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08章 做人都輸,做鬼就能贏?

神醫嫡女 第108章 做人都輸,做鬼就能贏?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羽珩來這金玉院兒為的就是看著沈家人夜里進來送『藥』,怎麼可能放任窗戶那邊的動靜不管。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

    就見她身體迅速旋轉,溜著剩下的五個人圍著院子轉了半圈,然後手指迅速翻彈,幾枚銀針脫手,黑夜人又倒下兩個。

    這些殺手都『迷』糊了,想不明白鳳羽珩到底扔了什麼暗器,居然看也看不清,還沾邊兒就倒。

    一時間,幾人再不敢靠近她。

    而這時,隱在暗處的班走終于看不下去了,鬼影子一般地飄了過來,手中雙刺乍現,眨眼的工夫就將還有行動力的三人收割。

    鳳羽珩拍拍班走的肩膀,“我們到屋里看看,打的時候注意點兒,把『藥』給我搶回來,明天還能再賣兩千五百兩。”

    班走嘴角抽筋,那天他主子詐了沈萬良兩千多兩銀子啊!那些『藥』丸雖然也挺貴,可平時擺在百草堂賣多少錢他不是不知道,也就十兩銀子一顆,到他這里就給翻了千倍。人家買完了還不讓送給病人吃,還得搶回來再賣一次……

    腹誹間,二人已然進了沈氏臥寢。那沈氏被鳳瑾元的暗衛震廢了心脈,像只肥鬼一樣躺在床榻上咽咽一息,鳳羽珩瞅著她最多也就兩三天的活頭,這麼重的傷,幾顆『藥』丸怎麼可能治得好。想來那沈家也是沒了辦法,病急『亂』投醫。

    屋里的人萬沒想到六名殺手都沒解決掉外頭的人,而且還將自己的行蹤暴『露』,不由得著起急來。幾次想靠近沈氏都不成功,其中有一次都到床榻邊兒了,『藥』丸都捏在手里了,就準備往沈氏嘴里塞,卻被班走一把又給拽了回來。

    班走也不打他也不攔他,拽回來就松手,待那人又上前去時,再拽一次。如此一來一回,足足折騰了十次。

    床榻上的沈氏都絕望了,最開始還帶著希望配合著張開嘴巴,後面幾次卻已然絕望了。只在班走最後一次將那人拽回去後,她拼盡力氣沙啞著嗓子說了聲︰“別管我了,快走!”

    那人蒙著面,只『露』一雙眼楮,一听這話,眼圈兒瞬間就紅了。想回身跟班走和鳳羽珩拼命,卻又心知肚明自己根本打不過人家。

    無奈之下又看了一眼床榻上的沈氏,一咬牙,躍出窗子就跑了。

    鳳羽珩顧不上關懷沈氏,急著問了班走一聲︰“『藥』丸都拿回來了嗎?”

    班走將手里一個小瓷瓶子遞給鳳羽珩︰“是這個吧。那人手里還捏著一顆,那麼惡心,想來也不能要了。”

    鳳羽珩點點頭,“就當我賠了五百兩吧。”

    班走暴走。

    她這才將注意力向沈氏那邊投了過去,只見床榻上的人已經被折磨得不成樣子,也不知道鳳瑾元怎麼打的她,好像把人給打瘦了,連顴骨都塌陷下去了,兩只眼楮也凹了下去,看起來有點像二十一世紀整過容的歐式眼。

    沈氏也偏了頭向鳳羽珩看過來,目光如同淬了毒的匕首,狠不能把她刮骨剜肉。

    “你——”沈氏拼著力氣,拼了命的詛咒鳳羽珩︰“總有一天,你會遭到報應。鳳羽珩,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她卻笑了,這笑如同一朵開在地獄的花,好看至極,卻也昭示著死亡。

    “做人時都輸了這場戰斗,你憑什麼認為自己做了鬼就能贏?”

    只一句話,沈氏好像突然間參悟了一般,整個兒人的氣勢瞬間就萎靡下來。

    是啊,做人時都輸了這場戰斗,她憑什麼認為做了鬼就能贏?

    從房間出來時,院里的殺手已經被處理得一干二淨,除去空氣中彌漫著的陣陣血腥氣之外,完全看不出打斗的痕跡。

    鳳羽珩笑著仰頭,對著空氣說︰“父親的手下,做事到也干淨利落,很好。”

    暗中,鳳瑾元的暗衛差點沒氣歪了鼻子。只道你自己打過癮了,說進屋就進屋,留了一地尸體和半死不活的昏『迷』者,我們好心好意幫你收拾了,居然連聲謝都沒有。

    鳳羽珩可不管他們怎麼想,帶著班走就回了同生軒去。

    她今日算是正式在鳳瑾元的暗衛面前暴『露』身手,不為別的,就是給她的父親提個醒,今後不管說話還是做事,都多考慮三分,別以為她同生軒的人是能隨便拿捏的軟柿子。西北三年,她鳳羽珩早就不是當初的鳳羽珩了。

    就在鳳羽珩離開金玉院半刻鐘後,一名參與了之前殺手事件的暗衛站到鳳瑾元面前,將發生的一切如實相告。

    鳳瑾元沉默了好一會兒,沒問關于沈氏和沈家,卻是問那暗衛︰“依你看,二小姐的功夫如何?”

