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89章 私會男人

第89章 私會男人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定安王妃能說什麼?就像鳳羽珩的,清樂沒有跟鳳瑾元對抗的權利。www.wuruo.com既然鳳羽珩把鳳瑾元給抬了出來,她們再堅持只怕就不太好了。

    于是她改了口︰“那就請鳳家大小姐彈奏一曲吧!”

    鳳沉魚狠不能馬上就離開這里,她身為鳳家嫡女,何曾受過這等屈辱?

    不過,她並不認為這屈辱是定安王府給的,所有一切的錯,全都在鳳羽珩。

    惡狠狠地瞪了鳳羽珩一眼,沉魚起身,帶著一臉委屈走向那張七弦琴。琴聲一起,她苦練了這麼多年、就等著在一個盛大場合艷驚四座的琴藝,就這樣獻給了一群舞姬和一幫上不去台面兒的夫人小姐。

    鳳羽珩可不管她委不委屈,自己作的孽總得自己受,

    鳳沉魚的琴技很好,相當好。鳳家這麼多年對鳳沉魚才藝的培養多半失敗,卻唯獨這琴技獨樹一幟,到真讓她給練了起來。

    到底是一品大員家的嫡女,平時這些上不去台面的夫人小姐們連見上一面都不容易,就更別提能親眼見到親耳听到沉魚彈琴。

    這原本準備留著在人前艷驚四方的琴聲就這樣為一群舞妓彈了出來,沉魚的琴聲中滿含哀怨和仇恨。

    鳳羽珩,你今日給我的屈辱,來日一定加倍奉還。

    卻在這時,在鳳羽珩這邊,有個小丫頭端著茶點走過來,似要往桌上放,卻不知怎的,手一偏,灑了想容一身。

    想容一下驚跳起來,趕緊用手去拍身上的水漬,卻還是晚了一步,茶水全部浸到衣料里。

    “奴婢知錯,請小姐饒恕奴婢吧!”那小丫頭到也利索,直接跪到地上求饒,一邊求饒一邊磕頭,直磕得想容心軟。

    “行了起來吧。”想容無奈地讓那丫頭起來,再看自己這一身水,一時間不知怎麼辦才好。

    鳳羽珩看著那跪丫頭,直覺告訴她,這並不是一起意外事故。鳳沉魚跟清樂那兩人一計不成總是要再生一計的,只怕這一計就用在了想容身上。

    果然,那丫頭才一起來就開口道︰“小姐這身衣裳是不能穿了,現在天氣涼,穿著濕衣裳會染風寒的。請小姐隨奴婢去後堂換一身吧。”

    想容有些為難,看了看鳳羽珩,見鳳羽珩沖著她點頭,這才跟著那丫頭走了。

    鳳羽珩依舊坐在桌前吃水果看舞蹈,余光看向清樂郡主時,發現對方也正向她望來。那道目光中帶著一副看好戲的姿態,似乎料定了鳳羽珩這一跟頭一定會栽下去。

    她自然不知道清樂又搗什麼鬼,卻有些期待,很想看看這位郡主害人的智商到底有多高明呢。

    不多一會兒,又有個陌生的丫頭走了過來,就在鳳羽珩的身邊停下,行了一禮,小聲道︰“您是鳳家二小姐吧?剛剛那位去換衣裳的小姐說請您過去幫她一下。”

    鳳羽珩心道︰說來就來了。

    “很好。”她起身,扭過頭沖著清樂郡主挑唇輕笑,再對身邊的忘川小聲說︰“你且在這里等著,我自己過去。”而後便隨著這丫頭往適才想容離開的方向而去。

    兩人一路走到花園後面的一排堂屋,領路的丫頭一直低垂著頭,也不說話,一直走到倒數第三間屋時終于停了下來,轉過頭跟鳳羽珩道︰“那位小姐就在里面,請鳳二小姐進去吧。”

    鳳羽珩看看她,忽然就笑了,“我這三妹妹啊,從小就膽子小,想來是不習慣被陌生的丫鬟侍候,這才喚我來的。”

    見她主動說話,那丫頭也不好不答,于是陪笑著道︰“是啊,鳳二小姐跟三小姐姐妹情深,鳳三小姐說在家里的時候就常受二小姐照顧,所以換衣服這種事還是由二小姐幫忙比較好。”

    鳳羽珩點點頭,主動伸手推門,一邊推一邊說︰“可是我自小便離開京城,如今回了府里,與這三妹妹也只是晨昏定省時才能見上一面,她見到我時總是怯生生的離著好遠,真不知道眼下哪來的膽子居然找我給她換衣裳。”

    她這話說完,抬步就往屋里走,也不管身後的丫頭面色白了又白,只在心中算計著接下來到底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那引路的丫頭並沒有跟著鳳羽珩一起進屋,到是在她進屋後從外面把門關了起來。

    鳳羽珩“恩?”了一聲,回過頭時,卻又听到外頭落鎖的聲音。

    她失笑,原來打的是這個主意。

    “你們為何要鎖門?”她將戲做足,還回過身去拍了幾下門,“快把門打開!”

