。

    鳳羽珩眉目一凜,跳脫出線的神經迅速回收,算計著自己所在的位置,下了半屋樓,再往左邊移了兩步,這才撫上胎記回到現實。

    她出現時,正好掛在房間的屋梁上,就見門口有個身影正小心翼翼地穿過外廳往里間走去。

    鳳羽珩用兩條腿勾住梁上木柱,整個人倒掛下去,像是看風景一樣悠閑自在地看著那身影逼進自己的睡榻。

    她將身子晃了幾下,索性蕩起秋千,剛好蕩到一定高度時可以躍過榻前的屏風看到里面那人的一舉一動。

    只見那人走到榻邊,彎下腰,隨手往床底下扔了個東西。然後頭也沒回,急匆匆就返身回到門口,輕手輕腳地把門打開條縫,擠了出去。

    鳳羽珩最後用力一蕩,人猛地騰空躍起,還在空中翻了個跟頭,然後平穩落地。

    她活動活動筋骨,對這身體初次進行高難度動作試驗表示還算滿意。

    只是剛才進來那個……

    鳳羽珩眉心緊擰,猶自思索了一會兒,便又將擰在眉心的結又散了開。

    孫嬤嬤,在她意料之內。

    她們三人被送到西北三年,鳳府里那麼多從前的下人都被趕了出去,唯獨孫嬤嬤留了下來,而且現在還能回來繼續服侍姚氏,這本身就說不通了。

    只是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之前發生了那麼多事孫嬤嬤這顆棋對方都忍著沒有動,鳳羽珩左琢磨右琢磨,那背後的雇主都不像是沈氏。

    說起來,她對孫嬤嬤的懷疑其實並不深,多半也只是猜測和推理。從她個人的感情上來講,孫嬤嬤是否背叛並沒有多大的關系,但如果姚氏知道這事實,只怕會很傷心。

    不過鳳羽珩並不打算刻意隱瞞,這座鳳府的無情她領教得越多就越是失望。早晚有一天等她做完所有的事,或是突然對所有事都不再感興趣,她必然會離開。到那時,姚氏和子睿一定是要跟著她走的。

    她總得一點點的將姚氏的失望感培養起來,才不至于到分離的時候割舍不開。

    快走兩步到了床榻邊,鳳羽珩蹲下身去,將半個身子都探到床榻下,總算是將那個東西給摸了出來。

    人踱到窗邊,借著窗外透過來的隱隱月亮去看,就見一個小小的布娃娃上插滿了細密的縫衣針。再將那娃娃翻過來,便看到粘在上面的一張紙條上清清楚楚地寫著“鳳子皓”三個大字,下面還配上了生辰。

    鳳羽珩失笑,老套的把戲。

    卻不曾想到,把戲雖老套,對方卻為她準備了一個說服力很強的藥引子……

    次日往舒雅園去請晨安,因為姚氏和子睿也去,孫嬤嬤自然是要跟著侍候。

    鳳羽珩有留意她的言行,卻見對方掩示得極其自然,若不是她昨夜親眼所見,根本瞧不出任何問題來。

    一行人走到舒雅園,剛繞過院兒里的小池墉,子睿就被後面急匆匆跑來的小丫頭撞了一下。

    孫嬤嬤最先開了口︰“干什麼毛毛燥燥的?”

    那丫頭一見是鳳羽珩,立時就“呀”了一聲,然後急著道︰“這事兒還真跟二小姐有關,二小姐快跟我去見老太太!”</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