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26章 本宮也是妃,你打個試試?

神醫嫡女 第126章 本宮也是妃,你打個試試?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氣,久久都沒有吐出,直到都快把自己給憋死了,也不知道是誰帶了頭最先鼓起掌來。biqi.me

    一時間,掌聲雷動,就連天武大帝都忍不住連聲喝彩——“好!好!好!”三個好字,一如當初的雲妃,給了鳳羽珩絕對的肯定。

    鳳羽珩扭過頭看向玄天冥,就見那人正沖著她豎起大拇指。她現了幾分得意,能被自己喜歡的人肯定,那是心中最無法表達的喜悅。

    她硬氣功雖說恢復了一些,但常規『射』百步箭肯定是不夠的,便只能用上這種前世教官那里學來的方法。雖然算是取巧,施展起來卻也精彩絕倫。

    場上侍衛早已跑到靶子旁邊,干脆將那靶子給拔了起來抬到天武大帝面前,“皇上請看,鳳家小姐百步穿揚,直入靶心。”

    天武大帝一張臉多年難見如此夸張笑容,今晚卻送給了鳳羽珩,只見他頻頻點頭,然後沖著鳳羽珩招手︰“丫頭,過來。”

    鳳羽珩趕緊過去,屈膝跪地︰“民女鳳羽珩叩見皇上。”

    天武帝樂得嘴都合不攏,親自上前將人給扶了起來,然後盯著看了一會兒,再道︰“何來民女一說?你是朕選給冥兒的媳『婦』,雖沒過門,但早晚都是一家人。听說你已跟雲妃叫了母妃,也跟華兒叫了七哥,那便叫朕父皇吧!”

    今天來的眾賓客一致地認為自己腦子有點兒不夠用了,特麼的信息量太大裝不下求擴充啊!大順的皇帝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平易近人了?他不是暴怒的麼?他不是喜怒無常的麼?他不是殺罰果斷冷血無情的麼?為什麼今天晚上要顛覆得如此徹底?

    當然,最嫉妒的人是步霓裳啊!同樣是未過門的兒媳『婦』,皇上卻只讓鳳羽珩叫他父皇,瞅都沒瞅自己一眼。她斜著眼瞪向四皇子,目光中透著一句疑問︰這是幾個意思?

    四皇子自然不可能為她解『惑』,別說步霓裳想不明白,連他這個當兒子的也想不明白。不過,皇上從來都是向著老九的,從小到大,老九要什麼沒有?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能揮鞭子抽死前貴妃,父皇連罵都沒舍得罵一句,他想到這些先例,便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了。

    而鳳羽珩則是面帶微笑地看向天武帝,模樣乖巧,與剛剛箭場上風姿颯爽時判若兩人,此時此刻,她就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姑娘,在听得到長輩的認可時,展出開心又嬌羞再帶著幾分驕傲的笑來。

    鳳羽珩一個頭跪到地上,道︰“兒媳謝父皇隆恩。”

    與此同時,人群里擠出一人,正是左相鳳瑾元。

    女兒得了如此大恩,他做為父親,既然在場,哪有不出來一齊謝恩的道理。于是趕緊也跟著跪到地上,重重地跪了個頭︰“臣謝聖上隆恩。”

    天武大帝點了點頭,卻看著鳳瑾元問了句︰“姚老頭的外孫女,朕記得是你們鳳家的嫡女吧?這些年的宮宴鳳家嫡女都沒有進宮,朕本來還以為是鳳愛卿瞧不上這些,可如今看來,是朕誤會鳳相了。這麼好的女兒是該藏著點,省得有人瞧上了,跟朕的冥兒來搶媳『婦』。”

    一句話,說得跪在地上的鳳瑾元一張老臉通紅通紅,過了一會兒又慘白慘白的。

    他實在不明白這皇上到底是啥意思,三年前的事明明是宮里先發難將姚家給貶了的,他連夜表明態度,皇上還挺高興,可如今卻好像是把三年前的事完全忘了一樣,怎麼能……睜著眼楮說瞎話呢?

    不只是鳳瑾元崩潰,站在清樂身後的鳳沉魚更崩潰。嫡女,這兩個字就是在打她的臉啊!她一個正經的嫡女要涂黑了臉冒充奴婢才能混進宮來,可鳳羽珩明明就是個庶女,卻偏偏所有人都記得她才是鳳府原本的嫡女,那她沉魚到底算什麼?

    她心中涌起滔滔恨意,咬著牙問清樂︰“我們準備的事,究竟能成麼?”