    可惜,門外哪還有人,那丫頭早就提前裙子跑遠了。

    鳳羽珩回過身來,嘴角含笑,在這屋里四下環視一圈,最終將目光落在里間兒的一面屏風後頭。

    隱隱見那屏風後面似有霧氣籠罩,她輕步上前,穿過外堂走至里間兒,在屏風一角停了下來。探頭去望,就見一只冒著熱氣的大浴桶中,有名男子正全身無衣閉目而坐。衣衫褪了一地,鞋襪扔得到處都是。

    鳳羽珩想到剛剛自己與那丫鬟說話,而且還拍了門板,這男子居然還保持閉目狀態。再看他呼吸均勻,手指還一下一下有節奏地律動著,想來應該不是被人嚇了迷藥。

    那就是早知這一出戲,就等她上鉤了。

    她冷笑,故意在屏風外弄出些響動。

    果然,那浴桶里的男子神色動了一下,有緊張,也有些向往。

    她站著沒動,卻將這里間兒屏風周圍的環境盡收眼底,然後心下用步子丈量起距離。

    不多時,就听門外有急匆匆的腳步聲由遠及近。鳳羽珩耳朵尖,聞聲分辨,來人分作兩批,前面兩人是先鋒,後面跟著的才是大部隊。

    想來,應該是始作俑者帶著圍觀群眾來看熱鬧了。

    很快地,腳步聲在門外停住,門鎖被人打開,就听清樂的聲音首當其沖揚了起來︰“你說鳳二小姐在這里干什麼?私會男人?可惡!當我定安王府是什麼地方?居然能干出這種齷齪事來!”

    那清樂一邊說一邊往屋里沖,浴桶里的男人有些慌了!事先安排好的劇情還沒走完,那女的還沒到他面前來,清樂郡主怎麼就進來了呢?

    他一心急,光想著完成任務,記得剛才听到屏風後面有聲音,想來那女的應該就站在那里,于是干脆從浴桶里站起來要伸手去抓鳳羽珩。

    可手探了過去,卻什麼也沒抓到,明明剛才睜眼時還看到有人影晃動,可他手才伸過去是抓了個空。

    男人心說奇怪,可這時,清樂的腳步卻近了,一邊走還一邊說︰“不是說私會男人麼?人呢?”

    然後有丫頭回話︰“郡主要不要到里間看看?”

    清樂提高音量,用能被所有人听見的聲音喊了句︰“里間兒?那不是臥寢麼?鳳二小姐私會男人都會到床榻上去了?”

    眼見清樂就要過來,那男人沒辦法,只能又縮回浴桶里。

    他剛剛才坐回去,清樂就已經到了近前。可這里哪有鳳羽珩的影子,她不由得皺起了眉,小聲問那男人︰“人呢?”

    男人搖頭,“屬下不知道,還沒看見人呢郡主您就來了。您是不是來早了?”

    清樂轉問身邊丫頭,“她到底進沒進來?”

    丫頭趕緊答︰“進來了,奴婢親眼看著鳳二小姐進來的,還從外面落了鎖。”

    清樂急聲道︰“快,在屋子里找找。”

    小丫頭點頭,轉身奔回了外間。

    清樂就準備回過身來跟那男子再囑咐兩句,可就在她回身的工夫,卻突然被人狠推了一下。

    這一下不只是推,竟還有人從身後快速地扯去了她衣服上的腰封,然後又扯了一把頭發,還拽了她的衣領子。

    清樂就覺得只一晃神的工夫,自己好像被鬼纏住了一般,衣衫凌亂頭發披散,最要命的是領口好像被扯壞了,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膚。

    然後那只鬼手加了把力,她一個沒站穩,直奔著那只大浴桶就跌了過去。

    只听“撲通”一聲,清樂郡主整個兒人栽進了浴桶里面,與那男子正面相撞,被那人直接擁在懷里。

    她二人大驚,回頭去看,卻連個鬼影子都沒看著。

    那在外間搜找鳳羽珩的小丫頭听到動靜正往這邊跑,邊跑邊問︰“郡主你怎麼啦?”

    可就在這時,門外的大部隊到了。由定安王妃牽頭,後面跟著鳳沉魚等一眾來賓都到了這間屋里,能听到沉魚的聲音說︰“二妹妹不會做出那種事的,請王妃相信我。”

    定安王妃冷哼一聲,“我只相信自己的眼楮!鳳家二小姐不在席面上好好看歌舞,跑到這後堂來干什麼?”

    說著話,眾人就已穿過外間奔了里間而來。就見到一個小丫頭正站在屏風旁,雙手捂著眼楮,似被什麼東西嚇得花容失色。

    定安王妃大喝道︰“大膽奴婢,你在干什麼?”

    鳳沉魚心里一喜,這丫頭的表現與她們設計的一樣,正是應該看到鳳羽珩同一個男子共同沐浴時的樣子。

    她趕緊跟著道︰“你看到了什麼?”

    那丫頭都嚇傻了,哆哆嗦嗦地說不出話來,只指著屏風後面,臉上全是驚恐。

    定安王妃心急,提步就走上前去,身後的沉魚以及眾女賓都跟著擠過去看。

    這一看不要緊,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只見定安王府的清樂郡主濕發貼面,衣衫半褪,正與一無衣男子相擁著浸泡在一只大浴桶中。那造型那動作那表情,簡直……太引人遐想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