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34章 助天子,令天下

神醫嫡女 第134章 助天子,令天下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關于宮宴上發生的事,鳳家其它人知道的並不是很詳細,鳳瑾元偏向著沉魚,說話時自然有所挑撿。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biqi.me眼下鳳羽珩這麼一說人們才知道,原來沉魚不只穿著紅衣進了宮,居然還干出偷竊七彩石的事!

    安氏看著沉魚無奈搖頭︰“大小姐想進宮咱們都能體諒,可為何要如此陷害老爺?要知道那可是在皇上和皇後面前啊!稍有一點差池就是殺頭的死罪!”

    眾人跟著點頭,鳳瑾元心知肚明沉魚原本想害的是鳳羽珩,可惜到底是技輸一籌,算來算去讓鳳羽珩給算計了去。

    “是為父沒有把東西放好,你莫要錯責你大姐姐。”鳳瑾元說這話時本是想瞪鳳羽珩一眼,可到底是想起之前在舒雅園時受到的驚嚇,目光遞去一半便生生地折了回來。

    鳳羽珩則神情委屈,看著鳳瑾元道︰“父親為何要這樣說?阿珩不過是個庶女,哪里有膽量責備大姐姐?父親這是要把阿珩置于何地啊?”

    “你……”鳳瑾元覺得跟這個二女兒越來越說不明白話了,他這女兒也不怎麼的,跟那九皇子竟有這般相像,把黑的說成白的,把方的說成圓的,眼楮都不帶眨一下。

    鳳羽珩看著她父親面『色』千變萬化,心中只覺好笑。堂堂一朝左相,偏生治理不好家宅內院的事,他以為大丈夫一心為國便好,卻不知,家不合,萬事皆不興。

    姚氏站在安氏身邊,看著女兒跟鳳瑾元針鋒相對,就似沒看見一般,偶爾低聲與安氏談論兩句,全然不理這檔子事。

    安氏看在眼里,也覺驚奇。看來西北三年,改變的不只是鳳羽珩,還有姚氏。

    “父親。”一直坐在榻上抽泣的沉魚終于開口說話了,一張俏臉黑妝褪盡,只剩蒼白。“如今母親已經不再人世,沉魚這嫡女做不做也沒什麼所謂,請父親把這嫡女的位置給二妹妹吧,沉魚……沉魚不爭。”

    她說這話時,兩行淚如玉珠般滾落臉頰,垂到錦鍛棉被上,看得鳳瑾元陣陣心疼。

    老太太也唉聲嘆氣地道︰“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嫡女就是嫡女,哪里有換來換去的道理?”

    這話一出口老太太就後悔了,就知道自己說錯了,再看在屋眾人,除了沉魚和鳳瑾元之外,無一不詫異地看向她,眼神里傳遞出來的訊息赫然就是︰鳳家的嫡女可不就是換來換去的麼?

    老太太別過頭去不看眾人,沉魚頓了一會兒,抽泣聲又揚了起來︰“父親,沉魚如今什麼都沒有了,這嫡女,不做也罷。”

    “胡說!”鳳瑾元大怒︰“你是鳳家嫡女,這一點永遠都不會變!”

    “可是……”

    “沒有可是!”鳳瑾元告誡沉魚,“你什麼都沒有失去,記住,從前如何,今後依然如何!所有你失去的,終究都要還回來!”

    沉魚眼中閃過一絲光亮,期盼地看著鳳瑾元︰“那鳳頭金釵……”

    “哼!”鳳羽珩一點都沒客氣地發出一聲冷笑,原來在這等著呢。

    沉魚的話還在繼續,說得像是句句在理︰“人人皆知鳳頭金釵代表著什麼,那釵在宮里還好,可如今已到宮外,這……這讓三皇子怎麼想?”

    她這麼一說,鳳瑾元也不禁思考起來。

    沉魚說得沒錯啊,鳳頭金釵代表著什麼人人皆知,鳳沉魚身帶鳳命,這也不是什麼秘密,雖說沒有完全公開,但小範圍內還是有不少人都心知肚明的。

    如今鳳頭金釵問世,卻落到鳳羽珩的手里,這讓鳳家早已決定全力支持的三皇子怎麼想?

    鳳瑾元下意識的看向鳳羽珩,正對上鳳羽珩那種帶著嘲諷的目光也向他看來,還不等他開口,鳳羽珩就主動道︰“父親該不會是想讓我將那鳳頭金釵送給大姐姐吧?”

    姚氏實在看不下去了,開口道︰“那是皇上欽賜之物,怎可轉送他人?”

    鳳瑾元不敢瞪鳳羽珩,卻敢瞪姚氏︰“『婦』道人家,你懂得什麼?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兒?”

    “當初鳳家是怎麼用八抬大轎把我娘親抬進府門的,父親忘了麼?”鳳羽珩面上那層陰森又覆了上來。

    鳳瑾元不敢看她,但心里卻憋著氣,不由得嘟嚷了一句︰“當初是當初。”

    “是麼?”鳳羽珩氣樂了,“看來以後父親再說話,當時听听也就罷了,回過頭來可不能當真。”

    “阿珩。”老太太看不下去了,“別跟你父親置氣。”聲音不大,明顯沒什麼底氣。

    鳳羽珩沖著老太太笑了笑,“那祖母就給評評理吧。”

    “評什麼理?”鳳瑾元坐在沉魚床榻邊,一邊安慰沉魚一邊自顧地道︰“東西在你手里那就是你的,你自然可以轉送旁人!”

