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第96章 王爺,你家出事了

第96章 王爺,你家出事了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對于定安王的失禮,鳳瑾元也很不高興,站起身來出言提醒︰“請王爺慎行。(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定安王趕緊後退了幾步,看著鳳羽珩道︰“鳳二小姐請留步,本王確是有事相求,還請鳳二小姐援手幫忙。”

    “我一個小小庶女,能幫上王爺什麼呢?”

    “這個……”定安王有些為難,清樂的事說出來實在是難听,再何況鳳羽珩還算是個受害者,讓她去幫清樂,連定安王自己都覺得有些說不過去。可那畢竟是他的女兒,縱是再氣,也總得給女兒尋個出路。“請鳳二小姐在淳王殿下面前美言幾句,讓殿下把那日的事……莫要稟明皇上吧。”定安王覺得自己的老臉都要被清樂給丟盡了。

    偏偏鳳羽珩還緊著追問︰“那日的事?哪日?什麼事?”

    定安王有些氣悶,“就是王妃壽宴那日……在後堂的事。”

    “哦,就是清樂郡主與一男子共浴被所有人都看見的事。”

    鳳羽珩一句話,定安王差點兒沒氣背過去,心說你心里知道就行了唄,有必要說得這麼明白麼?

    “阿珩實在是不明白王爺是怎麼想的。”鳳羽珩冷下臉,轉過身對著鳳瑾元道︰“想來父親也打听過那日的事了,當時清樂郡主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她不要嫁給那與她共浴的男子,她要嫁給女兒的未婚夫,也就是御王殿下。今日定安王爺親自到府,還讓女兒去七殿下面前求情,難道這是在逼著女兒把御王正妃的位置讓出來麼?”

    “不會不會!”定安王不等鳳瑾元說話,趕緊就表了態,“二小姐放心,清樂那邊本王自會嚴加管教,絕不會涉及二小姐和御王的婚事。”

    “是麼?”鳳羽珩納悶地看著定安王,“王爺您確定能做得了清樂郡主的主?那為何前些年王爺還在清樂郡主的慫恿下跪到皇上面前去請求賜婚?民女知道您是王爺,咱們小門小府的自然不能跟王府比,所以我父親就忍了下來。如今清樂郡主還口口聲聲嚷著要嫁給御王,父親——”她跟鳳瑾元道︰“您是一朝丞相啊!為何要受這等欺辱?”

    她將自己的欺辱轉嫁到鳳瑾元身上,而鳳瑾元被她說得也覺得定安王府實在是欺人太甚,不由得也質問定安王︰“王爺究竟為何處處與我鳳家為難?”

    定安王有口難辨,一直壓在心里忍著沒發的火氣騰騰地就往上竄,盛怒之下直指鳳瑾元——“你別不識好歹!我乃堂堂定安王,你一個丞相也在我品階之下,有何資格在本王面前耀武揚威?”

    鳳瑾元失笑,“王爺,若本相沒記錯,是王爺主動找上門來的,而且王爺不要忘了,這里是我鳳府!耀武揚威的人是你!”

    “你……”定安王氣得直跺腳,“好!好!鳳瑾元,你不要太得意。本王今日到府是給你顏面,別以為本王不敢到皇上面前去告你的御狀!”

    “那王爺就請吧!想來七殿下已經同皇上說明了清樂郡主的喜事,皇上也正等著見您,為清樂郡主賜婚呢。”

    鳳羽珩也笑了起來,“王爺干嘛生這麼大的氣,貴府喜事將近,應該高興才是。”

    定安王被這父女倆一唱一喝氣得火冒三丈,可還不待他進一步發作,門外小廝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是道︰“老爺!有定安王府的侍衛求見。”

    “恩?”定安王一愣,隨口就喝到︰“有什麼事?”

    小廝推門進來,後面跟著定安王府的侍衛。那侍衛也不看鳳瑾元,一臉焦急地沖著定安王說︰“王爺不好了,您快些回府去看看吧!咱們王府又被九皇子給燒了!”

    “什麼?”定安王大驚,鳳瑾元也大驚,鳳羽珩卻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定安王惱羞成怒,瞪著鳳羽珩道︰“你笑什麼?”

    鳳羽珩睜著無故的大眼楮回他︰“王爺,我在自己家里笑一笑,您發什麼脾氣?”

    鳳瑾元不願再看這二人斗嘴,干脆下了逐客令︰“王府出了那麼大的事,王爺怎還有心情與本相這小女兒斗嘴?她才十二歲!”你挺大個人了跟個十二歲的小丫頭吵架,你也不嫌寒磣。

    定安王也反應過來,一甩袖,匆匆離去。

    松園的小廝在後頭跟著二人一路送出府門,書房里終于就剩下這父女二人。

    鳳瑾元看著他的二女兒,不由得問了句︰“御王殿下火燒定安王府的事,你事先可知曉?”

    鳳羽珩老實地搖了搖頭,“真不知道。”

    鳳瑾元無奈苦笑,“想來殿下是在為你出氣呢。”

    “也是為鳳家出氣啊。”鳳羽珩看著鳳瑾元說︰“定安王府壽宴當日,受了委屈的可不只是阿珩一人,大姐姐和三妹妹都受了莫大的委屈。且不說大姐姐那樣絕艷的琴技彈給了一群奴才,就說三妹妹,雖說是庶女,可憑白無故地被下人潑了一裙子茶水這算怎麼回事?”

