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醫嫡女 > 神醫嫡女 第143章 中邪了

神醫嫡女 第143章 中邪了

作品:神醫嫡女 作者:楊十六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鳳羽珩眉心緊擰,她辨聲能力極強,但凡听過一次的聲音均能準備辨認。ebook.jiangcao.com就像這一句“小心”,她不用抬頭便知對說是誰。

    輕輕的將手臂抽回,微俯下身,面上表情從容淡定,“阿珩見過襄王殿下。”

    三皇子玄天夜!

    立即地,在場眾人再度跪拜。

    玄天夜將手臂輕抬,道了句︰“都起來吧!今日是步尚書大喪,這些需禮就免了。”說著,又看向鳳羽珩,“你沒事吧?”

    鳳羽珩搖頭︰“多謝殿下關心,沒事。”

    玄天夜不再多說,卻主動扶了鳳羽珩一把,將她讓到旁邊,這才走上前去為步尚書上香。

    他是要做大事的人,雖說步家的態度明顯不在他這里,但表面工夫總也是要做。

    鳳羽珩退回到老太太身邊,小聲道︰“祖母,我們該回去了吧?”

    老太太因之前玄天夜的態度有點恍神,經鳳羽珩一提醒,這才反應過來,“對,香也上過了,是時候回府了。”

    她主動與步白棋打了招呼,這才帶著三個孫女走出靈堂。

    今日來吊唁的人多,步家也不可能全程顧及鳳家,寒暄過後便也沒再多遠送,只是在走至前院兒時,步霓裳卻不知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將鳳羽珩的腳步生生攔住。

    “步小姐。”鳳羽珩淡笑看過去,她知道,有些人就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可是覺得今日步家喪禮太過安生了?”

    “哼!”步霓裳眼底閃過一絲狠厲,“鳳羽珩你記著,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你踩在腳上,讓你跪地跟我俯首稱臣。”

    “喲!”鳳羽珩都氣樂了,“敢問步家小姐,你如此說話,憑的是你那個被我父皇扔出去砸死你祖父的姑姑,還是你未來的夫婿四皇子?如果是四皇子,我會記得把這話轉告給父皇的。”

    “你……”步霓裳發現,鳳羽珩才一開口她就輸了。且不說後面那句要告訴皇上,就是人家張口閉口的叫著父皇,就將她的氣勢完完全全的壓了下去。同樣是皇上的兒媳,人家卻可以被準許叫了父皇,自己呢?

    步霓裳忿忿地瞪了一眼鳳羽珩,滿面漲紅,不再說話。卻在轉身離去時,深深地向沉魚遞去了一個志同道合的目光。

    鳳老太太怒哼一聲,沒給那步霓裳好臉『色』,甚至說了句︰“步家的孩子就是這樣的教養?”

    步霓裳心里有氣,可無論如何也不敢跟鳳老太太發作,一旦她發作了,那便是坐實了她沒有教養。她氣得都快上不來氣兒了,幾乎是一路小跑的離開,心里卻在巴望著大哥步聰趕快回來,那個從小就最疼愛她的哥哥,一定會給她做主的。

    鳳家出府被步霓裳耽擱了一小會兒,待終于出了府門時,那三皇子玄天夜也上好了香快步追了出來。

    沉魚低垂著頭,臉頰泛了一層淺淺的緋紅。她滿心以為玄天夜追出來定是要與她說說話的,卻不想,那人一開口便是沖著鳳羽珩道︰“要不要本王送你回去?”

    沉魚大驚,猛抬起頭去看那玄天夜,可對方的視線一直留在鳳羽珩身上,看都沒有看她。

    老太太也覺出不對勁,疑『惑』地盯著玄天夜與鳳羽珩二人。卻見鳳羽珩依然是一副慣有的淡漠神情,臉上還帶著點兒像那九皇子一樣的滿不在乎,只對著玄天夜搖了搖頭道︰“鳳家有馬車,不勞三哥費心。”

    她開口一句三哥,意在提醒玄天夜二人的關系。但沉魚卻不這樣認為,酸溜溜地來了一句︰“二妹妹與三殿下還真是親厚呢。”

    鳳羽珩只覺這個姐姐實在是不知好歹,而玄天夜則遞了一個帶著點點厭煩與嫌棄的目光過去,氣得沉魚眼淚都含在了眼圈里,又準備用她那最招人心疼的表情去改觀玄天夜的態度。

    可惜,玄天夜看都沒看她,只顧著跟鳳羽珩說話︰“阿珩與本王太過見外了,左右本王回程也要經過鳳府,想著捎你一道。”

    鳳羽珩還是搖頭,表示不必。

    玄天夜亦不再多求,只點了點頭,向來怒氣蓋臉的表情里竟也帶了一絲討好似的笑意。而後又與鳳老太太打了招呼,抬步離去。

    鳳老太太都驚呆了,在她想來,三皇子但凡與鳳家人有所往來,除去鳳瑾元外,就應該是沉魚啊!怎麼今日忽然就跟鳳羽珩如此親厚起來?

    她特別想跟鳳羽珩問問究竟,可再看鳳羽珩冷著的那張臉,到了嘴邊的話就又咽了回去,只說了句︰“咱們回吧!”

    話音剛落,最先有了動作的是沉魚。就見她逃似的奔向馬車,不顧丫環的攙扶自己就爬上去鑽進了車廂。

    老太太知她心情不好,也不與之計較,隨後也跟了上。

    鳳羽珩帶著相容和丫鬟們上了另外一輛馬車,回府途中想容說了句︰“我怎麼總覺著要出事呢?”

