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85章 我來考察下被未婚夫燒過的王府

第85章 我來考察下被未婚夫燒過的王府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不過這沉魚穿成什麼樣可不關她鳳羽珩的事,她只拉著想容往那輛普通的馬車處走去,就準備進車廂時,听到沉魚說了句︰“兩位妹妹不如與我同坐吧,左右寬敞得很,那一輛就讓下人們坐好了。復制本地址瀏覽http︰//%77%77%77%2e%62%69%71%69%2e%6d%65/”

    鳳羽珩挑挑眉,這意思是說現在這輛普通的車只配下人坐?

    “多謝大姐姐相邀,但不必了,我們小小庶女,跟下人們擠一擠就好。”她扔下這句話,挑簾進了車廂。想容也沖著沉魚俯了俯身,跟著鳳羽珩進了去。後面是忘川和想容帶的丫頭,四人一順水的進了車廂,直把個沉魚晾在車外。

    鳳沉魚握了握拳,隔著簾子往那車廂里瞪了一眼,忿忿地上了自己那輛紫檀馬車。

    兩輛馬車同時往定安王府駛去,想容第一次出席這樣的場合,有些緊張,坐在馬車里一直擰著帕子。

    鳳羽珩則是兩眼一閉,干脆補覺。實際上她一直在想,改天要畫個樣子出來,用那廣寒絲做兩套睡衣穿。她穿一套,再給姚氏一套。

    想著想著,定安王府就到了。

    她們來時,已經有好些夫人小姐早早的就聚在門口說話嘮嗑。一見鳳家的馬車到了,紛紛停下原本事情往這兩輛馬車處看過來。

    兩輛馬車的簾子是同時挑起來的,想容跟在鳳羽珩身後,依然是那副怯生生的樣子,頭都不敢往起抬。

    鳳羽珩到是沒覺得有什麼,挑了簾子在下人的攙扶下下了車,然後撇頭去看鳳沉魚。

    就見這位大小姐的架子不是一般的大,先是車夫在車下面給她掂了踩腳的凳子,然後是兩個丫鬟倚林和倚月先下車,一邊一個把人給攙扶下來,倚月再回過身去拖她那墜地的裙尾。

    鳳羽珩瞅著這架式,就想起了二十一世紀的西式婚禮。不由得抽了抽嘴角,鳳沉魚還真是自己作死啊。

    鳳家的三位小姐是第一次參加定安王府的宴會,說起來,也算是鳳家第一次把女兒正式往外放。

    從前鳳羽珩不在京中自然是無份參加,想容和粉黛年紀小也沒有資格,而鳳沉魚則是被鳳家當寶一樣藏在府里,外面只听到風聲說鳳家有個絕代風華的嫡小姐,卻從來沒見過真容。

    如今三人往府門前一站,立時吸引了一片倒抽氣的聲音。

    當然,這聲音是送給鳳沉魚的。

    鳳沉魚極美,這種美既不妖艷也不清淡,剛剛好卡在所有人審美觀的中心點,讓人一看就忍不住驚呼。

    特別是今日經過如此精心的打扮,第一次正式亮相的鳳沉魚,著實讓所有人驚嘆。

    一剎間,有人忍不住小聲議論起來︰“那就是鳳家的大小姐嗎?我的天,那還是人麼?怎麼可以這麼好看?”

    還有人說︰“鳳家這個女兒據說生下來的時候就有霞光蓋天,自然是與眾不同的。”

    “听說以前是個庶女,後來她娘親上了位,這才成了嫡女的?”

    “那原來的嫡女呢?”

    話題終于轉到鳳羽珩身上,有了解鳳家這一段辛秘往事的人指著鳳羽珩小聲說道︰“那個才是原本的嫡女,可惜她外祖家里招了禍,鳳家怕受牽連,一夜之間就將原本的大夫人趕下了堂,把鳳沉魚的母親扶上了位。”

    “恩。”有人附合到,“我也知道這個事。姚家以前就與我們府上挨著住,當年多麼風光的姚家啊,如今門口的灰吊子都結了老長。”

    “姚府沒有新人住?”

    “沒有。听說府邸還是姚家的,並沒有被皇上收回。”

    “你們是來給我母妃祝壽的,都不進院子里去辦正事兒,在門口站著亂嚼什麼舌根子?”眾人的議紛被這樣一個聲音打斷,回頭一看,就見那清樂郡主正從府里往門外走了出來。

    清樂的一句話,說得在場眾人都閉了聲,一個個陪著笑臉進了府門。有些膽子大點的一邊走一邊回頭往後面瞅,生怕錯過了一場已經在揭鍋的熱乎好戲。

    鳳沉魚看著清樂,面上含笑,主動上前走了兩步,道︰“沉魚見過清樂郡主。”微俯了俯身,即不失禮節,也不*份。

    “哼!”清樂毫不客氣地冷哼一聲,上下打量起沉魚這身打扮,半晌,終于開口道︰“原來是鳳府的大小姐,我還以為是哪家的新娘子想來我們定安王府這里討點賞錢呢。”話說得諷刺至極。

    鳳沉魚被她說得臉上滾燙,心里有氣卻又不好發作,只得尷尬地道︰“郡主真會說笑。”

    而那清樂則已經把目光從沉魚身上轉移,投向鳳羽珩。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自從仙雅樓一事後,鳳羽珩對于這位清樂郡主來說,就不只是情敵那麼簡直,還有打臉的仇恨。

