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11章 放火

神醫嫡女 第111章 放火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此時的靈堂里可不光是鳳家的人,更多的是外頭來吊唁的鳳瑾元的同僚。【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鳳子皓鬧起這一出來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事情,不由得紛紛愣在當場,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鳳羽珩要躲子皓這種混『亂』劍法簡直太容易了,只是當著這麼多人,明明是鳳子皓欺負她,她可不能讓大家都覺得是她在欺負子皓。于是踉踉蹌蹌地,躲得十分狼狽。

    管家何忠一見這情況,哪還能等主子吩咐,趕緊就張羅著把前來吊唁的官員們往外院兒請。

    這邊剛把人請出去,靈堂里,鳳子皓已經舉著劍將鳳羽珩『逼』到了棺木根前。

    鳳羽珩一邊躲一邊叫道︰“大哥哥你這是干什麼?母親是病死的,與阿珩有什麼關系?”

    “什麼病死的!”鳳子皓根本不信,“是被你害的,都是被你害的!啊——”鳳子皓瘋狂地一聲大吼,閉了眼楮就把劍舉了起來,沖著前方猛地那麼一揮——

    別說,這柄劍也不怎麼就那麼的鋒利,這一劍下去直劈到沈氏的棺木上,生生將檀木棺劈掉了一個方角。

    可能是力氣用得過大,子皓收勢不穩,一個沒站住,人跌跌撞撞地就撞翻了香案,供果點心灑了一地。

    沉魚本來覺得她哥哥砍鳳羽珩砍得很過癮,但此刻見鳳子皓竟然把沈氏的棺木都給砍壞了,還撞翻了香案,香都斷了一地,她的心一下子就擰結起來。到底那棺木里裝的是他們的親生母親,沉魚沖上前去阻攔子皓繼續發瘋,卻不想,那香案翻倒後,燃了一半的白燭點起了靈前白布扎成的孝花,猛然火起,瞬間就燎燃了沉魚的裙子。

    鳳羽珩卻早就躲到一邊去,看著火起,揚聲大喊︰“快救火呀!著火啦!”

    人們都慌了,靈堂起火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兒,再加上沉魚就在火場中心,衣裙被燃,鳳瑾元急得一把扯下一個下人的孝帶子就往沉魚身上拍去。手上被火燒傷幾處也全然不顧,就想著把把沉魚身上的火勢撲滅。

    好在金玉院兒里有水井,反應快的下人提了井水來滅火,算是在短時間內就把火勢給壓了下去。

    但火是滅了,煙卻極重,靈堂里面燒得淒慘無比,獨零零地就剩下一口被削掉一個方角的破棺材,其余所有孝帶祭品全部成了灰燼。

    鳳瑾元顧不上子皓,扯著沉魚從靈堂里沖出來。

    沉魚身上的火是撲滅了,可衣服卻燒得不成樣子。

    有丫鬟過來給她披了個斗篷,沉魚急忙檢查自己手臂四肢,同時抬頭問那丫頭︰“我的臉,看看我的臉有沒有傷到?”

    她不問還好,這一抬頭對上丫鬟的眼,小丫鬟嚇得猛地後退了兩步,直指著鳳沉魚顫顫地道︰“大小姐,你的眉『毛』……”

    鳳羽珩也跑過來,狀似關切地問著沉魚︰“大姐姐,你怎麼樣?”然後也往她眉『毛』上看了一眼,表情比那丫鬟還夸張︰“這……大姐姐你毀容了!”

    鳳沉魚的心“咯 ”一下沉了下去,剛剛她就覺得似有火苗竄上面來,雖然已經被她用手擋住,可額前還是被燙得極疼。

    她伸手往自己眉『毛』處『摸』去,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

    “我的眉『毛』?”沉魚嚇得哭都哭不出來了,抓著鳳羽珩追問︰“我的眉『毛』一點都沒有了嗎?”

    鳳羽珩點頭︰“一根『毛』都沒剩。”

    鳳瑾元也注意到沉魚被燒光了眉『毛』,卻沒問沉魚什麼,反到是轉而問了鳳羽珩︰“你有沒有辦法能讓你大姐姐的眉『毛』再長出來?”

    鳳羽珩看著她父親,半天沒說話。

    鳳瑾元氣得直咬牙︰“我問你話呢!”

    “父親。”鳳羽珩目光冷了下來,“府上主母過世,我規規矩矩地守靈,大哥哥從書院回來,問都不問一聲,舉著劍就要殺我,為何父親不問問我有沒有傷到?為何父親不關心一下你險些被殺的女兒?難不成父親也同大哥哥一樣,認為母親的死是阿珩做的?那阿珩可就要好好研究一下母親的死因了,到時候若有什麼需要父親配合的,還請父親不要推脫。”

    她說完,起了身甩袖就走。

    就在這時,忽听得金玉院兒門口傳來一聲極響亮的通報——“淳王殿下到!御王殿下到!”

    鳳羽珩的腳步生生止住,抬眼去看已經進得院來的兩個人,一個一身白衣,一個照例是紫袍。一個溫文而雅,一個邪魅冷『惑』。

    鳳沉魚瘋了,抓著身上披風就去捂自己的臉,下意識地就呢喃道︰“淳王殿下?淳王來了?不要讓她看到我的臉!不要讓他看到我的臉!”

    玄天華耳朵尖,竟將這話听到,然後看著還坐在地上的沉魚奇怪地道︰“為何不能讓本王看到你的臉?”

