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23章 鳳頭釵

神醫嫡女 第123章 鳳頭釵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羽珩知道這是大夫的通病,便將手里的噴霧瓶子遞給他︰“這個是噴著用的止痛『藥』,是多年前從一位波斯奇人手中所得。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這一瓶剛剛給小皇孫用了些,請您收好,這『藥』效一次能抵六個時辰,過了之後就再噴上,皇孫太小,不止了痛他受不住的。”

    玄飛宇學著剛才鳳羽珩用『藥』時的樣子告訴那太醫︰“就這麼噴!按上面那個東西,往我的腿上噴,一噴就不疼了。”

    元王和元王妃對鳳羽珩感激不盡,元王妃甚至把手上的鐲子都摘了下來要送給鳳羽珩。鳳羽珩推脫著沒要,元王便勸他的王妃︰“待宇兒好些,咱們親自登門拜謝也不遲,現在還是先把宇兒送回府要緊。”

    一群人立即又開始折騰起玄天宇,直到孩子抬上轎攆要送回王府,那孩子還扯著脖子喊鳳羽珩︰“仙女姐姐!你一定要到元王府來看我啊!一定啊!”

    元王妃不由得笑他︰“你應該叫嬸嬸。”

    就听那孩子又喊了聲︰“叫什麼嬸嬸啊,以後我是要娶她過門兒的!”

    鳳羽珩特別無奈地看著已經走遠的眾人,然後扭過頭來跟黃泉說︰“你可別把那孩子的話跟玄天冥說啊!他好歹也是當叔叔的,別到時候一發瘋就跟一孩子打架。”

    黃泉更無奈︰“殿下不是惡霸,打女人,但不打小孩,更不打自己家的小孩。”

    她這才放了心,“玄飛宇挺可愛的。”

    黃泉卻又提醒她︰“不過我不說並不代表別人不會說啊,只怕殿下這會兒已經知道了呢。”一邊說一邊指了下身後的月寒宮,“就在雲妃娘娘的宮門外面,小姐覺得這事兒瞞得住麼?”

    鳳羽珩想想也是,便不再糾結,跟著黃泉快步往琉璃園趕赴宮宴。

    原本她們進宮算是早的,可這麼一折騰就有些晚了,鳳羽珩到時,琉璃園里已經座滿了人,男賓在左,女眷在右,有人已經舉杯換盞,女人們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處閑聊。

    鳳瑾元一直留意著門口,見鳳羽珩來,趕緊就從人堆里擠了出來,到了近前急著問了句︰“小皇孫沒什麼事吧?”

    她搖頭,“沒事。”消息傳得可真夠快的。

    鳳瑾元松了口氣,“沒事就好。二皇子家的小皇孫,皇上甚是喜歡,你今日能幫到他,也算是你的造化。快些進去就座吧,為父看想容一直跟天歌郡主她們在一起呢。”

    鳳羽珩點點頭︰“女兒也到那邊去座,父親也就座吧。”說完,俯了俯身,轉身就走。

    鳳瑾元看著他這女兒離去的背景,忽然就覺得鳳羽珩其實特別像是姚家人。雖說孩子都隨父家多一些,但這個女兒不管從長相還是『性』格來講,幾乎都是跟那姚顯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當年的姚顯也是這樣濟世救人,普渡眾生,雖說京里,整個大順受過他姚家恩惠的都大有人在。如今鳳羽珩竟也在不知不覺間走上了姚顯的老路,今日救了小皇孫,還有明日、後日,等到有一天她救的人越來越多,鳳羽珩的大名也將會跟她外祖父一樣。鳳瑾元不知道他到底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擔憂。

    鳳羽珩走天玄天歌她們身邊時,玄天歌正在跟白芙蓉一起取笑想容,說她一看到七皇子就臉紅。見鳳羽珩回來了,趕緊拉著她一塊兒對想容進行會審,審得想容的一張小臉紅得都要滴出血來了。

    這時,風天玉將幾人拉攏到一處,小聲地說起一個八卦︰“皇上每年都會拿出一樣東西來做為獎勵賞給女賓,據說今年的東西是一枚鳳頭釵。”

    鳳羽珩不明白︰“怎麼個賞法?一人一支?”

    白芙蓉笑她︰“那怎麼賞得過來啊!每年的宮宴上不是都有才藝比試麼,得第一的才能得到獎賞。”

    玄天歌更八卦,慢悠悠地道出那鳳頭釵的來歷︰“那枚鳳頭釵傳了幾世了,先後有六位皇後戴過。人人都說,誰擁有了那個東西,十有*就是未來的皇後。”

    任惜楓感嘆︰“就相當于一部活聖旨啊!”

    想容有點擔心︰“若真是那樣,得了鳳頭釵的女子還不得被人哄搶?”

