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69章 這年頭連豬都會說人話了?

第69章 這年頭連豬都會說人話了?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據悉,鳳家此次往普渡寺進香,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更多好看的小說就上比^^奇^^中^^文^^網]除去昨日重傷的鳳粉黛之外,包括同樣有傷的沈氏和鳳子皓都在列了,鳳瑾元也正逢三日休沐,可以同去。

    鳳羽珩一行人走到鳳府大門口時,幾個大力的嬤嬤正抬著沈氏上馬車,身後玉籮滿喜寶堂都緊緊跟著。

    她今日帶了忘川同行,黃泉跟在子睿身邊,孫嬤嬤照顧姚氏,清玉則留下來與張公公繼續查帳,另外兩個一等丫頭留著看家。

    她們幾人分乘兩輛馬車,鳳羽珩特地與孫嬤嬤和姚氏坐到了一起,子睿和黃泉則被她送到安氏和想容那邊。

    普渡寺在京郊四十里外的半山腰,馬車勻速行駛,大概要走兩到三個時辰。

    鳳家人被折騰了一夜,上了馬車不久便都昏昏睡去,鳳羽珩見姚氏也黑著眼眶,便勸她︰“娘親先眯一會兒吧。”

    姚氏卻搖頭不肯,不時地掀起車簾往外面看,“我總擔心子睿,怕他給你安姨娘惹麻煩。”

    “子睿很懂事。”她將姚氏掀簾子的手拉回來,“娘親不必擔心,安姨娘若是連子睿都照顧不好,怎麼可能把想容養得這樣懂事。”

    “就是。”孫嬤嬤也跟著道︰“安姨娘自來就是個平和性子,待二少爺一直都很好的。”

    姚氏嘆了聲,“我知道她性子好,只是最近府里發生了不少事情,我怕子睿心里別扭。”她看著鳳羽珩說︰“你不知道,昨日你沒回來,粉黛和子皓實在是說了些不好听的話,子睿當場就反駁了去。我是怕他會因此對府里的哥哥姐姐們都有敵意,想容可是個好孩子。”

    還不等鳳羽珩開口,孫嬤嬤又搶著勸她︰“咱們二少爺也是個懂事的好孩子,怎麼會分不清誰對他好誰對他壞呢?再說,小孩子家家的,今天說的明天就忘了,不會記仇。”

    鳳羽珩淡笑著問孫嬤嬤︰“嬤嬤到是很懂得小孩子的心思,如今年紀也大了,不知嬤嬤可有兒孫?”

    她這一問,孫嬤嬤觸不及防,生生地怔了一下,就連姚氏都感覺到了。但卻並沒覺得奇怪,反到是安慰她︰“嬤嬤,阿珩什麼都不知道你別怪她。”然後再主動跟鳳羽珩解釋︰“孫嬤嬤唯一的兒子和兒媳很多年前就同時去世了,是死在一起火難中。”

    鳳羽珩面露哀傷,抱歉地道︰“阿珩不知這些,嬤嬤莫怪。”想了想,又問了句︰“那可有給嬤嬤留下隔輩孫兒?”

    孫嬤嬤搖了搖頭,“沒有,沒有。”表情卻極不自然。

    姚氏只當她想念兒子,沒覺出什麼,鳳羽珩卻看在眼里記在心中。她一直認為孫嬤嬤背後的主子不太可能是鳳家的人,那麼到底是誰?沈家的人嗎?或許留著她能摸到一條路來。

    她再不說話,跟姚氏說了聲便自閉上眼補眠。忘川身上有傷,沒挺多一會兒也跟著淺眠起來。左右她知道暗處有個班走一直都跟著,不管發生什麼意外狀況班走都可以保證鳳羽珩的絕對安全。

    就這麼晃晃悠悠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正做夢的鳳羽珩就覺得原本的顛簸忽然停了下來。她將眼睜開,還以為是普渡寺已經到了,掀了簾子往外看去,卻發現原來是馬車在一個路口與另外一行人堵到了一起。

    原本不寬的土道有兩家人並行確實是擁擠了些,但若小心駕車,也不會發生什麼踫撞,即便是小小的刮踫,多半夫車之間打個招呼也就算了。

    可也不怎的,偏偏有兩輛車就撞得重了些,撞醒了原本在車里睡覺的人。于是那人就不干了,扯著嗓子叫嚷起來——“是哪個不長眼的擋了我的路?還不快點給我滾一邊兒去!真是翻了天,什麼東西,不知好歹。”

    鳳羽珩眉心一皺,厭煩地放下簾子。

    姚氏問她︰“怎麼了?”

    她無奈解釋︰“那個沈胖子,又跟人打起來了。”

    姚氏沒反應過來她說的沈胖子是誰,到是忘川補了一句︰“是大夫人與旁人起了爭執。”

    鳳羽珩感嘆,忘川真是個很貼心的古語翻譯啊!她來這古代這麼久了,雖然平日里說話已經挺注意、盡量文縐縐了,但有的時候脾氣上來,還是覺得大白話說起來更過癮些。

    對于沈氏跟人打架這種事,鳳家人向來都是見慣了的,根本沒有人肯出來調停。那沈氏腿腳不便,最多也就是坐在馬車里掀起簾子罵上一陣就完了,大家便都抱著再等等的心態原地熬著。

    誰知道這沈氏的戰斗力還真不是吹出來的,輕傷不下火線啊,對著車窗破口大罵了足有一柱香的時間還不停口,而且越罵越難听——“也不睜開你們的狗眼瞅瞅這是誰家的馬車,鳳府的馬車也是你們擠得過的?一群賤民,好狗還不擋道呢,我看你們連狗都不如!”