    鳳府眾人此時終于反應過來給兩位皇子請安,紛紛下跪行禮,玄天華抬了抬手︰“都起吧,今日本王是與皇弟來鳳府吊唁,不必拘于這些虛禮。”

    鳳瑾元帶著眾人起身,卻不知該怎麼讓這二位來吊唁。

    靈堂都被燒成這樣了,鳳家這喪事辦得,本來上午還算有顏面,如今只怕又要成為京中笑柄。

    玄天華也沒理鳳瑾元,他到是很執著于地上坐著的那位姑娘,又問了句︰“這位姑娘為何要這般?”

    鳳瑾元想了想,突然沉聲對沉魚道︰“把你的手放下來!二位殿下在此,豈容得你無禮!”

    鳳羽珩心里明白,鳳瑾元這是想要打消沉魚的念頭。

    可沉魚哪里肯在玄天華面前暴『露』如此丑態,說什麼也不肯,轉了身就要離開,卻被鳳瑾元示意下人給攔住。然後將沉魚又帶回來,當著玄天華的面,生生地將她兩只手放下。

    “不要!”沉魚一聲慘叫,終于,這張臉被玄天華看到了。

    “噗!”玄天冥最先沒忍住,笑出聲來。

    玄天華卻看著沉魚研究老半天,然後問了句︰“鳳府的下人?”

    鳳瑾元很滿意這個效果,趕緊對玄天華道︰“殿下見笑了,這是臣的嫡女沉魚。”

    沉魚這回真哭出來了,不管不顧地沖著玄天華喊道︰“殿下!殿下你見過我,我原本不是這樣子的,剛剛靈堂起火燒了我的眉『毛』,殿下放心,這眉『毛』很快就會長出來,請殿下千萬不要討厭沉魚!”

    “住口!”鳳瑾元怒斥沉魚,再對下人道︰“快將大小姐帶下去!”

    下人立即拉著鳳沉魚往後院兒走,鳳沉魚一邊被架走一邊淒厲地喊︰“殿下相信我!我的眉『毛』很快就會長出來呢!”

    玄天華看著鳳瑾元,很認真地問他︰“鳳相可否給本王一個解釋?”

    鳳瑾元一腦門子冷汗,“請殿下千萬莫怪,剛剛靈堂突然著了火,把沉魚嚇著了。”

    他話聲剛落,還不等玄天華再說話,就听後面一直被下人扶著的鳳子皓大喊了一聲︰“求淳王殿下給我母親做主啊!”

    鳳子皓一陣風似的沖上前來,就準備跪在玄天華面前告鳳羽珩的狀,可是突然眼前似有東西晃閃過來,還沒等他有所反應,那東西竟狠狠地抽上他的前胸,力道大得直將個鳳子皓抽得倒飛了出去。落地時,一口鮮血噴腔而出,人瞬間昏厥過去。

    “大少爺!”府中下人嚇壞了,趕緊上前查看傷情。

    鳳瑾元也急,可他不敢去看,反倒是帶著鳳府眾人,連帶著剛剛才進院兒來的老太太一並跪到了地上。

    鞭子,只有九皇子玄天冥才常年用鞭子,此時玄天冥下了這麼重的手,鳳瑾元知道,一定是之前發生的事情被人家知曉了。

    “求御王府下開恩。”他都不敢辯解,天知道這九皇子發起瘋來能干出什麼事,便只能一味地求饒,好歹得保住子皓一條命。

    玄天冥卻連看都不想看他,只沖著鳳羽珩道︰“跟著本王這麼久,你怎麼還是笨得讓人生氣?”

    她挑眉,一記眼刀扔向玄天冥,目光中送去的意思就是︰“玄天冥你再說一句就死定了。”

    那人顯然了解鳳羽珩的脾氣,也看懂了這一記眼刀的潛台詞,于是下一句立馬就變成了︰“有人想殺你,你就該用最快的速度先把對方殺了,這種人死在你手下,那你就是正當防衛,就算是被人告到皇宮里去,本王也是會在父皇面前替你講這個道理的。”

    玄天華把話接了過來,聲音依然和善,意思卻跟玄天冥如出一轍︰“未來的御王妃遭遇刺殺,這事兒剛好被本王撞見,晚些時辰進宮時定會與父皇說起。”

    老太太一听這話,腦子嗡嗡地就炸開了,就覺得好像是時光輪轉啊!死了一個沈氏,可她生的兒子卻是干出了跟她一樣的事!

    鳳瑾元趕緊向兩位皇子求饒︰“請兩位殿下一定息怒啊!臣的兒子剛失了母親,他受了太大的刺激,這才情緒失控,並不是真的要刺殺他二妹妹呀!請兩位殿下明鑒。”

    “哼!”玄天冥冷笑一聲,“鳳大人還真是有趣,本王幾年之後就要與你成為親戚,按理說還應該叫您一聲岳父。但未來的岳父您這樣子討好本王可就有點太過了,怎麼能總把摯親之人送來給本王練習鞭法?”

    他一邊說一邊扯了兩下手中軟鞭,在院中環視了一圈,最終將目光落在老太太身上。

    鳳羽珩趕緊開口道︰“不可能!父親怎麼會將祖母也推到前面?祖母這麼大年紀了哪能挨得了你那一鞭子?玄天冥,就算我父親要這樣做,我也絕不同意!”

    老太太嚇得都快要沒魂兒了,听鳳羽珩如此一說,還真以為鳳瑾元也要拿她擋箭,不由得狠瞪了鳳瑾元一眼。

    鳳瑾元那個冤枉啊,就想罵鳳羽珩少無事生非挑撥離間,可再抬眼看向玄天冥那張帶著面具的臉,到了嘴邊的話便又咽了回去。

    他不敢。

    管家何忠在邊上等了半天,此刻終于等不急了,跪爬到鳳瑾元身邊小聲說︰“老爺不好了,夫人的尸身被燒壞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