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29章 大姐你當是喜喪啊?

神醫嫡女 第129章 大姐你當是喜喪啊?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瑾元就覺得唰地一下,後背就滲出冷汗來了。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不由得將疑問的目光投向鳳羽珩,若不是皇上在此,他一定要當面問問這到底是怎麼事。

    原本他只帶了個尋常物件送予皇後,沒了沈家的幫襯,鳳家確實弄不到什麼好東西。可鳳羽珩卻在得到鳳頭金釵之後,悄悄找到他,對他說︰“女兒曾得波斯師父送過一件至寶,女兒知道父親未尋到太合心意的東西,不如這個父親就拿去吧,此物珍奇非常,父親就算是算做我們鳳家全體的禮物,皇後娘娘都會十分樂意的。”

    然後,鳳羽珩便將之前他當眾說的關于七彩石的話同他說了一遍。

    鳳羽珩有好東西,這一點鳳瑾元是絲毫都不懷疑的,原本在來之前他就想過要跟鳳羽珩問問看有沒有適合的物件兒,只是沒好意思開口。所以當鳳羽珩把東西送到他手里時,他半點都沒猶豫就揣到了袖子里。更何況鳳羽珩還給他描述了一番人們第一眼看到七彩石時會產生的反響,更是堅定了鳳瑾元一定要在獻寶時再打開,以免被人看去的信心。

    可他現在才知道,自己又被這個二女兒給算計了,還算計得死死的。本來今天皇上就發了怒,雖然這會兒已見緩合,也給了點好臉『色』。可他為官多年,伴君亦多年,怎能不了解這位帝王的『性』情。看似煙消雲散,實則內心里還是在風起雲涌,明濤轉為暗波,更可怕啊!

    鳳瑾元知道,眼下若是沒有個說法,只怕會惹天武盛怒。原本看似揭過去的關于雲妃那一茬兒估計也會在他這里一並清算,他的下場怕是不會比那吏部尚書到好哪去。

    鳳瑾元腦門子都漸汗了,干脆撩了衣袍往地上一跪,然後扭過頭看向鳳羽珩。他這二女兒不是跟皇上一口一個父皇叫的親麼,那他就把她一並供出來,但願這個女兒巧舌如簧,能把這場面給圓過去。

    鳳瑾元都張開嘴了,就準備出聲時,鳳羽珩十分上道地自己站了起來,鳳瑾元頓時松了一口氣。

    可惜,這口氣才一落地,鳳羽珩一句話,就又給他提了起來。

    就听她說——“咦?方才大姐姐將七彩石拿去鑒賞,沒有還給父親麼?”

    嗡!

    鳳瑾元腦袋瞬間炸了。

    “你……你胡說什麼?”他指著鳳羽珩的手都哆嗦,“你大姐姐根本就沒進宮來,她何時拿了?”

    “沒來?”鳳羽珩突然伸手一指︰“那個是誰?”

    所有人都順著鳳羽珩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她單手直指清樂郡主所在的位置,而那站在清樂身後的紅衣丫鬟正一臉驚恐地步步後退。

    鳳沉魚如論如何也想不到鳳羽珩竟已經將她發現,她想跑,可這里是皇宮,別說是跑,就是離開這座琉璃園她都寸步難行。

    “父親。”鳳羽珩再問她爹︰“七彩石就在大姐姐身上,女兒看見她拿去鑒賞了的,還以為大姐姐能知輕重,看過之後就放回來,沒想到她竟自己留著了。”

    皇後盛怒——“鳳大人!本宮若沒記錯的話,鳳家的這位嫡女,五年之內是得入宮的吧?你們鳳家究竟將本宮的懿旨置于何地?”

    鳳瑾元如今哪里還能不明白,沉魚出現在這里,還是站在清樂身後,很明顯就是被清樂給帶進來的。他真是恨啊!為什麼他家的孩子一個都不讓他省心?

    “請娘娘恕罪。”除了這句話,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可再一思量,卻覺得這種黑鍋不能鳳家自己背,怎麼也得再拉個墊背的。于是鳳瑾元又抬起頭來,直看向清樂︰“請問清樂郡主,為何挾持我鳳家嫡女入宮?”

    他用了“挾持”二字,清樂還沒等發作呢,直接把定安王給氣瘋了——“鳳瑾元!你胡說些什麼?”

    鳳瑾元怕皇後,可他並不怕定安王,對方這一問,把他的火氣也給挑起來了︰“本相沒有胡說!我家嫡女有皇後懿旨在手,根本就入不得宮,可王爺請您看看,她今日不但入了宮,還是做為清樂郡主的婢女,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鳳瑾元幾番話,把自己撇得干干淨淨,到是定安王一家把這黑鍋給接了過來。

    定安王原本就瞅著清樂帶听丫鬟眼生,如今鳳瑾元這麼一問他才想起來,可不是麼,那個紅衣服的,除了臉黑了些,眉眼長相跟定安王妃壽宴那日前卻賀壽的鳳家大小姐真的一模一樣啊!