    鳳羽珩笑著拍拍她的手臂,安慰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出事咱們接著就是,不要怕。”

    想容點點頭,心下鎮定了些,可還是有擔憂,“二姐姐多加小心才是,且不說步家,我總覺著大姐姐不太對勁。”

    “那咱們就當看一出好戲,看她能演出多精彩的戲碼來。”鳳羽珩扔下這句後便不再說話,想容都能看出來的事她怎麼可能沒有感覺,鳳沉魚早在那日裝病不醒時便已經不對勁了,今日被刺激了這麼一出,只怕她所期待的好戲很快就可以拉開帷幕。

    馬車緩行至鳳府門口,府里下人一早就在門外準備著迎接。見車停住,一窩蜂地涌向那輛紫檀馬車,先將老太太扶了出來,再去接沉魚。

    鳳羽珩和想容在兩個丫鬟的攙扶下也下了馬車,腳剛一落地,就听到前頭那輛車邊上傳來“啊”地一聲驚叫!

    想容膽小,嚇得一哆嗦,隨即反應過來︰“是大姐姐的聲音。”

    鳳羽珩暗笑,心說︰來了!

    果然,隨著那一聲尖叫,就听還沒從車廂里出來的沉魚帶著哭腔喊了起來——“母親!母親您不要站在車前,讓沉魚下去好不好?”

    想容嚇得後退了兩步,被鳳羽珩一把拉住︰“別怕。”

    可那離沉魚最近的老太太可嚇得不輕,猛地打了個激靈,大聲道︰“休得胡言!”這一嗓子大得把她自己都驚了一下,與其說是喝斥沉魚,到不如說為自己壯膽。大白天的見鬼,這叫什麼事兒?

    可沉魚的叫喊聲一直不斷,一會兒喊母親,一會兒又喊起祖父,說什麼——“沉魚也想念祖父,沉魚每年都會在祠堂給祖父上香,祖父您就不要再惦記家里了,家里一切都好,一切都好啊!”

    “你到底在胡說什麼?”老太太真的怒了,祖父?那不就是她的夫君麼!都死了那麼些年,怎麼又提起來了?“趕快把大小姐扶下來!”

    在老太太的喝斥下,丫鬟們硬著頭皮把沉魚從車廂里給拽了出來。人們這才發現,沉魚整個兒人竟是一副渙散崩潰的模樣!

    衣裳也『亂』了,頭發也散了,鬢上那朵白花早就不知道扔到哪去,甚至一只鞋子都掉了。

    丫鬟趕緊用披風去捂沉魚的腳,沉魚卻更加慌張害怕︰“祖父!祖父您別怪沉魚,沉魚也想您啊!啊!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隨著這一聲大喊,沉魚瘋了似的推開身邊下人,撒腿就往院子里跑。

    老太太一跺腳︰“快追上去看看!請大夫,趕緊請大夫!”

    想容怯生生地問鳳羽珩︰“大姐姐是不是看到了什麼髒東西?”

    她聳肩而笑,“心里就有髒東西,眼里自然看得見。”

    她剛說完話,老太太就走了過來,一臉擔憂地道︰“阿珩,你大姐姐這是怎麼啦?”

    她答得干脆︰“中邪了。”一邊說一邊將目光投向鳳沉魚跑走的方向,漸漸地視線轉移至跟在她身後的丫頭倚月身上。那倚月剛好也回過頭來看她,兩人目光相踫,踫得倚月一腳把自己給拌了個跟頭。“哼!”她被氣樂了,“祖母,大姐姐這病只怕普通的大夫可醫不好啊!”

    老太太都被沉魚給嚇糊涂了,哪里听得出鳳羽珩話里有話,緊著問了句︰“那你能治得好嗎?”

    她搖頭︰“我也就是個普通的大夫,自然是醫不了的。”

    “那可如何是好?那可如何是好啊!”老太太急得直抹眼淚。

    趙嬤嬤在邊上提醒︰“老太太,還是快些派人到宮門口去等老爺吧!請老爺盡快回府,商量一下給大小姐看病才是。”

    老太太連連點頭,吩咐著下人︰“你們快到宮門口去接老爺,就說家里有急事,讓老爺下了朝馬上就回府。”

    下人們應聲而去,老太太顧不上別的,帶著趙嬤嬤就追著沉魚的腳步往府里去了。

    鳳羽珩拉著想容的手也進了府,“走,咱們也去看看熱鬧。”

    一行人一直追到沉魚的院子,她們進去時,沉魚整個兒人都窩在榻里,錦被蒙著頭,不停地哆嗦。

    老太太站在榻邊不敢靠近,不停地問︰“沉魚,你這到底是怎麼了呀?”

    過了好久,沉魚的情緒終于稍微平穩了些,頭試探著從錦被里探了出來,神叨叨的模樣,眼神四處張望,卻不落在任何一個人身上,專挑沒人的地方瞅。

    老太太只覺遍體生寒,一屋子的女人讓她覺得陰氣太重,趕緊問了下人︰“去請老爺的人回沒回來?”

    下人無奈︰“老夫人,只怕現在還沒到宮門呢。”

    “把門窗打開!全都打開!”老太太心情煩躁,這屋里讓她覺得滲得慌。

    沉魚偏在這里又顫抖著聲音說了句︰“我……看到母親和祖父了。”</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神醫嫡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