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75章 珩珩,過來

第75章 珩珩,過來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母親!”就當沈氏的勺子要踫到嘴唇時,卻被沉魚突然叫住。【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沈氏被她嚇了一跳,再抬頭時,剛好看到沉魚有些焦急擔憂的神情,不由得勸她道︰“乖女兒,不要擔心,你的舅舅們是不會放過鳳羽珩的,她一定活不過十五歲出嫁!”

    鳳沉魚心底一陣翻騰,眼中滿是糾結,她是那麼的希望這個母親再也不要成為她登上鳳位的絆腳石,卻還是在沈氏又一次要去喝那碗湯時攔了下來︰“女兒才想起來湯里忘了放鹽,母親等等再喝,女兒去重新熬過。”匆匆的搶過沈氏手中的湯碗,逃也似的離開房間。

    沈氏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只是看著沉魚離去的背景呢喃地說︰“我的乖女兒,這世上所有的好東西都該是你的。母親的那些錢,全部都是留給你的。”

    這晚亥時,班走回來了。

    他將一樣東西放到鳳羽珩面前,鳳羽珩拿起來看,是一枚老舊的發簪。

    “那嬤嬤有個十五歲的孫女,是沈家三老爺的第九房小妾。屬下取了她一枚發簪,樣式老舊,像是過去的東西。”

    鳳羽珩點頭,果然是這樣。

    她就覺得孫嬤嬤的背叛肯定會有些原因,不然跟著姚氏從姚家陪嫁過來的嬤嬤,怎麼可能將將三年光景就轉投他人。

    只是這孫嬤嬤將自己的小孫女到是隱藏得極深,養到十五歲了,姚氏居然都不知道。

    她將發簪又遞還給班走,吩咐他︰“今日夜里把這簪子給孫嬤嬤送去。”

    “遵命。”班走點頭,還想說點什麼,卻突然神色一動,然後說了聲︰“殿下來了。”話畢,身形一晃就消失不見。

    鳳羽珩怔怔地愣在當場,忘川笑著推了她一把︰“班走說殿下來了,小姐快出去看看。”

    她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起身往外跑了兩步,卻又站住,轉回身來問忘川︰“我這身衣裳還行不行?”

    這話一出口,她自己都鄙視自己了。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眉心有朵紫蓮的男人竟能如此牽引她的心?

    或許這個問題永遠沒有答案,但其實她心里清楚,就在她剛來到這個世界的那一晚,就在她揮揮手與他告別的那一瞬間,心,便已經開始了留戀。

    “穿什麼都好看。”後窗有個聲音傳來,還沒有轉回身去的女孩抿著嘴唇就笑了起來。

    順著聲音回過頭去看,透過敞開的窗子,就在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下,有個紫袍男子坐在輪椅上,依舊是那副黃金面具罩著面,她卻一下子就能透過那個小孔看見那朵紫蓮。

    “珩珩,過來。”

    這聲音就像有魔力般,蠱惑著鳳羽珩奔到窗邊,身形輕靈地躍過窗子,提著裙擺就朝著他跑了過去。

    “你怎麼來啦?”她眼楮晶亮,有靈動的神采閃爍著,看在玄天冥眼里,就像天上的星宿,一眨一眨的讓人怦然心動。

    “我來看看你。”他拉住她的手,一把就將人帶到身前放到輪椅的把手上坐著,然後單手一拍,輪椅直接飛起來,奔著山頂的方向就竄了出去。

    鳳羽珩只聞得耳邊有呼呼的風聲,整個人就像是在坐著飛毯在體驗奇妙的旅程。

    她一只手緊摟著玄天冥的脖子,另一只手就伸展開,興奮地撩撥著沿途的樹枝,就像個孩子。

    玄天冥從未見過她這般模樣,一邊覺得驚奇,一邊又覺得這樣才像是個十二歲小孩的模樣。

    兩人就在這樣的夜晚,就在這借著輕功騰空而起的半空,四目相對,望出柔情幾許。

    終于到了山頂,輪椅穩穩落地,他運氣收功,額前微微見了汗。

    她下意識地就抬起袖子去給他擦,玄天冥愣了一下,卻沒躲,直到鳳羽珩都擦完了他才說了句︰“頭一次見到女孩用袖口給人擦汗的。”

    “呃……應該用帕子是吧?”她往身上摸摸,“沒帶帕子。”轉而不再繼續這個話題,由衷地感嘆︰“太酷了!玄天冥,這個就是你們所謂的輕功吧?”

    他很享受她叫他玄天冥時的那種感覺,這個雖然屬于他但卻又極其陌生的名字,經她叫起來,終于又重新找到了歸屬感。

    這個世上,就只有她如此叫他,玄天冥,恩,很好。

    鳳羽珩從輪椅上蹦下來,開心地在這山頂轉了幾圈,再站定看向玄天冥時,只覺得連日來堆積的陰霾一掃而空。眼里心里就只剩下他隨風而起的墨發,和夜色月光下那朵若隱若現的紫蓮。

    她想,一個姑娘家先喜歡上一個男孩子,應該算是吃虧的吧?還記得前世的伙伴告訴她,在愛情中,誰先動心誰就先輸了。

    可她如今,卻輸得心服口服。

    “你想不想學?”玄天冥被她盯得無奈,“我是說輕功,你若想學,我可以教你。”

