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27章 神醫顯身手

神醫嫡女 第127章 神醫顯身手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很快的,天武就知道自己想得還是有些太天真了。比•奇•小•說•網•首•發他等了老半天,卻只聞雲妃的聲音,根本就見不著人影。

    就在所有人都開始覺得剛剛一定是產生了听力幻覺時,雲妃的聲音才又再度響起,卻是道︰“本宮出來轉轉,途經這琉璃園,剛好听到這番言論。看來這些年,宮里真的是風雲變幻啊!當年一個小小的婕妤,如今都敢在宮宴上打人了。嘖嘖,真是嚇人,本宮與皇上多年未見,本還想著敘敘舊的,現在卻不敢了。本宮也是妃,不想挨打。皇上,臣妾走了。”

    她就扔下這麼一堆話,然後眾人足足等了半柱香的時間也沒有再听到雲妃的聲音,直到玄天冥揚了聲道︰“父皇,我母妃已經走了。”

    玄武大帝這才回過神來,卻是想都沒想,抄起手中酒杯,猛地就往步白萍的腦門子上砸去。

    這一砸用足了力道,步白萍躲閃不及,被生生的砸破了頭,人一下子就暈了過去。

    下方人群中,吏部尚書步正風幾乎是跪爬著出來的,拼命地磕頭求饒︰“皇上息怒!息上息怒啊!”

    可天武怎麼能息得了怒,他天天想日日盼,就巴望著見那雲翩翩一面。召和殿的柱子都快劃滿了,他覺得自己一天都等不下去了。終于今日那雲翩翩肯出來溜噠溜噠,卻又被步白萍給嚇跑了。

    雖然他心里清楚,雲翩翩怎麼可能會怕步白萍,雲翩翩連他都不怕,她怕步白萍作甚?可人家就是找了這個理由,于是,他便也有了發泄的出口。

    就像步白萍拿花妃當出氣筒一樣,天武此刻恨不能把她給吊起來打。步正風求情頂個屁用,他不打過癮了怎麼能出了心中這口惡氣!

    于是,步白萍倒霉了,人都昏過去了,卻還是被天武給親手拎了起來,然後高高舉起,猛地就摔向大殿。

    鳳羽珩算計著,這一下要是真摔下去,步白萍不死也是全身粉碎『性』骨折,她看得出來,天武是用了內力的。

    下方跪著的步正風,眼看著女兒從天而降,好像降落的地方剛好是自己跪著的地方。他來不及躲閃,“砰”地一下被步白萍給死死砸住。

    堂堂吏部尚書,正二品大員,就這麼被自己的親生女兒給砸死了,連聲呼叫都沒能發出來。

    好好的一場宮宴,瞬間變成命案現場,行凶者還是當今聖上。

    誰又敢說什麼呢?

    有太監進來清理現場,步正風被抬了出去,地面被水迅速刷洗一番,很快便恢復如初。若不是兩個大力嬤嬤正扶著重傷昏『迷』的步白萍在旁邊,人們還以為剛剛的一切是幻覺。

    “皇上。”此時此刻,敢跟皇上說話的也就只有他的皇後了,皇後也是硬著頭皮沒辦法,大過節的總不能把所有人都晾在這里,她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柔和一些,同他道︰“皇上息怒,您身子不好,莫先生告誡過您不可以動氣的。”再湊近了些,聲音放得更輕︰“後宮的事回頭再說,先把這宮宴繼續下去吧。好歹今兒是月夕。”

    天武心中熊熊怒火怎麼壓制得住,就覺得血脈蹭蹭的往上竄啊!眼瞅著臉就憋得通紅,人晃了幾晃,險些栽倒。

    下面眾人大驚失『色』,紛紛跪地高呼︰“皇上息怒!”

    莫不凡這時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了出來,催著太監將天武扶到椅子上,然後單手掐脈,再從袖袋里『摸』出一顆『藥』丸來塞到他嘴里︰“皇上含著,切莫吞服。”

    花妃也顧不上哭了,早在雲妃那鬼動靜一出的時候她就閉嘴了,此刻也圍上前來,擠在一群妃嬪中關懷著皇上的身體。

    這場面看得鳳羽珩直皺眉,皇上這癥狀跟鳳老太太完全是如出一轍,嚴重的高血壓,一受刺激就突然升高,眼下再被這麼多人圍住,通不了風通不過氣,能有好才怪。

    沒多一會兒的工夫,莫不凡從人堆里擠出來,匆匆來到鳳羽珩面前︰“王妃,那日府上老太太吃的『藥』您可還有帶在身上?”