    兩人一對視,清樂郡主的目光中立時迸射出幾許火光,鳳羽珩卻笑得像朵棉花,將那狠厲的目光盡收入囊中,然後款步上前,也不參拜,站得筆直地與清樂說話︰“好久不見啊!你這臉蛋已經不腫了,好多了呢。”

    清樂氣得牙根都發麻,兩只手早就握起拳,特別想一拳頭揮到鳳羽珩臉上,但她又覺得自己實在是打不過人家。

    “鳳羽珩!”清樂在磨牙,“你給我等著,敢來我定安王府,有你好受。”

    “行啊。”鳳羽珩聳聳肩,“等著就等著。”說著話,抬了步就往府門里走,邊走邊又道︰“定安王府啊,久仰大名,我總得來看看當年被我那未婚的夫君燒完之後變成了什麼樣子。”

    她不提這句還好,一提這個清樂臉上就更掛不住了,眼瞅著就要沖上去跟鳳羽珩拼命,卻听到沉魚又小聲地同她說了句︰“請郡主見諒,我這二妹妹就是這個脾氣,家里人也拿她沒辦法呢。”

    這一句話,意味著告訴了清樂,鳳家人也不喜歡鳳羽珩的脾氣,所以你若有什麼招數盡管使出來,鳳家是不會為她撐腰的。

    清樂自然听明白了,撇眼看了看沉魚,點了點頭,“如此,便多謝鳳大小姐提醒了。”

    說完,跟著鳳羽珩的腳步就也進了府去。到是留下沉魚,也沒個人接待,只能悻悻地自己進去。

    門口那一幕把想容給嚇壞了,她緊走了兩步到鳳羽珩身邊小聲問︰“二姐姐,咱們好像把定安王府家的郡主給得罪了。”

    鳳羽珩點頭,“是啊!你大姐姐穿得像個新娘子似的,哪里像是給人祝壽的樣子。”

    想容急著問︰“那怎麼辦?”好像二姐姐你也跟郡主鬧得挺不愉快吧?

    “涼拌唄。”鳳羽珩笑嘻嘻地告訴她,“別怕,天塌下來有大姐姐頂著呢,我們不過是小小庶女,沒人刻意同我們過不去。”

    有王府的丫頭領路,幾人一路說著一路就到了定安王府的花園里。

    有好多人已經聚集在此,桌案瓜果也擺到了花園中心的圓場上。想來,今日的壽宴是要在這里舉辦了。

    鳳羽珩瞅著那些個圍在一起的夫人小姐們,只見好多人的目光都往她這邊投了過來。然後有膽子大的就又議論開來——“你們說的山野千金是不是就是那位?我瞅著長得還行,不像是外面傳的那樣是個山村孩子。”

    “當然不像,好歹人家以前也是鳳大人家正兒八經的嫡女。”

    鳳羽珩無意听這些沒營養的話,拉著想容四處去轉。轉了一圈下來,她發現她新認識的那幾位姐妹一個也沒來,就連品階最低的白芙蓉都沒露面。想來真就像玄天歌所說的,不屑給這異姓王府面子吧。

    再轉轉,她就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似乎今天來祝壽的人都比較接地氣呢。

    就比如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走過來同她跟想容打招呼說︰“不知道兩位是哪家的小姐?我們認識一下吧,我是京里梅安坊的女兒,我叫李心。”

    鳳羽珩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梅安坊是個什麼地方,到是想容替她答了話︰“原來是梅安坊的女兒,我很愛吃梅安坊做的點心呢。”然後拉著鳳羽珩快步走開了。

    鳳羽珩撫額,“點心鋪子麼?”

    想容點頭,“還不太大,點心做得到是挺好吃的。”

    不多時,又有個女孩走過來,“兩位是鳳府的小姐吧?哎呀我可算是見到大官員家的小姐了!你們好你們好,我家是開八寶齋的,我叫平安。”

    鳳羽珩小聲問想容︰“八寶齋是賣什麼的?”

    想容告訴她︰“一間專門做素食的飯莊。”

    鳳羽珩無語。

    再踫到幾個,幾乎都是生意人家的女兒夫人,再不就是四品以下的小官員家眷。

    兩人總算走到個清靜地方停住腳,鳳羽珩不由得感嘆︰“好歹也是個王府,怎麼請來的人都這麼不上台面兒啊?”再拽拽自己的這身衣裳,“我覺得祖母給咱們做的衣裳還是有點太好了,跟這場合不配套啊。”

    想容也有這感慨,“昨天金珍姨娘還說送貼子的人提到七皇子。”她說到七皇子的時候臉也紅了紅,“這種場合怎麼配七皇子到場。”

    鳳羽珩用胳膊肘踫了踫想容︰“小丫頭,動春心啦?”

    想容臉更紅了︰“二姐姐你說什麼呢!”而後別過臉去,佯裝生氣。

    鳳羽珩笑了她一陣,就見之前散開的人群又往她這邊聚攏了來,隱約听到有人說︰“在那里在那里!鳳相家的女兒。雖說是庶女,可那也是一品大員家的庶女呀!咱們快過去套套近乎。”

    還有人說︰“可不。那位穿得像是辦喜事的嫡女咱們是別指望能說上話了,長得像天仙似的,我只看著就覺得有距離感呢。”

    于是就這樣,鳳羽珩和鳳想容再度被包圍了。

    不過,這一次的話題鳳羽珩到是感了興趣,就听那梅安坊家的姑娘伸出手在四圍畫了一圈,然後道︰“看到沒,這片花園全部都是翻修過的,原來的據說比現在氣派好多倍,可惜啊,被九皇子一把火給燒了個干干淨淨!”</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