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07章 我就敲你竹杠了怎麼地?

神醫嫡女 第107章 我就敲你竹杠了怎麼地?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進來的人鳳羽珩沒見過,卻覺有幾分眼熟,到是同樣扮了男裝的忘川在身邊小聲同她說︰“沈家的三老爺,沈萬良。比•奇•小•說•網•首•發”

    怪不得!

    鳳羽珩這才覺出緣何眼熟,這沈萬良與鳳子皓的樣貌到是有幾分相像,與沈氏的眉眼也很是接近,卻不知,他來這百草堂做什麼。

    王林在京城做事多年,自然一眼就瞧出這沈萬良衣著不凡定是富貴人物,一般這種人物上門,掌櫃的都是會親自招呼的。

    于是趕緊小跑上前,跟沈萬良俯了俯身,道︰“這位老爺,您是要看診還是抓『藥』?”

    那沈萬良到也不磨嘰,直接說明來意︰“听說你們這里有賣一種能見奇效的『藥』丸?”

    “喲!奇效稱不上,到是比尋常的方子見效快,而且服用方便,更便于攜帶。”王林答得不卑不亢,既不虛夸『藥』丸的功效,也將好處都亮了出來。鳳羽珩听著暗自點頭,只道當初自己選掌櫃的眼力還算不錯。

    沈萬良看了這王林一眼,沈氏霸佔姚家三間鋪子多年,鋪子里有幾個伙計他自然是知曉的,雖說並不明著往這邊來,但暗里卻是經常會觀察一番。

    他自然知道這王林是被鳳羽珩一手提拔上來的,而且還是踩著沈家表親的肩膀頭兒提拔上來的,不由得就沒了好臉『色』。悶哼一聲,再開口道︰“將治外傷和內里心肺的『藥』丸都帶來,我全要了。”

    王林終日在鋪子里,什麼人沒見過,以前是沒有人一下子說要把『藥』全包了的,但自從有了鳳羽珩的那些『藥』丸和沖劑,哪天不得來幾個這樣的土豪。他也不含糊,手一攤︰“這位爺,真抱歉,『藥』丸和沖劑都斷貨十幾天了,您如果想買,只能等到下月初一再來。而且也不能全包,需經坐堂大夫診過病人之後,按量取『藥』。”

    沈萬良眉『毛』一擰就要發作,卻在這時,就見從百草『藥』最里邊的門簾子後面,走出一個英俊少年來。那少年看上去年紀很小,但與之對視過來的眼神,卻又如成年人般穩重內斂。他不由得愣了一下,就听王林主動給他介紹︰“這是我們百草堂新來的坐診大夫,姓樂,名無憂。”

    “樂無憂?”沈萬良重復了一遍這個名字,卻又搖搖頭,“我不看診,只買『藥』,而且只要你們那種有奇效的『藥』。”

    王林再告訴他︰“真的沒了。”

    “那你們從何處得來那種『藥』,告訴我,我自行去取。”

    “喲!”王林樂了,“小的就是說了,怕是您也取不來。”

    “笑話!”沈萬良輕哼一聲,“我就不信,天底下還有用錢買不來的東西?”

    “還真有。”王林說︰“我們東家說了,『藥』丸和沖劑每月只供應一定的數量,沒買到的就只能用老方子湯『藥』。您要非得知道這些『藥』的來處,那就只能跟我們東家去談了。”

    听他提到東家,沈萬良心里就一陣暴躁,東家,東家不就是鳳羽珩麼!讓他找鳳羽珩去拿『藥』,真是比登天還難。

    “就一點辦法都沒有嗎?”到底是有求于人,此時態度也軟了下來,竟是帶著幾分祈求地同王林道︰“你再幫我想想辦法。”

    這時,化名樂無憂的鳳羽珩卻開口說話了︰“也不是一點辦法沒有,不如請這位老爺將病人的情況詳細描述一番,讓在下來為您想想辦法。”

    見鳳羽珩開了口,王林趕緊將沈萬良讓到診位上,鳳羽珩坐在里面,他坐在外面,就听沈萬良對鳳羽珩說︰“病人的外傷到不打緊,最主要是內傷,被江湖高手震傷了心肺,如今已然不能下榻,清醒,但無法活動。”

    鳳羽珩當然知道他說的是誰,沈家這時候來求『藥』,而且還點名要她的『藥』丸,再听他描述的病癥,不是給沈氏還能是給誰?不由得心里暗罵了一句“不要臉”。

    但她自認為開了鋪子就是生意人,有生意上門,又是大主顧,怎能有把錢財往外推的道理。

    于是她點點頭,對這沈萬良道︰“我是新來的坐診大夫,之前掌櫃的特地留了一些『藥』丸給我應急,這些『藥』丸里剛好有治內傷的奇『藥』,到是可以分出一些賣給這位老爺,只不過這價錢……”

    “錢不是問題。”沈萬良一揮手打斷了鳳羽珩的話,他沈家最不缺的就是錢,只要能把沈氏救活,別讓她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了,搭上多少錢都是值得的。

    “好。”鳳羽珩一只手伸到袖子里,隨手就『摸』了五顆保心丸出來。“五百兩一顆,一共五顆,這是我所剩的所有了。”

    “五百兩一顆?”縱是沈萬良再有心里準備,也覺得眼前這個少年太黑心了點,他有錢也不是這麼個花法的。“你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鳳羽珩手一縮,“就是平時擺在百草堂出售的保心丸,這位老爺若是不信,我也沒有辦法。但百草『藥』在京中這麼多年,我人就坐在這里,也是掌櫃親自為您引薦的,總不會是個騙子。”

    她這道理說得到對,沈萬良想同她講講價,卻又磨不開面子。畢竟他沈家有錢,平日里就出手闊綽,如今還是為了救他姐姐,生死攸關的時候,他好意思講價?

