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98章 定安王府哪去了?

神醫嫡女 第98章 定安王府哪去了?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因韓氏的暈倒,整個院子里一片慌『亂』,鳳粉黛也知自己是惹了禍,但又不願上前去看看她娘親病情如何,干脆一扭頭跑了出去。http︰//www.biqi.me/

    而松園那邊,鳳瑾元正對著沈萬良帶來的三百萬兩銀票發呆。

    三百萬,他很想要這三百萬。眼下用錢的地方多,鳳府還好,但三皇子那邊卻不得不有些實質『性』的表示。但沈家的錢送來是送來了,卻也是有條件的。

    “姐夫。”沈萬良苦口婆心地勸,“我那姐姐是『毛』病不少,這我們沈家都知道,可你就算不看著多年夫妻情份,也得想想沉魚啊!”

    “沉魚永遠是我鳳家嫡女。”鳳瑾元在這一點上態度堅決。

    沈萬良卻搖搖頭,道︰“姐夫不是不知道鳳家那位二小姐有多厲害,沉魚搶了她嫡女的位置,她擺明了就是回來報復的。以她的狠厲手段,只怕會吃得沉魚連骨頭都不剩。更何況,那九皇子于儲位根本就沒有希望,鳳家若注定只能保得住一個女兒……還是保沉魚的好。”

    鳳瑾元面『色』一沉,“你這是要『插』手我鳳家的事了?”

    “小弟不敢。”沈萬良趕緊躬了身,“小弟只是在為姐夫擔心。沉魚那孩子出落成這般,當年又有紫陽道人的話在,姐夫可萬萬不能舍了她呀!”

    鳳瑾元被他說得煩躁,但實際上他心中也與沈萬良想得差不多。鳳羽珩眼下再有氣勢,那九皇子到底成不了九五之尊,她就算有御王淳王再加上文宣王府撐腰又如何?有朝一日今上一去,新帝又豈能容得下九皇子繼續任意妄為?

    他將銀票裝入袖口,對那沈萬良道︰“此事我自有打算,你且回去吧。”

    沈萬良一看鳳瑾元將銀票收下,心里便松了一口氣,肯收錢就好。他也是聰明人,絕不會做那步步緊『逼』之事,既然鳳瑾元有了這話,那便回去等著,想來用不了多久,他那姐姐也該回府。

    沈萬良離開之後,暗衛又現身在鳳瑾元面前,鳳瑾元問他︰“普渡庵那邊可消停?”

    暗衛答︰“自從上次與沈家人有過一次接觸之後,大夫人已經不再哭鬧,白日里還能跟著姑子們一起做些活計。”

    鳳瑾元點頭︰“看來她那弟弟到是給她出了保命的主意。罷了,你且下去吧。”

    暗衛閃身不見。

    鳳瑾元琢磨著再回到韓氏那邊去,可出了松園之後腳步卻又控制不住的往如意院兒走。金珍到底是年輕,總有那麼一根繩牽扯著鳳瑾元,讓他欲罷不能。

    他到如意院兒時,金珍剛得了韓氏被粉黛氣得暈倒的消息,眼下見鳳瑾元像沒事人一樣的到這邊來,便知他一定是還未曾听說。趕緊囑咐守院兒的丫頭︰“一會兒不管誰來,不管什麼事,都不許打擾老爺。如果有人哭鬧,直接給我拖出去,拖遠遠的。”

    丫頭點頭應下,鳳瑾元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大半夜了,你怎麼還不歇下?”

    金珍趕緊換上那副勾人的笑,軟綿綿的聲音就答了他︰“妾身若睡了,可就沒人等著老爺了。”一邊說一邊勾住鳳瑾元的腰封,把人扯到了屋里。

    只是鳳瑾元今日有些不太專心,金珍自認功夫到位,卻依然打消不了鳳瑾元總是想與之攀談的*。

    她干脆坐起身來,一邊給鳳瑾元捏腿一邊問他︰“老爺是不是有心事?”

    鳳瑾元琢磨了一會兒,到是抓起金珍的手腕,看著小臂上的一塊疤痕問道︰“這是怎麼弄的?”

    金珍心里有些暖意上揚,馬上做了委屈狀︰“以前做錯事,被大夫人燙的。”

    “燙?”鳳瑾元皺眉,“她用什麼燙?”

    金珍告訴他︰“用澆紅的鐵塊兒,那是大夫人專門烙罰下人的東西,誰不隨她的意,她就在火盆里燒上一氣,專挑衣裳能遮得住的地方去燙。”

    鳳瑾元有股子怒氣上來,騰地一下坐起身,久久不語。

    就在金珍覺得他是心疼自己被沈氏燙成這樣,正準備說幾句寬其心的話時,就听鳳瑾元道︰“她從來就是那個脾氣,沈家在老宅時日子就寬裕,女兒又只她這一個,慣壞了,你也別太記恨她。”

    金珍眨巴眨巴眼,有點沒反應過來鳳瑾元的話。這是在為沈氏說好話呢?可是……為什麼?沈氏不是都被送去廟里了?難不成這是要死灰復燃?

