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42章 跟個二品小破官走什麼人情

神醫嫡女 第142章 跟個二品小破官走什麼人情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熟悉的聲音讓鳳羽珩的唇角勾起俏皮的弧度,也讓步家人的心沉到一個絕對的低度。http︰//www.biqi.me/

    九皇子玄天冥,他怎麼來了?

    步家人從來沒想過九皇子會來吊唁,因為步尚書的死與玄天冥的母妃雲翩翩有著最直接的關系,誰來,他也不可能來。

    可就是有人不按常理出牌,越不可能來的人偏生就來了。

    步白棋沒辦法,帶著步家眾人對著那輛宮車就跪了下來,他帶頭道︰“叩見御王殿下。”

    宮車的簾子一掀,一輛輪椅最先飛出,上面坐著的赫然是一身紫衣戴著黃金面具的玄天冥。而隨在他身後下了車來負手而立的青衣男子,則是七皇子玄天華。

    步白棋趕緊又補了句︰“淳王殿下千千歲。”

    步家眾人齊聲跟著重復,步老太太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直覺告訴她,這兩位皇子絕不是來吊喪的。

    可這時,步白棋的話已經說出了口——“兩位殿下能來吊唁家父,步府深感榮幸。”

    就見玄天冥擰著眉『毛』發出了一聲疑問︰“恩?”

    鳳羽珩好笑地看著這一出,目光落在玄天冥一慣喜穿的紫『色』華服上。這樣的打扮怎麼可能是來吊唁的,看來這步家竟也跟鳳沉魚一樣,就喜歡想當然。

    玄天冥那一聲疑問也問住了步白棋,他不明白玄天冥的意思,又不敢反問,只能垂手立在當場,一句話都說不出。

    到是玄天華給出了解釋︰“步大人誤會了,本王與九弟是往京郊的大營去,剛好經過這里。听說弟妹跟著鳳家老夫人來步府吊喪,這才想著過來看看。”

    步白棋一腦門子冷汗,只道自己真是多嘴,多說多錯。

    玄天冥也跟著開了口,依然用那種陰陽怪氣的聲音道︰“虧得本王過來了,不然我們家珩珩還不得被你們欺負死?”他一邊說一邊沖鳳羽珩招了招手,她走上前,將自己的小手塞到他的大手里。就听玄天冥問那步貴妃︰“步白萍,你是不是嫌這麼干躺著不舒服,想閉了眼楮躺?”

    鳳羽珩差點兒沒笑出聲兒來,趕緊把頭低下,想著好歹給步家留點面子。

    閉了眼楮躺,那不就是死人麼。

    堂堂貴妃被他嗆白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玄天冥卻又補了句︰“本王可以成全你。”

    步白萍嚇得臉都白了,她還記得當年玄天冥一鞭子抽死皇上寵妃一事,那真是鞭下無情,連眼都沒眨一眨。

    更可怕的是,皇上也沒怪他一句,反到是差人草草的將那寵妃給抬出去埋了。昔日恩寵一如過眼雲煙,就連那寵妃的母族都跟著受了牽連,全族四十五口,沒一個能活下來的。

    她明白,在皇帝心中,女兒和兒子是不能相提並論的,特別是她們這種沒有兒子的女人。

    步家的人一聲都不敢出,有年紀小的孩子也被大人們死死捂住嘴巴,生怕哪一句話說得不對惹惱了一尊瘟神。

    可瘟神眼下根本就沒工夫理他們,只顧著跟自個兒未來的媳『婦』說話。只是說出來的話不太招人愛听——“一個二品官死了,你巴巴的來吊什麼喪?”

    “走走人情唄。”

    “你父親是正一品大員,當朝丞相,他跟個二品小破官走什麼人情?”

    “不能這麼說,大家是皇上的臣子,總要和睦共處嘛!”

    “人都死了他跟誰共處?我看鳳瑾元也是活夠了。”

    鳳羽珩拿眼楮剜他︰“當著外人面說話注意點。”

    “恩,反正你們家是給足了步家面子,可他們既然給臉不要臉,那就沒必要進去了。走,回去取你的後羿弓,我帶你到大營里轉轉。”

    兩人看似旁若無人的對話,實際上話里卻透『露』出了許多信息。特別是最後一句,當步家人听到後羿弓居然到了鳳羽珩手里時,一個個皆倒吸了一口冷氣。

    步霓裳更是憤恨非常!

    原來那一場比箭,讓鳳羽珩贏到了手的不只是一枚鳳頭金釵,居然還有後羿弓這等寶物。

    眼見步家老太太向她瞪了過來,步霓裳低下了頭,她知道,自己輸得太慘了。

    “不了。”鳳羽珩又開了口,拉著玄天冥的手臂搖了搖︰“既然都來了,還是進去上柱香的好。畢竟那日尚書大人眼睜睜的在我面前死去,不去上柱香心里總是不安的。”

    “也好。”玄天冥依然不看別人,眼里盡是他這個未過門的正妃。“但你若是要進去,就要拿出皇家的氣度來,別給本王丟臉,更別給父皇丟臉!”

    “知道。”她揚起淺笑,話語乖巧。

    玄天冥直了直身子,伸手去『揉』她的頭,就听步霓裳的聲音傳了來︰“殿下不覺得鳳家二小姐太囂張了麼?”

    玄天冥沒與她計較,也沒生氣,只是反問︰“本王樂意把她寵成這樣,怎麼,你有意見?”