    他愣在原地,也不解地看向清樂。

    清樂狠狠地剜一眼鳳沉魚,趕緊起身跪到皇上面前,解釋道︰“皇上,是鳳沉魚乞求清樂帶她進來的。清樂根本就沒同意,可她死賴著,趕也趕不走。”

    天武看了清樂一眼,再看了沉魚一眼,到是奇怪地問了句︰“鳳愛卿,朕記得你府里的主母前些日子剛剛過世。”

    “是。”鳳瑾元垂首回答。

    天武再問︰“那主母可是你那嫡女的親生母親?”

    鳳瑾元有些糊涂皇上為何要這麼問,趕緊又答︰“正是。”

    天武忽地就怒了,猛地轉過身走回龍椅前,坐下時,手“啪”地往桌案上一拍,直接震翻了一桌子瓜果酒水。

    眾人一哆嗦,又紛紛起身齊跪了下來。

    就听天武道︰“朕且不論皇後懿旨那事,就問問你這嫡女,親生母剛剛過世,還不出一月,她做為嫡女,就穿著一身大紅來參加宮宴了?”

    鳳瑾元再度崩潰!

    他就說麼,剛剛一看到沉魚出現在這里時,除了震驚和害怕之外,還隱隱的覺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對勁。眼下皇上一提他到是反應過來了,就是那一身紅,鳳沉魚不但來了,還穿了一身紅。反觀他的二女兒和三女兒,即便旁家小姐都是盡可能的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她們卻仍是兩身素衣進宮,就連頭上的裝飾都一水兒的素『色』。沉魚可是沈氏的親女兒啊!這讓別人怎麼看她?

    鳳瑾元氣得吼那還愣在原地的沉魚——“你在那里站著做什麼?還不快過來給皇上跪頭請罪!”

    沉魚嚇得都快傻了,像個木頭人似的挪到大殿中間,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鳳瑾元又磕了個頭,聲音都顫抖了︰“這孩子不懂事,都是被臣給慣壞了,求皇上開恩,饒了她這一次吧!”

    沉魚也磕頭,磕到地上都沒敢抬起來。

    鳳羽珩看著父親和姐姐都跪著,便覺得自己再站在這里也不太好,于是給相容遞了個眼『色』,兩姐妹雙雙行至殿中,也挨著沉魚跪了下來。

    天武深吸了一口氣,對鳳羽珩道︰“這事兒跟珩珩無關,你快起來。邊上那孩子也是你們家的麼?讓她也起來,你們站到邊上去。”

    鳳羽珩和想容兩人誰也沒敢起,就見鳳羽珩抬起頭來要說話,鳳瑾元以為她是要開口求情呢,結果鳳羽珩卻說了句︰“皇上,先讓大姐姐把七彩石交出來吧,那是父親準備送給皇後娘娘的,不能讓父親失了信。”

    鳳瑾元都不知道該罵這二女兒好還是該夸她好,七彩石是有著落了,可你好歹幫著鳳家說句話啊!你姐姐私自進宮這可是死罪啊!更何況她還穿了一身紅衣。大順朝以孝為先,皇上親自對此事提出質疑,這還好得了麼?

    他滿心巴望著鳳羽珩能再說兩句,可那丫頭卻在提了七彩石一事之後再不開口,直接拉著想容到邊上站著去了。

    鳳瑾元氣得差點沒背過去。

    同樣盛怒的皇後此時開口了,卻是對身邊的嬤嬤說︰“下去,搜身。”

    宮里的嬤嬤可不像外頭府里那樣只會侍候人,這幫人侍候主子的確是能侍候得服服貼貼的,可同樣的,收拾起人來也能給收拾得服服貼貼的。

    鳳沉魚不知這其中原因,還在叫著自己冤枉,鳳瑾元卻是明白,皇後這是動了怒,只怕沉魚要受苦了啊!

    他都不敢去看那畫面,無奈地把頭別了過去,緊接著就听見沉魚“嗷嗷”大叫起來,兩個嬤嬤在她身上上下其手一通,終于在其腰間發現了一個東西。

    其中一個托到手上呈到帝後面前︰“老奴在鳳大小姐的身上收到這個。”

    帝皇齊齊看去,就見那嬤嬤手里正托著一塊兒石頭,手掌大小,像朵花一樣,七片花瓣,每片一種顏『色』,映著琉璃殿石頂圓孔里透下來的月光,剔透得一如神物。

    皇後大驚︰“真有這種東西?鳳相是從何處得來的?”

    “回稟皇後,是臣的二女兒那位波斯師父贈予的。這等寶物鳳家不敢獨享,便選了月夕這樣的好日子帶進宮來,進獻給皇後娘娘。”鳳瑾元此刻再也不敢『亂』說話了,身邊沉魚已經被兩個嬤嬤掐得跪都跪不住,他心疼,有心想扶一把,卻又怕再惹皇上生氣,便只能視而不見。

    皇後對他這樣的回答到是挺滿意,一伸手將嬤嬤手里的七彩石接了過來,幾番撫『摸』下越看越是喜歡,于是便主動勸了皇上︰“看在這塊石頭的面上,就先饒了鳳家吧。”

    天武悶哼了一聲,“怎麼能是看在一塊石頭的面上?”

    皇後太了解天武的脾氣了,趕緊改口,“是看在鳳家二小姐的面子上。”

    天武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就听皇後又來了句︰“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