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18章 同命相連的女人

神醫嫡女 第118章 同命相連的女人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日晚膳,沉魚是在府外用的。http︰//ebook.jiangcao.com/

    那封信箋中表明請她去城中的明月樓飯莊二層的雅座,卻並沒有寫明是何人相約。

    倚月只告訴沉魚是守門的下人送來的,送信人是個孩子,信一交到鳳府人手中馬上就跑了。

    倚月並不贊同沉魚這個時候出門,畢竟天都晚了,更何況還不知道是何人相約,萬一這里面有詐,豈不是要出事。

    可沉魚堅持出府,也不怎的,她就覺得寫這封信來的一定是位故人,而且,這位故人的見面一定會給她的生活帶來一些改變。

    倚月沒辦法,只好陪著沉魚出去,一主一僕坐著馬車趕到明月樓二層時,早有小二在此等候,一見她們來了,趕緊過來打招呼,問了句︰“可是姓鳳的小姐?”

    鳳沉魚出門前是用薄紗遮了面的,听這小二問話,便點了點頭,然後在小二的引領下往一處雅間而去。

    她到時,早已等在里面的人正在喝茶,那是名女子,一身素衣,頭戴斗笠,身形消瘦。

    她吩咐倚月在門外守著,一個人走了進去,就听那斗笠女子說︰“鳳大小姐能來赴約,想來還是有幾分膽量的。”

    這一開口,沉魚馬上就听出面前人是誰了,她沖著對方淺施一禮,道︰“原來是清樂郡主。”

    對方將手中茶盞放下,微點了點頭,對沉魚道︰“坐吧。”

    沉魚這才坐到清樂對面,隨手摘了自己的面紗,然後對清樂道︰“這雅間里就我們二人,郡主何苦還帶著斗笠。”

    清樂微怔了下,雙拳緊緊握起,就听她咬牙切齒地道︰“我摘不掉,我只怕這一輩子都不敢摘掉斗笠了。”

    清樂一愣,隨即想到定安王府被火燒一事,“你被燒傷了臉?”話一問出就覺得不對,清樂是戴著斗笠,可面紗是極薄的,她坐在對面看得一目了然,清樂面容並沒有變化。“到底出了什麼事?”沉魚意識到不太對勁,緊著問了句。

    清樂咬咬牙,惡狠狠地道︰“拜你那二妹妹所賜,我被燒光了頭發!”說罷,猛地一把扯下頭上斗笠。

    沉魚驚呆了,原來清樂的斗笠下竟是一顆光禿禿的頭,她原本那一頭秀發如今一根都不剩下,頭皮上還有一塊塊丑陋的疤,有的疤結了殼,有的還湛著血跡,簡直惡心得要命。

    沉魚幾番作嘔,都強壓著不適忍了下來。

    清樂卻自嘲地道︰“看習慣就好了,我最初看到這顆頭,差點沒自己把它給砍下來。你知道嗎?我的不發再也長不出來了,父王請了好多大夫,人人都說再也長不出來了。”

    清樂眼圈泛了紅,一個女子被燒成這樣,她這輩子再也沒有指望了。

    可她原本是個郡主啊!父親雖是異姓封王,可到底還是比別家的姑娘尊貴許多。卻不想如今竟落得這般田地……“都是那個鳳羽珩,我一定要殺了她!”

    鳳沉魚很聰明,她知道清樂把她叫出來一定不只是訴苦這麼簡單,她們兩個的交情根本談不上好,對方要是想訴苦也找不到她的頭上。想來,這清樂應該是想要跟她這個敵人的敵人再度聯手,將鳳羽珩從風光的高階上硬拉下來。

    沉魚知道,聆听了對方的心事和秘密,那是一定要用自己的秘密去交換的,這樣才能換來更沉一層的友情。

    于是她主動為自己倒了盞茶,卻沒喝,而是將手帕沾到了茶水里。沾濕之後,就當著清樂的面去擦自己的眉『毛』。一會兒的工夫,兩道眉被她擦得干干淨淨,光禿禿一片,什麼也沒有。

    清樂都驚呆了,鳳沉魚這張臉一向是所有女人嫉妒的對象,跟眼前這個沒有眉『毛』的怪物壓根兒聯系不到一起去啊!

    沉魚看到清樂的表情,知道自己的示好已經達到了效果,趕緊將前額的頭發往下放了放,將眉『毛』遮住。“拜鳳羽珩所賜,我如今也跟郡主是一般模樣。”

    清樂奇怪,“你這是怎麼弄的?她給你剃的?”

    沉魚苦笑,“想來郡主也應該听說了在我母親的喪禮上發生的事吧?”

    “你哥哥放火的事?”

    “恩。”沉魚點頭,再道︰“可哪有親生兒子故意放火的道理,還不是因為哥哥知道母親是被鳳羽珩給害死的,這才失控想要殺了她,一不小心卻點燃了靈堂,燒了我的眉『毛』。郡主您說,我這筆帳不找鳳羽珩去算,難道還要找我那哥哥麼?”

    清樂贊同她的想法︰“自然是要跟鳳羽珩算帳的。你哥哥做得沒錯,換做我,也是要將她碎尸萬段才能解恨的。對了,你這眉『毛』還能再長出來麼?”

