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38章 只怕是一場劫難

神醫嫡女 第138章 只怕是一場劫難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終于,七七四十九針扎完,沉魚的汗已經將整個床榻濕透,老太太和鳳瑾元以及那個丫頭也累了個半死。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就見鳳羽珩一邊讓黃泉將銀針收起來,一邊擦手,同時幽幽地道︰“這可真是怪癥,叵阿珩再晚一會兒下針,只怕大姐姐這輩子都醒不過來了。”

    老太太一陣後怕,不由得瞪向鳳瑾元︰“多虧我去叫了阿珩過來,再由著你請那些庸醫,耽誤了沉魚你是後悔都悔不來的。”

    鳳瑾元就覺得這件事情十分蹊蹺,特別是沉魚睜開眼後那種憤恨的目光,像是毒蠍一樣要把鳳羽珩給蟄死,哪里像個昏『迷』剛醒的人?

    他似乎明白了什麼,看著沉魚那雙被扎得千瘡百孔的手,他整個人就打了個冷顫——莫非是沉魚裝病,而自己跟老太太都著了鳳羽珩的道兒,疼苦了女兒?

    鳳羽珩看著鳳瑾元的目光逐漸清醒,知他已想到究竟,不由得唇角上挑。

    這個鳳家,真是越來越有趣了呢!

    “鳳羽珩!”鳳瑾元咬牙切齒地看著這個女兒,狠不能親手將她掐死,“你好狠的心!”

    這話說得聲小,就是從牙縫里硬擠出來的。

    鳳羽珩張著一雙靈動的眼眨巴眨巴地看著他,忽地就展了個罌粟般『迷』人又有毒的笑,開口道︰“那又如何?”

    是啊!那又如何?

    鳳瑾元他就算猜出沉魚是在裝病,可他能說破麼?沉魚敢承認麼?

    父女倆除了雙雙認栽,什麼都做不了。沉魚就白白挨了四十九針,表面上還得對下針之人感恩戴德,這讓他們想想都嘔火。

    “行了。”老太太在趙嬤嬤服侍下擦了把臉,然後開口道︰“既然沉魚已經醒了,那我就放心了。”她吩咐著屋里下人︰“你們幫大小姐換好衣裳,被褥也換過吧,都讓汗浸濕了。沐浴就先省省,免得著了風寒。”

    下人們點頭應下,開始忙碌起來。

    老太太再看向鳳羽珩,目光中全是感激︰“真是辛苦阿珩了,昨兒就一夜沒睡,今個兒又把你叫了起來,祖母心里真是過意不去。”

    鳳羽珩寬慰她︰“祖母快別這麼說,莫說病的是大姐姐,就是旁人,只要祖母一句話,阿珩都一定會出手相助的。”

    老太太覺得倍兒有面子,連連道阿珩的好,然後牽著鳳羽珩的手一起走出了院子。

    留下鳳瑾元與沉魚父女二人時,鳳瑾元特別想問問沉魚這病是不是裝的。可當他看到沉魚那一臉憤恨之『色』時,便覺得也沒必要再問。答案是肯定的,只是不知沉魚為可要這樣裝病。

    回到同生軒,黃泉一直憋著的笑終于爆發,扶著院子里一棵老樹捧腹大笑。

    鳳羽珩耐心地等她笑完,這才開口問道︰“至于麼?”

    黃泉用力地點頭︰“太至于了!小姐您這招兒真損,如果王爺知道一定也會如此贊揚您的。”

    鳳羽珩撫額,損?這也叫贊揚?你們御王府贊揚人真是別出心裁啊!

    次日,鳳羽珩一覺睡到中午。醒來時,姚氏正坐在她的榻邊,手里縫著一件衣裳。

    她坐起身,『揉』了『揉』眼,“娘親怎麼在這里?這是在縫什麼?”

    姚氏笑笑,“給你和子睿一人做了件底衣,還差幾針就縫好了。”

    “府里不是都給做夠了衣裳嗎?娘親費這個事干嘛?”她伸手去『摸』那白棉布料子,十分柔軟,比府里給送來的的確要好上許多。

    “這是你安姨娘特地人外頭挑選來的,料子不多,只夠你們三個孩子一人一件。”姚氏將手中活計放下,伸手去撫『摸』鳳羽珩的頭發,“以前在山里時吃的不好,你這頭發總是又黃又稀。如今不但頭發長得好了,模樣竟也出落成一個美人。”

    鳳羽珩听出姚氏話里有話,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正『色』道︰“娘親有話直說,不用這樣子的。”

    姚氏嘆了口氣,拉住她的手︰“阿珩,有些事娘親是不想問的,但憋在心里實在難受,今後若有旁人問起來,也不知該怎麼說。”

    “娘親是想問我何時學會的箭術吧?”她知道,宮宴上『露』的那一手姚氏雖然沒有親眼看到,可府中不可能沒有人嚼舌根子,姚氏向來是個心事重的人,疑『惑』也是應該的。

    她搬出一個通用的理由︰“波斯奇人教的。”

    “真有波斯奇人嗎?”姚氏干脆追問起來。

    鳳羽珩笑笑,“娘親,你信就有,不信就沒有。我是你的女兒,總不會害你。”

    姚氏看出她不願多說,能給出這樣一個理由,其實就是為了她日後在人前能有個合理的解釋。

    她無奈,卻也不再追究,只道︰“我是你的娘親,只盼著你好。”

    送走姚氏,鳳羽珩不得不多了幾番思量。

    姚氏已經對她起疑,她一句“波斯奇人”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與她一起生活在山村里的娘親。

    今日只是問問,若今後有更多想不開的事,只怕這個結會在心里越編越大。

    看來,得想辦法與姚氏拉開距離,送她去蕭州陪子睿呢?

