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09章 沈氏之死

神醫嫡女 第109章 沈氏之死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粉黛進來時,跟在她身後的丫頭手里端了個托盤,上面盛著一碗湯。復制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69%71%69%2e%6d%65

    待她們走近些,鳳羽珩吸吸鼻子,一股子濃重的麝香味道撲鼻而來,還有紅花充斥混雜,毒『性』大得令人乍舌。

    她不由得看了那粉黛一眼,這丫頭是瘋了麼?

    粉黛顯然沒想到鳳羽珩會在這里,走到一半就愣了下,後面跟著的丫頭差點沒撞到她身上。

    鳳羽珩就笑了︰“四妹妹這是怎麼了?你再停得快些,後面那碗湯可就白費心思了呢。”

    粉黛就覺得她話里有話,本來就虛著的心又顫了幾下。

    只是那湯里的味道鳳羽珩能聞出,金珍卻不明白是什麼,還覺得十分好聞,不由得問了粉黛︰“四小姐是端湯來給我喝的麼?”她有些受寵若驚︰“妾身謝謝四小姐關心。”

    粉黛心知今日鳳羽珩在這兒,她這碗湯肯定是送不出去了,搞不好還要被拆穿。不由得狠狠地瞪了金珍一眼,再跟鳳羽珩道︰“不知道二姐姐在這里,我沒什麼事,就是過來看看,你們聊吧。”

    粉黛轉身,轉得急了些,直接將身後丫頭手里的湯撞翻在地上。

    啪!

    粉黛揚起那只沒傷的胳膊就抽了那丫鬟一個耳光︰“廢物東西,連碗湯都端不住。”

    小丫頭哭收拾地上的碎片,金珍看著這一出鬧劇,忽然也將注意力往灑了一地的湯水上看去。

    鳳羽珩笑了笑,“四妹妹怎的這麼不小心,不過不管怎麼說,四妹妹能有這份孝心是好事。金珍姨娘,你可別忘了在父親面前多夸贊夸贊四妹妹,告訴父親四妹妹特地給你送了湯來,只不過又被她自己給打翻了。”

    金珍點頭,“二小姐說得是,妾身一定會念及四小姐的好,一定會同老爺說的。”

    粉黛氣得抬腿就走,她最受不了鳳羽珩那種陰陽怪氣的調調,可同樣的陰陽怪氣,九皇子用起來就十分討她的喜,真真是怪事。

    鳳羽珩又同金珍交待了一些小月子的注意事項,便起身離開。金珍追著問她︰“四小姐那碗湯水是不是有問題?”

    鳳羽珩點頭,“是有問題,湯里放了大量的麝香和紅花,那份量重得離著老遠聞都能聞得出來,可見她已經是等不及想要代替從前的沈氏,擺平府里所有未出世的孩子了。”

    金珍有些擔心,“這次多虧了二小姐在,不然只怕我在劫難逃啊!”

    鳳羽珩想了想,同她道︰“我會盡快想辦法安排滿喜過來,以後韓氏那院子你多留個心眼兒,她們送來的東西萬萬吃不得。其它人到無礙,老太太和父親一心想抱孩子,斷不會害你,安氏榮辱不爭,你無需擔心。”

    金珍記在心里,跟鳳羽珩再次道謝。

    回同生軒的路上,鳳羽珩遇到滿喜。那丫頭就站在一個小路口焦急地張望著,一看到鳳羽珩二人過來,趕緊開口輕輕地叫了聲︰“二小姐!忘川姑娘!”

    鳳羽珩順聲去看,見滿喜自沖她們招手,便帶著忘川往那邊走了去。

    一看她們走到近前,滿喜往前迎了兩步,然後直接就跪到地上給鳳羽珩磕了三個頭。

    鳳羽珩示意忘川把人扶起來,她留意看了滿喜的指甲,已經不用再涂甲油,與常人無異了。

    她點點頭,先開了口對滿喜說︰“你娘親那邊我也定期派人送過『藥』去,她的病癥比你重些,應該再要再治幾個月。”

    滿喜已經十分感動,伸出手給她看自己的指甲︰“二小姐真是妙手,奴婢這指甲如今已經完全好了,總算是去了這幾年的心病,奴婢打從心里感激二小姐,謝謝二小姐大恩。”再跟鳳羽珩行了禮,這才又看了看四周,小聲扯入了正題︰“金玉院兒如今就像個活死人墓般,沒人進也沒人出,沈氏沒進過食,連口水也沒喝過。她到也是能熬,終日里瞪著眼珠子不肯咽氣。但奴婢瞅著,只怕也熬不過兩日了。”

    鳳羽珩心里有了數,再同滿喜道︰“自從沈氏去了普渡庵,你也沒少吃苦,這些我都記著呢。”

    滿喜趕緊擺手︰“這不算什麼,奴婢原本也是沈氏的丫鬟,更何況,若不是當初奴婢主動要求留在庵里照顧她,眼下只怕也跟玉籮和寶堂一樣被賣到外面了。”

    鳳羽珩問她︰“你從前同金珍的關系如何?”