    鳳羽珩卻搖搖頭,“不學,太難了。你看我每天這麼忙,光是鳳府里的那些人和事就夠我折騰的了,我還要看醫書,還要研究藥材,還要顧著外面鋪子的生意,哪里還有時間學輕功啊。”

    她有些郁悶,不過轉瞬卻又開懷里來,跑上前去拉著玄天冥的袖子獻寶一樣地說︰“不過我也是會點功夫的。”

    玄天冥點頭,“當初在山里時,見你彈的那一手石子,便知道你不是一點本事沒有的。”

    她笑嘻嘻地用手指去戳他的黃金面具︰“可不只是一點點本事哦!雖然我現在這身子有點弱,不過這些都是暫時的,我以後多吃點好的,每天再抽些時間訓練一下,很快就能恢復過來。雖然不能那麼快就恢復到巔峰狀態,但再遇到打斗時,也不會太拖黃泉她們的後腿。”

    玄天冥不是很明白她的話,什麼叫恢復到巔峰狀態?她的意思是說曾經有過很好的身手,現在退步了?

    不過還是很認真地點了點頭,告訴她︰“既然有底子,就別荒廢了,就算身邊時刻有人能保護你,總歸還是有個萬一的時候。我總是擔心你會出事,今日听班走說昨夜又遇了閻王殿的人,不放心你,這才巴巴的趕了來。”

    她讓班走出去辦事,既然沈家是在京里,那班走自然是要回京的。

    鳳羽珩一點也不生氣班走將自己的情況告訴給玄天冥,反到因他說是不放心她才趕了過來而十分開心。

    “你要不要試試?”她調皮地後退了兩步,與他保持開一定的距離。

    “試什麼?”玄天冥微怔了下,隨即便反應過來。敢情這丫頭要跟他比劃拳腳?可怎麼看都像是他在欺負小孩兒。

    卻也不忍心掃她的興,便點了點頭,“好。”只當是陪她活動活動筋骨。

    鳳羽珩高興地拉開架式,腳底一滑,提溜一轉就繞到了他身後。

    玄天冥反應也不慢,隨即一拍輪椅,人斜著竄出去老遠。

    就听鳳羽珩喊了聲︰“不帶運輕功的!”人就直撲著打了過來。

    玄天冥學的是古武,招式和套路都是鳳羽珩沒有接觸過的。

    而鳳羽珩所用的,則是二十一世紀6戰部隊里學到的實戰格斗術與擒拿術,講求的是短時間內制服或擊殺目標。成套路的也就是一套軍體拳,卻被她稍加改動,應用得更加靈活。

    玄天冥越打越吃驚,雖然鳳羽珩的確是像她說的那樣,這副小身板實在不爭氣,力氣小得他幾乎不敢與她的小胳膊直接踫上,生怕傷了她,可她所使出來的招式卻是他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

    鳳羽珩這些招數看起來跟華麗挨不上邊兒,更談不上好看。一般的女孩子練武多半會選擇輕功或是劍術這種耍起來漂亮的功夫,可鳳羽珩使出來的卻都是完完全全的近身搏斗。一招一式都狠厲無比,又刁鑽又實用。

    玄天冥相信,如果鳳羽珩的身體條件提高上來,這一身功夫再使出來,即便是一個上乘的武功高手她都能與之打個平手。更何況,隱約的,他總覺得這丫頭的功夫雖然如今看起來並沒有內功心法的輔助,但實際上,肯定有一套與之匹配的內力修練,只是目前她還沒有練成。

    兩人打了一百多個回合才雙雙收勢,鳳羽珩有些累,雙手拄著膝蓋呼呼地喘,一邊喘一邊沖著玄天冥擺手︰“不行了不行了,這破身體打一會兒就累。你讓我歇歇,還有好些招式都沒用上呢。”說著就坐到地上,自顧地休息起來。

    他將輪椅轉到她身旁,一把扯下自己身後的披風蓋到她身上,“夜里山風涼,你剛出了汗,小心凍著。”想了想,又道︰“你應該是還沒有去練這套招式的內功吧?”

    鳳羽珩點點頭,不管是古代亦或是現代人,只要是習武的都知道,只靠外在招數是沒有用的,重要的還得是內在的配合。

    這一點,古人叫內功心法,而在現代,則是人人都知道的︰氣功。

    “我這套是格斗與擒拿的綜合招式,里面還結合了一套軍體拳。”她能看出玄天冥的好奇,便主動為他講解,“都是近身打斗技巧,沒什麼可看性,但一招一式都非常實用。而配合著這些招式的內功,我管它叫做硬氣功。”

    “硬氣功?”他琢磨了一下,用自己理解的意思分析道︰“我看你打斗時力道很足,所謂硬氣功,若練成了,一般人接上一招,只怕胳膊都要斷了吧?”

    鳳羽珩點點頭,“差不多,要看練到什麼程度。不過我就算是練成了,跟你打還是要差上很多。”她不得不承認古武的博大精深,“你們都會輕功,還有長兵器,結合起來我就比較吃虧,從這兩次打斗中就已見分曉。”

    玄天冥點頭表示贊同,再看著她,目光中帶了一絲探究,話鋒一轉,直接問她︰“你跟誰學的?”</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