    鳳羽珩點點頭,帶著呢。

    莫不由趕緊沖她拱手施禮︰“請王妃施以援手。”

    鳳羽珩也沒嬌情,抬步就往高台上走去。

    鳳瑾元在一旁看著,忽然就產生了一種錯覺。他這二女兒一步一步的走上高台,不是去給皇上看病,而是……陪著新皇登基。

    他猛地晃了一下頭,趕緊將思緒收回。

    而此時,鳳羽珩已經走到人群中間,就听她大喊一聲︰“都讓開!”然後對著莫不凡道︰“皇上血脈急升,這種病癥十分危險,要想救人命,首先要保證的就是空氣流通。”

    莫不凡沖著皇後點點頭,“鳳小姐說得極是。”

    皇後趕緊吩咐眾人︰“全部退後,不許靠近皇上。”然後再看看鳳羽珩,目中透出幾許期待。姚老頭的外孫女啊!姚家的人什麼時候讓人失望過。

    鳳羽珩沒再多說什麼,快步走至皇上跟前,左手掐脈,右手撫上左腕的鳳凰胎記,從里面調出一種快速降壓『藥』來。

    “父皇。”她湊近了些輕聲開口,“阿珩給您的這個『藥』,含在嘴里就好,不需要費力下咽。”

    天武帝並沒有完全暈厥,還能听得懂鳳羽珩的話,卻做不出任何反應。

    她也不多問,見天武將目光轉向她,便知對方是听明白了。于是趕緊將降壓『藥』塞到他嘴里,觀察一會兒,見天武的面『色』回轉了些,她的手依然掐在天武的腕脈上,時刻觀察,直到一柱香後,脈象也趨于平穩,這才真正放下心來。

    “父皇。”她聲音緩又輕,听起來親切可人,“您現在試著轉動頭看看還暈不暈?”

    天武照著她的話左右晃晃,又上下晃晃,在確定自己真的不暈了之後,終于重新開口說話︰“朕欠朕家的人情本來就還不清,如今又欠了一個。”

    鳳羽珩失笑,“阿珩是父皇未來的兒媳『婦』,您這人情就算是欠,也是欠了九殿下的。”

    這話讓天武很受用,不由得朗聲大笑起來。

    鳳羽珩見他真的沒事了,這才與莫不凡二人合力將人扶了起來,重新坐回龍椅上。

    鳳羽珩將手里的那只瓷瓶遞給天武,那里一共放了十片這種速效降壓『藥』,都是她平日里分裝出來的,就擺在『藥』房一層的櫃台上,方便她隨時隨地取用。

    天武看著那小瓶子,問她︰“剛剛給朕吃的就是這個?”

    鳳羽珩點頭,“兒媳曾拜過一位波斯奇人為師,教給兒媳許多奇『藥』的制法。這是一種被稱為速效降壓的『藥』物,專用于急血攻腦,見效極快。”

    天武听不太懂,反正知道是對自己這急癥的好『藥』,便小心地收了起來。

    莫不凡在旁邊又補充到︰“鳳家的老太太也有這種病癥,上次臣去鳳家做『藥』膳,曾親眼看到老太太發病,也是吃的王妃所配制『藥』物緊急救命的。”

    天武再次感慨︰“當初姚老頭朕就搞不明白他的醫術怎麼就能那麼好,如今青出于藍,阿珩小小年紀,醫術竟也不輸你外公了。”

    鳳羽珩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只道她是因為有了作弊的空間才能不時拿出好『藥』,若沒了那間『藥』房,別說讓她在這種時代做西『藥』片,就算是中成『藥』丸,只怕她費勁。

    天武的精神好轉許多,皇後提議︰“要不今日宮宴就到這里吧,皇上好好休息。”

    天武卻一擺手︰“繼續!朕不能掃了大伙兒的興!”

    皇後為難地又問了句︰“那步貴妃……”

    “哼!”天武握拳,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把她扔回自己宮去,誰也不許理她!”

    皇後點點頭,打了手勢讓下人去做。而對于那位枉死的步大人,則是提都沒人敢提。

    下方跪著的眾人也都在皇後的示意下起身,看了看已然恢復如初的皇上,就覺得剛才那一場鬧劇好像是幻覺般。多年未曾出月寒宮的雲妃怎麼可能出來?吏部尚書怎麼可能被自己的女兒砸死?向來在後宮位高權重的步貴妃怎麼可能一下子就倒了去?

    是幻覺,一定是幻覺,不然皇上又怎麼可能前一刻還暈著,後一刻又精精神神地坐在那里?

    只有當人們的目光看向鳳羽珩時,才意識到剛剛那些事件的真實『性』。

    鳳家的二女兒,未來的御王妃,神醫姚顯的外孫女,連莫不凡都束手無策的急癥,在她手里卻是『藥』到病除。

    一時下,場下人議論紛紛,一個從一品官員的夫人對她的女兒說︰“听說鳳小姐在京中開了一家百草堂,里面會賣一些『藥』丸和什麼沖劑的『藥』,全都是見效極快的奇『藥』。趕明兒你去一樣買一些,在家里備著也好。”

    與她有同樣想法的夫人小姐不下少數,就連清樂都問起鳳沉魚︰“你說,鳳羽珩能治我這頭發嗎?”

    鳳沉魚早就妒忌得快要發病,哪里還能給清樂什麼好臉『色』,當即便打擊了她︰“就算能,她也不會給你治。”

    清樂大怒,一下子就忘了場合,拿起一只杯子就往前扔了去。

    “啪”地一聲,琉璃杯盞落地,盡碎。

    所有人都因她這一下子大驚,愣愣地看著這個不討人喜歡的異姓郡主,就覺得她用彩巾包著頭發的造型難看又好笑。丑人多作怪,都這個樣子了,就安安靜靜的當個看客不好麼?非要以這種方式提醒人們她的存在?

    天武帝此刻也注意到了清樂,但與此同時,也讓他想到了今晚還有一個任務來著。于是清了清喉嚨,對著大殿朗聲道︰“今日月夕,還有一件喜事朕要與諸位一同分享。”</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