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06章 樂無憂

神醫嫡女 第106章 樂無憂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金珍是很聰明的人,滿喜一句話便讓她明白對方一定早就是鳳羽珩的人了。復制本地址瀏覽http︰//%77%77%77%2e%62%69%71%69%2e%6d%65/她想了想,也是,沈氏這種作死方法,謹慎如鳳羽珩,怎麼可能不在她身邊安『插』人手。

    心里有了數,她便不再多說,往後退了兩步,對著沈氏的房門就跪了下來。

    滿喜站到一邊,就听金珍對著房門大聲道︰“夫人,我是金珍,是從小就跟在您身邊的丫頭。金珍來看您了,夫人,您受苦了呀!”

    屋里沒什麼動靜,金珍頓了一會兒,又道︰“夫人,我懷上老爺的骨肉了,金珍從小就跟著夫人,如今有了喜事,第一個就想著來跟夫人說一聲,讓夫人一起開心。”

    啪!

    里面有瓷器落地的聲音,金珍唇角微挑,繼續道︰“金珍能侍候老爺,真心感念夫人恩典。昨夜得知自己有了身孕,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來給夫人叩頭謝恩,若沒有夫人栽培,金珍哪來今日恩寵。多謝夫人賜給金珍這個孩子,多謝夫人,多謝夫人!”她說著,一個頭磕到地上,耳朵卻豎得尖尖,認真地听著屋里的動靜。

    金珍這一口一個懷孕,一口一個孩子,沈氏哪里受得了這種刺激,立時就氣得尖叫。原本一天一夜沒吃東西已經餓得沒什麼力氣,眼下卻又像突然蓄滿了力般, 里啪啦里就在屋子里摔了起來。

    金珍微皺了眉,心說你光在屋子里摔也不行啊,于是又道︰“夫人要保重身子,老爺讓妾身安心養胎,只怕不能常來看望夫人,請夫人一定保重身子,這孩子落地後還要叫您母親呢。昨夜請二小姐來看過,二小姐說……應該是個男孩。”

    她故意加了這麼一句,果然,屋里的人崩潰了,開始用力的撞門,一邊撞一邊叫喊著︰“我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金珍心中一動,再大聲喊了一句︰“夫人您說什麼?夫人您是想念金珍嗎?金珍也想您!”

    砰!

    終于那扇門被沈氏肥胖的身軀給撞開了。

    與此同時,金珍只覺小腹一陣攪動,似有東西在往下墜。

    她趕緊起身,奔著沈氏就踉蹌而去,邊走邊說︰“夫人您這是怎麼了?夫人您……啊!”

    沈氏猛地一推,金珍如約倒地。

    就听沈氏啞著嗓子嚷道︰“賤人!狐媚子!我打死你!我打死你肚子里的孽種!”一邊罵著一邊還就勢往金珍身上踢了兩下。

    金珍也沒躲,咬著牙生生地挨住,直到丫鬟們將沈氏拉開,她低頭一下,身下一片血跡,這才松了口氣,隨即“嗷”地一聲大喊起來——“我的孩子!”

    金玉院兒里,金珍淒厲的慘叫聲傳遍了府里的每一個角落。片刻之後,眾人齊聚。

    沈氏已經被下人合力押回房里,滿喜此刻正跪在院中對著老太太道︰“金珍姨娘懷了身子,感念大夫人惜日恩情,來跟夫人報喜。結果大夫人竟然撞破了門柱沖了出來,把金珍姨娘推倒在地,還……還往她的肚子上踹了好幾腳。”

    金珍倒在血泊里,氣若游絲,鳳羽珩正握著她的腕,一臉沉重。

    老太太此刻也顧不上斥責沈氏,只一臉焦急地問著鳳羽珩︰“怎麼樣?孩子還能保得住嗎?”

    鳳羽珩想說你是不是瞎?都一地血了,能保住個屁啊!

    但嘴上還是得留情面的,哀嘆一聲,道︰“沒指望了,母親那兩腳踢得太重,腳腳都落在這孩子身上,孩子直接被母親給踹出母體了。”

    “你別跟她叫母親!”老太太氣得猛地一聲大喝,再指著其它幾個孩子道︰“你們都給我記住,誰也不許再跟她叫母親!我們鳳家,沒有這樣的嫡母!”

    “老太太。”金珍虛弱地叫了一聲︰“您可一定要給妾身做主啊!”

    鳳羽珩連忙接了一句話︰“姨娘身子太虛,且莫多開口說話,放心,你還年輕,以後有的是生養機會。”

    老太太點了點頭︰“阿珩說得對,你好生養著,這件事情我不怪你,要怪就怪沈氏那個惡『婦』!”她重重地頓了一下權杖,咬牙切齒地說︰“這一次,我絕不會放過她!”

    當晚,鳳府眾人收到了沈氏重病的消息。金玉院一如牢籠,除去守門的丫頭外,其余人等誰也不能接近半步,就連鳳沉魚和鳳子皓也被勒令絕不允許探視。

    而這晚的如意院兒,鳳瑾元、老太太以及鳳羽珩都集中在金珍榻前,鳳瑾元沉著臉問鳳羽珩︰“真是個男胎?”