    鳳瑾元點點頭,“為父知道,你們都受了氣,今日為父不也沒給定安王好臉色麼。你要明白,為父如此做,也是要頂著極大壓力的。”

    鳳羽珩對這一點到是領情,今日鳳瑾元的態度她是很滿意的。于是便給了他一個笑臉︰“父親放心,若定安王真要到皇上面前發難,阿珩定會請求御王殿下幫襯著家里一些。不過想來那定安王也沒工夫跟咱們計較,他家里不知道被燒成什麼樣兒了呢。”

    鳳瑾元感嘆︰“九皇子自小就是這個脾氣,但願他今後待你能不同些。你切記,不要惹怒了他,那人喜怒無常,誰知道今日對你百般的好,來日會不會突然翻了臉。”

    “多謝父親,女兒都記下了。”這句話鳳羽珩說得十分懇切,自從回了王府,鳳瑾元總算是有了些身為人父的樣子。“哦,對了。”她突然又想起件事來,伸手入袖,將一個荷包掏出來遞給鳳瑾元︰“這是那日壽宴上,大姐姐送給淳王殿下的。要是淳王殿下沒要,讓女兒帶回來拿給父親,還說這次的事他可以不與大姐姐計較,但若再有下一次,就請您親自去與淳王殿下說話。”

    鳳瑾元盯著那荷包氣得不輕,沉魚不擅長女紅,這荷包針角別別扭扭,一看就是出自她的手。可他明明警告過沉魚不可以在鳳家表明立場之前擅自與男子往來,沉魚為何不听他的勸告?

    伸手將荷包接過,沖著鳳羽珩揮揮手︰“你回去吧!”他心下有些亂,早知道淳王殿下那副樣子很少會有女子能抵擋得住,可他萬沒想到,明知自己今後道路的沉魚,為何也要對那人動心?

    鳳羽珩回到同生軒時,黃泉恰好剛從普渡庵回來,她是去給滿喜送藥的,同時也帶回了滿喜傳遞的消息︰“小姐,滿喜說沈家的人兩日前曾去過普渡庵,但庵里姑子沒讓他們見面。不過晚上的時候沈氏卻沒留滿喜守夜,滿喜夜里偷偷往沈氏的房間看,見那屋里的燭火燃了半宿。”

    鳳羽珩冷笑,沈家人怎麼能看著沈氏在庵里受苦,總是要想辦法把人往外撈的。就是不知道他們會用什麼樣的辦法,這種辦法是不是又要以犧牲其它人為代價。

    此時,韓氏的院子里,手臂逐漸好轉的鳳粉黛已經不再于床榻上窩著了。大夫給她在脖子上吊了個白棉布帶,她就用那布帶子架著胳膊,一趟一趟地在屋子里轉圈兒。

    屋里下人早被打發走了,就剩下她跟韓氏兩人。

    韓氏坐在椅子上,看著脾氣日漸焦躁的粉黛,有些怕她。

    上次忘川把鞋子送到粉黛面前,並直言這鞋是用原本給她添妝的那五萬兩銀子換來的,粉黛就已經發了瘋,忘川走後干脆與她撕打起來。她到底是做娘親的,惦記著粉黛的傷,是不敢推也不敢踫,生生地挨了粉黛好幾下,被打得額頭也破了,臉也腫了,韓氏實在是擔心粉黛再次發難。

    不過這次,粉黛似乎有了新的想法,在屋子里轉了幾圈之後就停了下來,然後看著韓氏不停地琢磨。

    韓氏就想問問她到底在想些什麼,粉黛這時主動開口了,卻是道︰“姨娘,趁現在沈氏不在府里了,你是不是抓緊些,給父親生個兒子?”

    韓氏心中一動,卻又馬上嘆了口氣︰“自從有了金珍,你父親多少日子沒到這院里來了?”

    “事在人為,只要你想,總會有辦法。”

    這頭鳳粉黛絞盡腦汁地想讓韓氏懷個孩子,而另一邊,鳳瑾元卻第一次打破了去如意院兒的習慣,到了安寢時,竟是往同生軒的方向走了去。

    他想起了老太太前些日子說過的話,姚氏也是他的女人,可以不抬成主母,但不能總把人晾在一邊不去關懷一下。

    鳳瑾元覺得自己今日在定安王面前的表現,多多少少是給鳳羽珩留了點好印象的,趁這機會他再給姚氏一顆甜棗吃,或許跟這個女兒的關系也能緩合一些。

    再者,那九皇子小時候是任性,但現在畢竟長大了,再憑白無故的去燒王府總有點說不過去。他想來想去,就只有一個可能——皇上授意的。只有皇上點了頭,九皇子才能燒得肆無忌憚。他明天得想著派人去打听打听,定安王府被燒成什麼樣兒了。

    這個時候的同生軒,鳳羽珩和鳳子睿是沒睡的,姚氏卻已經準備安歇。剛剛梳洗完,外面孫嬤嬤就進了來,急急地同她說︰“夫人,老爺往這邊來了。”

    “什麼?”姚氏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就問︰“他來干什麼?”

    孫嬤嬤扭頭看了看外頭已經全黑的天,猜測道︰“難道老爺今晚是要在這邊歇息?”

    姚氏也不怎麼的,心里就涌上來一陣惡心。她是為鳳瑾元生兒育女過的人,可中間發生了這麼多事,那男人居然還要過來與她同眠,怎麼想都覺得別扭。

    “讓清靈去通知二小姐。”姚氏冷著臉吩咐,同時抓起已經脫下的外衫重新穿了起來。

    這時,就听門外已經有鳳瑾元的聲音響了起來——“芊柔,歇下了嗎?”</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