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14章 沈家與鳳家,一刀兩斷

神醫嫡女 第114章 沈家與鳳家,一刀兩斷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瑾元就覺得有這麼一個女兒實在是太丟人了,盛怒之下一甩袖子道︰“送四小姐回房,派人嚴加看守,絕不允許她走出房門半步!”

    韓氏大驚,就想起前些日子鳳家對沈氏的處罰,一剎間,似乎看到了粉黛跟沈氏一樣的未來——“老爺!”她抱住鳳瑾元的腿,“老爺你不能這樣對粉黛啊!她還是個小孩子,還什麼都不懂,老爺不能把粉黛像大夫人那樣給殺死啊!”

    “殺死?”鳳羽珩大驚,“母親是被殺死的?”

    “胡鬧!”鳳瑾元一腳把韓氏給踹出老遠,心里再沒半點對愛妾的關懷之情,“我鳳家怎麼會有你這樣的母女?來人!把她們兩個都給我關起來!”

    立即有下人上前將韓氏和粉黛拖走,終于吵鬧聲漸遠,鳳瑾元回過頭來跟鳳羽珩說︰“阿珩你放心,今日之事為父定會給你一個交代。www.biqi.me”

    他指的自然是粉黛鬧的這一出,鳳羽珩笑了笑,還跟她爹行了一禮,道︰“那阿珩就多謝父親了,父親能為了還阿珩一個公道而處置大哥哥,阿珩還真是受寵若驚呢。”就見鳳瑾元的臉白了又白,她再道︰“父親快些往前院兒去吧,別讓兩位殿下久等。”

    鳳瑾元無奈地點點頭,匆匆離去。

    見鳳瑾元帶著人離開,姚氏和安氏還有想容與子睿都圍了上來,子睿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就問鳳羽珩︰“四姐姐為什麼那樣跟殿下哥哥說話?”

    鳳羽珩『揉』了『揉』他的頭告訴他︰“因為你四姐姐活夠了。”

    姚氏勸她︰“你別嚇唬小孩子。”

    她這才緩下聲音道︰“子睿總有一天會長大,這鳳府里的齷齪事早晚有一天他是要知道的。”

    安氏也一肚子火,“那粉黛的『性』子十足十像了沈氏,府里鬧了這一出,真不知道以後會是個什麼光景。”

    鳳羽珩冷笑,“管他光不光景的,咱們好好過自己的日子。”說著,拉了想容和子睿就往前院兒走,姚氏和安氏也趕緊跟上。

    靈堂在牡丹院兒里重新搭建好,玄天華過去上了三支香算是憑吊,玄天冥則以腿腳不便為由只在旁邊觀看。

    鳳瑾元自是不敢挑理的,能有兩位殿下都來憑吊已經是很給面子的事,如果不是今日鬧出這些事端,他鳳家的顏面實際上是添彩了許多。一這樣想,便又對那一雙兒女失望至極。

    玄天華將香『插』進香爐,再對老太太和鳳瑾元說了聲︰“節哀。”二人趕緊給玄天華道謝。

    吊唁結束就準備要走,玄天華一轉身,卻見有名素衣女子正從外面款款而來。

    他愣了下,待那女子走近才發現,竟是已經換過裝並且畫了眉『毛』的鳳沉魚。

    沉魚來到靈堂,也顧不上跟鳳瑾元和老太太打招呼,直接就奔著玄天華而來,于他面前俯了俯身,用了極盡細柔好听的聲音說道︰“沉魚多謝七殿下能來吊唁母親,殿下這份心意,沉魚記下了。”

    玄天華卻搖了搖頭,一點面子沒給留直接就道︰“鳳大小姐客氣了,弟妹家中出了事,本王陪著冥兒來走一趟是應該的。”我是沖著鳳羽珩來的,跟你真沒半點關系。

    沉魚十分尷尬,卻又不好發作,只能笑笑,不再作聲。目光卻抬了起來,直勾勾地看著玄天華,眼中愛意滾滾,壓都壓制不住。

    “沉魚。”鳳瑾元實在看不下去了,“兩位殿下就要回府,你且讓開。”

    沉魚一怔,下意識就開口︰“殿下這麼快就要走了?不如留在府中用過飯吧。”

    玄天華不解地問她︰“你們鳳家到底是在辦喜事還是在辦喪事?”而後也不再與人多話,轉了身推起玄天冥就走。

    沉魚愣在原地,就听到前面那坐在輪椅上的人發出一陣戲謔的笑,朗聲道︰“鳳大小姐,你那眉『毛』畫得一邊高一邊低啊!”

    鳳沉魚趕緊以手遮面,卻又發現人家七殿下根本就沒有回頭看她一眼,不由得心底微酸。

    鳳瑾元看著沉魚這個模樣,心底那種恨鐵不成鋼的感慨又涌了起來。他有時候真懷疑是不是自己作了孽,為何這些孩子一個個的都這麼不讓人省心?恩,也有省心的,比如說想容,還有安氏,那對母女還真是從來都不給他惹麻煩。

    “沉魚。”鳳瑾元走近兩步,站到沉魚身邊,目視前方,卻壓低了聲音與她說起話來。“你得明白自己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這樣的事,為父不想再看到還有下一次。”

    沉魚心突地一沉,不甘心地問︰“父親選的人就必須是三皇子嗎?”