    鳳羽珩在心里打著主意,卻也明白這事急不得。眼下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首要一點她得保證姚氏的平安,離開她的眼皮底下,這事兒還有待考量。

    這天下午,清玉帶回來一個消息︰“步家大喪,現在整個京城都在議論著吏部尚書步大人的喪事。”

    她這才想起來宮宴那晚被自己女兒砸死的吏部尚書,只怕那是天底下最郁悶的死法了吧?

    “喪事辦得挺大吧?”她一邊吃著點心一邊跟清玉說話。

    清玉給她倒了碗茶,點頭回道︰“好歹是二品大員,更何況還有步貴妃的面子在,怎麼可能不氣派。昨天晚上奇寶齋里被人買走了一塊含蟬,奴婢後來派人打听過,正是步家差人去買的。”

    所謂含蟬,其實就是古代的一種陪葬品,放置于往生人的口中做壓舌之用。含蟬為玉質,呈蟬形,寓意精神不死,再生復活。一般有錢人家極為講究,步家人能到奇寶齋去買含蟬,可見對步大人的喪事是極為重視的。

    “步家有沒有什麼動靜?”如今在外走動最多的人就是清玉,鳳羽珩漸漸地習慣了有事去跟清玉打听,辦事就找忘川和黃泉去辦。

    “奇寶齋的伙計听到了來買含蟬的兩人閑聊,好像說步家已經給遠在邊關的那位大將軍送了信,要他回來奔喪。”

    鳳羽珩對這個消息很感興趣,也很滿意那位奇寶齋伙計的表現,她告訴清玉︰“給那听到消息的伙計二兩銀子做為獎勵,同時你也要同他們講清楚,听到的任何事都不要往外說,除了你我之外,任何人去打听消息都要憑著我的腰牌。”她一邊說一邊將前些日子進宮之前老太太特地給她和想容做的鳳家腰牌遞給清玉︰“你看清楚這個,暫時先用著,以後尋到合適的物件兒我自會換下來。”

    清玉是個極聰明的丫頭,鳳羽珩幾句話她便明了︰“小姐這是要培養眼線了,放心,奴婢定會叮囑好三家鋪子的人,同時也會留意專門培養合適的人安『插』進去。”

    “如今外面的事都是你在張羅,我很放心。只是你留意過的人不只是要顧及生意,就像剛剛說的眼線一事,也是必須要認真去做的。這方面的人就要挑那些頭腦機靈,但相貌上卻絕對不能出奇的。既然不能好看,也不能難看,最好是那種混在人堆里就找不出來的大眾面孔才好,這樣才不會給人留下過深的印象,以便多次重復使用。”

    清玉點頭︰“奴婢記下了。昨日小姐提起的要添上人手一事奴婢也在挑選,明天晌午就可以帶一批人進來請小姐挑選。”

    “不用我挑,你直接帶好人進府就行。我相信你。”她不願凡事都親力親為,總是要給下面的人一些成長的空間,哪怕清玉挑的人並不夠好,甚至是錯的,那也是一種成長的經歷。她將清玉等人培養起來,為的就是有一天即便她不在,她們也能為她撐起一方天空。

    對于鳳羽珩的信任,清玉十分感激,甚至是激動的。

    她本來就不甘于只做一個侍候人的普通丫鬟,鳳羽珩如此重用她,幾乎可以將她的潛力完全激發出來,讓她獨擋一面,將過去的自信完全的找了回來。

    這樣的主子,清玉相信,除了鳳羽珩,這輩子也再找不出第二個。

    主僕二人又說了會兒話,清玉便離府去忙。鳳羽珩叫來黃泉,吩咐道︰“想辦法去查步聰,消息越多越好。”

    黃泉點頭應下,卻又提醒她道︰“那還是得跟殿下那頭打听,或是借那邊的人去查。”

    鳳羽珩輕嘆了一聲︰“去吧,左右我們自己目前沒有人手。”

    看著黃泉匆匆離去,鳳羽珩不禁有些著急。在這個沒有便捷通訊和交通的時代,建立起一個強大的信息網是多麼的重要啊!

    步聰,那個據說是跟她還有幾分糾葛的男子就要回京了,為什麼這個消息讓她听了會有些心慌?

    那日宮宴上听到的有關原主與步聰之前的過往,她還當是個美好的故事,甚至是帶著幾分八卦的心去听。

    可如今,直覺告訴她,步聰的回京,對于鳳府或者說對于她鳳羽珩來說,只怕是一場劫難……</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