    清樂也恨鳳羽珩,特別是看著身邊這些姑娘們的一頭頭秀發,她就更恨。于是同樣咬牙切齒地回了沉魚︰“必須得成。”

    天武老半天也沒等到鳳瑾元的回答,不由得冷哼一聲,對皇後道︰“將鳳頭釵給朕的兒媳戴上,鳳相記『性』不好,總記不得家里的嫡女到底是誰,但朕可不能跟他一樣,把自個兒的兒媳『婦』都記錯了。”

    一番話,說得鳳瑾元出了一身的汗。天武帝這人向來陰晴不定,他可真怕這九五之尊一不高興把他拖出去給砍了。俗話說伴君如伴虎,他伴的這只虎,還是一只喜怒無常的虎啊。

    皇後娘娘沖著鳳羽珩招手,鳳羽珩乖巧上前,于皇後面前跪下。皇後親手將那枚鳳頭金釵『插』到鳳羽珩的發髻上,然後贊到︰“真是好看,就像是為你量身打造的。”一句話又說得讓人浮想聯翩。

    鳳羽珩再次給皇上皇後謝了恩,再抬頭時,卻見那天武帝正瞧著自己看來,目光中多了一層意味。

    她琢磨了一會兒,忽就笑了起來,輕步上前,于天武面前小聲說了句︰“父皇放心,兒媳定會把這枚鳳頭金釵保護得好好的,不會讓父皇失望。”再走回來時,面上便又是那種乖巧無害的笑。

    來自皇帝的考驗,鳳羽珩這算是接下了。

    鳳頭釵是個好東西,可同時也是塊燙手的山芋,這東西就跟傳國玉璽有著同等功效,誰得了它,在很多人心里便等于得了天下。

    如今這鳳頭釵『插』在鳳羽珩頭上,可她許下的夫君是一個沒有了生育能力的九皇子,此時此刻,有多少人在打她這只金釵的主意,鳳羽珩光是想一想就覺頭大。

    皇帝到底是皇帝啊,不會憑白無故送出一樣東西,更不會憑白無故做出任何一個決定。

    這是對她的考驗,她若經得起,她自己也好,玄天冥也好,她們的未來都有無限輝煌的可能。她若經不起,那于皇上來說,這樣的兒媳,不要也罷。他是寵著他的九兒子,可也不會拿自己的江山去開玩笑。

    至于玄天冥那狗屁沒有子嗣不能人道的傳言,鳳羽珩壓根兒就沒信過。更何況,她是大夫,是二十一世紀中西醫結合的雙料聖手,她還帶著一個對于這個年代的人來說一如神仙殿堂的『藥』房空間,什麼樣的病治不好呢?縱是玄天冥真傷了根,她也能憑著自己一雙妙手給他醫回正路來!

    怕『毛』線啊!

    如此上道的兒媳『婦』,天武帝是越看越喜歡。不由得竟開始幻想起這兒媳跟他的冥兒大婚時,許是雲妃也會『露』面的。他有多少年沒見翩翩了?那張臉,他做夢都在思念啊。

    宮宴最重頭的戲落了帷幕,以一種驚人之勢在所有人的心中打下了沉重的烙印。

    步霓裳再沒臉留在琉璃園,干脆出宮回府。而在高位之上,還有一人,正盯著鳳羽珩,似要將她的五髒六腹都看個究竟。

    那人正是步霓裳的親姑姑,貴妃步白萍。

    此刻的步白萍,那表情就跟有人挖了她家祖墳一樣,臉都快綠了。偏偏坐在她身邊的花妃不要命地同她說了句︰“步姐姐好福氣呀!步家的佷女能把箭『射』得那麼遠,真是女中豪杰呢!”

    這花妃向來都是最沒有眼力見兒,最不會說話那一伙的,特別是在步白萍面前,這麼些年了,也不怎麼的,花妃就從沒讓她听到過一句順心的話。步白萍曾一度認為,這花妃是皇後特地選進宮來給她添堵的。

    就好比現在,如果步霓裳贏了,花妃這話自然是沒得挑,可錯就錯在步霓裳輸了呀!

    貴妃娘娘怒了,霍然起身,也不管是什麼場合,照著那花妃笑得燦爛的臉蛋“啪啪”就兩個耳刮子扇了過去。

    那花妃也夠搞笑,快三十歲的人了,竟被步白萍打得“哇”地一聲就大哭起來。

    這一哭鬧,原本已經登了場的歌舞也跳不下去了,舞姬們紛紛退下,所有人的目光就往高台上集中,好似步貴妃跟花妃演了一出戲。

    步白萍覺得自己今日已經被羞辱到了極至,花妃不過是她的一個發泄點,真正的恨意都在鳳羽珩那兒呢。

    可她到底是長輩,總不能在這種場合上直接給鳳羽珩穿小鞋,一時間怒火無處可發,花妃就倒了霉。

    但花妃會哭啊,一邊哭還一邊委屈地道︰“你步家的佷女輸了比賽,你心里不痛快也不能打我啊!步姐姐,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哭著哭著就開始扯上皇上皇後了︰“皇上,皇後娘娘,錦兒好冤枉啊!步姐姐憑什麼這麼霸道,說打人就打人?”

    步白萍搶先一句︰“就憑我是貴妃,你只是個妃!”

    她這話音剛落,就听到有另外一個聲音揚了起來,也不知道是從哪個地方傳來的,幽幽而起,無根無際,音似鬼魅,卻又婉轉好听。

    那聲音說的竟是——“本宮也只是個妃,步白萍,你打個試試!”

    步白萍猛然一怔,連帶著天武大帝和皇後也是一怔。天武皇帝最搞笑,整個人一下子就站了起來,然後又像定格了一般,動也不動,連半張著的嘴都是保持著一個姿勢。

    這聲音……雲……雲翩翩?

    天武大帝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是有多少年沒有听到雲妃的聲音了?是有多少年沒見過雲妃的面了?難不成今日這月夕宮宴,那個該死的、沒有良心的女人總算是在那月寒宮里待不住,想要出來轉轉了麼?</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