    “是的。”

    “可三皇子有正妃呀!”

    “正妃是正妃,只要你听話,必然會是將來的皇後。”

    “為什麼不能是七殿下?”

    鳳瑾元又皺了皺眉,無奈地道︰“朝堂上的事情你不懂,但為父不會害你,為你選的一定是一條天底下最,寬敞的大道。沉魚你記住,你是鳳命,將來是要母儀天下的。”

    母儀天下,這四個字又像魔咒一般在沉魚心里打了烙印。她那顆蠢蠢欲動的心總算是收回了一些,面『色』平逐漸平和,終于能用平緩的聲音對鳳瑾元道︰“女兒記得了。”

    終于,鳳家的喪事重新正常『操』辦起來,府里女眷重新到靈堂守靈,鳳瑾元和老太太一並接待著來客。

    快到用晚膳的時候,沈家人來了。為首的是沈萬良,後面跟著沈家大老爺沈萬金,和二老爺沈萬順。

    老太太瞅著這三人氣勢洶洶地往這邊走來,便知來者不者,一顆心也跟著提了起來。沈氏的喪事已經辦得夠『亂』套了,鳳家已經成為了京中笑柄,如果這時娘家人再來鬧一場,那還讓鳳瑾元怎麼有臉出門見人啊?

    老太太小聲提醒鳳瑾元︰“盡量別跟他們起爭執,以後關起門來隨便如何吵架,切莫在這種時候弄得沒有臉面。”

    鳳瑾元點點頭,這個道理他明白,可沈家人能錯過這樣的好機會麼?

    明顯是不能的。

    就見那一向在沈家最有話語權的沈萬良快步上前,撲通一聲就跪在沈氏的靈位前,對著那口新換過的棺材失聲痛哭︰“姐姐!你死的好慘啊!”他哭了一聲,上了三支香,再起身對向鳳瑾元時,眼中全是怒火︰“我姐姐的死因,鳳大人可否給個交待?”

    他連姐夫都不叫了,一開口就是鳳大人,顯然已經是與鳳家劃清了界限。

    鳳瑾元也一肚子火,皇子他擺平不了,但沈家他還是不放在眼里的,立時便回道︰“眾人皆知沈氏是重病身亡,你想要什麼交待?”

    “重病?”沈萬良恨得咬牙切齒,“重病為何你不去請大夫給她看病?”

    鳳瑾元反問︰“你怎麼知道我沒請?我鳳家縱是在錢財上不如你們沈家,但也不至于連個大夫的診金都付不起。”

    沈家的大老爺沈萬金終于也忍不住開口說話了︰“我那妹妹向來身子骨極好,怎麼可能突然就生了重得至命的病?鳳瑾元,你今天要是不說出個道理來,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放肆!”老太太也怒了,直問那沈萬金︰“不客氣?你跟誰說話呢?你這是威脅當朝一品大員!我告訴你們,就憑你這一句話,往後瑾元若是出了差池,你們沈家統統都得下大獄!”

    沈萬良瞪了他哥哥一眼,轉過頭跟老太太說︰“我家大哥傷心過度,有失言的地方,還請老太太見諒,只是我們實在是接受不了家妹的死因,還請鳳家能給個說法。”

    這時,一直站在邊上沒說話的沉魚開了口,看著她三位舅舅,目中含淚,悲傷地道︰“舅舅,父親沒有騙你們,母親的確是生了重病,家里請了好多大夫來,連宮里的太醫都請過兩個,可是……都治不好啊!”

    沈萬良看著沈魚,久久不語。他幾乎不相信說出這一番話的竟是他從小就疼愛著的外甥女,這個向來都對她母親極其為重的沉魚,怎麼會在這種時候睜著眼楮說瞎話?

    沈氏的事情,別人不曉得,他沈萬良是心知肚明。鳳家到底干了些什麼,雖然沒親眼看到,猜也猜得個十之七八,更何況,他還曾親自去給沈氏找『藥』,還派了人去送『藥』,只是那些送『藥』的人卻都命葬鳳府。

    他不由得開口問向沉魚︰“你可知你是在說些什麼?你可知那棺材里躺著的人是誰?”

    沉魚面上淒哀之『色』更甚,“我當然知道,那是我的母親,十月懷胎生下我的母親。”

    “那你為何還要這樣說話?”

    “可是這里也有我的父親!”沉魚一口話出口,眼淚也 里啪啦地落了下來,“舅舅,母親是病死的,沉魚作證。”

    沈萬良閉起雙眼,兩行淚也涌了出來。

    他知道,沉魚這是要保自己了。

    是啊!這個外甥女從來都是個聰明的,鳳家許了她那樣輝煌的前程,那前程的誘『惑』大得足以讓她拋開一切。如果犧牲一個母親可以保住她的未來,沉魚為何不做呢?

    “罷了。”沈萬良就覺得身心俱疲,原本有一腔為妹妹報仇的熱血也在一瞬間回歸原位。他轉過身對著兩位哥哥說︰“我們給姐姐一並上柱香吧,從此往後,沈家與鳳家……一刀兩斷。”</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