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79章 本王說話,什麼時候輪得到你插嘴

第79章 本王說話,什麼時候輪得到你插嘴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在鳳子皓的哭鬧中,到金玉院兒去搜查的人回來了。【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其中有兩個小丫頭臉上明顯掛了彩,一邊走還一邊哭。

    老太太不待見地問了句︰“怎麼回事?”

    趙嬤嬤走到老太太身邊,攙了她的胳膊答道︰“是讓大夫人給打的。見我們去搜院子,大夫人就鬧了開,抓著兩個丫頭不停地打。”

    老太太氣得直哼哼︰“這種惡婦怎麼配做我鳳府的主母!”

    趙嬤嬤扯了扯老太太的袖子,將手里的東西遞上前︰“這是在大小姐的枕頭底下發現的。”

    這話所有人都听見了,一個個皆抻長了脖子往這邊看,鳳子皓更是一瘸一拐地湊上前。

    老太太將那東西拿到手里時,雙手都是顫抖的。人活到這個歲數什麼沒見過,一個行巫蠱之術用的娃娃居然在鳳沉魚的枕頭底下給翻了出來。

    她看向娃娃的背面,明晃晃的寫著鳳子皓三個字,還有他的生辰。老太太就覺心里一寒,為何這些孫男弟女的一個也不讓她省心啊!

    “鳳沉魚!”鳳子皓一見這東西瞬間就翻臉了,“鳳沉魚!你個毒蠍心腸的女人!竟敢如此詛咒于我!”

    鳳沉魚簡直比竇娥還冤,她枕頭底下什麼時候有過那種東西?就算鳳子皓不是個正經的,可到底是她親哥哥,她怎麼可能害他至此?

    “祖母!”她兩眼含淚,整個兒身子都瑟瑟地輕抖著,“沉魚沒有害哥哥,那小人不是沉魚扎的!”

    “那為何會在你的枕頭底下搜出來?”鳳子皓指著沉魚罵道︰“我不過在你枕頭邊兒趴過一次,你這女人竟然想把我詛咒死!”

    “我沒詛咒你!”

    兄妹倆就當著眾人的面吵了起來,鳳羽珩將子睿拉到一邊,兩人坐在花壇上一邊看風景一邊嘮嗑︰“子睿以後可不能跟大哥哥學,听到沒有?”

    鳳子睿用力地點頭︰“姐姐放心,子睿是好孩子,不做壞事。”

    院子里一陣鬧騰,老太太這陣子身子本就不好,天天不是被這個氣就是被那個氣,這都連著多少日子了,就沒消停過。她就覺著這血脈啊呼呼的往上涌,那天在松園犯病時的那種感覺又找來了。

    她嚇得趕緊去摸袖袋里鳳羽珩給的藥,拔開瓶塞就往嘴里倒了一下,過了半晌,總算平穩下來。

    不由得又想到鳳羽珩的好,再一看,她那二孫女正抱著小孫子在花壇邊說話,姐弟兩個親昵貼心,鳳子睿虎頭虎腦的樣子是越看越好看。

    再瞅瞅這邊的兄妹二人,同樣是一個娘生的,此刻卻紅眉毛綠眼楮地不停大吵。要不是一個身上有傷,一個還能記著要矜持,只怕這會兒都要扭打在一起了。

    老太太不由得瞪了姚氏一眼,要不是姚家突生變故,現在鳳府的日子該有多好!

    院子里正鬧著時,鳳瑾元下朝回來了。

    本來就黑著臉的宰相才一進院兒就听到鳳子皓的一聲怒罵︰“老子當初怎麼沒睡了你?”

    “你是誰的老子?你要睡了誰?”鳳瑾元就覺得自己真是作了孽才生出這麼個玩意,當下三步並做兩步沖到鳳子皓面前,照著他的頭砰砰就是兩巴掌,直把個鳳子皓打得是七葷八素。

    鳳子皓也沒看清楚是誰打的,下意識地開口就罵︰“哪個王八羔子敢打老子?”

    再一看是他自己的老子,瞬間就蔫了。

    沉魚撲通一聲跪到地上,抓著鳳瑾元的衣袍哭訴︰“父親,沉魚實在是太冤枉了,沉魚真的沒有做過詛咒哥哥的事啊!”

    鳳瑾元看了一眼沉魚,又回頭瞅了瞅那紫陽道長,皺著眉問道︰“道長怎麼來了?”

    老太太拉了鳳瑾元一把,將之前發生的事與他說了一遍,只見鳳瑾元一跺腳——“糊涂!”

    老太太不明白,“怎麼就糊涂了?當年紫陽道長說的話你不也是深信不疑的?他說阿珩是災星,說沉魚是鳳命,這些不也都……也都正在應驗著。”

    鳳瑾元原本覺得紫陽這個時候來鳳府實在是有些添亂,但一說到災星,他也不得不想這些日子發生的這些事情,好像自從鳳羽珩回了府,鳳家就沒消停過。難不成這丫頭真的與鳳府相克?

    他剛將疑惑的目光往鳳羽珩身上投去,這時,原本在門口站著的管家何忠突然一路狂奔到他面前,俯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

    鳳瑾元面色一凜,趕緊指著紫陽跟何忠道︰“快!把他捆起來扔到後院兒柴房!快!”