    沉魚苦笑,“問過大夫了,雖然還可以再長,但首次生長的過程是極長的,至少一年內是沒什麼希望。要想長回之前那樣好,少則也要兩到三年的時間。兩到三年啊,我今年十四,三年後,早過了出嫁的最好年紀。”她故意說得嚴重些,為的只是迎合清樂的心情。其實她這眉『毛』,不出半年應該能開始重新生長,有七八個月就能恢復如初了。

    清樂越听越氣,就想到了自己的頭發,“至少你還能長出來,我卻永遠只能是這個樣子。”

    沉魚覺得兩人的談話至此已經達成共識,于是不等清樂說明來意,她便主開口道︰“其實沉魚與郡主原本就沒什麼過節,如今又有共同的敵人,那郡主何不跟沉魚聯手,把咱們失去的都一一討要回來?”

    清樂覺得沉魚很上道兒,便也不再賣關子,點頭道︰“我今日來找你也是有這個意思,畢竟你與她都在鳳家住著,總比我更清楚她的起居。再者,我這些年的郡主也不是白當的,在外頭總有些自己的勢力,你我里應外合,不怕那鳳羽珩不著了你們的道。”

    沉魚很高興能在收拾鳳羽珩這件事情上有一個幫手,于是趕緊點頭道︰“郡主放心,日後郡主需要沉魚配合什麼,盡管吩咐便是,只是我們要如何聯絡?總往府里送信肯定是不行的。”

    這一點清樂早有打算,告訴沉魚說︰“這間明月樓是我們王府名下的,我有什麼消息會派人送到這里,你也派個得力的丫頭勤著往這邊跑跑,若是你有安排,也留信給掌櫃便可。”

    至此,清樂與沉魚正式結盟,而這一切,鳳羽珩當然不知,她正跟著姚氏一起給子睿準備去蕭州要帶的東西。

    姚氏決定盡早些子睿送走,一來是有個積極的態度給書院那邊看,二來,她也想讓子睿離開鳳家這個是非之地,生怕這個一向都不安寧的地方再生出什麼妖蛾子來。

    對此,鳳羽珩是很贊同的。她總覺得沈氏的死,粉黛和鳳子皓的離開並無法讓鳳府安穩下來,那鳳沉魚也不是個打掉牙齒能往肚子里咽的主。她的母親和哥哥落得這般下場,她若不做點什麼,那就不是鳳沉魚了。

    鳳羽珩當然不怕沉魚對自己使什麼手段,但她怕禍及姚氏和子睿,她其實很想讓姚氏陪著子睿一塊兒去蕭州,可子睿說了,他是男子漢,怎麼可以走到哪里都離不開娘親。為了鍛煉他獨立的能力,這想法只好作罷。

    只日晨時,用過早飯,鳳家人又集體站到鳳府門口。

    這一次卻是喜事,鳳子睿被雲麓書院的山長、帝師葉容收為入室弟子,這是何等榮耀之事,連鳳瑾元站在府門口輕撫著子睿的頭時,都覺得面上有光。

    他到底是個做父親的,兒女的錦繡前程,總是比他自己官居高位而讓人激動。他撫著子睿的頭,幾番告誡︰“到了那邊一定要听山長的話,不可以偷懶,不可以跟著壞孩子學些不好的事。你是入室弟子,不只是要跟著山長做學問,還要學會照顧山長的起居。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可莫要同普通學子一樣一味的從恩師身上索取,要懂得付出。”

    子睿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小腦袋又轉向鳳羽珩。

    她走上前,將鳳瑾元的話又與子睿說了一遍,然後再道︰“父親說的話你可要用心記著,現在不明白沒關系,早晚有一天你能懂的。”對于鳳瑾元這一番話,鳳羽珩還是很贊同的,甚至覺得這是有始以來她爹說得最靠譜的話。“子睿,你是大孩子了,以後不能常回家,所以在外面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你的師父從此以後亦你的父親,不管有什麼事,去請求師父幫忙解決,是最好的辦法。”

    子睿認真地點頭,沖著鳳羽珩和鳳瑾元行了個禮︰“子睿都記下了,謝謝父親和姐姐的教誨,請父親保重身體。”說完,又轉向老太太︰“子睿不能在祖母跟前盡孝,還望祖母不要怪罪。”

    老太太眼淚都掉下來了,同樣是送到雲麓書院,這一次卻比當年送子皓的時候體面也感人多了。

    姚氏摟著子睿哭了一陣,鳳羽珩好不容易把兩人拉開,又答應子睿待月夕過後一定會去蕭州看他,這才將孩子扶上馬車。

    看著馬車一路走遠,鳳瑾元又將昨日老太太說過的話在腦子里過了一遍。他竟開始生出一種希望,希望姚家沒事,這樣他就可以將姚氏再扶回來,這樣,子睿跟鳳羽珩就又是他的嫡子嫡女了。這樣一來,嫡次女是御王正妃,嫡次子是當今皇上的嫡親師弟,多大的榮耀啊!

    轉身之際,留意到老太太的目光,鳳瑾元知道,老太太與他的想法是一樣的。

    送走了子睿,眾人正準備回府,就見遠處有一輛馬車正緩行而來。

    老太太“咦”了一聲,一眼認出那馬車的樣式,趕緊開口道︰“等等,那好像是宮里的馬車!”</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