    無奈之下,從袖袋里『摸』出五張銀票來遞給面前少年,“五百兩面額一張,一共五張。”

    鳳羽珩銀票接過,看了一眼,便將手中『藥』丸遞過去,還喊了王林︰“掌櫃的,免費贈送個瓷瓶給這位老爺裝『藥』。”

    她一句免費贈送,把沈萬良又氣了個半死,一把抓過王林拿來的瓷瓶就走出了百草堂。

    見他走遠,王林不由得沖著鳳羽珩豎起了大拇指︰“東家,您這騙術不差于之前那位被關十年的掌櫃啊!”

    鳳羽珩搖頭,“非也,那人賣假貨,我賣的可是真東西,只不過要價高了些而已。但這也是因人而異,你們平時做事萬不可這樣,剛剛那人與我有些恩怨,我不過報報私仇罷了。”

    王林趕緊應聲︰“東家說得是,您放心,小的們做事向來老實,不會給百草堂捅蔞子的。”

    鳳羽珩點點頭,很滿意王林的話,又在這百草『藥』坐大半天,看了不下二十個病人,才帶著忘川換過衣裳從後門離去。

    這幾日玄天冥又去了大營,她就只能自己練鞭子,當晚練完兩輪之後看看天『色』也差不多了,便帶著憑空打了個手勢,暗處,班走會意,默默地跟著她走出同生軒。

    鳳羽珩的目的地是金玉院兒,快到時,班走悶悶地問了聲︰“去干什麼?”

    她輕聲道︰“去協助鳳瑾元的暗衛加強治安防範。”

    班走沒再吱聲,直到進了金玉院兒的範圍,他也不知什麼時候竟已經往院子里繞了一圈回來,告訴她︰“鳳相留在這里的暗衛只有兩名,一名在院子里,一名在屋頂上。”

    “恩。”鳳羽珩到也無意避開那兩名暗衛,左右她不是來親手殺沈氏的,更何況,她根本不相信鳳瑾元連她會武功這種事情心里都沒數,那他的丞相也坐不了這麼多年。

    鳳羽珩就這麼大搖大擺地進了院子,在外守夜的丫頭是滿喜,一見她來,趕緊過來問安。她也沒與滿喜多親厚,只是道︰“你做你的事,我就在這坐一會兒。”

    滿喜俯了俯身,又返回沈氏的房門前。

    就這樣,一個鳳家二小姐,外加暗處的三個高手,齊聚金玉院兒。

    那名原本就守在院子里的鳳瑾元那邊的暗衛實在是有些『摸』不清鳳羽珩的路數,這位二小姐大半夜的跑到這邊來,卻只坐在院子里看月亮,這是怎麼個情況?

    不過這暗衛並不敢輕舉妄動,鳳羽珩身邊有高手這一事他們早就知道,而且深知那班走的武功強過他們太多,別說二對一,就是十對一,也不是人家的對手。

    于是,兩伙人干脆心照不宣,各干各的活,誰也不打擾誰。

    直到入了丑時,終于現了異動。

    只听聞風中似有物體疾速劃過的聲音,鳳羽珩耳朵微動,身形迅速往左側一閃,眨眼間,一道利箭就從她耳際擦過。可卻沒听到那利箭刺入旁處或是落地的聲音,她就想回頭去看看,卻听到班走的聲音揚了起來︰“還不賴,躲過去了。”

    她無語。

    你特麼的到底是暗衛麼,危險的時候不是想著怎麼保護我,居然還在考驗我的反應速度。

    鳳羽珩想都沒想,抬手就沖著後面比了個中指。

    可惜,班走看不懂。

    只一剎的工夫,數名黑衣人自空而落入院中。對方行動力很快,拔劍就奔著鳳羽珩這邊刺了過來,沒辦法,誰讓就她一個人是暴『露』在外的呢。

    不過鳳羽珩也不含糊,這些日子有意識的訓練已經讓她的身體素質向好的方向開始發展,雖然離前世的狀態還有一定差距,卻也與當初在京郊被人『逼』著跳河時不可同日而語。

    她沒使鞭子,雖然玄天冥送給她的軟鞭此刻就纏在腰際,可一來練習時日尚短,二來她並不想在人前太過暴『露』。于是依然從袖中翻出淬了麻醉『液』的銀針,夾于指縫,沖著迎面而來的敵人就撲了上去。

    從前她不太會與手持長兵器的人這般過招,可經過玄天冥一段時日的指點後,這種打法她已然純熟。五六個黑夜人殺向她,十余招後,竟還是讓鳳羽珩佔了上風,甚至有一人已經倒在地上,死死昏睡下去。

    卻不知在這時,就在沈氏房間側面的窗根底下,正有一個人影悄悄的順著窗子爬了進去。</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