    “父親這是要來搶了?”鳳羽珩上前兩步看著鳳瑾元,就覺得這事兒特別好笑,“爹搶女兒的東西,真是千古奇聞啊!這麼的,阿珩手里全是別人送的東西,就連住的院子都是別人送的。父親您要是好這口兒,干脆都搶去吧!”一邊說一邊又看向沉魚︰“大姐姐光要個鳳頭釵沒意思,我那同生軒可比你這院子氣派多了,你也一同搶了唄?”

    “放肆!”鳳瑾元氣得肺都要炸了,“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女兒?”

    “那這事兒您可怪不著我。”鳳羽珩挑唇冷笑,笑得鳳瑾元臉漲得通紅,“您當初生我下來的時候都沒與我打商量,如今後悔了,能怪誰呢?”

    鳳瑾元別過頭去,想斥鳳羽珩什麼話都說,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他實在沒有勇氣再跟這個女兒說話,有的時候真懷疑這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兒,印象中的鳳羽珩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的。

    他轉而安慰沉魚︰“別與她計較,你放心,是你的早晚都是你的。”

    沉魚抹著眼淚點頭,卻听到鳳羽珩又道︰“是麼?父親你不要後悔。”

    她說完,轉回身來,沖著老太太俯了俯身︰“阿珩在這兒不討喜,就先回去了。祖母多注意身體,明日阿珩請安時順道給祖母請個脈。”

    老太太心里稍微寬了寬,這個孫女雖然凌厲了些,但總的來說,對她還是很好的。老太太原本喜歡沈氏送的金銀珠寶,後來鳳羽珩回來,漸漸的對那些東西也就淡了,開始巴望著鳳羽珩能時不時給她送些奇『藥』來。

    老太太幾番感慨,看著鳳羽珩的背景,再看看榻上依然在抽泣的沉魚,最後,目光落在想容身上。

    可這一看就是一驚,竟不知是在何時,在想容的面上也能看到一絲與鳳羽珩十分相像的神情。冰冷,無情,還有……絕望。

    安氏注意到老太太在審視想容,心里微驚,輕步上前將想容擋住,隔去了老太太的目光。

    想容也微垂了頭去,眼中冷『色』更甚。她從來都知道家里人情淡漠,一次次看清,一次次失望,這一次卻開始絕望了。

    她從安氏背後走了出來,也沖著老太太俯了俯身,理都沒理鳳瑾元,追著鳳羽珩的腳步就走了出去。

    可還不等她走多遠,就听到外頭有一聲大喊傳了來——“聖旨到!”

    鳳家眾人大驚,鳳瑾元首先站了起來,緊張地看了一眼沉魚。

    沉魚也害怕,她在宮門外跪了一夜,天知道皇上皇後是不是覺得不解氣,又要下一道聖旨來處罰她。

    “父親……”她戰戰兢兢地開口,輕扯鳳瑾元的衣袖,一張蒼白的臉楚楚可憐。

    鳳瑾元拍拍她的手背,“女兒放心,為父是當朝左相,皇上說什麼也不會太過嚴苛。你且在屋里坐著,為父出去看看。”

    在鳳瑾元的帶領下,除去沉魚之外,鳳府眾人都去了前院兒。

    他們出去得晚,到時,鳳羽珩已經在跟那傳旨的大太監攀談。

    鳳瑾元一看那太監就是一愣,章遠?這道聖旨竟派了章遠來傳?

    “遠公公也是一夜都沒休息,這又趕來傳旨,真是辛苦。”

    “王妃太客氣了,皇上有事吩咐,咱們當奴才的就是肝腦涂地也要盡忠啊!”

    章遠是天武帝身邊一等一的太監,一般來說沒有大事他都不會親自傳旨,可今日卻來了鳳府,真不知這到底是一道什麼樣的聖旨。

    鳳瑾元快步上前,到了章遠身邊正想寒暄幾句,那原本與鳳羽珩有說有笑的章遠突然就板起臉來,手中聖旨一抖,揚聲道︰“鳳家二小姐鳳羽珩接旨!”

    鳳瑾元一怔,不是傳給鳳沉魚的?

    老太太也往鳳羽珩那處看了一眼,直覺告訴她,這道旨一定是嘉獎的,打從鳳羽珩回京她就沒栽過根頭,哪件事不是好事?哪個消息不是好消息?如今這又來一道聖旨,會是什麼呢?

    鳳家眾人在鳳瑾元的帶領下全部跪到地上,章遠將聖旨展開,拿腔拿調地宣讀起來。話還是那套話,程序還是那道程序,無外乎就是對昨日宮宴上鳳羽珩驚艷的箭法給予認可。

    但讀到一半,跟在章遠後面的一名侍衛模樣的人就上了前來,手里托著一張弓。

    “大順國獨供之寶後羿之弓,今賜鳳家二小姐鳳羽珩。得此弓者,可進大營,輔三軍,助天子,令天下!”

    眾嘩然!

    鳳羽珩都愣了,抬起頭來怔怔地看著那張弓。

    黑寒古玉雕體,冰蟬做弦,上瓖多『色』寶石,被人托在手中,通體 亮,似有一團光霧覆在上面。神聖,又神秘。

    “王妃,接旨接弓吧!”章遠示意侍衛將那弓托到鳳羽珩面前,“這是皇上欽賜,請王妃一定收好。另外皇上還有話轉告王妃,鳳頭金釵與後羿弓一樣,乃大順國寶,請王妃務必收好,不得轉贈他人!任何人覬覦鳳頭金釵,與偷盜同罪。”</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