    鳳羽珩點頭,“昨夜脈象就顯示是個男胎了,本來想等今日父親請過大夫之後讓大夫宣布的。”

    老太太氣得直喘,“這可不是沈氏害的第一個孩子了!”

    鳳瑾元知她說的是去年韓氏那個事,不由得咬起牙來,“母親放心,這一次,兒子絕不姑息。”

    金珍嚶嚶啜泣,扯著鳳瑾元的袖子苦苦哀求︰“老爺對不起,都是妾身的錯,妾身沒有保護好我們的孩子,請老爺讓妾身隨這孩子一起去了吧!”

    鳳瑾元最見不得金珍這個模樣,趕緊安慰她道︰“不要『亂』說,阿珩不是說了麼,你的身子沒有大礙,孩子以後還會有。”

    老太太也跟著道︰“你年輕,機會總會有的。”

    金珍看著老太太,一臉的歉意︰“妾身對不起鳳家,妾身太沒用了,連個孩子都保不住。”

    鳳羽珩趕緊也勸道︰“小產也算是小月子,可不能哭。待我回去親自給你抓些『藥』,吃上一陣子養一養,半年之後身子就利落了。”

    金珍一臉感激,是真的感激,“謝謝二小姐,二小姐的『藥』是天底下最好的『藥』。”再看向鳳瑾元︰“妾身一定會再幫老爺生個兒子,只是……”她的淚又掉了下來,“這個孩子沒的太冤了。”

    鳳瑾元也覺得太冤了,明明金珍是一片好心去給沈氏謝恩,結果被那惡『婦』踹掉了孩子。那可是他的兒子啊!

    一想到這,鳳瑾元心里的火氣就騰騰上竄,只見他霍然起身,一語不發地轉身就走,連老太太在後頭喊了他兩聲也沒理。

    次日,黃泉傳來滿喜的話︰“滿喜說,鳳相昨日沖到金玉院兒將那沈氏暴打了一頓。沈氏現在鼻青臉腫,重病在榻,鳳家卻不給請大夫。不過當時大小姐也去了金玉院兒,鳳相指著沈氏說,沒有這個母親,你就永遠是嫡女。”

    鳳羽珩笑笑︰“鳳瑾元果然打得好主意,就是不知道,這鳳家以後是永遠都不要當家主母了,還是準備再抬個厲害角『色』進來。”

    兩日後,鳳子皓再次被送出府門,前往齊州的子岩書院求學。

    這個紈褲的大少爺,直到離了家門都沒想起來問起一句他的母親,到是總掂記著往沉魚身邊蹭蹭,氣得沉魚一甩袖回了院子。

    安氏在姚氏身邊無奈地嘆了一聲︰“真不知道這沈氏到底用什麼方法養出了這麼兩個孩子。”

    姚氏到是寬慰她道︰“好在我們的子女都很懂事,我瞅著想容這陣子天天早起過來同生軒跟阿珩一起跑步,想來這姐妹兩個是願意在一起說話的。”

    一提起這個,安氏就歡喜,連聲道︰“這是多虧了二小姐能帶著我們想容,姐姐你也知道想容那姓子,自來就膽小,她小時候就天天說喜歡二姐姐,可連句話都不敢跟二小姐說。如今二小姐能待想容這般好,我真是打從心里感激。”

    終于將鳳子皓送走,鳳府到是現了幾日平靜光景。

    鳳沉魚終日坐在花園的亭子里彈琴,琴聲里不見哀傷,只聞出陣陣陰謀陽謀的味道。

    而鳳羽珩,則開始扮了男裝,取名樂無憂,定期到百草堂去坐診。而她這一男裝女身,知情的人除了忘川黃泉和清玉外,百草堂內就一個掌櫃王林心知肚明。

    因為鳳羽珩並不常來,王林已有些時日沒有見著她了,最近王林總是跟清玉念叨讓東家把那種『藥』丸和沖劑多拿些過來,但清玉也總是一句話就打發了他︰“你自己跟小姐說去。”

    今日王林見到鳳羽珩,哪有放過她的道理,圍著鳳羽珩身邊就不停轉悠,直到轉得鳳羽珩頭都暈了,這才無奈地問他︰“你不去前頭看鋪子,圍著我轉什麼圈兒?”

    王林苦著一張臉求她︰“東家,您上次拿來的那些『藥』丸和什麼沖劑的,什麼時候能再補貨啊?”

    鳳羽問他︰“賣完了?”

    王林攤攤手︰“不出十日就賣光了。最開始人們都不信服,後來按著清玉姑娘告訴的方法,坐堂大夫選了幾類病人贈了幾次『藥』,不出兩日就見了成效。”王林感嘆︰“東家拿來的『藥』實在是神奇,連坐堂的大夫都說不出個究竟,可服過『藥』的人卻見效奇快。”

    鳳羽珩沒辦法同這王林解釋,經過濃縮的中成『藥』相對于苦『藥』湯子來說,『藥』量自然會大上許多。但對于王林說讓她補貨的事,她卻沒有答應︰“那些『藥』制作起來非常麻煩,所需『藥』材也比正常方子要翻上幾倍,所以才讓你們賣的貴些。今後我每月固定拿出一部分放到百草堂,當月賣光了,就只能下個月再補貨。”

    說完,站起身就準備到前面診台出診,一掀門簾子,卻見百草堂的大門口,正有個有著幾分眼熟的人往里走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