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76章 玄天冥,給我扇蚊子

第76章 玄天冥,給我扇蚊子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玄天冥的問題把鳳羽珩給問住了。http︰//www.biqi.me/

    她跟誰學的?她跟二十一世紀6戰部隊的軍官學的。

    可這話能說嗎?

    顯然不能。

    “那個……”她撿了根樹枝在地上畫圈圈,“我自己琢磨的。”

    “鳳羽珩你本事挺大,膽子也不小啊?”

    “……大山里跟一位隱世高人學的,恩,就是給我那些奇奇怪怪的藥啊還有行醫工具的那個波斯奇人。”她找到根兒了,“你也知道的,那個奇人的東西都很奇怪。”

    這一點玄天冥到是同意的,而且即便他想反駁也無處反駁去。

    他早在回京當日就讓白澤查過這個丫頭,得出來的結果就是三年之前她從出生一直到九歲的經歷,後面的三年是一片空白。

    她生活在西北大山的一個小村子里,每日進山采藥,遇到什麼人經了什麼事,沒有人知道。

    玄天冥突然就有些後悔,下意識地就開了口︰“其實你在西北的時候,我也正在那邊打仗。如果我能早一點進到那片山林,是不是就能早一日見到你?”

    鳳羽珩搖頭,“就只有在那一天,你才能見到我,這就是命。”

    他自動將她的意識理解為“這是命運的安排”,卻不知她的意思是︰就算你早一天見到我,那個也並不是我。

    “對了。”他想起正事,“閻王殿那群殺手背後的雇主已經查到,是沈家三老爺沈萬良。鳳家的大小姐與沈萬良接觸頻繁,她應該是知道這一系列計劃,並為沈萬良做了接應。”

    鳳羽珩點頭,“我也想到了,我娘親身邊的孫嬤嬤有問題,我讓班走連夜去查,查出孫嬤嬤唯一的孫女是那沈萬良的第九房小妾。”

    “你萬事要小心。”他並不認為鳳家人有能傷到鳳羽珩的本事,但若對她身邊人下手,卻是觸不及防的。“我今晚不走,守著你,一直到你明天回京城。”

    她仰起頭,望著他面具下面深邃的眸子,在這樣的山頂坐著,就好像當初在西北的大山里,她與他等著白澤送那老大夫出山,兩人也是坐在地上。只是那時他身受重傷,而她,則是對這個世界充滿了未知與好奇。

    “其實我很喜歡西北的大山。”她告訴他︰“比起京城,我更喜歡山村里簡單的生活。你是我遇見的第一個人,意義是不同的。”

    他依然听不明白她說的話,但卻看到了她眼里的執著。

    “有機會,我帶你回去。”這算是承諾。“走吧。”他瞧她伸出手,“風涼了,回房睡覺。”

    又像上山時那樣一路運著輕功送她回到房間,忘川一直等在門口,見玄天冥抱著鳳羽珩一道回來,趕緊打開了門,見二人進屋之後,這才又將門關起,繼續守在外面。

    鳳羽珩下了地,看著他問︰“你說你不走,那你住在哪里?”再看看這間屋子,又道︰“要不我讓忘川尋個軟椅來,你湊合一宿?”

    玄天冥失笑,“傻丫頭,你不知道這樣對你的清譽有什麼影響?”

    她點點頭,“知道,但我早晚是要嫁給你的,更何況又有誰知道你今晚來過?我是讓你睡軟椅,你心里有數就行了。”

    玄天冥伸手去揉她的頭發,“趕緊洗漱下睡了吧,你安心的睡,我就在你身邊守著。”

    鳳羽珩乖乖地去洗漱睡覺,爬上床時還不忘提醒他︰“你要是不走,就給我扇扇蚊子。”

    玄天冥無語。

    這一覺,鳳羽珩睡得很香。

    第二天一早,卻是被一陣殺豬般的嚎叫聲給吵醒的。

    睜開眼時,玄天冥早已不在,她不知那人是何時走的,明明坐著輪椅,卻依然可以行動自如到悄無聲息,鳳羽珩自認做不到這一點。

    “放開我!放開我!”嚎叫聲此起彼伏,她听出是沈氏,不由得敲敲頭,叫了聲︰“忘川!”

    早就醒來守在門外的忘川立即推門進來,“小姐醒啦!”

    “恩。”鳳羽珩揉揉眼,往外看了看,天還沒大亮。“大清早的,沈氏鬼叫什麼?”

    “叫了有一會兒了,就听她喊什麼要回家,不要留在這里之類的話,奴婢還沒有過去看。”忘川一邊答著,一邊幫她收拾床鋪,“洗漱的水都備好了,小姐先洗漱吧。”

    “玄天冥什麼時候走的?”她走到盆邊洗臉。

    忘川不太習慣九皇子被人直接叫名字,不過想來這二人私底下應該都是這麼稱呼的,便也覺得新鮮有趣。“寅時末了才走。”

    鳳羽珩愣了愣,寅時末,那也就是她醒前沒多久。不由得暗怪自己為什麼不早一點醒來,哪怕再早一點點,興許就能看到他。

    “姐姐!姐姐!”院子里有子睿的聲音傳來,隨即砰的一下,門被那孩子撞開。“姐!”子睿一臉驚嚇,猛地一下就撲到鳳羽珩的懷里。

    她剛洗過臉,水都還沒擦干,一邊著急忙慌地跟忘川要布巾,一邊問子睿︰“怎麼啦?”