    那暗衛思量了一會兒,給出了一個詞︰“詭異。”

    “恩?”鳳瑾元不解,“何談詭異?”

    暗衛再道︰“套路奇怪,自成一體,沒有太深厚內力配合,卻又與一種獨特的暗器配合得天衣無縫。屬下習武二十余載,從未見過這種打法,更不知是屬于何門何派。”

    鳳瑾元想了一會兒,自語道︰“她總說自己在西北的大山里曾遇到一位波斯奇人,那奇人教會了她更好的制『藥』方法,也讓她的醫術更加精進。若你將她的武功稱為詭異,想來,也只有解釋成是那位奇人一並交給她的。”

    暗衛沒參與這個話題,鳳羽珩的功夫在他心里是個謎,待解。

    次日,鳳羽珩主動走了一趟如意院兒,帶了兩小包『藥』丸,還有二十多袋沖劑,全部都是『婦』科中成『藥』,是配合小產後調養身體的。

    她到時,金珍正臥在床榻上歇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一只手捂著小腹,雙眼沒有實際的著落點。以至于她都走到屋里了,金珍都還沒反應過來有人進來。

    是小丫頭提醒她︰“二小姐來了。”

    金珍這才回過神,扭頭看到鳳羽珩,整個人一下就放松起來。

    鳳羽珩擺擺手,讓侍候金珍的丫頭下去,她帶著忘川來到金珍的床榻邊,也沒多話,抬了她的腕就把起脈來。

    “還好。”鳳羽珩將金珍手腕放下,“身體恢復得算是不錯,只是『藥』物落胎很容易在體內留有殘余,這種殘余會為你造成一種伴隨終身的疾病。”

    金珍點點頭,“總是見血。”

    “是的。”鳳羽珩將手里的『藥』放到她枕邊,“我給你帶了些『藥』來,該怎麼吃都寫在紙上,回頭你自己看看。那個沖劑的『藥』吃過之後,大概有三天的工夫出血量會與月信差不多,三天之後便逐漸減少,大概七天左右徹底干淨。待這些『藥』吃完我再來給你看看,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沒事了。”

    “那我日後可還能再懷上?”金珍最擔心的就是這個事情。

    鳳羽珩也不嚇唬她,老實道︰“能。上次我就說過,半年之後便可以再次受孕,並不是哄你的。”

    金珍終于完全放下心來,起了身作勢就要給鳳羽珩磕頭,卻被鳳羽珩攔了下來。金珍不死心,誠懇地道︰“我今天的好日子都是二小姐給的,如今二小姐不但幫了我的大忙,又給了我如此大的恩典,金珍給二小姐磕頭是應該的。”

    鳳羽珩無奈︰“我要你磕幾個頭又有什麼用。”

    金珍反應過來︰“那二小姐要我做什麼?只要二小姐說,我一定辦到。”

    鳳羽珩想了想,還真是有個事要與她打個商量,便道︰“這事兒是關于姚姨娘和我父親的。”

    金珍愣了下,隨即明白了,趕緊表態︰“二小姐放心,老爺去別處我總會攔著,但同生軒那邊我一定不攔的,我保證為姚姨娘創造機會,讓老爺多過去。”

    鳳羽珩撫額,“你理解反了。”

    “反了?”金珍不解。

    鳳羽珩又道︰“非但不是讓你把父親往姚姨娘那邊推,而是讓你多幫著看著點兒,一旦我父親要往同生軒去,你想盡一切辦法也得把人再給我請回你這如意院兒。”

    “這……為什麼呀?”金珍完全不能理解,不管是妾室還是正房,得到老爺的寵幸才是最正經的事啊!

    “因為我娘親不願意侍候他。”她干脆明說,“她在西北待久了,不想再參與府里的妻妾爭寵。更何況她有兒有女,再爭什麼也沒意義。總之你記住我今天的話,過陣子我幫你安排個得力的丫頭在身邊,你遇事也與人有個商量。”

    金珍點頭應下,別的她可能做不好,但栓緊鳳瑾元這個事,她覺得自己還是挺拿手的,應該不會讓鳳羽珩失望。再想到鳳羽珩會為她安排個得力的丫頭,便更高興起來,“不瞞二小姐說,我還真就缺個得力的下人,平日里有事什麼的,都不知道該讓誰去做。”她說著,就想到了在沈氏那邊侍候的滿喜,不由得壓低聲音問了句︰“滿喜可是二小姐的人?”

    鳳羽珩點了點頭,那日是她著人告訴滿喜要配合金珍的,如今金珍這樣問,到是一點都不覺奇怪。

    “沈氏快不行了,據說老爺的暗衛打得她五髒六腑都錯了位,我估『摸』著也就這一兩天的事,到時候滿喜就也閑了下來,二小姐不如讓滿喜到我這邊來吧!我們是一起長大的,總比旁人親厚些。”

    她這樣說到是提醒了鳳羽珩,是啊,沈氏一死,滿喜就要另外安排,送到金珍這里到也是最合適的。

    于是點頭應下,就準備再說兩句,卻听門外小丫頭道了聲︰“金珍姨娘,四小姐來看您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