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81章 你裙子還沒我一只碗值錢

第81章 你裙子還沒我一只碗值錢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羽珩順著舞陽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見到另外三名女子正站在街角的一家包子鋪前,其中一個穿著淡黃色長裙的姑娘剛好接過小二遞到手的包子,也不顧著形象,當著滿大街人的面兒,一口就咬了下去。復制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69%71%69%2e%6d%65

    她看得嘴角直抽抽,只道這玄天歌的朋友,果然都不同反響啊!

    玄天歌將鳳羽珩拉到那三人面前,有個小丫頭馬上就跑過來了,氣喘呼呼地埋怨︰“郡主你也跑太快了!一轉眼人就不見了,奴婢都跟不上你!”

    “怎麼不說你自己笨、腿腳慢呢?”玄天歌一邊逗那小丫頭,一邊拉著鳳羽珩跟那三位姑娘說︰“這就是我柔姨家的女兒鳳羽珩,就是我那未來的九嫂!”

    鳳羽珩一頭黑線。

    “哇塞!”那吃包子的姑娘一口包子還在嘴里嚼著呢,就急著開口道︰“你就是那個搞定了九殿下的鳳羽珩啊?”一邊說一邊伸出了一只油乎乎的手︰“你好,我叫……”說話間,忽然意識到自己這只手實在不太雅觀,趕緊收回來往裙子上抹了兩把,再重新遞上去。“我叫風天玉,我爹是當朝右相,跟你爹是死對頭。”

    鳳羽珩一腦門子黑線又冒了出來,心道玄天歌這朋友都是什麼路子啊?趕緊也伸出手跟她握到一起搖了搖,“那什麼,對頭女兒,你好。”

    “嘿嘿。”風天玉笑嘻嘻地說,“好玩吧!兩個丞相,一個姓鳳,一個姓風。”

    鳳羽珩點點頭,“我真心祝願你家的大風能把我們家這只鳳凰給吹跑,吹得越遠越好。”

    風天玉眨眨眼,“鳳凰吹跑了你不也得跟著飛了嗎?”

    “非也。”鳳羽珩勾勾唇角,“我是御王府的王妃,鳳凰跑不跑跟我有什麼關系。”

    “對。”另一個穿著粉色裙子的姑娘點了點頭,十分贊同鳳羽珩的話,“能同甘是緣份,能共苦可就得看情份了。鳳家怎麼對阿珩的誰不知道,憑什麼落了難還得讓阿珩也跟著吃瓜落?”她一邊說一邊跟鳳羽珩打招呼︰“我叫任惜楓,平南將軍府的女兒。”

    鳳羽珩亦笑著跟她打招呼︰“我听殿下提起過,殿下說任大將軍的兵法應用十分精妙,他這次平復西北也借用了不少。”

    任惜楓笑嘻嘻地擺擺手,“九殿下實在是太客氣了,我父親才贊他是少年英雄呢。”這任惜楓看著鳳羽珩,怎麼看都覺得親切,“其實咱們小時候是見過的,不過你也不記得,我也不記得。”

    鳳羽珩想了想,“可是幼時家里人抱著見過面?”

    任惜楓點頭,“可不。昨兒天歌來府上看我,提起你來,我父親就說小的時候姚太醫來將軍府坐客,就是抱著你一起來的。那時候你才八個月大,我也才九個月。”

    鳳羽珩想說,這真是青梅竹馬啊!這玩笑話還沒等說,就听玄天歌道︰“你們幾個能說會道的就先停一停,讓芙蓉先跟阿珩打個招呼啊!”她一邊說著一邊將一個看起來有些膽怯的姑娘推上前,“芙蓉,說話。”

    那叫芙蓉的姑娘看著鳳羽珩,笑得十分靦腆,“鳳小姐好,我叫白芙蓉。”

    鳳羽珩見這姑娘不似其它人那樣自來熟地叫她阿珩,穿戴上也不似旁人那樣好,身邊跟的丫環也是一般的打扮,跟王府相府將軍府的下人沒法比。她心里便有了幾分猜測,多半是這姑娘的父輩官階不高,沒能力過得太好,也沒能給這丫頭太多自信。

    可不管怎樣,這姑娘既然能跟這幾位混到一起,應該也不是普通人家。

    “叫我阿珩就好啊!”鳳羽珩一邊說一邊伸出手去捏那姑娘的臉,哎瑪,包子臉,圓滾滾的,好玩死了。

    “媽蛋!”剛說那姑娘靦腆,誰知這臉蛋一被捏立馬現了原型,“玄天歌你叫來的朋友果然都是一條道兒上的,每一個初次見面都捏我的臉。”

    “呃……”鳳羽珩看了下旁邊幾位,“那啥,你們也這麼干了?”

    任惜楓點頭,“怪就怪她自己長了張包子臉,你說長成那樣兒誰不想捏啊!”

    風天玉也附合道︰“我當初就手癢了,結果被這丫頭給咬了一口。”

    鳳羽珩擦汗,果然啊,果然,玄天歌你的朋友全是一條道上的。

    玄天歌笑得肚子都要疼了,指著芙蓉就道︰“你要麼就一直裝下去,要麼就干脆彪悍起來。老是看起來像是小白羊實際是只大灰狼,你累不累啊?”

    白芙蓉一點都不覺得累,“我娘說了,不裝成小白羊嫁不出去。不信看看你們幾個,除了阿珩,誰有人要了?”