    子睿仰起臉看她,面色都有些白,“姐姐,好可怕!母親好可怕!”

    她愣了怔,母親,說的應該是沈氏。

    “她怎麼了?”

    “母親剛才咬了一個丫鬟,咬掉了一塊肉,滿嘴都是血,肉還在嘴里掛著,好可怕!”

    子睿說話時,聲音都跟著打顫。

    鳳羽珩也惡心了下,皺起了眉。沈氏這是發瘋的表現麼?

    “走,我們去看看。”她拉著子睿的手走出院子,一直到了沈氏住的地方,這才發現院子里來了幾個體壯的尼姑,正抬著已經昏迷的沈氏塞進一頂軟轎。隨後向鳳瑾元施了個合十禮,招呼著轎夫走了。

    鳳家人都齊聚在此,鳳瑾元就此宣布︰“大夫人沈氏自願前往普渡庵為鳳家祈福,從此以後永不回府。你們都收拾收拾,準備出發吧。”

    她這才知道,原來鳳家做的是這個打算。既把沈氏驅逐出府門,又用這個祈福的好名聲保住了她主母的地位,同時也保住了沉魚嫡女的地位,真是好算計。

    同沈氏一起來的滿喜看了看鳳羽珩,略思考了一下,當即跪到地上,同鳳瑾元說︰“奴婢願意留在庵里侍候夫人,請老爺恩準。”

    鳳瑾元點點頭,準了滿喜的請求。

    鳳羽珩看著滿喜,知她心中所想,無聲地以口型說了句︰“謝謝。”而後伸手入袖,在空間里鼓搗了一會兒,兩個小瓶子就被握在手里。她轉身將小瓶子塞給忘川,“找機會給滿喜,並問問她娘親現在何處。你告訴她,藥我會按時派人送到這里來,讓她安心。”

    忘川點頭應下。

    鳳家人開始各自收拾,沒多一會兒便集中在山門口,準備裝車了。

    文宣王妃還要在寺中逗留兩日,姚氏主動去與她道別,鳳羽珩亦與舞陽郡主道別,兩人約好回京之後再聚。

    就準備上車時,那同樣在普渡寺進香的定安王家的兄妹終于來到了鳳家人面前。就見那位郡主沖著鳳瑾元道︰“想來是與鳳大人有緣,本郡主極少來普渡寺進香,偶然來這一次,竟與鳳大人遇上了。”

    鳳瑾元還了一禮,道︰“清樂郡主。”態度冷淡又疏離,與面對文宣王府時截然不同。

    那清樂郡主到也不怪,只淡笑著道︰“過些日子我母妃大壽,屆時會送貼子到府上,還望鳳府的夫人和幾位少爺小姐能賞光。”

    鳳瑾元亦微笑道︰“王妃請貼,鳳府豈有不接之理。請郡主放心,鳳家定會備上壽禮。”

    “如此,多謝鳳大人了。”那清樂郡主也不多說,寒暄幾句便轉身離去,臨走時仍不望丟給鳳羽珩一個充滿敵意的挑釁目光。

    她挑挑眉,迎著那目光望去,到是望得清樂郡主最先收了神色。

    回府的路上因為少了沈氏,到真的是平靜了許多。那輛原本由沈氏坐著的馬車被鳳瑾元讓給了韓氏坐,惹得韓氏是一路媚笑。

    鳳羽珩仍然選擇跟姚氏和孫嬤嬤坐在一起,那孫嬤嬤極不自在,看都不敢看鳳羽珩。

    今早醒來,孫嬤嬤就覺得手里多了樣東西,她低頭去看,卻發現不知何時手里竟握了一枚發簪。那發簪怎麼看怎麼眼熟,待她揉了眼徹底清醒之後才驚覺,那是小孫女出嫁時自己偷偷塞給她的。雖然老舊,但卻是她最值錢的一樣東西。那是當年姚氏出嫁時,姚家的夫人送給她的。

    孫嬤嬤怕極了,她不知道為什麼孫女的東西突然就到了自己手里,但一聯想到近日來幫著沈家三爺做的那些事情,不由得膽戰心驚起來。

    二小姐鳳羽珩再也不是從前的性子了,早在回京的路上她就發現,現在的二小姐與三年前截然不同。若不是顧念著自己的小孫女,她是絕對不願與鳳羽珩作對的。

    上次巫蠱娃娃一事,鳳羽珩並沒有把她揪出來,她還以為自己做得隱蔽。這次又聯合鳳沉魚幫著沈萬良做內應引鳳羽珩和姚氏的視線都脫離子睿,她也以為會沒事,可這枚發簪卻粉碎了她的僥幸心理。

    不是沒事,而是有事,而且是大事。

    鳳羽珩看著孫嬤嬤面上表情瞬息萬變,不由得泛起一個冷笑。

    眼見姚氏已經睡熟,她出言輕語︰“有些事情我一清二楚,適可而止,不要逼我做得太絕。”

    一句話,听得孫嬤嬤一身冷汗。

    終于,車隊在鳳府大門口停了下來。鳳羽珩下車時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空氣中有什麼東西突然消失了一般。

    她知道,是一直在暗中保護著她的玄天冥離開了。不由得漾起一個微笑來,抬頭對著空氣,無聲地道了句︰“再見。”</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