    步霓裳面上浮現妒忌之『色』,眼中卻帶著倔強。同樣是訂給皇子的女孩,為何四皇子對她,就差了這九皇子對鳳羽珩這麼多?

    她不甘啊!

    話說至此,玄天冥與玄天華也不準備在此處多留,兩人分別又囑咐了鳳羽珩幾句,這才一前一後地上了宮車。

    在場所有人都跪到地上相送,直待宮車啟動緩緩行走,步家人才長出了一口氣。

    卻在這時,就听到那漸行漸遠的宮車里又有玄天冥的聲音飄了出來,清晰可辨︰“步家人,你們可要記得去鳳府給那過世的大夫人磕頭,從府門口一直磕到牌位前,一步都不能少。”

    緊接著,玄天華那出塵的聲音也傳了來,竟是在告誡步霓裳——“女孩子不要有太強的好勝之心,因為有的時候越是有把握的事情越是會輸得一敗涂地。”

    步霓裳垂下頭,腦子里盡是玄天冥對鳳羽珩的好,越想越覺得憋屈。

    而那貴妃步白萍,早沒了之前的氣勢,咽咽地躺在擔架上,面目朝天,眼中一片空洞。

    要說此時此刻覺得最過癮的,當數鳳老太太。原本她覺得那九皇子只是針對鳳家,現在才知道,他針對的是一切對鳳羽珩不好的人。步家又如何?貴妃又怎樣?還不是被罵得狗血淋頭!還不是被收拾得啞口無言!

    她越想越覺得鳳羽珩實在是給鳳家爭氣,就想把那孩子拉過來好好安撫一番,一瞥間,卻看到鳳沉魚正失魂地望著宮車遠去的方向,面上竟泛起點點『潮』紅。

    她猛然想起鳳瑾元曾提過沉魚的心思,不由得沉下臉下,拉扯了沉魚一把,總算是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誰成想,步貴妃這時也注意到沉魚了,就見她一臉琢磨之『色』望了好半天,才疑『惑』地開口︰“鳳家人的膽子都這麼大了嗎?”

    听她又這樣說話,步老太太瞪去一眼,小聲喝道︰“你父親已經不在了,莫要再生事端。”

    步白萍覺得委屈,“母親,這鳳家的大小姐是在抗旨啊!”

    一句話,所有人都愣了,誰也沒明白步白萍這話是什麼意思。

    鳳羽珩卻看著那步貴妃但笑不語,篤定又打定了主意袖手旁觀的表情讓鳳老太太心里一涼,她想起來了,皇後娘娘有懿旨在,沉魚只要出了府門,必須要涂上那黑胭脂,可是今日……

    “貴妃娘娘明鑒!”沉魚到也聰明,直接就跪到了地上,“沉魚並非有意抗旨,只是今日是尚書大人的喪禮,沉魚一身素白喪服還帶了白『色』鬢花,實在不宜涂抹胭脂啊!娘娘可以著人看查,沉魚今日未施半點脂粉,是一心來為尚書大人奔喪的。”

    步白萍本想再說兩句,話卻被步家老太太接了過來——“鳳家大小姐的心意老身收下了,請諸位快快入府,讓白棋沏茶陪罪。”一邊說一邊又瞪向步白萍,目光里全是警告。

    步白萍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什麼叫做適可而止。鳳家畢竟壓著步家一頭,就算有她這個貴妃在,可無子無女的貴妃又跟宮里那些個婕妤之類的有什麼區別?說到底,步家如今倚杖的其實是步白棋的獨子,步聰。

    她無奈地躺回擔架,一抬手,大力太監馬上將她抬入府內。

    鳳家一行也跟著入了步府,想容走在最後面,手心里全是汗。她覺得有必要好好鍛煉下自己的膽量了,特別是跟著她二姐姐出門,就沒有一次是平平安安的,再這麼下去,她非嚇死不可。

    終于得進靈堂,因為步府人全部出門去迎接貴妃,留下的都是些下人,但紙錢一直沒斷,燒得屋子里有一股子冥紙特有的味道。

    步家人回到靈堂,把下人替換下來,鳳老太太帶著三位姑娘齊齊上前接香點香,再將那香『插』入靈前的香爐里。看似一切順利,卻在鳳羽珩『插』那香時,突然不知從哪里竄出來一個孩子,一下就撞到她身上。

    手一抖,香掉了。

    她沒心思去接,眼睜睜地看著那半截香掉到地上,燃了幾張紙錢,起了腥點的火苗。

    步家下人趕緊上前將火苗踩滅,步白棋喝斥那孩子︰“這是什麼地方?容得你四處『亂』跑?”

    孩子嚇得哇哇大哭,鳳羽珩絲毫不介意,只是道︰“小孩子什麼都不懂,步郎中莫要怪他了吧。只是孩子一定要看住,特別是在這種地方,剛剛只是撞掉了香,若是撞翻了火盆,那可就是不得了的大事。當初我母親的靈堂就是這樣被燒毀了的,唉,說起來,連尸身都燒壞了呢。”

    “鳳小姐請慎言!”步老太太怒了。

    鳳羽珩卻笑了笑,也不辨解,只是道︰“好話都不好听,老夫人見諒。”

    她將香重新『插』好,後退幾步,就準備站到邊上等著鳳老太太張羅回去。可後退的時候,那個撞了她的小孩子卻伸出了一只腳,她抬起的腳步就遲疑了下,身子微晃,就覺得胳膊被人扶了一把,然後一個帶著威怒之氣的聲音就在頭頂響了起來︰“小心。”</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