    “老爺說得哪里話。”她是個聰明的女人,鳳瑾元這樣說自然有他的道理,此刻必須得順著,“妾身自來就是大夫人的奴婢,做錯了事就該罰,何談記恨。”

    鳳瑾元點點頭,“你能這樣想就好,你放心,日後我不會虧待了你。將來你也是要為我鳳家開枝散葉的,生個一兒半女,我定會善待他們。”

    金珍一听這話,胃里就又是一陣翻騰。她別過頭去故作嬌羞狀,總算是把那惡心的感覺強壓了回去。

    “睡吧。”鳳瑾元將她拉進被子,兩人各懷心事地睡了去。

    只是金珍哪里睡得著,鳳瑾元傳遞來的訊息就是那沈氏只怕又要翻身,這可不是個好現象。

    次日一早,還不等鳳羽珩這邊去給老太太請安,金珍就匆匆的找了來。鳳羽珩一看這樣子,估計自己也去不了舒雅園了,就跟姚氏說了聲讓她向老太太告個罪,然後帶著金珍回了房間。

    “二小姐。”金珍很著急,“上次妾身與二小姐說的事情,二小姐可有了決定?”

    鳳羽行挑眉,“我說過,那是一條生命,我雖懂醫理,可那是為了救人,而不是為了殺人的。”

    “這孩子還不能算是個人呢。”金珍急著解釋,“是我自願的,要算罪孽也是我自己的罪孽,算不到二小姐頭上。”她再想了想,干脆道︰“二小姐只要給我一味能讓這胎下劃的『藥』,我……我送二小姐一份大禮。”

    “哦?”鳳羽珩對此到是很奇怪,但隨即想到昨夜班走告訴她沈家人進了鳳府,又與鳳瑾元攀談了好一陣子,她心里略有了數,八成是與沈氏有關,這金珍應該是知道了些什麼。“你且回去,我再想想。”

    “二小姐。”金珍無奈道︰“二小姐可要盡快呀!”一邊說一邊撫著自己的肚子,“再過不久……只怕就瞞不住了。”

    鳳羽珩點頭,打發了金珍。

    兩個多月的胎,是沒有太多時間給她猶豫了。不然等足了三個月開始顯懷,只怕想瞞也瞞不過去。更何況三個月以後再用『藥』物流掉,危險也更大些。

    她無奈地唉了口氣,幫金珍打胎看來是一定要做的,畢竟金珍的事情一旦暴『露』出來于她來說可沒有一點好處。只是現在缺少一個契機,這個孩子不能白白的流掉,卻不知金珍所說的大禮又是什麼。

    “班走。”她叫了一聲,班走立即現身。鳳羽珩幾次都想問班走他平時到底都藏在哪里又睡在哪里,可想來暗衛的事情輕易是不願意與人透『露』的,也就作了罷。“你去趟普渡寺吧,瞧瞧沈氏那邊有什麼動靜沒。”

    班走點頭,問了句︰“現在?”

    “對,現在。”

    “那主子你可不要出府。”

    鳳羽珩撫額,“知道了。”

    班走閃身不見,她左右瞅了一會兒,料定班走已經走遠,這才叫了忘川來,“快快,換牛普通的衣裳,咱們到定安王府看看去。”

    忘川撇撇嘴,“剛才是誰答應班走不出府的?”

    “沒事啦!”鳳羽珩拍拍忘川的肩膀,“我們又不出京城,這大白天的哪里會有危險。”

    忘川想想也是,京城里到處都有九皇子的人手,定安王府那邊更是有暗哨在,一旦發生意外她可以隨時隨地叫出自己人來保護鳳羽珩。于是便應了下來,回屋換了身衣裳,跟著鳳羽珩二人出了鳳府。

    直到走在京城的大街上,鳳羽珩才知道定安王府再次被燒一事在京中造成了怎樣的影響。這大街小巷不但往來行走的人們在熱議,連茶館的說書先生都當成故事講給大伙兒听了。有出不起茶錢還想听故事的,都趴在茶樓的窗子口往里探著頭,生怕錯過了每一個細節。

    鳳羽珩听了一會兒,搖頭笑道︰“故事就是故事,夸大其詞,再怎麼樣也不能把定安王府燒得『毛』都不剩,那得著多大的火啊!”

    旁邊有路人听到她這話,不贊同地道︰“這位小姐有所不知,昨日的大火燒從晌午頭剛過就開始燒,一直燒到了後半夜,定安王府養的馬都燒得一匹不剩。”

    鳳羽珩來了精神︰“那人呢?馬都燒死了,人跑出來了嗎?”

    “听說清樂郡主燒得頭發都沒了,定安王妃也燒光了眉『毛』。”那人一邊說一邊搖頭,“到底是不是真的可就不知道了。”

    鳳羽珩不再多問,拉著忘川加快了腳步往定安王府走。她還真有些期待玄天冥的杰作,如果大火真像人們說的燒了那麼久,那定安王府還能剩下個『毛』啊?

    兩人幾乎一路小跑的往定安王府去,約莫差不多到地方了,鳳羽珩左右看了看,放眼望去,此處竟是一片空曠,她奇怪地問忘川︰“走錯路了麼?”

    忘川搖頭,“沒錯,就是這里。”

    “那王府呢?”

    忘川指著前面圍著一堆人的地方︰“原本應該是在那里的。”</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