    她這分析十分精準,一句話就把那仨人都給嗆沒電了。然後就听白芙蓉對鳳羽珩道︰“阿珩啊,別跟她們一樣啊!她們都是狼。恩,那什麼,我家跟她們家就沒法比了,我爹只是宮里打首飾的巧匠,沒什麼官階。我呢,承蒙這幾位大小姐不嫌棄,就將就著天天跟她們混吃混喝。”

    鳳羽珩對這白芙蓉相當滿意!沒有過硬的後台還能活得這麼灑脫,這才是自己的人生。

    幾位姑娘一拍即合,當即就決定要去仙雅樓慶祝一番。

    玄天歌張羅著就她請客,白芙蓉惡狠狠地說她要吃最貴的那道龍井蝦仁。

    結果幾個丫頭到了仙雅樓之後,除了點的菜之外,掌櫃的幾乎把所有招牌菜都贈送了一遍,搞得她們一陣糊涂。

    玄天歌揪著上菜的小二耳朵問︰“你們這是想干啥?本郡主就是有錢也不能被你們這們敲詐啊?”

    結果那小二說︰“郡主,這些菜不是沖著您上的,是掌櫃的孝敬王妃的。掌櫃的說了,王妃好不容易來一次,一定得把仙雅樓的好酒好菜都端上來給王妃過過目。”

    幾人這才明白,敢情這是在給鳳羽珩報菜譜啊!

    白芙蓉當下笑得極沒形象,一邊敲著筷子一邊指著鳳羽珩道︰“阿珩,你快問問吃不完可不可以打包啊?我娘就喜歡吃仙雅樓的菜,可是我平時也買不起啊!快點問問,行的話你們就少吃點,給我打包回去。”

    鳳羽珩一口水沒喝完,差點兒沒把自己給嗆死。無奈地看著那小二道︰“听見沒有,照這桌上的飯菜新裝一份,給白大小姐打包。”

    小二想都沒想,立馬道︰“小的遵命!”一溜煙地跑了。

    玄天歌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扯著鳳羽珩的頭發,“阿珩啊阿珩,我九哥從來都是親兄弟明算帳,就算是七哥來吃飯都是得給錢的。這可是我頭一回看到仙雅樓破例啊!”

    鳳羽珩夾了塊羊排就著手直接啃,一邊啃一邊問她︰“那你說玄天冥自己來吃飯要不要給錢?”

    玄天歌道︰“那當然是不用。”

    “這不就得了。”鳳羽珩揚揚手中的羊排,“他吃飯都不給錢,那我為什麼要給?我現在的零花錢還都是他給的呢,我就算出了錢,那也是出他的,有什麼區別?”

    玄天歌點頭表示贊同,任惜楓和風天玉也沖著她堅起了大拇指。而白芙蓉則起了身︰“我去看看別的桌都點了什麼好吃的,既然不用給錢,那咱們就多吃點兒。”

    她一邊說一邊就往雅間兒外頭走,剛一出門,正好樓下小二來上菜,而旁邊的雅間兒里也剛好有位姑娘急匆匆的往外走。

    三人也不怎麼的就那麼巧,砰地一下就撞到一起了。

    小二嚇得直接把那碗湯給扔地上了,可濺起來的湯水還是揚了隔壁雅間那姑娘一裙子。

    鳳羽珩瞅著那白淨的裙子被染得全是油漬漬,也跟著心疼起來。

    說起來,這起事故的最大責任方在白芙蓉,是她走路時只顧著回頭與姐妹們說話,這才忽略了前面的路。而隔壁的姑娘和小二正好被她擋住了視線,這才撞到了一起。

    白芙蓉也意識到是自己不好,趕緊給人道歉︰“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這位小姐您的裙子我一定賠,您先看看有沒有被燙到。”

    這本來是很誠懇的歉意,誰知道那隔壁的姑娘竟听都不听,揚起手來,“啪啪”的對著白芙蓉和那小二就是兩個嘴巴甩了過去。

    白芙蓉被打愣住了,那小二則是直接跪到地上不停賠罪。

    而這邊,鳳羽珩四人也都站了起來。白芙蓉被打了,不管這件事情起初是怪誰,可自己這方既然已經道歉並承諾了要賠償,對方憑什麼還要動手打人?

    鳳羽珩就瞅著那打人姑娘的背影有點熟悉,走近些一看,原來不是旁人,正是那定安王府的清樂郡主。

    “清樂郡主?”白芙蓉直到這時才抬頭去細看,隨即也將人認出。

    那清樂郡主看著白芙蓉,一臉嫌棄,“我當是誰,一個巧匠的女兒居然也配在本郡主的面前說話?”

    白芙蓉雖然平日里跟著玄天歌她們混時是挺彪悍的,但她也知道自己畢竟家世不如旁人,出門在外能不惹事盡量就不惹事。今天的確是她不好,弄髒了人家的裙子,人家是郡主,自己吃點虧也就算了。

    當下也沒有計較被打的這一巴掌,只低著頭繼續道歉︰“清樂郡主,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您的裙子我一定會賠的。”

    “你賠?”清樂輕蔑地笑起來,“你賠得起麼?瞅瞅你穿得那副寒酸的樣子,就算搭上你父親十年的俸祿,也賠不起本郡主的一條裙子。”

    其實這清樂說的是實話,一個巧匠能有多少俸祿,真的是十年也買不起她的裙子。

    白芙蓉自然也是知道這一點的,趕緊就道︰“郡主不用擔心,我可以出去借。不管多少銀子,我都會賠給你的。”

    “是麼?”清樂冷笑著看向白芙蓉,“一萬兩,你去借吧。”

    “什麼?”白芙蓉實在是被戲耍得生氣了,“敢問郡主這裙子是什麼料子?居然要一萬兩?”

    不等清樂答話,就听身後鳳羽珩的聲音揚了起來,卻是沖著那跪著的小二道︰“去請你們掌櫃的上來,就說仙雅樓最好的一只湯碗被清樂郡主打碎了,請定安王府照價賠償白銀三萬。”</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