    一句話,又挑起幾個女孩的話題。

    鳳羽珩卻沒在意那鳳頭釵,她的目光正落在與清樂低聲交談的紅衣女子身上。

    鳳沉魚站著的位置很巧妙,緊挨著一處石柱,剛好擋住了鳳瑾元的視線。清樂平日里人緣就不好,定安王府又被九皇子燒了一把,諾大宮宴現場,竟是沒有個人主動來與她搭腔。沉魚一直低著頭與清樂說話,目光偶爾會往男賓那邊掃過,記記都落在玄天華的身上。

    她再往皇子那邊看去,從一到九,一個不少,玄天冥還是坐在輪椅上,戴著副黃金面具,手里握著酒杯,也不喝酒,就那麼懶洋洋地靠著,唇角微微上挑,眉心的紫蓮隱隱若現,魅『惑』眾生。

    玄天華一襲白衣,坐在玄天冥的身邊,正偏頭跟另一位她沒見過的皇子說著什麼。神態淡然,氣若出塵。

    三皇子玄天夜依然一臉怒氣,三丈之內都讓人遍體生寒。

    二皇子玄天凌就還是憨厚本份的模樣,見鳳羽珩看過來,還沖著他舉了舉杯,誠懇地點點頭,然後一仰脖,自己先把那杯酒給干了。

    鳳羽珩亦端起桌上杯子,也小抿了一口做為回敬。然後看向玄天冥,見那人正勾著唇角好笑地向她看來,不由得撇了一記眼刀。這小動作又遭來玄天歌等人的嘲笑。

    終于,宮宴的主角到了。

    在大太監一聲尖喝聲中,帝後登場。身後跟著一眾嬪妃,有與那步霓裳一樣高傲的步貴妃,也有那些幾乎一整年也見不到一次君顏的貴人婕妤,卻獨缺雲妃。

    場中所有人立即起身,沖著高台上一龍一鳳屈膝下跪,齊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天武帝玄戰俯看眾人,一抬手︰“眾卿平身!”

    “謝萬歲!”人們這才站起身來。

    鳳羽珩沒見過皇上皇後,小心翼翼地抬了頭去瞅,卻發現那天武帝的目光也正向她這邊直視而來。兩方目光在半空中砰地相撞,鳳羽珩眉心一皺,只道不虧是九五之尊,若非她有準備,只怕要在天武帝的目光中敗下陣來。

    而天武玄戰也小吃一驚,他只知老九找的這個丫頭是姚顯的外孫女,小小年紀便有一身驚人醫術。卻不想,這丫頭竟有與之正面相接的勇氣,且並沒有輸給他。不由得心下一動,那軟天監監正的話又再一次于心中回旋一遍。

    鳳星臨世,西北,一切都是那麼的吻合。

    若星相所述真的是這個丫頭,其實……還真是挺好。

    天武收回目光,拉著皇後一起往龍椅上一坐,廣袖一揮,立即有太監又高聲唱道︰“月夕宮宴開始!”

    話畢,樂揚,舞起。

    眾皇子及大臣們依次向帝後敬酒,女眷們也友愛地相互舉杯。

    鳳羽珩跟著寒暄了一陣,正覺得沒意思,身邊玄天歌用胳膊肘撞了撞她︰“哎!有人找你來了。”

    她一抬頭,就見二皇子玄天凌正端著酒杯往這邊走來。于是趕緊起身,主動向對方行了個禮,就听對方急聲道︰“弟妹千萬別這麼客氣,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我是你二哥,你跟我客氣做什麼。”

    鳳羽珩笑笑,“王爺說得哪里話,別說現在阿珩還沒嫁過去,就算是以後嫁了,御王殿下也是弟弟,弟弟禮應向哥哥行禮的。”

    玄天凌就覺這丫頭十分乖巧懂事,憨厚的臉不由得堆滿了笑。“弟妹今日救了宇兒,我這當哥哥的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才好,就先敬一杯薄酒,改日定會到鳳府登門道謝。”

    鳳羽珩搖頭,“剛剛還說一家人不必客氣,阿珩救自己的佷兒,這不是應該的麼。更何況我是姚顯的外孫女,別的本事沒有,治病救人卻是從小就被外祖父悉心教導著的。”

    玄天凌沖著她舉起酒杯,不再說什麼,一仰頭,滿滿的一杯酒一飲而盡。

    隨著玄天凌打開的這個局面,從大皇子玄天麒,一直到八皇子玄天顏依次都開始給鳳羽珩敬酒。他們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想認識一下未來的弟妹。

    不管這些皇子們私下里關系如何,也不管他們之間為了那把龍椅爭得有多頭破血流,但人人心里都清楚,皇上最寵愛的是第九子玄天冥,所以表面功夫必須做足了。更何況,對于這些哥哥來說,玄天冥如今已經沒有了繼承大統的希望,看在父皇面子上對他好一點,對自己不會有什麼實質『性』的影響。所以,向鳳羽珩敬酒的心便也真誠了幾分。

    這一幕被天武帝看在眼里,不由得含笑點頭,朗聲道︰“兄弟之間,應該是相互友愛,你們多關心弟弟,這是應該的。”

    總算把這幾尊神打發走,鳳羽珩抹了把汗,瞪著笑得邪魅的玄天冥,無聲地罵了句︰白痴。

    然後也起身,去跟文宣王妃說了會兒話。

    總算是該寒暄的都已寒暄完,就見高台上,那一直未開口說話的皇後娘娘終于在一只歌舞結束後展了個母儀天下的笑容,對眾人道︰“每年的歡宴就那麼兩次,一次月夕,一次大年。本宮難得見到這麼些小輩們齊聚在一處,心中甚是歡喜。人老了,總是希望小輩們都能有出息,都能得到良緣佳配,所以每年的宮宴呢,重頭戲還都是得落到這些小輩們身上。今年就還是一樣,有什麼才藝盡管展示出來,奪下前三的本宮都會有獎勵,皇上還會在琴棋書畫歌舞箭這七項里面欽點其中一項的頭名,賞下一個特殊的物件兒。”</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