    “算是好的。”滿喜同她說︰“金珍那人向來心氣高傲,但我們畢竟有從小一起長大的情份在。”

    听她這樣說,鳳羽珩便也放了心,“待沈氏那邊的事情了結,我就想辦法安排你到金珍那邊去,你們兩個相互也有個照應。”

    滿喜知道金珍如今也為鳳羽珩做事,很高興地應了下來,“多謝二小姐安排。小姐若沒別的事,奴婢就趕緊回去了。”

    鳳羽珩點頭,放了她離去。

    這晚,許久不見折騰的孫嬤嬤又有了動靜。大半夜的不睡覺,輕手輕腳地往外走,方向直奔柳園那邊,想來應該是要走出同生軒。

    鳳羽珩有留意到黃泉已經在其身手悄然跟上,便沒去理會。一個老嬤嬤,有黃泉盯著,自是掀不起什麼風浪來。

    她抽出腰間軟鞭,在園子里舞得風生水起,直舞完了一個套路,這才停了下來,沖著一個方向叫了聲︰“既然來了,還躲著干嘛!”

    就听那個方向有人悶笑一聲,隨即樹影微動,眨間的工夫,一人一輪椅便落在她的面前。

    鳳羽珩習慣『性』地往他眉心去看那朵紫蓮,看上一眼,心便安了幾分。

    誰說男人長得好看沒用,是真的養眼啊!

    兩人誰也不再說話,默契地雙鞭對壘,鳳羽珩鞭法較玄天冥生疏許多,時不時就會被他破了招式。但她卻不氣餒,招破了就重新再來,漸漸地便也入了佳境。

    終于兩人都停了下來,鳳羽珩如今已不會再動不動就累得不行,只是氣脈有些微『亂』,卻也很快便調整過來。

    她擠在他的輪椅把手上坐了下來,自己的鞭子已經收回腰間,卻抓起玄天冥那個擺弄起來。

    玄天冥很無語,“我都給了你一條,你還想把這條也霸佔了去?”

    “這個我不要。”她指指上面的倒刺,“這樣的東西我可沒法盤在腰間。對了,”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月夕的宮宴就剛好是在八月十五的晚上麼?”

    玄天冥點頭︰“沒錯,皇後每年都張羅,正四品以上的在京官員及其家眷都有份參加。”

    鳳羽珩用手托著下巴︰“鳳家以前都是誰去?”

    玄天冥想了想,說︰“你離京這三年,鳳家女眷好像只有老太太去了。到是三年前,你娘親姚氏會跟著鳳瑾元一道進宮。”

    鳳羽珩從原主記憶中搜了一陣子,好像是有這麼回事,再多的卻也想不起來什麼。

    “我記不太清了。”她搖搖頭,“那時候我根本不理府中的事,更不喜參加什麼宴會。”

    “今年你逃不過了。”玄天冥邪魅一笑,“未來的御王妃,父皇也等著開開眼呢。”

    她撫額,“皇上什麼陣仗沒見過,用得著拿我開眼麼。”

    “恩,他只是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丫頭能入了我的法眼。”

    她就覺得這人太不要臉啦!笑嘻嘻地從輪椅上跳開,“我們說點有趣的,听說月夕宮宴時,清樂郡主會被賜婚?”

    玄天冥也笑,“這個的確有趣,父皇是有這麼個話,想來還有一番鬧騰呢。唉,一轉眼,你們這些丫頭都到了要被賜婚的年紀,就連你那自認為天仙一樣的大姐姐,老三都給她留著正妃的位置呢。嘖嘖。”他搖頭,“鳳家的眼光可真不好。”

    听他提起這個,鳳羽珩不由得想起之前黃泉與她說起的八卦︰“听說三皇子早就娶了正妃了。”

    “可不。”玄天冥聳肩,“只不過那正妃身子不好,已經在榻上臥了兩年,估計那病會越來越重吧,他想要沉魚入府助他一定乾坤,那正妃也該香消玉殞了。”

    “你中意的是誰?”她終于問出這個話來,“這些個皇子中,你中意的到底是哪個?”

    玄天冥往椅背上一靠,“我中意誰都屬正常,就唯獨不可能是老三。”

    “為什麼?”

    他但笑不語。

    “玄天冥你這種表情最招人煩!”鳳羽珩氣得抽出鞭子就往他身上抽去。

    那人笑著拍起輪椅迅速後退,兩人就這麼一追一趕偶爾撞到一處就打上一番,足足折騰到天亮。

    鳳羽珩吃早飯時還在犯困,忘川就笑她︰“要不明兒讓殿下別來了吧。”

    她斜著眼神看忘川︰“自打跟了我,你的『性』子到是越來越向黃泉靠攏。”

    她這麼一說,忘川也思量了一會兒,然後道︰“許是跟著小姐比較輕松,不像是跟殿下在一塊兒的時候,氣氛總是那麼壓抑。”

    忘川陪著鳳羽珩一起吃的早飯,想容每天跑完步都要回自己院里去換衣裳,然後會在往舒雅園去的路上等著鳳羽珩,同她一起去給老太太請安。

    今日兩姐妹照例一起進了舒雅園,韓氏和安氏也剛到,金珍還在養身子不能下地,鳳沉魚到是一早就已經坐在廳里跟老太太說話。

    想容往鳳羽珩身邊又靠近了些,小聲說︰“二姐姐,我這右眼皮直跳,總感覺像要出事。”

    她這話音剛落,就听到身後有一陣急急的腳步聲傳來。她們回頭,來人竟是滿喜,只見滿喜沖著鳳羽珩遞了個眼神,而後沖進正堂,揚起聲音對著老太太就道︰“老太太,大夫人她……去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