    一直含蓄忍耐的對方終于也暴發了,鳳羽珩听到一個小姑娘敞開脆生生的嗓門兒回了沈氏一句︰“這年頭兒連豬都會說人話了?”

    嘿!她覺得有樂子,干脆掀了車簾子坐到外面看熱鬧。

    其它馬車里也有人6續將車簾掀開,都想看看那個敢公然罵沈氏是豬的女俠究竟是何等人物。

    鳳羽珩抬眼看去,就見與沈氏發生踫撞的那輛馬車上,有個看上去也就十三四歲的小姑娘正掐腰站著,膚色白膩,一雙水靈靈的大眼楮燦然晶亮,青衣束身,英姿颯爽。

    那姑娘正瞪著沈氏馬車的窗口,一臉嫌棄的表情——“不愛搭理你,見好就收得了唄,還沒完沒了了是不?你瞅你臉大得從車窗里都伸不出頭來,罵得自己都直喘粗氣,挺大歲數了寒不寒磣?”

    鳳羽珩一下就樂了,伸手招呼姚氏和忘川︰“你們快出來看看,可精彩了呢!”

    姚氏無奈,又覺得自己女兒很少有樂成這樣的時候,不忍掃她的興,便同忘川一起坐出來一點。

    沈氏頭一次被個小姑娘罵成這樣,氣得她直想撲出去把對方掐死。可惜,腫著的兩條腿不時地提醒著她昨日皇宮中的屈辱,她是想動都動不了。

    “你們就不知道拉我一把?”火氣沒處發,便沖著下人來勁兒,身邊的三個丫頭齊齊搖頭,玉籮帶頭說︰“大夫說了,夫人的腿傷很重,不可以輕易走動。”

    滿喜也補了句︰“老爺也說了,讓奴婢們侍候夫人在馬車內好好休息,不到普渡寺萬萬不可中途下車。”

    寶堂點頭︰“老太太也有同樣叮囑。”

    沈氏下不去馬車,心里憋屈,覺得全天下都在欺負她。于是干脆就在馬車里大叫起來,那嚎叫聲一響起,剎時便驚飛了山林中成群棲息的鳥兒。

    鳳羽珩感嘆︰“這氣勢,牛逼!”

    這時,就听到有個穩重高貴的聲音透過沈氏的鬼嚎清晰而來,僅僅兩個字——“掌嘴。”

    立即便有一侍衛模樣的人沖到沈氏馬車前,掀開簾子將沈氏一把就給拽了出來,緊接著左右開弓,“叭叭叭”十個大耳刮子就扇了過去,那力度足得鳳羽珩都直撇嘴。

    沈氏簡直被這十個巴掌打蒙圈了,兩眼直冒金星不說,對方都停下來不打了她還在左右晃頭,直到丫頭將她扶住才停止下來。

    她實在不明白,從前風風光光的鳳府當家主母,走到哪里不是人前人後的簇擁著,坐到哪里不是被人用羨慕的眼光偷瞄著,為啥最近她總是挨打?在家里挨打,皇宮里挨打,現在到了外面還是挨打?

    迷迷糊糊地睜開眼,一張臉已經腫得不成樣子,眼楮都擠成了一條縫。

    “你敢打我?”沈氏不甘心,也不顧嘴巴湛出的血絲繼續聲嘶力竭地叫著︰“我是當朝左相鳳瑾元的正室夫人,你居然敢打我?”

    那站在馬車上的姑娘又說話了︰“快別給鳳大人丟臉了,你這種人簡直就是拉低檔次的,還好意思自報家門,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這邊動開了手,鳳府人就再不能坐勢不理。更何況沈氏已經叫罵出鳳府名號,對方依然膽敢如此作為,這打的可就不光是沈氏,而是鳳家的臉了。

    鳳瑾元親自攙著老太太往這邊走,安氏和韓氏還有金珍也跟著上前。鳳羽珩想了想,便帶著姚氏也一並過了去。

    就听鳳家老太太離著老遠就道︰“我真是不想管,那個惡婦怎麼走到哪都會惹事?實在是累贅。”

    沉魚跟在後面,心里竟是跟老太太一樣的想法,如果她也像鳳子皓一樣有傷,是死也不願意下車來丟這個人的。這個母親從前只在府里耀武揚威也就罷了,可她偏生不知足,竟將手伸得那麼遠,禍都惹進了皇宮。為了那點貪心,為了沈家的利益,竟連親生女兒的前程都賠了進去,這樣的娘,要了還有什麼用?

    這邊,鳳瑾元正勸老太太︰“母親寬心,左右再忍她這一次。”

    “唉。”老太太重嘆,“鳳家的臉都被她丟光了。”

    沈氏見鳳瑾元和老太太正往這邊來,瞬間找到了主心骨,撲到地上就哭喊道︰“老爺!老太太!可得給我作主啊!媳婦快被人打死了啊!”一邊說一邊指著對面馬車上那個女子繼續罵道︰“就是那個小賤人,她罵我是豬!”

    老太太真想說打死活該,你可不就是只豬麼!可畢竟這事關系著鳳家的臉面,也不好表現得太過了。就準備說上幾句,好歹也別讓對方太威風,當街毆打當朝一品大員的家眷,這可是死罪。

    可老太太這話還沒等出口呢,就見鳳瑾元瞅著那馬車上的女孩怔怔地來了一句︰“舞陽郡主?”</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