    何忠二話不說,一個手勢招呼了一眾小廝,三兩下就將紫陽給捆了個結實。

    眾人誰也不明白怎麼回事,紫陽嘴巴里被塞了棉布也是一點聲音發不出來。

    鳳瑾元跟本來不及解釋,只是警告眾人︰“今日之事誰也不許再提!”

    此時,就听大門口有個透著幾分慵懶又帶著些許玩意的聲音說︰“什麼事情不許再提?”

    緊接著,有個尖細別扭的聲音高唱了一句︰“御王殿下駕到!”

    鳳府眾人腦子“嗡”地一聲就炸了起來!

    御王?駕到?

    那尊斗戰聖佛親自來了?

    鳳瑾元腿肚子都直轉筋,他做宰相這麼些年,與皇子打交道也算是日常行為。可就偏偏這個九皇子,他是從頭到尾都沾不上一點邊兒,就連當初人家與鳳羽珩訂了親,他也听別人說九皇子在外放出話來,訂親是給皇後一個面子,到時候娶不娶還是他自己說了算。

    所以這門親事曾一度的被很多人遺忘,甚至皇上還將那異姓王的女兒又賜給九皇子一次。

    之所以他當時興起了想把沉魚換過去的念頭,無外乎就是想著九皇子大勝歸來必定被立為太子。到時候他聯手眾臣向皇上施加壓力,已經換過庚貼的親事說不定就成了。就憑鳳沉魚的美貌,即便這九皇子當時不干,過不了多久也是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的。

    但是現在,鳳瑾元卻開始後悔跟這九皇子有沾染。除去他的一身傷疾外,這人越來越難琢磨的性子也讓鳳瑾元有些避而不及。

    就像現在,那人突然來到鳳府,他們鳳家一點準備都沒有。更要命的是,九皇子駕到怎麼可能會有好事,只怕又是要掀起一場禍端啊。

    一聲御王駕到,緊接著,一頂玉制轎攆被四個腳夫抬了進來,在那轎攆之上,懶洋洋地坐著一個紫袍男人。他臉上戴著的黃金面具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晃得人不敢直視。

    鳳府眾人全部跪地迎接,高呼︰“御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鳳羽珩微抬頭瞪了玄天冥一眼,就見那人的目光剛好也向她投來,四目相對,竟是彼此都給了對方一個白眼。

    玄天冥一點兒讓轎夫放下玉攆的意思都沒有,只慵懶地抬了一下手,就听身邊的大太監道︰“平身!”

    鳳家人這才站了起來。

    鳳瑾元主動上前一步,開了口道︰“不知御王殿下駕到,有失遠迎,還忘殿下恕罪。”

    玄天冥瞅著鳳瑾元,好半天都沒有說話,只一下一下地擺弄著手里握著的鞭子。

    鳳瑾元知道,就是這條鞭子,要了皇宮大內幾十御林軍的性命。

    “鳳大人還沒有回答本王的話。”玄天冥又開了口,明明他就說得慢悠悠的,人像是快要睡著了一樣。可那話一出口,聲音里卻透著致命的清冷,還帶著點點魅惑,就跟他眉心綻放的那朵紫蓮一樣,逼得人不敢直視卻又忍不住想去看他。

    鳳瑾元抹了把額頭的汗,無奈地道︰“沒有什麼,沒有什麼。”

    “恩?”玄天冥從玉攆的椅背上直起身子,往前探了去︰“鳳大人是在質疑本王的耳朵?”

    “臣不敢。”鳳瑾元心說我哪敢質疑你,“方才不過是家事,說了也怕叨撈殿下清靜。”

    “哦。”玄天冥點點頭,到也不再追問,只是人就坐在玉攆上,也不說話,就那麼靠著曬太陽,像是要睡著了一般。

    鳳瑾元實在無奈,壯著膽子又追問了句︰“不知殿下今日到鳳府是……”

    “你不說本王還差點忘了。”玄天冥終于打開話題,“本王是來給未來的王妃送飯的。”

    鳳羽珩撫額,忽就想到那天在仙雅樓玄天冥說她瘦,還說鳳家直到現在還敢不給她飯吃。她以為就是一說一過,沒想到這人就惦記上了。

    鳳瑾元都沒听明白,疑惑地問了句︰“送飯?送什麼飯?”

    玄天冥指指鳳羽珩︰“我們家珩珩被你們扔到西北深山里喂狼三年,瘦得皮包骨頭啊。本王原本想著回到京里,鳳家總得好好補償下吧?誰成想昨日見了她,發現還是這麼瘦。既然你們鳳府養不起女兒,那沒關系,本王來養。左右都是要嫁到御王府的。”

    他這一番話簡直就是在抽打鳳家人的臉,可偏偏沒有人膽敢反抗。鳳瑾元不敢,老太太也不敢,其它人更是只有低頭著的份兒。

    可就有一個人犯混——“鳳家怎麼可能會養不起女兒!”

    眾回頭,說話的人是鳳子皓。

    玄天冥當然不可能跟鳳子皓直接對話,但又沒準備不理他。所以,回答鳳子皓的是他手中那節長鞭。

    只听“啪”地一聲,玄天冥一鞭子甩過去,生生抽在鳳子皓的身上,抽得對方險些沒背過氣去。

    “本王說話,什麼時候輪得到你插嘴?!”</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